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四 解谜(上)

章三十四 解谜(上)

        ,九龙奇案录!

        听到辰御天这话,释洞机眉头顿时一挑。

        下一刻,只见下方广场上,一队队皇城军鱼贯而入,瞬间便将此处围的水泄不通。他们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强功劲弩,在这朦胧的月色下,闪烁着令人心寒的光芒。

        看到这一幕,释洞机瞳孔骤缩!

        他虽是罡气离体高手,可这么多的箭同时发射,就算是护体罡气也绝不可能全部挡下来。如此,那么结局,便显而易见。

        “看来……的确是没有这种机会了。”释洞机非常遗憾地笑了笑,“不过,在我束手就擒之前,能否请教你几个问题。”

        辰御天点头道:“当然可以。不过,在此之前,还希望你能够先带上这个。否则我实在是不太放心。”

        说着,他从一旁的武动天手中接过了一物。

        那是一副银色的镣铐,通体由上好的精铁铸成,其上铭刻着诸多玄奥花纹,很是奇异。

        看到此物,释洞机目光骤然一闪。

        “这是……禁锁?”

        “不错,看来很识货。既然知道此物的名字,那你一定也知道此物的作用吧。”辰御天微微一笑,点头道。

        释洞机轻轻点了点头。

        禁锁,是圣武时代留下的禁锢武者功体的镣铐。凡事被此镣铐拷上的人,其功体便会在瞬间遭到禁锢。是圣武时代大世家大宗门用来抓捕犯了错误的武者的器具。

        只是,由于禁锁的制作工艺极其复杂,而且其上必须要铭刻相应符文,才能发挥出作用。

        而在如今的王化时代,符文铭刻之术早已断绝了传承,禁锁,也因此成为了圣武时代的遗产,消失在了世间。

        但释洞机万万没有想到,这原本应该消失于世的禁锁,居然会出现在大玄王朝的皇宫之中。

        一旦被禁锁拷上,纵然有搬山倒海之力,也只能如同废人一般,发挥不出丝毫。

        如果有可能,释洞机绝对不想戴上此物。

        但现在,他还有选择的权力么?

        苦笑了片刻,释洞机终于还是无奈地点了点头。

        他同意了辰御天的要求。

        辰御天轻轻一笑,随即走到释洞机面前,将那禁锁给他带上,并从其身上,将方才从珍宝库盗出来的那样东西取了回来。

        那是一个金色的卷轴。

        看到东西被取走,释洞机的脸上涌上了一抹淡淡的失落,但下一刻,这抹失落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古井不波的平静。

        看到此幕,辰御天眉头轻挑。

        “现在,我可以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了,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便是了。”

        闻言,释洞机叹了口气:“第一个问题,我自认为我的计划几乎是天衣无缝,可你是怎么看出来,这是一个声东击西之计的呢?”

        听到此话,其对面的武动天、公孙等五人,都是目光剧烈的一闪。

        这个问题,也正是他们想要知道的!

        闻言,辰御天脸上露出了了然的微笑。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问这个问题的。不得不承认,你们的计划设计的的确很是巧妙,几乎没有人会想到,你们利用那么多次震撼人心的爆炸以及那故弄玄虚的暗号蕴含的信息,会是一个引我们上当的鱼饵。”

        “但你还是想到了。”释洞机叹了口气。

        辰御天点点头道:“是的。我想到了,因为我坚信,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没有破绽的。而且越是接近完美的东西,其破绽,便会越加的明显。而你所为天衣无缝的计划便属于后者。”

        闻言,释洞机只是苦笑。

        辰御天继续道:“你们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让肖林来执行最后的爆破工作,更不应该,让他利用替你们完成计划的机会,进行报仇。

        或许,你们会觉得,这样能够利用肖林的行为,将案件的调查方向引到肖升的案子上,从而达到混淆我们官府的视线。将案子的调查方向彻底引入歧途,对吧?”

        闻言,释洞机大吃一惊,下意识地开口,“你怎么会知道……”

        他话未说完,就被辰御天打断了。只听他道:“肖林便是替你们执行爆破的人,是么?”

        释洞机点点头。

        辰御天笑道:“其实这一点很简单。因为全兴的死和衙役的替换,让我们开始怀疑这场爆炸案与肖升的命案有所联系。所以,我大胆推测,凶手,很有可能是一个和肖升关系密切,愿意为其付出一切的人。从调查方向来看,这应该是你们喜闻乐见的。”

        面对辰御天这种明显是嘲讽的话语,释洞机有些不知该怎么回答。

        这个调查方向的确是他们啊喜闻乐见的,因为这样一来官府便偏离了爆炸案的调查方向,想要找到真凶,自然是不可能的。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的么?

        当然不是。虽说调查方向的确发生了偏移,但他却完全忽略了,肖升这一条线,与肖林的身份,是紧密联系着的。

        如果肖林身份暴露,那么最终他们还是能够循着肖林,查到他们覆天教的头上。

        这一点,是他之前完全忽略掉了的。

        “于是,我调查了肖升生前所有与他关系密切之人,终于从肖员外的口中得知,原来肖升还有一个一奶同胞的哥哥,只不过他们的父母双亡后,兄弟二人在不同的地方被不同的人抚养长大,已经足足十年没有见过了。”

        说到此处,辰御天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纸条。

        “知道此事后,我立刻给凌洲府尹龙丰发了一封飞鸽传书,请他代为调查肖林之事。然后,我又去向桃源客栈的老板打听了一下。客栈老板告诉我,半年以前,肖升的确在客栈里和见过一个和他大不了多少的男子见过面,而且,更有意思的是,其实肖升被杀的那个房间,原本,应该是那个男子的住所才对。”

        “知道此事后,我基本上可以肯定,那个和肖升在客栈会面的人,十有**,便应该是肖林。”

        “为了确定这一点,我特意又去请教了一下肖员外。”

        说到此处,辰御天嘴角微微一挑,向众人描绘了一下当时的情景……

        看清爽的就到...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51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