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 韩仵作

章十 韩仵作

        暗无天日的死牢,如若一座活地狱,虽有活人,但却没有生气。这里有的,只是绝望,只有绝望,是这活地狱内,唯一存在且永远不会消灭的东西。

        辰御天的面前便有一个绝望的人!

        “你,可时刘敬言?”辰御天看了一眼坐在牢房角落里的那个色色发逗的身影。

        角落的身影,在听到他的话后,微微动了一下,随即黑暗中出现了一点星光,看着辰御天和凌云天,随即,辰御天分明看到了一抹惊恐之色,从其中一闪而逝。

        接着,辰御天看到黑暗中的身影遥遥跪下,对着牢门外的两个人,不停磕头。

        辰御天眉头微微一皱。

        这个刘敬言,怎么感觉他似乎非常惧怕凌云天呢?

        “刘敬言,这位是皇帝陛下派来的钦差大人,大人有些事情想要问你,你可要好好回答呀!”

        凌云天说着,目中刹那间,有着一抹难以言喻的神色一闪而逝。由于这一抹神色太过隐晦,因此就连一旁的辰御天,也没能发现。

        但刘敬言却显得更加惊恐,看着外面的辰御天,深深一拜。

        “犯生刘敬言,拜见……拜见钦差大人。”

        辰御天微微摆了摆手,道:“免礼,刘敬言,你抬起头来说话。”

        “是!”刘敬言若弱地应了一声是,随即轻轻抬起了头。

        接着外面勉强照**来的微弱阳光,辰御天终于看清了眼前的犯人究竟长什么模样。

        不得不说,刘敬言给辰御天的印象还比较特别。

        身在死牢,几乎都是被判下了死罪之人,这些人,早已没有了生的希望,所剩下的,便只有死亡的绝望。

        但辰御天眼前的人微微有些不同。

        相比其他牢房那些凶神恶煞的死刑犯,眼前的人,面目清秀,只是或许因为在这死牢呆久了,脸上有不少的**,头发更是散乱的垂在眼前,看起来颇为狼狈。

        除此之外,其脸上还有不少鞭痕,整个人更是直接缩在墙角,瑟瑟发抖。尤其是在看到牢房外面的二人后,其身体,便抖得更加厉害了。

        辰御天不由看了凌云天一眼。

        刘敬言会这样,势必因为其严刑逼供的原因。而且,从其脸上残留下来的鞭痕就可以看出来,此人在狱中,势必没有少受狱卒的毒打。以其懦弱的性格,恐怕早就已经被打怕了。

        “唉……”辰御天微微叹了口气。

        接着,他看了看狼狈凄惨,跪在地上依旧瑟瑟发抖地刘敬言,问道:“你真的杀了人?”

        “是……是的。”刘敬言弱弱的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要杀人?难道你不知道,杀人是要犯法的?是要偿命的?”辰御天微微皱眉,又问道。

        “犯生没有杀人……”在辰御天的刚刚落下的时候,刘敬言便是突然这般说道。

        辰御天和凌云天皆是微微一惊!

        “哦?你没有杀人?”辰御天目光一闪,笑道。

        刘敬言没有答话,而是在低头间,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了一旁的凌云天,在看到凌云天那饱含震怒的隐晦眼神后,他神色大变,立即开口道:“不……不,犯生是说……犯生……没有想过……要杀人。”

        “哦?”辰御天目光微微一凝,看着刘敬言,突然冷笑起来,“那你,到底有没有杀人?”

        “犯生……犯生……杀人了。”刘敬言支支吾吾间,目光一直有意无意地看着凌云天。

        “哦?那你是怎么杀的人?杀得又是谁?”辰御天又问道。

        “犯生……杀了……白家小姐。因为……犯生在打更的路上遇见了她,一时间色迷心窍,冲昏了头脑,将白家小姐绑到了城外的僻静处。本欲行那苟且之事,但那白家小姐死命不从。犯生……色胆包天,被冲昏了头脑,一时不慎,便将白家小姐给掐死了。然后犯生害怕被别人发现,就拿了那小姐的荷包和首饰,离开了。”

        刘敬言依旧弱弱地说道,虽然声音较低,但辰御天还是听得出来,他说的还是很流利的。

        “你既然害怕被别人发现自己杀人的罪行,那为何还要将死者的遗物带在身边?这样不是等于在昭告天下,你就是杀人凶手么?”辰御天问道。

        “这个……犯生……一时财迷心窍,才会做出这种傻事……”刘敬言额角渗出了一丝冷汗,颤抖着身子,低声解释道。

        “哦?是么?”

        辰御天微微冷笑了一下,看着刘敬言,“我看你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

        刘敬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急忙道:“大人息怒!犯生所言句句属实,没有半点谎言,还望大人明鉴啊!”

        一旁,凌云天也终于开了口,道:“辰大人,刘敬言说的确实句句属实。这些事情,我们都曾经到现场调查过,所发现的情况,与刘敬言供词完全符合。就连尸体上的情况也是一样。”

        闻言,辰御天微微看了一眼凌云天,脸上虽然面无表情,但其内心之中,却是在微微冷笑。

        方才刘敬言在回答问题之时,一直都有意无意的看着身边的这位幽州府尹,这些,他们真当自己都没有发现?

        只是,让他奇怪的是,刘敬言为何每次答话之前都要先看看凌云天,而且期间凌云天的似乎有轻微的神色变化,可以肯定的是,刘敬言方才的回答,应该都是按照凌云天的脸色回答的。如此一来,其话语的真实性,恐怕不会太高。

        而且,凌云天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单纯的不想让自己觉得他是断错了案?还是说,白秀秀的案子,与他,也有联系?

        如果是前者,那还好说。

        可如果是后者,那么事情,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辰御天皱着眉头,轻轻离开死牢。

        他此行本就有两个目的,一是看一看这位所谓的杀人凶手刘敬言。本来,他来看此人,是想要确定一下,此人是否就是杀人真凶。但,看过之后,他却反而更加怀疑,刘敬言究竟是不是凶手了。

        毕竟,按照白凌言的说法,白秀秀是和丫鬟玉儿一同不见的,但在刘敬言的供词之中,却完全没有提到这位丫鬟的事情,这未免有些可疑。

        当然,也不排除玉儿在白秀秀被绑架之前便失踪的可能,这样一来,刘敬言没有见过玉儿,倒也能够勉强解释的通。

        而且,白凡对现场描述,与刘敬言的供词也并不相符。

        根据刘敬言的供词,他是独自一人将白秀秀绑架到城外去的,可是白凡,却在那里发现了四对不同的男子脚印,这也有些可疑。

        而且,刘敬言交代他是在打更的时候遇到白秀秀的,可是,更夫一般在一更前不久才会开始工作。试问有那个良家女子,会在那个时候还在大街上闲逛?

        刘敬言的供词,虽然听起来很真实,但认真细究起来,却满是漏洞,几乎不堪一击。

        辰御天内心沉吟,如今第一个目的已经达到了,那么接下来,自然轮到第二个目的了。

        “凌大人。”出了死牢,辰御天便是对凌云天道,“不知那白秀秀的尸身在何处,本府想要看一看。”

        “尸身?”

        凌云天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大人是想验尸吧!不过现在就已经结案了,验尸应该已经没有必要了吧。”

        “哦?”辰御天微微一笑,“凌大人觉得此事没有必要?”

        凌云天赔笑道:“既然这案子已经破了,验尸,当然便是没有必要的事情了。”

        辰御天又笑道:“凌大人觉得,此案已经破了么?”

        凌云天微微一愣,又笑道:“大人说笑了,凶手刘敬言已经伏法了,难道此案还不算是告破么?”

        “原来大人认为那刘敬言便是真凶啊!”辰御天冷笑起来。

        见状,凌云天顿时一怔,然后,用极为不确定的语气,试探性的问道:“莫非……不是么?”

        辰御天神秘一笑,道:“当然!本府可以非常肯定地告诉你,那刘敬言,绝对不是真正的凶手!”

        说完,他直接离去,只留下凌云天一人怔怔地站在那里,耳边回荡着辰御天最后的话语:“验尸房在哪里,快带我去!!”

        ……

        验尸房,无论在那个衙门之中,都是位置最偏僻,但却最不可缺少的一个地方。毕竟,此处,乃是盛放那些枉死之人的尸身,解读他们最后留言的地方。

        幽州府衙的验尸房比一般衙门的验尸房更加偏僻,据凌云天言,验尸房之所以会在此,是仵作先生专门要求的,据说是这位仵作先生最不喜打扰,于是便将验尸房设置在了现在的地方。

        辰御天随着凌云天来到验尸房之后,只在这房中,见到了一个人。

        此人年约四十,但面白无须,只是一副身子骨极其瘦弱,一套并不宽大的灰衫套在身上,都显得松松垮垮,很是肥大的样子。

        他的脸上写满了沧桑,但却是自有一抹笑容浮现,似乎是有什么令其非常高兴的事情一般。

        看到辰御天和凌云天二人进来,此人立刻从验尸房内迎了出来,对着凌云天恭敬的行礼道:“属下见过大人。”

        凌云天轻轻摆了摆手,又指了指辰御天,道:“韩仵作免礼,这位是从京城来的钦差大人辰大人。”

        韩仵作立刻对着辰御天躬身一拜。

        “属下幽州仵作韩冷,见过钦差大人。”

        辰御天微微一笑,摆了摆手,道:“先生客气了。本府此番前来,是想要看一看那白秀秀的尸身,不知先生可否方便?”

        闻言,韩仵作微微有些迟疑,他看了看凌云天,道:“这……”

        “韩仵作不必为难,此事本府已经答应了。”凌云天轻轻一笑,摆了摆手。

        韩仵作微微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既如此,那大人且随我来。”

        说罢,他带着辰御天和凌云天走进验尸间,在其中一具尸体旁边停了下来。

        “两位大人,且稍等。”

        韩仵作神色微微一凝,看着面前的两位大人,两指轻轻一捏那盖在尸体上面的白布,微微一掀,顿时,一具看起来不过二八芳龄的女子尸身,出现在二人面前。

        辰御天微微闭上了眼,叹了口气。

        眼前的女子,虽然称不上是天姿国色,但也算得上是漂亮,但,就是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子,如今,却只能冷冰冰的躺在这验尸房之中。

        这世道,是多么不公啊!

        辰御天微微叹气,随即屏气凝神,仔细观察白秀秀的尸体。

        或许是经过了韩仵作的检查,所以此刻的白秀秀双目是闭着的,而且神色也较为安详。但即便如此,当辰御天看到其脖子处的时候,还是微微吃了一惊!

        他清楚地看到,在那白净如同天鹅一般细长的脖子上,赫然,有这一个通红甚至有些发黑的十指印记。

        这说明,死者的确是被人用手活活掐死的。这一点,倒是和刘敬言的供词如出一辙。

        除此之外,在死者的脖子上,他还发现了另外一些轻微的纤细的抓痕,想必应该是死者为了挣扎而无意间留下来的。

        此时白秀秀的尸体只穿着单薄的月白色里衣,鞋袜以及死前所穿的衣物都已经被脱下,因此,辰御天也无法知道死者的鞋底,究竟是否沾有泥土和草籽。

        毕竟,死者尸体被发现的地方是草地,若是她生前去过那里的话,鞋子上应该会沾着这些东西才是。

        “韩先生,死者的死亡时间是何时?”辰御天仔细地看过尸体之后,开口问道。

        韩仵作闻言,答道:“大约是二更多一点的时间,这些,我都在尸格上写的清清楚楚。”

        说着,他递过来了一张白纸,正是其口中的尸格。

        辰御天微微一笑,接过尸格仔细查看。

        很快,他回过头来,对着韩仵作道:“韩先生,不知死者生前穿着的衣物和鞋袜,可还都在?”

        “都在。我这就为大人取来。”韩仵作微微点头,旋即翻箱倒柜的找出来了一套衣物,交给辰御天。

        辰御天从其中找到了一双绣花鞋,看到那绣花鞋的第一时间,其目中,猛然闪过一丝精芒!

        只见,这双绣花鞋之上,的确沾满了泥土和草籽。

        只是,这两样东西在辰御天看来,却似乎有些古怪在其中。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53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