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 夜杀

章二十 夜杀

        雪天寒一语,犹如惊醒梦中人,让所有人都是一阵恍然。

        辰御天和公孙,也是微微点了点头。这一点,也是目前比较困扰他们的问题。

        如果在白秀秀死亡的那一刻,刘敬言能够有不在场证明的话,那么其杀人之论便能够不攻自破。

        但眼下,他们,去找不到这样的证明。

        刘母闻言,想了想道:“我儿是更夫,他平常都是和一个自幼一起长大的发小一起打更的,或许,那个人可能知道我儿在二更时分的行踪。”

        “哦?真的么?看来我们明天要去拜访一下他了。”辰御天道。

        “不。”刘母摇了摇头,“他是更夫,白天的话,他一般都在休息的。如果大人要想找他的话,最好是趁着晚上他清醒的时候。”

        “既然如此,那还请夫人告知那人的住处所在。”公孙拱手道。

        刘母摇头,“我不知道他究竟住在何处,不过听言儿说,一般像这种时候,他应该都会在城里的万金赌坊里。”

        闻言,众人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

        就在这时,玄曦突然站了起来,看了看众人。

        众人对她如此突然地动作表示奇怪,纷纷看向她。

        “玄曦,你有什么事么?”

        龙尊看了她一眼,轻声问道。

        “是的,师父,我有个决定,要在这里,向大家宣布。”玄曦向着龙尊微微拱手,随即看向在场的所有人。

        众人都认真地看她。

        只见玄曦看着众人,郑重开口,“我决定从今夜开始闭关,不突破到罡气离体,就绝不出关!!”

        “什么?”

        闻言,,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尤其是辰御天和龙尊这两个了解玄曦的人,目中的惊讶之色相比其他人,要更胜一筹。

        “哎?公主,你,你是在说真的么?”

        辰御天如同见鬼一般的看着玄曦,目中的怀疑光芒几乎要将其吞噬。

        “当然是真的了!本宫一言九鼎,怎么会说假话呢?”

        玄曦的神色极为认真,坚定。

        见状,辰御天终于明白她是认真的了。

        但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一向最不喜欢修炼的玄曦公主,会突然主动要求闭关呢?

        这实在是比任何的谜团都要让人费解。

        “因为经过这次与花蝴蝶的战斗后,让我深刻的体会到了自己功力的不足,我想要变强,不想成为咱们之中,最弱的人!”

        在龙尊的再三询问下,玄曦如是说道。

        听完她的回答,在场众人皆表示理解。

        毕竟,抛却九龙府同僚的身份不谈,大家也都是武者,都很清楚强者之心,是每一个武者,都必须具备的东西。

        没有哪一个武者,甘愿成为弱者。

        所以,玄曦的想法,众人多少都能够感同身受一些。

        但玄曦在说完这些话后,忽然抬起了头,看向了众人之中的呃辰御天。

        “还有就是因为……”

        说到这里,她突然俏脸生红。

        辰御天的脸也不由微微一红。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是将目光放在了二人身上。

        众目睽睽之下,玄曦的脸越来越红,最终抵不住这种注视,捂着小脸羞涩而逃……

        而辰御天看着她逃走的背影,却微微有些愣神。

        见状,众人也不管有没有误会,纷纷有一副会意的眼神,看向了依然留在现场的辰御天……

        ……

        万金赌坊,幽州城内最大的赌坊之一。

        身为整个幽州城里最豪华的赌坊之一,万金赌坊,向来都是一些赌徒的天堂。

        据说,整个每到夜晚,整个幽州城的赌徒,足有三分之二,都聚集在万金赌坊里面。

        在这里,不仅可以玩遍所有的赌博游戏,还可以进行赌斗、赌马、赌舞等一系列刺激好玩的特别活动。

        而这,也是这个万金赌坊,最吸引人的地方。

        为了弄清楚刘敬言在案发当晚究竟有没有不在场证明之事,辰御天带着公孙、霍元极以及唐凤玲三人,在刘母的指示下,来到了这座有名的销金窟。

        而当众人来到此地时,正好赶上了此处极为特别的赌舞正在进行!

        只见赌坊二楼的赌斗台上,六名绝美舞姬穿着单薄的衣衫持剑而立,舞台四周,则悬挂着诸多类似射箭用的标靶一般的东西,一眼望去,足足有数百个。

        辰御天众人站在台下,望着眼前的一幕,皆有些好奇。

        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样的摆设究竟是要做些什么。

        不过,他们来此,本来也并不是为了赌博。

        “我等三人分开打探,看看此处是否有人认得那个刘敬言的发小,他既然是此地的常客,那么认识他的人,应该不少。”

        望着台上的动静,辰御天给另外二人传音。

        公孙和唐凤玲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公孙直接离去,但唐凤玲,却是没有动作。

        不但如此,她还一脸奇怪地看着辰御天。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听到这话,辰御天顿时奇道,“什么意思?”

        “你不是我等要分开打探么?”

        “嗯。是啊,怎么了?”

        “那你怎么还站在这里,快点去别处打探啦。”唐凤玲一本正经地对辰御天道。

        闻言,辰御天顿时无语。

        “这里交给我就行,你快点去别处打探吧!”唐凤玲微微眨了眨眼,

        辰御天哪里还不明白她的意思,只好离开。

        不过,他虽然离开了之前的位置,却没有离开赌舞的擂台,而是调转了个方向,来到了对面。

        望着眼前如开水一般沸腾不休的赌徒们,辰御天微微皱了皱眉,此时赌舞显然已经快要正式开始了,正是所有参与赌舞的赌徒们最后下注的时间。

        看着一个个将钱压倒各自心仪的舞姬身上的赌徒们,辰御天摸了摸下巴,随即从腰间掏出十两纹银,沉吟片刻,走向了下注的盘口。

        然后,他对这其中一个刚刚下过注的赌徒抱了抱拳,“这位兄弟,在下想要请教一下,这赌舞,究竟是怎么个赌法?”

        那赌徒见他施的是江湖礼数,同样抱了抱拳,“兄弟是外地人吧?”

        “没错。在下今日刚刚来到幽州,听闻这万金赌坊好玩的极多,所以过来见识见识。”

        “难怪你会不知道这赌舞的赌法了。”赌徒微微点头,“你看到那舞台四周的标靶了么?”

        “看到了。”辰御天点头。

        “这赌舞的奥秘,就在这些标靶上。”

        “哦?此话怎讲?”

        “这赌舞的舞姬,是由万金赌坊亲自调教的,这些女子在赌舞之时,会演奏一种极为优美的剑舞,而这赌舞,就是让这些舞姬在剑舞途中,不断地此中这舞台四周的标靶,最终谁刺中的标靶多,那么那名舞姬,便会是此次赌舞的胜利者。”

        “原来如此。”辰御天微微点头。

        “你在看这些舞姬们手中所拿的木剑,那剑尖之上,是不是涂抹着各种各种不同的颜料?”

        辰御天仔细看了一眼,“的确如此。”

        “这些颜料,就是最后评判的标准,标靶上占道的哪种颜料最多,那么这个标靶,便属于对应颜色的舞姬。”

        “原来如此。”辰御天一阵恍然。

        “怎么样,兄台要不要也来赌两把?”

        辰御天笑了笑,“既然赶上了这种盛事,那在下便也赌上一把好了。”

        说着,他看了看台上的五名舞姬,不动声色地张开灵觉。

        随即,他将手中的那十两纹银,尽数压在了其中的黄衣舞姬的身上。

        看到他的选择,那名赌徒忽然笑了。

        辰御天不解,“兄弟你笑什么?”

        “兄台真是大手笔,如果我没有猜错,阁下应该是习武之人吧?”

        “正是。”

        “在下奉劝兄台一句,这是赌舞,并非赌武,不是武功好就可以取胜的。”

        赌徒的话音刚落,擂台上猛然传来几声沉闷的鼓音,随即,那五名持木剑舞姬,在鼓声响起的一刹那,纷纷挥剑,翩翩起舞!

        赌舞,正式开始了!

        的确如方才那名赌徒所言,这赌舞之舞姬,演奏的是一种极其特别的剑舞。

        说其特别,是因为此种剑舞完全不像是平常所见那种,充满了杀伐气势。

        这种剑舞,更显柔美,用来观赏,的确是赏心悦目至极。

        除此之外,这在外人看似优美绝伦的舞蹈,在那些舞姬们的眼中,更像是一场激烈的竞争。

        因为,她们不仅需要让每一个舞蹈的动作都极尽优美,让自己在舞蹈中刺中更多的标靶,还要提防台上其他舞姬的偷袭,或者拦阻其他舞姬得手,这样,才能够确保最后的胜利,会属于自己。

        辰御天看着台上的激烈的舞蹈竞争,不由微微苦笑。

        的确如那赌徒所言,在此处,武功好真的不一定能够胜利,因为武功好,就意味着很可能会成为其他舞姬们率先针对的目标。

        比如现在台上的那名黄衣舞姬,此刻完全被其他四名舞姬针对,不但一个标靶都没有刺中,还被四人联手以舞蹈攻击,根本没有省里的希望。

        “这根本,就是一场综合实力的较量。武功、心计、运气、舞技都缺一不可……”

        最终,辰御天叹了口气。

        因为,他所押的那名黄衣舞姬,在半途之时便被四人联手针对出局,失去了胜利的机会。

        “看来在下果然不太适合赌。”他自嘲一笑。

        “哈哈……赌之一字,凭的就是运气,阁下也只是运气不太好罢了!”那赌徒笑道,他所押的舞姬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这让他赚了不少。

        辰御天看了看他,“看样子兄台倒是一名赌中老手了。”

        “哈哈……不敢当,不敢当……”

        “那不知兄台对这万金赌坊内的赌客可都熟悉?”辰御天目光一闪,问道。

        “哈哈……兄弟,不是我老胡吹牛。在这万金赌坊里的人,只要不是像你这样的新手,我老胡全都认识。”赌客哈哈大笑,很是豪爽道。

        “哦?那在下向你打听一个人,只要你肯帮忙,这个,就是你的了。”

        说着,辰御天再度拿出了十两纹银。

        老胡一看见此物,眼睛都直了,连忙点了点头,“好好,阁下说话算话!不是我老胡跟你吹,这万金赌坊的常客,我没有一个不认识的。你要找谁,尽管说就是了。”

        “如此甚好。”辰御天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银两放到了老胡手中,“胡大哥,我想打听一下你认不认识大嘴刘?”

        大嘴刘,便是刘母口中,那刘敬言发小的绰号。

        “噢!他呀,我认识,以往每次赌舞他必定都在这擂台的最前面,今天倒是还没看见他。”

        “他会不会在楼下赌钱?”

        “不,不可能。”老胡道,“那小子不但是个赌鬼,还是个色鬼。以前每逢赌舞,他必然会站在对面最前方。今天居然不在,想必应该是没有来吧。”

        说着,老胡指了指对面。

        辰御天顺着其指示的的方向看去,就见对面唐凤玲也在和一个人说话,其眉头微皱,想来也是和辰御天一样得到了相同的消息。

        “那你可知他住在何处?”

        “这个……不知。我与他不是很熟,只是认识罢了。”老胡摇头。

        “原来如此。”辰御天点了点头,“那您知道他平时在赌坊里面,都和哪些人比较熟么?”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如此啊。”辰御天微微点头,目中露出思索之芒……

        就在这时,其身旁忽然有一个人影与其擦肩而过,辰御天本来没有在意,但突然间,他的目光却是蓦然一闪!

        刚刚的那个人影,似乎……有些熟悉啊……

        下了二楼,辰御天、唐凤玲以及公孙在门口会和。

        三人各自说了自己打探的结果,不过所得到的信息基本相同。唯有公孙,在一楼找到了一个与大嘴刘相熟的人,打听到了他的住址。

        于是三人立刻赶往那里。

        可是,到达之后,却发现大嘴刘,也并不在家里。

        而且听其邻居所言,此人,已经足足失踪了五天。

        ……

        夜深人静,客乡居客栈门口,林掌柜伸了个拦腰,缓缓地走向了幽静的街道。

        今晚的月亮很圆,很亮。

        林掌柜的心情也很高兴。

        然而,此时的他,浑然不知,死神,即将降临在他的面前。

        走过不久,前方的街道上,蓦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熟悉的鲜红披风,熟悉的黑色劲装,以及那熟悉的蝴蝶面具……一些都是那么熟悉。

        甚至,就连着场景,都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街道上的人影,在看到林掌柜后,没有说任何话语。有的,只是一抹冷笑。

        随即,蝴蝶镖出手,一抹血花,飞溅……

        有风吹来,街道上的人影,如风散去,留下的,唯有一方绣着血色蝴蝶的,白色绣帕……

        还有,那无力倒在冰冷地面的尸体……...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54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