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九 最后的爆炸

章二十九 最后的爆炸

        ,九龙奇案录!

        听到白洛的话,肖员外顿时点了点头。

        霍元极与唐凤玲皆有些吃惊。

        没想到肖升居然还有一个一奶同胞的哥哥。如此说来,那凶手,很有可能便是此人了。

        毕竟,没有什么能比兄弟之间更亲密的关系了。

        哪怕他们已经十多年没有见过了。

        “是呀,我记得当时那个孩子才只有七岁,可是却表现得很是坚强,听到父母的噩耗之后,他不但硬挺着没有留下眼泪,还强迫当时只有四岁的升儿也不准哭。”

        肖员外回忆道。

        霍元极问:“那您可知道此人叫什么名字?如今又身在何处?”

        肖员外想了想,道:“他叫肖林。算算年纪,如今应该差不多到了而立之年了。我自从他七岁时见过面后,已经足足二十多年没有见过他了。

        不过,说到住处我记得当年收养他的那个远房亲戚的似乎是住在凌州。”

        霍元极点了点头,暗暗记下了肖林的名字和住址。

        随后,几人与肖员外又闲聊了几句之后,纷纷起身告辞。离开肖家,霍元极和唐凤玲直奔九龙府,他们要尽快向车御天报告这意外的重大发现。

        但他们,却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一双隐藏在黑暗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们,直到他们消失在长街尽头……

        放下得到重大发现的二人不提,且说刑恩铭这边,自从昨日得到了凶手的鞋印和辰御天对凶手特征的描述后,立刻行动起来。

        他吩咐周林在京城四道城门出设下关卡,把那鞋印制成磨具,凡是进城出城之人,都要先试过这个鞋印,确认没有嫌疑之后,方可出城或者进城。

        这个办法,虽说很笨,但不得不说,也很有效。

        一上午的时间,周林虽然没有找到那个爆炸凶手,却是因此抓到了不少有小偷小摸又比较狡猾的罪犯。

        等到日中正午之时,这些落网的小偷罪犯已经数不胜数。

        但偏偏,就是没有那个凶手的踪影。

        如果不是不可能,周林都要怀疑此人是不是人间蒸发了呢。

        而就在这时,城门外的排队进城的人群中,出现了一批很特殊的人。

        这批人一共十数人,除却一人骑了一匹黑色骏马之外,其余人全部步行跟随。

        马上的男子面无表情,但是神色微动间,却是能够感受到一股极为杀气涌现!

        其身旁的十名随从,同样一袭黑衣,神情肃穆,看起来就如同木头人一般。

        这帮人的出现,自然引起了人群众人和周林等捕快们的注意。

        周林看了看那马上的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

        没过多久,这群人便走到了城门前。

        一个捕快刚想吧鞋模子拿过去,谁知却被其中一个黑衣仆从一把抓住了手。

        “你想干什么?我们公子也岂是你这等人可以碰的?”

        见状,周围的捕快顿时围了上来,那些黑衣人也不甘示弱,纷纷握住了各自腰间的宝刀,仿佛下一刻便会宝刀出鞘,令人血溅五步。

        现场的气氛一时间极为肃杀。

        关键时刻,周林对那马上的男子道:“抱歉,例行公事,还请阁下能够行个方便!”

        马上的黑衣男子依旧面无表情,但在看了周林一眼后,吩咐黑衣人道:“住手!”

        “公子……”

        “你听不懂我说话么?”马上的男子眉头一竖,黑衣人顿时不敢再说什么了。

        “阁下请便!”黑衣男子伸出了自己的一只脚,道。

        “多谢!”周林亲自替他试过了鞋模,而后又看了看周围那十个黑衣仆从,道:“他们也得试。”

        “你……”一个黑衣人眉头皱起,脸色一沉。

        “没问题!”黑衣男子淡然道。

        很快,十个黑衣仆从全部都试过了鞋模,其中自然没有那所谓的凶手,于是周林便放行了。

        一行人穿过城门,望着在城门处依旧忙碌的周林,微微皱眉。

        “公子,看来他的手脚也不太干净啊!居然被官府找到了这么重要的线索!”

        一个黑衣人小声道。

        马上的黑衣男子冷笑道:“哼!不过是一个低等的家伙罢了!尤其是我们圣教中人可比的。真搞不懂那个家伙为什么非要选择那样一个低等生物执行这个计划。不过还好,计划就快要结束了。”

        说罢,他抬头看着面前繁华的玄都街道,微微一笑。

        “玄都,皇宫,我来了……”

        ……

        霍元极、唐凤玲回到九龙府之时,辰御天他们依旧还在研究那屠字铁牌的秘密。可惜依然一无所获。

        见到二人归来,众人顿时都是神色一动。

        因为二人此刻皆是一副眉飞色舞的样子,一看便知他们定然是有了新发现。

        于是,辰御天看了唐凤玲一眼,问道:“可是有什么新发现了?”

        唐凤玲笑眯眯地点了点头:“的确!”

        “哦?是什么?”辰御天问道。

        “不告诉你!”唐凤玲微微吐了吐小舌头,做了个鬼脸。

        辰御天顿时有些无语。

        片刻,他又道:“你不说就算了,我问霍兄就是。霍兄,说吧,你们发现了什么?”

        说着,他看了看霍元极。

        一旁,霍元极顿时有一种背锅的感觉,目光无意游移间,发现唐凤玲此时正对自己挤眉弄眼地使着眼色、

        霍元极不用看,也知道她想要和自己说什么。

        先别告诉他,行吗?

        但是,这条发现,很有可能关系着他们能否在皇帝限期将要到达的这两日内抓到这个丧心病狂的凶手。

        这种关乎人命的大事,他又怎能陪她胡闹?

        于是,他摇了摇头——这次不行!

        随即,他便把肖林之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众人。

        闻言,辰御天等人皆是皱起了眉头。

        “没想到,肖升居然还有一个一奶同胞的哥哥,看来此人,应该便是那个为了他报仇的关系密切之人了。”公孙摸了摸下巴,道。

        霍元极点了点头:“我也是如此想的。”

        他无意间回头,就见身后唐凤玲一脸不爽地狠狠地将他盯着,那样子,就像恨不得要把他扒皮拆骨一般。

        见状,霍元极不由打了个寒颤。

        貌似惹上了很危险的东西啊……

        而就在此时,屋外,再次传来了爆炸产生的轰鸣巨响……

        “轰……”

        看清爽的就到...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5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