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八 探访肖家

章二十八 探访肖家

        ,九龙奇案录!

        听罢白洛的描述,辰御天神色微动。

        听此人的意思,他似乎早就知道了那个死前讯息的玄机,可是既然如此……他为何没有把这么重要的线索告诉官府呢?

        而且,此人言语中对官府似乎非常没有好感,甚至连“狗官”这样的词句都用上了。

        “看起来,此人似乎很是痛恨官府啊!”听罢,雪天寒微微摸了摸下巴。

        闻言,众人十分统一的把目光投向刑恩铭。

        刑恩铭被看得一愣,问道:“你们看我做什么?”

        辰御天笑道:“邢叔叔,肖升的案子是你京畿府接手的,会不会是你们京畿府做了什么事情,所以让此人如此痛恨官府,甚至不惜以‘狗官’这样的词句称呼?”

        刑恩铭一愣,“应该不会吧?”

        “刑大人,好好想一想,看看肖升命案之后,是否有人说过那个死前信息有问题,并且想要求见你?”

        公孙想了想,开口问道。

        “这个嘛……”闻言,刑恩铭细细思索了半天,还真被他从脑海之中找到了这么一个人……

        “好像真有这样一个人……”

        众人闻言,目光一闪,连忙问道:“真的嘛?那个人长什么模样?”

        “这个……我没有见过那个人的样子啊。”刑恩铭苦笑起来。

        众人无言。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他见到了那个人,此人恐怕也不可能那么痛恨官府了……

        辰御天道:“邢叔叔,你还记得当时的情况么?”

        “当然。”刑恩铭点点头,替众人描绘了当时的图景……

        那似乎是案发的第三天,当时胡圣已经被当做凶手缉拿归案,案子基本已经结了。

        可就是在这一日的早上,刑恩铭忽然接到衙役来报,说是外面有一个人求见,而且口口声声说他知道杀死肖升的真凶究竟是谁。

        但当时,这个案子已经结案,刑恩铭因此并没有理会那个人的话,反而以案子已经了结为由,不予求见。

        此后,那人便在衙门口大骂起来,刑恩铭闻言勃然大怒,便命令衙役乱棍将其打走了。

        此事对于刑恩铭而言只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小插曲,因此没多久,他便完全遗忘了……

        直到方才公孙提起,他才又从记忆深处,将此事回忆起来……

        听过刑恩铭的讲述,众人基本可以肯定,这个在衙门口大骂之人,应该就是白洛口中遇到的那个人。

        只是,这个人究竟是不是本案的凶手,一时间还是难以确认。

        “根据此人的行为,他应该是与肖升关系密切之人,可是卷宗之中,却丝毫没有对此人的记载,看起来,此人相当神秘啊!”

        公孙摸了摸下巴,目中露出思索之芒。

        辰御天微微摇头:“神秘倒还不至于,只不过,我想我们应该去拜访一下肖升的双亲了,或许他们可能会知道些什么。”

        “这倒是。”众人点头称是。

        随即,众人各自回府,整理这一天发生的诸多事件。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辰御天召集公孙,雪天寒等人继续研究那屠字铁牌上的秘密,另差霍元极与唐凤玲二人随同白洛一起去拜访肖升的双亲。

        肖升父母就住在玄都京城的西门,三人赶了将近半个时辰的路后,终于来到了肖升家。

        就见眼前一座三进大宅坐落,宅门宽阔,其内殿宇楼阁皆富丽堂皇,看起来好生气派。

        “此处便是肖兄的家了。”白洛上前,敲了敲门。

        只听里面传来了一个稚嫩的声音,问道:“谁呀!”

        “桃红,是我,白哥哥。”

        话落,大门顿时打开,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迎了出来,看着白洛,脆生生地叫道:“白哥哥,你来啦,好久不见了呢!”

        “是呀,好久不见了。肖伯父在么?”

        “在的。”

        桃红点了点头,将三人引到中庭大厅,又道:“白哥哥,你们稍作休息,我这就去请老爷过来。”

        说罢,她便离去了。

        霍元极、白洛、唐凤玲三人在厅中闲聊了一阵,转而又开始讨论起爆破案的案情。

        没过一会儿,桃红伴着一个大约六旬左右的老者走进了大厅,这老者虽然一头白发,但是精神不错,面色红润。

        “肖伯父,侄儿打扰了。”白洛起身见礼。

        霍元极、唐凤玲也一一和肖父见礼,礼毕,众人方才按座。

        只见肖父看了看霍元极和唐凤玲,有些迟疑道:“二位,不知你们找老朽有何事请?”

        闻言,霍元极起身抱了抱拳。

        “肖员外,我们就开门见山好了。我等皆是官差,想就令郎肖升死亡一案请教您几个问题。”

        闻言,肖父叹了口气,眼中有着一丝悲意一闪而逝。

        “唉……此案不是早就已经破了么?且老朽听说,不久前,真凶也在被押解的路上杀死了。还查什么呢?”

        霍元极笑道:“肖伯父,话不是这么说的。虽说令郎的案子的确是破了,但他却牵动了另一件案子的发展。”

        “大人此言何意?”肖父目光一闪,沉声问道。

        霍元极神色略显凝重,问道:“你知道最近京城连续发生的爆炸事件么?”

        肖父点了点头,“此事老朽有所耳闻。怎么,莫非小儿的案子引动的,便是此案?”

        肖员外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霍元极微微点了点头。

        “是的,根据可靠情报,我们怀疑造成这些案件的凶手目的就是为了替令郎报仇。此人根据我们的推断,极有可能就是与令郎关系密切之人。但我们查遍卷宗,也找不到与此人的记载,所以想向您请教,看看你有没有什么印象。”

        肖员外听罢,大惊道:“什么?你说那个凶手之所以设计这一连串的爆炸,就是为了替小儿报仇?”

        霍元极点了点头。

        肖员外顿时把目光看向一旁的白洛。

        白洛也是边叹气边点了点头。

        肖员外这才相信了这个难以置信甚至有些荒诞的言论。

        片刻后,他忽然目光一闪,道:“莫非……是他?”

        闻言,霍元极,白洛和唐凤玲三个人皆目光一闪,齐声问道:“您说的是何人?”

        肖员外叹了口气。

        “唉……你们可知道,其实……升儿并不是老朽的孩子,他是老朽在外一个远房亲戚的孩子。”

        听到这话,三人目光一闪――没想到肖升还有如此身世……

        “我那位远房亲戚,命实在是不太好,在升儿大概四岁的时候,夫妇二人外出,却在半路遭遇盗匪,双双毙命。

        当时他们的两个孩子最大的不过才七岁,升儿更是只有四岁。两个孩子这么小就失去了爹娘……

        我和另一个远房亲戚于心不忍,便将他们的两个孩子分开收养,于是我便收养了升儿,将他带回京城,悉心抚养……”

        说这话时,肖员外混浊的眼中满是平静之色,不见丝毫波澜……但观察细心的唐凤玲,还是从其眼底,发现了一丝隐藏至深的深深地怀念……

        可见那丧子之痛,依旧折磨着这位好心的老人……

        或许,这样的折磨,还要好久……

        或许,这样的折磨,永远不会消失……

        但这一切,都只能由这个好心的老人独自默默去承受,其他人,除了眼睁睁的看着他之外,毫无办法。

        看着这一幕,唐凤玲叹了口气。

        霍元极则是在听过肖员外的话之后,目光微微一闪,和白洛对视一眼。

        “肖伯父,您的意思是,肖升,他还有一个与他一奶同胞的哥哥?”

        看清爽的就到...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50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