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 恶少

章三 恶少

        望着倒在古道旁的那具尸体,辰御天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时,公孙平静地走了过来。

        就见他微微翻动了一下尸体,随即道:“死者口眼张开,双手半握,无疑是被人杀死的。而致命伤口,便是此处。”

        说罢,他指了指青年尸体脖子处,那如同血线一般的伤口。

        辰御天点了点头。

        这些,他之前也已经看出来了。

        但,令他想不通的是,究竟是什么样的凶器,才能制造出这么细的伤口?

        辰御天面露沉吟,目光在尸体四周不停扫过。

        尸体四周,除了一大滩已经干涸血迹之外,并无任何发现。

        公孙仔细检查了一下尸体,突然神色一凝,奇怪道:“死亡时间距现在大约六个时辰左右。”

        辰御天目光一闪,“六个时辰?”

        公孙微微点了点头,“是的。”

        “六个时辰之前还是昨夜丑时,此人大半夜的,为何会跑到这荒郊野外呢?”辰御天提出了第一个疑问。

        公孙微微摇了摇头。

        其说话间,从腰间取出一支银针,刺入死者身体。

        但,当银针拔出来之后,公孙的面色,骤然一变!

        辰御天的神色同样蓦然一变!

        就见公孙手中,那银针的前端,赫然完全变黑!

        辰御天看了一眼公孙,道:“死者……是中毒而亡的么?”

        公孙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将自己的一丝药灵内力,注入死者体内。片刻后,他回过了头,轻轻点了点头。

        “是啊!而且还是见血封喉的剧毒!”

        “见血封喉的剧毒?”辰御天目光一闪,目中的疑惑,越来越深。

        “观此人装束,不像是江湖中人,怎会有人用如此毒药,来杀害他?”

        “而且,这个凶手,使用的又是怎样的凶器,才能够制造出这么奇怪的伤口?”

        ……

        玄曦在辰御天下车不久之后,和白凡也下了马车。

        她走到古道旁的第一时间,目光便落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

        那里,有一块白色的绣帕。

        玄曦将其捡起,打开一看,神色蓦然一震!

        “这是……”

        就见这绣帕之上,有一大片红色,那,似乎是血迹干涸之后形成的。

        血迹下方,绣帕的右下角,有着一道血色蝴蝶的图案。

        这图案,给玄曦一种熟悉之感,但,她想不起来,究竟是在何时,见过这道图案。

        便在这时,其身后,有人开口:“花蝴蝶……”

        玄曦下意识回头,就见武动天站在其身后,望着那白色绣帕之上的血色蝴蝶,目录思索之色。

        “花蝴蝶……好熟悉的名字……”玄曦自语。

        “你不知道么?”

        身后,传来霍元极的声音:“这花蝴蝶,是江湖中极为有名的一号杀手,此人极为神秘,但却有一个天下人皆知的嗜好:只杀赏金最高的目标!”

        “而凡是被花蝴蝶杀掉的目标,其死亡现场,都会留下这样一方绣帕,作为标记。”

        辰御天原本还在思考心中的疑问,听到霍元极的话后,心神间便好似有一道电光划过,目光一闪,来到了霍元极面前!

        “霍兄,你方才说什么?”

        霍元极指了指玄曦手中的丝帕。

        辰御天仅看了一眼,立刻想起了江湖中有关杀手花蝴蝶的一些传闻。

        但,这并没有让他的疑惑减少,反而让他的眉头,皱得更深。

        一旁,公孙目中,也是有着困惑浮现。

        看着二人的模样,霍元极顿时有些奇怪,问一旁的雪天寒:“他们在想什么?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凶手应该就是花蝴蝶啊!”

        雪天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你问我做什么?难道你认为我与他们心有灵犀?”

        霍元极笑道:“可是,在之前的案子里,你们三个总是能够想到一块去啊!”

        雪天寒微微摇头道:“我不知道,他们想的和我想的是否相同,不过……”

        “不过什么……”

        “你可以去问他们啊!”

        霍元极无语,这说了跟没说一样啊!

        但就在这时,辰御天忽然开口道:“是行为!”

        霍元极一怔!就连身边的玄曦以及白凡等人,也是一脸茫然!

        公孙也开口道:“准确说,是花蝴蝶的行为!”

        “花蝴蝶的行为……怎么了么?”霍元极怔了一下,问道。

        “你们不觉得奇怪么?观死者衣着,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习武之人,也不像是什么富庶之辈,如此之人,怎么看,都不符合花蝴蝶杀人的标准啊!”

        闻言,雪天寒微微点头。

        “死者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这样的人,的确不可能符合花蝴蝶的杀人标准。”

        众人听罢,皆点了点头。

        霍元极则是看了看玄曦手中的丝帕,目中露出一丝困惑。

        “可是这丝帕,的确是花蝴蝶经常会留在杀人现场之物。”

        “不错,但这岂不就更加奇怪了。天下皆知花蝴蝶只杀赏金最高的目标,可他如今却杀了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这难道不奇怪么?亦或者,如果此人真的死在花蝴蝶的手下,那么其身份,恐怕就不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般简单了。”

        听罢辰御天的话,霍元极迟疑起来。

        其余众人,微微点头。

        的确!花蝴蝶的杀人标准,江湖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能够成为江湖赏金榜赏金最高之人,自然也不可能是什么简单货色。

        如果,死者真的是花蝴蝶所杀,那么其身份,便一定不简单。

        可反之,若死者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之人,那么花蝴蝶为什么会杀掉这样一个人,便显得奇怪了。

        亦或者,死者,根本不是花蝴蝶所杀,只是有人借助花蝴蝶之名杀人?

        这三种,皆有可能!

        但最可能的,会是哪一种呢?

        辰御天摸了摸下巴,旋即看了看前方隐隐约约已经可以看见轮廓的幽州城,道:“罢了,我看此处也没有什么其他线索了,不如我们先把此尸体带进城内,然后在细细研究,如何?“

        公孙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辰御天喊来了几个龙卫,将尸体搬到公孙所乘坐的马车上后,出巡的队伍再次启程,两个时辰之后,他们终于来到了幽州城。

        有龙卫随扈,队伍自然非常顺利地进了城,随后,徐徐驶进了幽州馆驿。

        安顿完毕后,白凡和天影第一时间离开馆驿,去找其叔叔了解其堂妹白秀秀遇害的具体细节。

        公孙则是一到馆驿,便将自己和尸体关在了一间房子里。

        其他人则闲来无事,加上又到了一个新的地方,所以大都出去逛街了。

        尤其是冰王,在刚刚安顿好之后,便将雪天寒拉走陪他一起闲逛去了。

        霍元极、凌妙音亦是如此。

        武动天则觉得逛街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于是便在房间中参悟其武功来。

        而林刀,虽然也觉得逛街有些浪费时间,不过,当林韬提出要出去逛一逛后,他不假思索,便答应了。

        辰御天与玄曦此刻也在逛街。

        不过,就算是在逛街,辰御天的脑子里,也还是在想着之前的那些疑问,以至于一直跟在身边的玄曦,他都快要忽略了。

        这,自然让玄曦心中有些吃味。

        虽然,她了解他的性格,知道他只要心中有所疑问,就一定要把问题琢磨透彻了才行。否则,无论做什么,他都一定会想着那些事,心不在焉。

        不过,理解归理解,但其行为,还是让玄曦有些生气。

        于是,她道:“师兄,要不我们回去吧!”

        闻言,辰御天神色一动,笑了。他看着玄曦,问道:“为什么呀?”

        “师兄你的眼中完全没有此处的街景,说明此处的街景一定很不好,所以才入不了你的眼。既然如此,我们还看着不好看的街景做什么,不如回去好了。”

        辰御天一听,知道这丫头是拐着弯讽刺自己,正想要反击,却忽然神色一动,看向前方。

        玄曦也同样看着那里,眉头皱起,目中,甚至有着一丝极为浓烈的厌恶之色,涌现而出!

        就见前方人群中,一个白衣华服青年,正在当街,调戏一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女。...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52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