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 幽州城外

章二 幽州城外

        六辆马车缓缓地行驶在幽州西道上。

        马车很大,大约是平常的一倍半左右,用两匹骏马拉着,走在路上,破引人注目。

        这马车,乃辰御天他们此次出巡的主要工具。

        虽说马车共有六辆,不过,其中真正坐着人的,只有四辆!余下两辆,并没有载人,而是载着九龙阁内所有未破的悬案卷宗以及公孙所搜集的有关幽州地方风土人情的书籍。

        马车前后,各有一队卫士随扈。

        这些,都是玄烨为了此次出巡精挑细选出来的龙卫精锐,此次出巡,他们完全听从辰御天的安排。

        而在两队卫士之间,雪天寒、霍元极、武动天以及唐凤玲四人,各自骑着一匹骏马,随马车缓缓而行。

        他们原本也是坐着马车出发的,只不过,连日来都待在狭小的马车之中,让这几位江湖中人,尤其是向来好动的霍元极和唐凤玲,都快闷死了。

        眼看着幽州就快到了,于是他们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冲动,各自骑了马,跟着马车前进。

        这样,自然便不用闷在马车之中了。

        “再有半日路程,我们应该就能到幽州城了。”武动天看了看前方的路,淡淡开口。

        闻言,霍元极顿时眼睛一亮:“终于要到了么?太好了,终于不用再吃那些干巴巴的干粮了。”

        听到这话,马上的三人顿时有些无语。

        果真不愧吃货!

        三人望着霍元极,腹诽。

        但,霍元极对此,显然没有丝毫在意,反而是回头,看了看了看后方的马车。

        在那辆马车内,坐着四人。

        其分别是,辰御天、玄曦、白凡与天影。

        “辰兄,这便是我二叔今早刚刚寄出的信件。上面详细记载了堂妹遇害之事。”白凡从袖子里取出了一封拆了封的书信,递给了辰御天。

        辰御天微微点头,接过书信,仔细观看。

        正如白凡所言,这封信,详细记载了其堂妹白秀秀遇害一事。

        只不过,或许是案情并非很明了,所以这其中,有些细节,记载得很是模糊。

        事情大致如下:

        大约几天前,白凡堂妹白秀秀与其贴身侍女玉儿一夜未归,离奇失踪!

        其父与家人在外搜寻一夜无果,翌日,便向官府报了案。

        而其报案不久后,官府便派人来通知,他们已经找到了白秀秀,只不过,找到的并非是她的人,而是她的尸体。

        尸体是在郊外找到的。

        找到时,白秀秀衣衫不整,脖子上有一个明显的手掌印,因此仵作判定,她极有可能时受到了凶手的猥亵而不从,被凶手活活掐死!

        看到女儿惨死,其父自然悲痛不已。

        但很快,官府也有了新发现,他们发现死者的钱袋和首饰并不在尸体上,因此,他们判定,那些物品很有可能被凶手拿走了。

        据此,他们抓到了本案的凶手,刘敬言!

        由于刘敬言有死者白秀秀的钱袋和首饰,故而被认定为时杀人凶手,于是在官府严刑拷打之下,他只好认罪,承认是自己不成杀害了白秀秀。

        案子到此,几乎已经可以结案了。但是白秀秀的家人仔细思考之后,却发现此案依旧存在诸多疑点。

        而其中最大的问题,便是与白秀秀一同失踪的贴身丫鬟玉儿,至今,还未找到。

        而之所以给白凡写那封飞鸽传书,也是想要借助他的能力,将失踪的玉儿,给找出来

        看过信后,辰御天微微叹了口气。

        “好一个严刑逼供!这样,岂能知道,那所抓之人,究竟是否杀人真凶。”

        白凡看了他一眼,问道:“辰兄可是在怀疑,那刘敬言是否就是此案真凶?”

        “严刑逼供之下,若犯人懦弱,不想自己多受皮肉之苦,哪怕不是真凶,也会因此,将自己说成是真凶。如此,会让整个案件侦破,发生重大偏离。”

        辰御天摇了摇头,继续道:“不过这刘敬言究竟是否真凶,一切,还要等我们到了幽州,看过你堂妹的尸体,才能够确认。”

        白凡和天影同时点了点头,

        辰御天又道:“不过,你叔叔说的没错,此案的关键,应该便是那失踪的丫鬟!”

        白凡也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如果那一日她和我堂妹是因为同一个原因失踪,那么,她应该就会清楚我堂妹究竟是怎么死的,只不过我怕”

        说到这里,白凡忽然不再说下去了。

        辰御天微微一笑,沉声接口道:“怕她也和你堂妹一般,被凶手杀了,对么?”

        白凡沉默,这种可能性并不低,毕竟,她们同时失踪,就算真的同时被一个凶手杀掉,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们真的是被同一个人同时杀害,没理由那刘敬言招供了杀害你堂妹的罪行,而隐瞒杀害丫鬟的罪行。毕竟,无论杀几人,都逃不了杀人之罪。”

        辰御天忽然笑道。

        白凡闻言,目光忽然一闪,道:“你的意思是那刘敬言并非真凶?”

        辰御天摇了摇头,道:“我说了,刘敬言是否为真凶,只有看到了尸体之后才能肯定。”

        “那你是什么意思?”白凡有些迷惑不解地问道。

        辰御天嘴角微微上扬,笑道:“我的意思是玉儿应该还没有死,只不过是单纯地失踪了而已。”

        “哦?”白凡眉头一挑,刚想询问具体原因,忽然马车停了下来。

        车内的四人,顿时相互对视了一眼。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停车了?”

        辰御天掀开车窗帘子,本打算问一问随马车同行,却骑着马的雪天寒,不过,在其掀开车窗帘子的刹那,他却发现,雪天寒正呆呆地看着道路旁边,表情凝重无比。

        看到这一幕,辰御天顿时意识到了什么。

        他以最快的速度下了车,走到古道旁,向着雪天寒方才看的方向,望了过去。

        这一望,顿时令其瞳孔,骤然紧缩起来!

        只见,在那道路旁的杂草丛中,倒着一具尸体!

        一具面色苍白的青年尸体!...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52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