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七 局势反转

章三十七 局势反转

        听过濮阳的讲述,玄烨终于明白了。

        原来凶手真正的目的居然是偷盗珍宝库内的宝物,而并非是要刺杀于他。

        同样知道了此事的雪天寒和霍元极也是松了口气。

        “陛下,既然您已经没有危险了,那么我等二人就过去与他们会和了。”雪天寒看了看屋顶上的数道人影,缓缓开口道。

        玄烨同样看了看楼顶上的人影,微微点了点头道:“嗯,万事小心!”

        听罢,雪天寒和霍元极直接施展轻功,掠过虚空,落在了楼顶上,公孙等人的身后。

        而他们方过来,刚好听见了辰御天对释洞机的一句话。

        “可惜了你们却为此计划费尽心机,甚至不惜利用五祖出现于襄州之事,将我师父和冰王、炎尊引离京城,唉”

        听到这话,雪天寒顿时目光一闪!

        霍元极则是有些惊讶道:“什么?我外公是被他们设计引离京城的?话说回来,辰兄,你怎么会知道外公他们离开京城是去了襄州?”

        辰御天闻言,笑道:“这个,其实我师父留下来的信里都写明白了,只是,他当时只是很单纯的告诉我,他们之所以会去襄州,便是因为剑圣传信来说在襄州发现了覆天教五祖的踪迹,所以他们才会过去调查。”

        “不过现在看来,他们去襄州,应该是覆天教故意泄露行踪将他们引离京城,因为这样一来,京城中,就没有能够发现他们行动的高手了。”

        辰御天说着,看了释洞机一眼。

        霍元极也看了看释洞机。

        然后,他就像是发现了什么珍奇之物一般,好奇的眨着眼睛,仔细对释洞机进行观察。

        看得释洞机一阵恶寒。

        其余众人也有些无语。

        终于,霍元极不再看了。而是用低沉的声音问道:“你是哪位?”

        听到这话,众人绝倒。

        辰御天和雪天寒也是微微扶额,望了望天。

        释洞机也是无语。

        但霍元极依旧继续问道:“你到底是谁啊?你是覆天教的么?”

        辰御天擦了擦额角的冷汗,道:“霍兄,或许你没有见过此人,但你一定听过他的名字。他就是之前的那个覆天教中人释洞机。”

        闻言,雪天寒微微吃了一惊。

        霍元极则是直接睁大了眼睛。

        只听他道:“原来你就是释洞机。怎么?你们覆天教对这里的宝物很感兴趣?”

        释洞机微微一笑,道:“的确,我们对这里的某样东西的确很感兴趣。”

        霍元极道:“哦?”

        释洞机又道:“那样东西,我们不但非常感兴趣,且他对我们极为重要。”

        辰御天闻言,拿出了手中的卷轴,笑道:“很可惜,你失败了。无论此物对你有多么重要,你都没有机会再带走它了。”

        释洞机笑了笑,不置可否。

        辰御天接着又道:“无论如何,你们的计划,已经彻底破产了。”

        这一次,释洞机点了点头,道:“的确,我们的计划是失败了。不过,我要告诉你,其实,这个计划,并不是我想出来的。”

        辰御天冷笑道:“这个计划是谁想出来的,和我有什么关系么?”

        释洞机一点也不恼,笑道:“这个计划,其实是一个最近刚刚加入我们圣教的人想出来的投名状,那个人,你真的不想知道他是谁么?”

        辰御天果断摇头:“不想。”

        释洞机完全不顾他的反应,继续道:“其实,我在来此执行任务的时候,那个人便预料到我会遇到你,所以,他托我给你带了一句话。你想不想知道那是什么话?”

        辰御天冷笑道:“就算我说不想,你真的就不会说了么?”

        释洞机笑着摇头,道:“当然不会。”

        辰御天道:“既然如此,我说什么不都是无用的么?既然无用,那我为什么还要说呢?”

        释洞机闻言一怔,笑道:“说的也是。那个人托我带给你的话,只有一句:这一次,我终于胜你一筹了。”

        闻言,辰御天目光一闪,抬头看释洞机。

        释洞机一笑,又道:“不过,在我看来,这句话应该改成这样才对:这次,我终于和你平分秋色了啊。”

        听罢,辰御天神色一动,蓦然笑道:“平分秋色?你现在可谓是我的阶下囚,而你在珍宝库内盗出来的宝物,现在也在我的手中,这样的结果,?怎能称得上是平分秋色?应该是一败涂地才对!”

        闻言,释洞机蓦然大笑起来。

        他笑得很大声,几乎整个广场上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他笑得也很开心,笑声中蕴含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开心之意。

        “哈哈哈”

        听着他的笑声,辰御天皱起了眉头,不知为何,在听到这笑声后,他心中蓦然生出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他问道:“你笑什么?”

        释洞机道:“辰御天,你真的以为,我就真的是你的阶下囚了么?”

        辰御天皱眉,道:“难道不是么?”

        “你也未免太天真了吧!”释洞机忽然冷笑了起来。

        辰御天心中的不详之感越来越浓,他看了看释洞机手上的禁锁,微微放了放心。

        “你手上还戴着我的禁锁,不可能动用任何的内力,如此状态下的你,还可能逃走么?”

        释洞机笑道:“禁锁么?此物的确是一样好东西。不过既然你拥有禁锁,那么你一定听说过虚空钮此物吧?”

        “虚空钮?”辰御天神色一变。

        而几乎与此同时,释洞机冷笑一声,被禁锁控制的双手,从衣服上扯下了一粒纽扣,抛向虚空。

        “不好,快拦住他!”

        辰御天大喊,可是已经迟了。

        纽扣在虚空中蓦然闪现出无比刺目的光芒,紧接着,虚空如同扭曲一般,在释洞机的头顶上,形成了一道黑色的漩涡。

        这漩涡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吸力,直接将释洞机吸入了其中,消失不见。

        “哈哈辰御天,谢谢你的禁锁,我们,后会有期了”

        释洞机临走前哈哈大笑,笑声在其离开之后,依旧回荡在这片空寂的夜空之中。

        而辰御天等人,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却无法反应过来,阻止其行为。

        因为这一切,皆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待其离开后,武动天恨恨地挥舞着拳头,大骂道:“可恶,大意了!没想到居然就这样让他跑了。”

        辰御天苦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对方居然脸虚空钮这种东西都有呢。不过还好,至少珍宝库之中的宝物没有被他盗走。”

        说着,辰御天打开了手中的金色卷轴。

        然而下一刻,他直接怔在了原地。

        只见那卷轴上,只写了一句话:“辰兄辛苦!此物就作为慰问品,赠予辰兄!”

        很明显,这卷轴是释洞机伪造的。

        看着这卷轴,辰御天叹了口气。

        他终于明白方才释洞机为何会笑得那么开心了。

        原来,这一次一败涂地的,并不是对方,而是他们自己!...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51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