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四 山洞

章十四 山洞

        软红病榻之上,一具娇躯昏迷不醒,面色苍白。

        公孙坐在榻边,一手轻搭床上之人皓腕,一边微闭双目,正在诊脉。

        其身后,凌妙音、雪天寒、霍元极、唐凤玲、白凡等人,皆看着其动作,尽显焦急之态。

        “公孙,怎么样?”终于,唐凤玲再也忍不住了,开口问公孙。

        只见公孙轻轻抬起玄曦皓腕,将其放回被窝内,站起身来松了口气,微微笑道:“所幸你们及时封住了她的奇经八脉,遏制住了毒素的运行。如今只要服下解药,就没问题了。”

        “是么?真是太好了!”

        闻言,所有人都是长长松了口气。

        但没过多久,就见唐凤玲把头探出门外望了望,又道:“不是早就吩咐馆驿的驿丞去外面抓药了么,他怎么还没有回来啊?”

        话落间,但见一道人影从馆驿大门急急奔来。

        见状,唐凤玲还以为是买药的驿丞回来了,不由高兴道:“太好了!终于回来了!”

        “玄曦!玄曦!”

        外边的人影急急呼喊,若鬼魅一般来到房间玄曦躺卧的病榻旁边。

        同时,屋内的众人才发现,原来来者,并非驿丞,而是辰御天!!

        “玄曦……”

        望着脸色苍白,躺在床榻上闭目不醒的佳人,辰御天的心中,充满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滋味。

        这种滋味,叫做悲伤。

        也叫,自责。

        如果不是自己让她去接触那位喊冤老妇的话,或许现在,她也不会成了现在这般样子。

        在回来的路上,辰御天心中,不止一遍的想着这些,他,陷入了深深地自责!

        而此刻,看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玄曦,他内心的自责,达到了顶峰。

        “抱歉……”他跪在地上,看着玄曦,低声道。

        “你不需要说这些……”

        突然,一只手轻轻拍在了辰御天的肩膀上,一道淡漠的话语,低沉回响在耳边。

        辰御天微微一愣,抬头,顺着肩膀上的手往上看,就见到一片雪白的袍袖,袍袖后,是一张熟悉的俏脸。

        雪天寒!

        “你,不需要道歉,她,是为了保护被害者……”

        话语欲言又止,似没有说完,但辰御天,显然已经明白了其话中的意思。

        就见他迟疑许久,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旋即对着雪天寒微微点头一笑。

        雪天寒亦是微微点头。

        “公孙,玄曦的伤势如何?”辰御天回头问公孙。

        “基本上没有大碍,只要再服下解药,就没问题。”

        “嗯,我知道了。”

        辰御天微微点头,目中闪过一丝极为明显的放松之色。

        但接着,他又问道:“那解药呢?”

        “已经找人出去买了。”公孙正说着,忽然又见一道人影急匆匆从大门处跑了进来,边跑还边喊道:“先生,先生,你要的药买回来了。”

        就见一个驿丞,一路小跑地进了房间,将手中的一大包药材,递给了公孙。

        公孙接过药材之后,掂了掂,问道:“所有的药材都买到了?”

        驿丞摇头,“没有。先生,你给我的药方之上,几乎所有的药材都能在药店买到,可唯独这玲珑草,小的跑了好几家药店,都不曾找到。”

        “玲珑草?”公孙微微一愣。

        “正是。”

        公孙奇怪,“不应该呀,这玲珑草也不是什么罕见的药材,怎么会买不到呢?”

        “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驿丞微微摇头,苦笑。

        公孙摆了摆手,请驿丞退下。

        驿丞离开后,公孙道:“既然买不到玲珑草,那就只能上山去采药了。来之前我已经查过此处的地方志,玲珑草此药在山中还算是常见,应该并不难找。”

        “哦?是么?”辰御天道。

        公孙微微点头。

        见状,辰御天笑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去山中采几株回来好了。”

        “你?”公孙微微吃了一惊,看着辰御天,略有怀疑,“你知道玲珑草的样子么?”

        “我不知道,不过,只要你给我一份图鉴就行了。放心,我一定会把药材采回来的。”辰御天笑道。

        公孙看了他好久,方才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将一张纸交给他,“这是玲珑草的图鉴,你一定要在今晚之前把药材采回来,否则公主的性命就危在旦夕了。”

        辰御天凝重地点了点头,旋即接过图鉴,离开了馆驿。

        从刚才站起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想明白了。

        玄曦中毒,事情已然发生,自己就算再自责,也已经无用。

        而除却自责,自己所能做的,无非只有两件事!尽全力为其解毒以及……

        将那造成其中毒的花蝴蝶……缉拿归案!

        看着辰御天离去的背影,屋内的几人,都是从心底里松了一口气。

        既然辰御天亲自去山中采药,那么玄曦中毒之事,基本上也算是得到了解决,接下来只要等辰御天将那最后一味药材采到,做成解药给她服下,便可无碍。

        “那么……接下来,我们也是时候看一看这个荷包里面,有些什么了。”

        片刻后,唐凤玲从怀中取出了那个盗自花蝴蝶的荷包。

        然后,两个人皆是一愣!

        只见眼前的荷包通体粉红,其上,更是绣着一朵灿烂盛开的莲花,莲花整体为白色,但却有点点鹅黄,点缀其中。

        这荷包的样式,似乎颇为……少女啊。

        “呃……凤玲,你确定……这是从花蝴蝶的身上偷来的?”凌妙音看了一阵,神色间微微有着一抹古怪涌上。

        “应该……没错吧!”

        唐凤玲此刻也是满脸尴尬,不过,她还是可以肯定,今天除了偷了花蝴蝶一个荷包之外,没有偷过任何人的任何东西。

        “这个花蝴蝶……莫非……”

        联想到花蝴蝶那般看起来完全是男人一般的体型,凌妙音脸上的古怪之色更浓,甚至,还有这一抹难以掩饰的恶心,自目中闪过。

        “算了,管他是什么呢,我们还是先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吧!”

        为避免继续尴尬下去,唐凤玲在双秀和公孙三双完全不知所以的目光中,打开了荷包。

        荷包里面的东西并不多,除了一些碎银自之外,就只有几张折起来的纸。

        唐凤玲打开一看,就见最上面的一张纸上,分为两排,上面一排基本上都是名字,而下面一排,则写着一些“二十文”、“三两”之类的字样。

        更奇怪的是,其中的三个名字,被人用朱笔勾了一下,似乎是在做记号一般。

        “这是……”

        看到这张纸上的内容,公孙,雪天寒二人,目光顿时一闪。

        ……

        ……

        雨,来的非常突然。

        明明方才还是晴空万里,但转眼间,天空便是被大片的乌云所遮盖,天地,为之一暗!

        噼啪!

        蓦然间,一道闪电破空而来!紧接着,大雨,稀里哗啦的下来了。

        顷刻,雨水笼罩了四方。

        天地,为之一洗!!

        辰御天站在山洞内,望着洞外的瓢泼大雨,微微松了口气。

        幸好是找到了这么一个山洞,不然的话,铁定要成落汤鸡了。

        心中这般想着,辰御天向着山洞深处走去。

        看这情况,这场雨一时半会,应该是停不了的。

        辰御天一边向着山洞深处走去,一边环视沿途的情况,走着走着,他忽然停住了脚步。

        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这山洞一路所见,似乎……有些古怪。

        但究竟是何处古怪,一时间又说不上来。似乎……只是一种感觉。

        “也许……是我多心了吧……”

        辰御天自嘲般地笑了笑,随即迈步向着山洞更深处走去。

        但,就在其来到山洞最深处,看到其中的场景之时,他,却突然愣住了!

        “这是……”

        只见在山洞的洞壁之上,赫然刻着两个硕大的字。

        复仇!!

        字迹稍显凌乱,且并不是只有一组,而是整个洞壁之上,密密麻麻,几乎全部都是这两个字。

        就像是有一个人,手持石块,不停地在这面墙壁上,书写着这两个字,以此,来发泄其心中,那滔天一般的仇恨!!

        是的,滔天般的仇恨!!

        从这满壁的字迹中,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种仇恨,是所么深刻。

        “观此笔迹,似乎……出自女子之手……”辰御天望着这满壁凌乱不堪的“复仇”二字,微微摸了摸下巴。

        他可以想象到,一个身形娇弱的女子,站在这块石壁前,一遍又一遍地,不停地书写这两个字。她的每一笔,每一画,似乎都蕴含着,心中的恨意!!

        “她的恨,究竟来自何处?”

        望着石壁之上的字迹,辰御天陷入了沉思。

        ……

        ……

        唐凤玲在花蝴蝶荷包内发现的奇怪纸张,顿时引起了公孙和雪天寒的注意,而他们在仔细看过那张纸上的内容后,直接便是确定下来:那张纸,应该便是客乡居那本账簿所缺掉的那一页。

        “客乡居账簿缺掉的一页……”白凡奇怪地看着二人。

        “没错,之前在客乡居调查的时候,林掌柜的算盘不是突然一下子摔到地上了么?”雪天寒看了看白凡。

        “的确。”

        “就是在那个时候,账簿翻错了页,刚好让我们发现,在那本账簿内,又缺页的痕迹,不过很快,那林掌柜便又将那一页翻了过去。”公孙解释道。

        “原来如此,所以这一页,就是那本账簿缺掉的那一页么?”霍元极恍然,指了指桌子上面的那一页账簿,问道。

        “不错。”

        凌妙音问道:“可是,这张纸为何会在花蝴蝶的荷包内?”

        公孙苦笑了一下,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仔细想想,这张纸既然会出现在花蝴蝶的荷包内,足以说明,客乡居与这个杀手,定然有所关联。”

        听着公孙的解释,凌妙音的目光无意间落到了桌子上面的纸张上,除了那一页账簿之外,花蝴蝶的荷包内,还有两张纸。

        这两张纸,同样都写满了名字,但不同的是,其中一张纸上有五个名字,已经被人用朱笔打了叉。

        “说起来……这张名单上面,有一个颇为耳熟的名字啊!”

        白凡伸手拿起了那一张有朱红色叉的名单,指着其中一个被打了叉的名字,不紧不慢地说道。

        众人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过去。

        只见其所指的名字,赫然,便是李仁。

        “李仁?这……这不就是我们捡到的那具尸体的名字么?”公孙大吃一惊,旋即神色大变,“难……难道……”

        “嗯。”白凡点了点头,“这很有可能,是一张死亡名单。花蝴蝶,他很有可能,就是在按照这张名单杀人的。”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如此,那么这张名单上面已经有五个名字画了叉,也就表示……

        还有四人,也遭到了杀害!!

        “不止如此,你们看,另外这张名单的这两个名字,是否也很眼熟?”

        这时,雪天寒拿起了第二张什么都没有标记的名单,指着其中的两个名字问众人。

        听到他的话,所有人皆将目光望了过去,就见其所指的两个名字,一个叫做林明,一个则叫做王云!

        “林明?这……这不是林掌柜的名字么?”白凡微微一愣。

        公孙微微点头,“不错。而且我记得王云这个名字,似乎就是那个跑堂的伙计吧?”

        “是的,的确是这个名字。”雪天寒微微点了点头。

        闻言,一旁一头雾水的凌妙音终于明白他们到底是在说什么了。

        “也就是说,这个林明和王云,与李仁一样,都是那家客栈的人?”

        “不错。”

        “可这就奇怪了呀,他们明明是一家客栈的人,却为何,会分别出现在两张完全不同的名单之中,而且看起来,那张名单,似乎并非死亡名单。”

        凌妙音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而众人听罢,也皆对此,产生了怀疑。

        的确有些奇怪,为何同一个地方的人,会分别出现在两张不同的名单之中?还是说,这两张名单上的人物,有着他人所不知道的区别?

        公孙思考间,目光无意间低下,看到了手中的那一页账簿,而就在他看到上面的那些朱笔标记之时,脑海之中,蓦然闪过了一丝灵光!

        “莫非……”...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53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