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 教训与现场

章四 教训与现场

        ,九龙奇案录!

        “小娘子,上哪去啊?”

        白衣华服看着眼前的少女,嘴角微微露出了一抹**笑。

        其身后的四个家丁,在其说话的刹那,便悄无声息地站在了少女的四周,将她完全围在了中间。

        见状,四周的行人皆是微微摇头,但,却不见一人上前,帮那少女解围。

        少女望着眼前的青年,秀美的脸庞上顿时涌现出一抹深深地恐惧。

        “不……不要……”

        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后退!

        而那青年,则是毫无顾忌,不顾身处光天化日,直接扯住那少女的衣袖,大笑起来!

        “哈哈……小娘子,遇到了本公子,你还想要跑么?”

        说着,他不顾少女疯狂挣扎,直接横腰,将其抱起!

        “不要……”

        少女咬着下唇,目中隐带泪花!她拼命挣扎着,但,她的力气,对于青年而言,太小太小,在这白衣青年的一双大手下,她整个人,居然动弹不得!

        “哈哈……现在说不要,待会儿,你就会说要了……哈哈……”

        白衣青年哈哈大笑,拦腰抱着挣扎的少女,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离开!

        看到这一幕,玄曦目中,早已是一片冷意!

        “简直是畜生!”

        便在此时,二人身前的一个路人,看着这一幕,无奈的叹了口气:“唉……又有一个姑娘要被这恶少糟蹋了,可惜,可惜啊……”

        闻言,辰御天直接出声,喊住了此人:“这位兄台,请留步!”

        但此时,玄曦已然走向了那白衣青年!

        “放开那个姑娘!”她大声喊道。

        这声音一出,四周所有人,包括对之前行为熟视无睹的众多百姓,皆是露出震惊之色!

        似乎,在他们看来,敢对着那青年说出这样的话,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一般!

        白衣青年在听到那句话后,神色顿时一沉,但,当其回头看到玄曦之时,目中,却是豁然一亮!

        好一个美女啊!

        白衣青年眼中**色渐起,与面前的玄曦相比,其怀中的少女,顿时黯然失色起来。

        “哟!原来是个小美人儿啊!怎么?你叫本公子放下她来,是不是想要取代她,进入本公子的怀抱啊?”

        白衣青年咧嘴一笑,言语中,满是调戏之意。

        闻言,玄曦心中顿时燃起了一团无名之火。

        但,她虽然生气,却还没有失去理智,在青年话落之后,她直接笑道:“怪不得不顾羞耻,光天化日之下当街就敢强抢民女,原来连人话都听不懂啊!“

        闻言,白衣青年面色猛然一沉:“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

        “你是真的听不懂人话么?如果是真的,那你应该先找一个先生好好学习一下,不要像个畜生一样跑到大街上,做出一些畜生都不如的行为……”

        听到这话,白衣青年的面色没有了阴沉,反而有一抹不可思议的惊讶之色,涌上眼眸。

        “你,你敢骂我是畜生?你个小贱人,你居然敢骂我?居然敢骂我?”

        “骂你又怎样?告诉你,我不止要骂你,我还要替你爹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畜生不如的家伙!”

        话落,玄曦一步踏出间,整个人鬼魅般消失,随即,就听到虚空中,蓦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耳光!

        “啪……”

        一声脆响,令得整条长街,蓦然死寂!

        ……

        白凡离开馆驿之后,便按照叔叔留下的地址,来到了他们暂时居住的客栈。

        这是一间规模中等的客栈,虽然并不是很大,但是生意极其火爆。

        白凡到达之时,虽然并非饭点,但客栈大堂的饭厅,却依旧座无虚席。甚至,就连二楼的雅间,都满当当的。

        在客栈跑堂伙计的带领下,白凡和天影来到了其叔叔与一双儿女所租住的房间。

        白凡之叔,名为白凌言,乃是西部边陲的守关大将,常年镇守幽州以西的关隘,已有数年时间,未曾回家。

        此次,也是其儿女们太过想念他,千里迢迢从京城赶来与父亲见面。却不想,让自己的小女儿,丢掉了性命。

        自从小女儿亡故之后,白凌言几乎每天都沉浸在悲伤中,以至于白凡在见到他时,感觉其似乎一下老了十几岁一样。

        “凌言叔,你节哀顺变!”

        白凡看着眼前如同迟暮老人的白凌言,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终,千言万语,只能化成这一句安慰。

        “是啊,父亲,节哀顺变!”

        其一旁,白凌言的一双儿女,白秀山、白秀水,也是如此劝道。

        “我没事。你们放心吧!”白凌言微微摆了摆手。

        旋即,他看了看白凡,道:“凡儿,你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

        白凡轻轻摆了摆手,“凌言叔,我无碍的。其实,我今日过来,是想要去看一看发现秀秀尸体的那一处现场。不知,堂兄可否带我前去?”

        白秀山爽朗大笑,道:“这有何不可,堂弟若是无事,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

        “好。那我们这就走。”

        白凡一笑,随即起身,向白凌言告别之后,便随白秀山、白秀水一起来到了幽州城外,一处草木茂盛的草地之上。

        “堂弟,秀秀的尸体,便是在此处发现的。”白秀山一指那草地,道。

        白凡与天影相互对视了一眼,后者轻轻点头,旋即一步迈出,围着草地方圆十里,转了一圈。

        白秀山兄妹,皆呆呆地看着他,却不知其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白凡踏足现场,目光轻轻的在草地上扫过,一抹了然,渐渐涌上其眼眸。

        此处,地处偏僻,平时都人迹罕至,更何况是在半夜,若是杀人,或者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此地,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看着草地,白凡问道:“堂兄,你知道秀秀的尸体,当时具体在这草地的哪一处么?”

        “这个……让我想想。”

        白秀山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有些不确定地指了指草地偏中央的位置。

        “大概,是那里吧!”

        白凡看了看那处位置,随即一步一步缓缓地来到了那里,看着草地,他开始在脑海中,想象那一夜,刘敬言在这草地中,**以及误杀白秀秀的一幕幕场景。

        想着想着,白凡忽然双目一闪!

        “若事情真如我所想,那样东西,应该会留在此处才对……”他自语中,开始在草地中四处寻找。

        但,却苦寻无果。

        “怎么会没有呢?”白凡目中隐隐有这困惑涌现,他看着面前的草地,一边寻找,一边自语。

        忽然,他看着地面上的茂密的草丛,忽然一怔!

        “我也真是糊涂了!此处草木如此茂盛,那样东西就算有,应该也被这些草遮盖了才是。”

        言罢,他再次来到了白秀山所指,白秀秀尸体所在的位置,双掌微微暗运内力,一掌拍出间,掌风应声而出!

        唰……

        狂风扫过,草木顿时齐齐倒下,那因草木倒下而露出的土地,赫然,出现在白凡眼中。

        同时,他也终于在这土地上,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但,就在他看清那样东西的刹那,其目中,蓦然有着一抹错愕,一闪而逝!

        看清爽的就到...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52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