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五 意外发现

章二十五 意外发现

        ,九龙奇案录!

        这差异极大的肤色,顿时引起了霍元极的关注。

        就连没有靠近的雪天寒,都忍不住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

        公孙道:“你们看到了吧!这是只有双腿常年都泡在水下造成的痕迹,而双脚小腿以下常年都浸泡在水中的,在这世上,就只有渔民和南方插秧的农民才会具有。

        而玄都位于北方,农民作物中并不需要插秧,所以,具有这种特殊现象的,就只能是渔民了。“

        “而起手那类似使用长兵器形成的茧子,也就只可能是常年使用鱼叉在河里叉鱼形成的了。”

        说到这里,公孙有举起了另外一具尸体的手。

        这只手相比之前,要焦黑许多。

        但,虽然焦黑无比,众人还是很清晰的看到,此人的右手掌心,似乎有一条极为细细的线。

        那并不是真正的线,而时其掌心中的一道痕迹。

        “你们看这道痕迹,只有常年使用细线状的物品才会在手掌心留下这样的痕迹。而这细线痕迹,我已经提前调查过了,正是城内卖得很好的一种渔网。”

        说着,公孙从一旁打起了一团渔网。

        他将渔网展开,把渔网水面外的绳索放在那只右手之上。

        那绳索,竟和死者手中的痕迹,严丝合缝。

        这充分说明,那痕迹,正是被这渔网上的绳索造成的。

        “看样子,这两个人真的是渔民,他们真的不是凶手。”霍元极看着那两个人,叹了口气。

        公孙奇道:“凶手?什么凶手?”

        辰御天咳了咳,把发现被杀的真官差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说给跟公孙听。

        公孙听完,顿时一惊!

        “你们竟然发现了那两个真官差的尸体?”他惊讶地高声道。

        “还不快把尸体抬进来让我看。”

        辰御天和霍元极利连忙拉住他,说道:“别着急啊,你先把第三个发现说完再走啊。”

        听到这话,公孙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发现没有说。

        于是他耐着性子道:“第三,其实算不上是发现,只不过是我自己的一点推测。”

        “哦?”辰御天与霍元极相互对视了一眼。

        公孙的语气突然凝重了起来。

        他看着眼前的三人,神色极为严肃,说道:“我怀疑,全兴的死,应该不是意外,而是谋杀。”

        辰御天目光顿时一闪。

        霍元极则是颇为迷茫地看着二人,奇道:“谋杀?”

        “不错!”

        “死者死亡之前被某人灌入了大量的治疗哮喘的药物,致使他和那两个渔民窒息而死。这一切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场意外。“

        公孙话落,霍元极点了点头。

        “的确,从这一点判断,的确不像是意外。”

        “不光如此,你们不要忘了,那两个负责押解全兴进京的官差,在半路上就已经被杀掉了。”

        辰御天这时开了口。

        “他会住进那个爆炸的客栈,我想,应该也是被那两个假扮官差之人强迫的。”

        闻言,公孙摸着下巴想了想。

        “大人的意思是……那两个假扮官差之人,是故意让全兴住进那间爆炸的客栈的?”

        “不错。”

        “如此说来,难道……那这些假扮官差之人,事先就知道那里会发生爆炸?”

        公孙有些惊讶。

        但旋即,他又道,“不对!若是如此,他们为何还要事先给全兴灌下药物,让他们窒息而死呢?”

        “这个……或许是为了保险吧!毕竟如果什么都不做,直接让他经历客栈的爆炸,很有可能让他们活下来。”霍元极道。

        听罢,公孙在验尸房里轻轻踱了几圈。

        “这样倒也能说得通,不过我总觉得这样的理由有些牵强啊!”

        辰御天也是点了点头。

        他也如此觉得,只是却不知道究竟该如何解释凶手的这番动作。

        直到他看到了那两具几乎面目全非的焦尸。

        他忽然灵光一闪!

        “原来如此!这样谜题就解开了……”

        霍元极看着他的样子,疑惑:“你在说什么啊?什么谜题终于解开了?”

        公孙则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辰御天道:“当然是凶手之前那个问题的答案。”

        公孙惊讶道:“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提前杀死全兴他们了?”

        辰御天点头。

        公孙又问道:“是什么?”

        辰御天缓缓道:“其实,我们想错了。”

        公孙奇道:“想错了?”

        “是啊!”辰御天点头。

        “我不明白。”公孙直截了当的承认自己不懂,

        “其实,我们想错了方向,凶手,并不是多此一举才会在爆炸之前杀死全兴他们,在他的谋杀计划中,他本就打算让全兴死在那种药物之下。”

        “哦?大人的意思是……凶手本就打算用那种药物让死者窒息而死,但却会非常巧合的赶上了客栈的爆炸。

        也就是说,这两起案件,凶手并非是同一人!“

        公孙话落,辰御天却是微微摇了摇头。

        见状,公孙顿时一愣!

        “不,我想,客栈的爆炸,也许和全兴的死有一定的关系。你们不要忘了,全兴是因为什么才会被押解京城的!”

        闻言,屋里的三人皆是目光一闪!

        他们的内心中,仿佛有一道晴天霹雳直劈而下,令三人直接怔在了原地。

        他们都是聪明人。

        因此,不须辰御天说,他们便已知道它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全兴为何会被抓?

        当然是因为他们识破了肖升留在案发现场的死前信息内蕴含的玄机。

        而死前讯息又是怎么被发现的呢?

        是他们从第六个爆炸现场中发现的!

        而这,也是那个爆破狂人做下的案件。

        所以,归根结底,全兴之所以被抓,其实就是因为那个留在爆炸现场的死前讯息。

        可是,如果,那个死前讯息,是凶手故意留在案发现场的呢?

        那么,全兴被抓,以及押解进京之事,将在凶手的预料之中!

        因为这一切,很有可能,就是凶手一手导致的结果!

        若真是如此,那么……

        这两宗案件,不但有所联系,而且很有可能,就是同一人做下来的!

        甚至,那个爆破狂人之所以会那么疯狂的炸掉京城的建筑,很有可能,就是为了以此引出全兴,将其杀死!

        这,简直令人发指!

        公孙微微皱眉,良久,方才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道:“这,应该不可能吧?”

        辰御天则叹了口气。

        “无论可不可能,我想,我们都应该重新调查一下肖升的命案了。”

        三人相互对视,点了点头。

        凶手想要杀全兴,动机就只能有一个。

        那就是替被全兴杀死的肖升报仇!

        那么,凶手,应当就是和肖升有着密切关系之人。

        所以,想要抓住这个凶手,最佳的途经,就是重新调查一下肖升的命案。

        尤其是肖升的交际圈,定要彻查。

        如果辰御天他们估计不错,那个凶手,应该就隐藏在这些人之中。

        “对了,霍兄,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张蕊是78班的,孙雨婷是过22的问你。”

        就在这时,辰御天忽然对霍元极道。

        霍元极先是一怔,继而问道:“什么事?”

        “之前,我不是拜托你去打探一下邪影的行踪么?怎么你出去才两天不到,就返回来了?”

        辰御天问道。

        闻言,霍元极才想起神秘人这一茬。

        于是他道:“此事说来话长,。

        本来,我是打算去寻找风王见谷,让他帮忙打探一下邪影的消息,谁知在半路上的客栈里,遇到了一个神秘人……”

        说着,他将遇到神秘人的来龙去脉一字不漏的说清楚,尤其是说到神秘人请他带回来的那一句话的时候,辰御天、公孙和雪天寒三人都皱起了眉头。

        见状,霍元极心中顿时一凛。

        但辰御天三人却是在听过这句话后,深深陷入了沉思之中。

        南辕北辙,这四个字很好理解,就是说他们查错了方向。

        他们的确查是错了方向。

        这一点,早在那三处地方同时发生爆炸的时候,辰御天就意识到了。

        可是,为什么那个神秘人也会知道

        而且算算时间,此人很有可能比他还知道的早?

        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辰御天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希望,此人与此案没有任何的关系。

        否则一个如此神秘的人实在是很难对付啊!

        辰御天叹了口气。

        ……

        九龙府,九龙阁

        陈璟拿着一本看起来还挺新的卷宗,交给了辰御天。

        “府主,这就是你要的卷宗了。”

        辰御天接过卷宗,微微点头。

        九龙阁身为大玄第一资料阁,果真也算的上是名副其实。这件本属于京畿府的案子,在此处依旧有卷宗存档。

        辰御天翻开了卷宗,和雪天寒他们三人一同仔细查看。

        而卷宗对于这起命案的的记载也堪称详细。

        命案,发生在半年前的桃源客栈。

        而且发生在夜里。

        当天夜里,客栈和往常一样关门打烊,包括肖升、全兴以及那位姓名之中带着圣字的客人几人酒足饭饱之后,回房睡觉。

        大约二更时分,店里的一个客人半夜起床如厕,从茅房回来的时候,便听到自己隔壁的房间传出了奇怪的声音。

        他很奇怪,于是从门口往里看。

        肖升的房间门没有锁,客人顺着门缝,惊讶地看到,肖升满身是血的倒在血泊之中。

        其一只右手几乎残破,只剩下一只左手朝前伸出,在地板上用血写下了死前信息。

        也就是众人之前看过的那个扭曲的“圣”字。

        看到这里,辰御天忽然神色一动。

        死者死在自己房间,可是据案件卷宗记载,死者所居住的房间在客栈的二楼。

        但,他们发现的那个死前讯息,却是在一楼的地板上。

        “果然是凶手故意伪造的啊!”

        辰御天叹了口气。

        其他三人也是心情沉重。

        这个发现,足以佐证他们的猜测。

        居然死前讯息真的是凶手留下来的!那么其后的一切,又是否真的如他们所推断的一样呢?

        对此,没有人敢肯定。

        他们继续看卷宗。

        发现肖升当晚尸体后,那位客人立即去京畿府报案。

        京畿府仵作经过检验尸体,确认肖升是被人一刀刺入心脏失血过多致死。

        而且当晚客栈周围并没有留下任何的脚印,所以,京畿府认定,凶手,或许就隐藏在客栈内部人员之中。

        结合肖升留在现场的死前信息,京畿府确定那位姓名之中带着“圣”字的客人便是凶手,于是自作主张将其抓住了。

        直到几日前,辰御天他们看透了肖升死前讯息的玄机,官府方才知道,真凶另有他人。

        此后,全兴被抓,押解进城。

        此后就发生了爆炸案……

        这就是整个案子目前的所有经过。

        辰御天看了看眼前的卷宗,翻到了记录死者家属的那一页。

        肖升,土生土长的京城人氏,上有一对大约六十左右的老迈父母,下有一个刚刚回走路的儿子以及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

        这些,就是与肖升关系最为密切的亲戚。

        而与其关系密切的外人,在这卷宗的记录上,只有一人。

        此人,名唤白洛!

        白洛?

        看到这个名字,辰御天顿时大吃了一惊。

        这个……不是那位皇城军统领的名字么?

        莫非是重名?

        辰御天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看来,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调查一下这位名为白洛当晚皇城军统领了。”

        看到这个名字的雪天寒,却是忽然微微一笑。

        “无论,他到底是不是卷宗之上记载的那个人!”

        闻言,辰御天和公孙立刻相互对视了一眼。

        说实话,雪天寒之语,也正是他们心中所想。

        而霍元极则是看着三人,微微陷入了沉思。

        ……

        ……

        小剧场:

        白洛:辰兄,对于我的突然到来,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

        辰御天:惊喜是有,不过意外么……

        白洛:咦,难道你不觉得意外么?

        辰御天:如果你觉得对于一个在案发现场站了大半天偷听我们谈论案情的人,我会觉得意外么?

        白凡:呃……你早就发现我了?

        辰御天:并没有,不过对于你的身份和来意,我倒是一清二楚了。

        白凡:咦?怎么可能啊?

        辰御天:你不相信么,那么我可就说了啊,你应该就是……

        白凡:(连忙捂嘴)别说了,我信了。

        想知道白凡的身份和来意究竟是什么么?大家不妨猜猜看吧……猜对有奖哦……

        看清爽的就到...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50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