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六 名副其实

章十六 名副其实

        离开了玄曦房间,辰御天与公孙,径直出了馆驿大门,向着城外的方向而去。

        他们,要去那发现无名尸的现场。

        路上,公孙将有关死亡名单之事全数告知辰御天。

        听完后,辰御天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先生你的判断没有错,此事,交给天寒他们即可……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先去看看那具尸体吧……”

        “嗯。”公孙轻轻点了点头,脚下速度加快。

        没过多久,他们便来到了那处山崖下。

        “就是这里。”辰御天指了指压下丛生的草木,在那草木中,之前的那具尸体,一如既往地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公孙一看到尸体,便是皱着眉头走了过去。

        死者看起来五十多岁,身上的伤口虽然很多,不过大都是滚落山崖时造成的皮外伤,真正的致命伤只有一处,那便是位于其脖子处,一道泛黑的伤口。

        正是这道伤口,要了此人的性命!

        公孙皱着眉头,翻开死者蜷曲的双手看了一下,目中露出若有所思的光芒。

        随即,他翻开死者已经有些破烂的衣物,却没有发现任何的随身物品。

        他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辰御天自然看出了他的意思,于是笑了笑,“先生可是在找此人的随身物品?它们都在此处!”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了几样东西。

        钱袋,以及一块青铜质地的令牌……

        公孙看了看,疑惑,“此人的身上没有官凭路引么?”

        辰御天微微摇头,“没有,想必此人应该是本地人,而且……”说着,他拿起了那块青铜令牌,将正面对着公孙。

        只见令牌正面,写着四个字。

        天下镖局。

        公孙目光一变,神色微微沉吟,“此人,是天下镖局的镖师?”

        “看此令牌,应该没有错,而且还是其中最为底层的青铜镖师。”车御天点了点头。

        公孙点了点头,随即道:“他和李仁一样,都是死于无影散之毒。”

        辰御天点了点头,“果然么?”

        “无影散之毒虽然见血封喉,不过也并非没有任何症状。”说着,公孙翻开死者的双手,指了指死者的手指,“你看,死者双手十指指尖发黑,这是只有在中毒而死二十个时辰之后,才会出现的症状。”

        “二十个时辰?”辰御天看着死者发黑的指尖,神色微微一凝,“先生的意思是……此人起码已经死亡二十个时辰了?”

        “不错!”

        “照这样推算,那么死者的死亡时间,同样也是在前天夜里?”辰御天眉头一皱。

        “正是如此!”公孙点头。

        辰御天眉头皱的更加厉害。

        前天夜里,李仁也是在这个时间被杀,这么说来,他们是在同一天死的么?

        “对了,此物是在何处发现的?”公孙说着,从袖口里取出了路上辰御天交给他的那块绣帕。

        “在那里。”辰御天指了指崖上的树枝,“死者应该是在那上面被杀死后滚落山崖的。”

        公孙微微点了点头,随即想起了目前还躺在馆驿内的李仁,微微沉吟,“那死亡名单上,目前有五人被勾,不知此人,可是那五人之一?”

        闻言,辰御天微微一笑。

        “这个问题很简单,我们去幽州州衙调查一下即可。既然此人是本地人,那么州衙之中,应该会有记录。”

        公孙轻轻点了点头。

        ……

        吃过午饭,九龙府众人来不及休息,便纷纷四散开来,寻找那死亡名单上唯有的三名活者。

        毕竟,从名单来看,他们三人,属于花蝴蝶的必杀目标。早一分找到,就能让他们少一分危险。

        但,上天却似乎不想让他们快些找到。

        “什么?从上午出门之后就没有再回来过?”

        唐凤玲大惊失色,看着眼前的妇人。此处,是那三名活者之一,杨方的住宅。

        而眼前的妇人,正是杨方的妻子。

        据其妻子所言,今日上午杨方在收到一封匿名信之后,早早便出了门,至今未归。

        听到这个消息,唐凤玲心中自然涌现出了一些不好的预感。不由与一旁的武动天交换了一下眼色。

        武动天会意,问那妇人道,“那你知道你家相公去哪里了么?”

        不仅是武功天他们碰到了类似的情况,另一边负责寻找另外两名活者的雪天寒和霍元极,也同样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你是说,你家老爷今日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之后,就急匆匆的出了门对么?”

        霍元极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此人,是其中一名活者的申万的管家。

        “是的。”中年男子点了点头。

        “他是一个人离开的么?”一旁,林霏霏想了想,问道。

        霍元极看了她一眼。

        此女本不应该出现在此处,只是刚才在分配人手之时,发现恰好缺了一人与他搭档。他本来打算自己一人前去,却不知怎么的被此女知道,死乞白赖的非要跟着过来。

        当然,他对此女的印象不坏,只是担心其他人会对此有所非议。

        但令他惊讶的是,大家几乎不假思索,便答应了此女跟随自己调查的请求。

        不过,也有要求。

        这个要求就是,林霏霏只要跟着他找人即可,不需要,也不能问自己任何的问题。以免泄露案情。

        “是啊,只有他一个人。”管家点了点头。

        听到这话,霍元极面色猛然一变,“糟了……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家老爷他有没有说要去哪里?”

        “能否告诉我,他去了哪里?”

        另一个门口前,雪天寒和凌妙音看着眼前的妇人,略带急切的开口。

        他们所寻之人,也同前二人一般,在接到一封匿名信之后,独自出去了,至今未归。

        ……

        幽州州衙,辰御天与公孙站在公堂之上,静静地等待着。

        一具尸体,极为醒目的摆放在公堂中央。

        凌云天一边走一边整理着身上的官袍,当他同方镜一起来到大堂之时,一眼便是看到了那摆放着的尸体,以及尸体旁静静站着的两个人影。

        “下官凌云天,拜见钦差大人!”凌云天向着辰御天深深一拜。

        辰御天微微摆了摆手,笑道:“凌大人,本官此次并未穿官袍而来,所以大人也不必如此,起来说话便是。”

        “是!下官知道了。”凌云天轻轻站起。

        辰御天指了指旁边的尸体,“凌大人,本官此次前来,是想请你帮忙查一查,这名死者的身份。”

        闻言,凌云天上前,看了看那尸体,当其目光扫过死者脖子处那一道泛黑的伤口时,其神色猛然大变!

        如此明显的神色变化,自然被辰御天二人发现。

        “凌大人何故惊慌?”

        话落,凌云天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在微微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惊讶之后,问道:“下官斗胆问大人一个问题,此人,是在何处发现?其陈尸之处,可曾发现了一块血色蝴蝶绣帕?”

        辰御天与公孙交换了一下眼色,笑道:“的确如此,那绣帕在此。”说着,他伸手入怀,将绣帕取出后,交给了凌云天。

        凌云天接过后仔细查看,当其看到绣帕之上的血色蝴蝶图纹之后,神色之中露出恍然。

        “果然如此啊!”

        “凌大人此言何意?”辰御天问道。

        凌云天叹了口气,随即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二位大人且随下官来,”

        说着,他带着二人以及方镜出了大堂,直奔验尸房而去。

        来到验尸房后,辰御天才发现除却上午见到的韩仵作之外,此刻房间之中,还有一个少女。

        少女的年纪与林韬相仿,眉清目秀的,看起来漂亮。只是不怎么爱多说话,抱着一本已经有些泛黄的古书,在一旁的书桌上看得津津有味。

        韩仵作见到凌云天急急忙忙带着二人闯进来,连忙起身问道:“卑职拜见大人,钦差大人……不知大人何故如此着急?”

        凌云天看了看韩仵作,对着其耳语了几句,随即只见韩仵作微微点了点头,走到了隔壁的陈尸间。

        凌云天紧接其后,对着二人再度道:“二位大人随我来。”说罢直接走进了陈尸间。

        辰御天和公孙相互对视一眼,也走了进去。

        陈尸间是一处用冰块砌成的冰室,此地温度极低,适合保存尸体,但却并不适合活人待在里面。

        辰御天二人功力深厚,倒是不惧这种寒冷。

        但对于不懂武功的凌云天而言,此地的寒冷,难以忍受。

        韩仵作走到陈尸间的一个角落,解开了其中三具尸体身上的白布。

        而在看到这些尸体后,辰御天和公孙同时皱起了眉头。

        这三具尸体,皆为男性,他们的脖子上,与李仁和那青铜镖师一样,脖子上同样拥有着一道泛黑的致命伤。

        这同样是中毒所致。

        “这三具尸体,是昨日清晨,被一位早起散步的老者发现,尸体被发现时,陈尸现场,同样有血色蝴蝶绣帕散落。这,也是下官之所以会那样问的原因所在。”凌云天指着三具尸体解释道。

        辰御天与公孙皱了皱眉头。

        这三人的死状,与李仁一般无二。

        而且他们的陈尸现场,同样有着血色绣帕残留,可以肯定,这三人,与那青铜镖师以及李仁一般,皆是死于花蝴蝶之手。

        “凌大人,不知这三位死者,死亡时间是在何时?”公孙问道。

        韩仵作道:“根据推测,他们应该是在前天午夜之时被杀死。”

        听到这个回答,辰御天神色一动,“又是在前天午夜么?这五个人,都是死在这个时候啊……莫非他们……”

        想到这里,辰御天问韩仵作,“韩先生,你们可知道这三人的身份?”

        “当然。尸体已经经过各自亲属认领,自然清楚。”

        “那么这三人名字分别叫什么呢?”公孙急忙问道。

        韩仵作想了想,随即笑道:“抱歉,这个在下有些忘记了,不过在下这里有他们的尸格,他们的名字便在那上面。且容在下出去找一找。”

        辰御天微微点头,“先生请便。”

        韩仵作点了点头,当即走了出去。

        陈尸间内,只剩下了辰御天二人和不停打冷战的凌云天。

        ……

        雪天寒微微眯着双眼,打量着眼前的木门。

        木门很普通,没有一丝特别之处,如同眼前的宅子一般平凡。

        但,在雪天寒眼中,此处,却极为不平凡。

        因为此处,正是那名活者,接到匿名信后独自一人来到的地方。

        而且,就在方才,他曾闻到了一丝淡淡血腥味,从这扇木门之中,飘散而出。

        “就是这里么?”凌妙音凝重的看着眼前的宅子。

        雪天寒点了点头,“看来你也闻到了。”

        凌妙音正准备点头,却见两旁蓦然有两拨人来临,两拨人皆是一男一女,正是负责寻找另外两名活者的霍元极、林霏霏、武功天、唐凤玲四人。

        看到所有人都在此处,六人皆是有些奇怪。

        “你们怎么会在此处?”

        “当然是追踪杨方的行踪而来的啊!”唐凤玲率先解释道。

        “我们也是追踪者申万的行踪过来的,他管家说,今日上午在收到一封匿名信之后,他就独自离开了自己家,来到了此处。”霍元极道。

        “哎?你们也是这样?”听罢,唐凤玲惊讶道,“我们也是从杨方妻子口中知道他在收到匿名信后便独自一人来到了此处。你们呢?”

        说着,她看向雪天寒和凌妙音。

        霍元极也是将目光投射而来。

        雪天寒微微点头,说了两个字:“一样。”

        闻言,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凌妙音吃惊之余,看了看面前的木门,“难道说这三人在接到匿名信后,所到达的地方都是在此处?若真是如此,那就糟了!”

        “糟了?”

        “嗯,因为我们刚刚闻到了一丝血腥味从这间宅子里面传出来。”凌妙音点了点头。

        闻言,众人已经,随即神色凝重的嗅了嗅,果然发现空气中存在着淡淡的血腥气。

        所有人同时神色一变,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后,霍元极率先打开了木门。

        木门之后,是一个看起来极为平凡的小院。

        小院正对的,是三间上好的上房。

        六人小心翼翼的来到中间的房间门口,顿时感觉到空气中的血腥气更加浓郁了。

        “不好!”

        武动天和霍元极同时心中一沉,抬手推开了房门。

        而在他们看到房门之后,房间中的一幕之时,其双目瞳孔,不由自主骤然紧缩!

        只见房间中,赫然有三具尸体,倒在血泊之中!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心瞬间凉了。

        “告诉公孙,就说死亡名单……如今,已经名副其实了……”...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54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