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四

章二十四

        闻言,所有人都是一怔!

        甚至,就连辰御天,都微微摸着下巴,陷入了沉吟。

        白凡反而淡淡一笑。回头望了一眼。

        其身后,正有一道身影急速赶过来。

        正是天影!

        天影缓缓停下了身形,看了看周围的辰御天,惊讶道:“咦?居然是他们啊?”

        “我没有说错吧!”

        白凡回头看了看他一眼,笑道。

        天影也是笑了笑,开口道:“看来,除了你的血脉天赋之外,你的直觉和判断力也是变态啊!”

        “呵呵你就羡慕去吧!”

        白凡轻轻地瞥了天影一眼,微微笑道。

        就在这时,沉浸与思绪之中的辰御天,终于回过了神。

        他看着白凡,眼神无比凝重起来。

        “白兄,你的意思是杀掉了此二人的凶手,和炸掉了客栈的凶手,是同一个人?”

        白凡点了点头。

        “是的,我觉得就是这样。虽然我不太了解具体的案情,但是之前听你们所说,他们二人似乎是押解犯人进京的公人吧?”

        “不错。”辰御天点头。

        白凡又道:“那么你觉得,他们杀掉这二人并且假扮官差,目的何在呢?”

        话落,辰御天还未答话,一旁的天影便是抢先开口。

        “我知道,他们的目的,应该就是这些公人押解的犯人!

        毕竟,只有官差押解犯人,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听完,白凡微微一笑。

        “不错!他们的目的,应该就是被押解的犯人!而我刚才听说,那个犯人和假扮官差的人,都被炸死了,对吗?”

        辰御天点了点头。

        “如果说,凶手杀官差,劫犯人的目的,就是要杀掉这个犯人的话,又怎么说呢?”

        白凡一字一句的凝重道。

        而其话音刚落,就见辰御天目中蓦然有着一丝雪亮精芒一闪而逝。

        其整个人,更是如遭晴天霹雳一般,愣在原地!

        其心神轰轰,如同响起无数雷霆,震惊,瞬间将其完全淹没!

        一丝明悟,涌上脸庞!

        “是啊,还有这种可能啊”

        他喃喃自语。

        白凡的这一番话,让他的心中,形成了一个极为大胆的猜测。

        之前,他一直以为,全兴的死,只是巧合。

        他一直认为,全兴和那两个官差会被炸死,完全是因为他们误住了那个炸弹凶手选中的目标,所以才会被炸死。

        可,白凡的一席话,却令他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或许,杀官差的凶手,他们的目的,真的就是被押解的全兴

        而他们会住在那间被爆破的客栈,或许,也并非巧合

        如果说,那两个凶手,是故意带全兴住进那家客栈的话

        那么,全兴的死,或许就不是一个意外。

        而是谋杀!

        一场预谋已久的谋杀!

        想到这里,辰御天忽然回头看了一眼那两具尸体。

        其目中,蓦然有一道精芒一闪而逝。

        “带上尸体,我们回府!白兄,你也和我们一起来吧!”

        话落,他当先一步,离开此地。

        他要去找正在验尸的公孙,询问一些事情。

        “府主,公孙先生要你回来之后立刻过去找他,他说有一些事情必须立刻告诉你。”

        九龙府门口,众人方进大门,守门的护卫便是如是对辰御天道。

        闻言,辰御天顿时目光一闪!

        “知道了,本府这就过去。雪兄,霍兄,你们也一起来吧。”

        说罢,他径直朝着后院的验尸房走去。

        雪天寒立刻跟上。

        唯有霍元极略带歉意地看了白凡和天影一眼,笑道:“二位且去大厅稍作休息,我等去去便回。”

        说罢,他方才跟着离去。

        验尸房位于九龙府后院,这个位置,是公孙在九龙府建成之后,亲自挑选的。

        辰御天他们来到此处时,公孙早已等候多时了。

        而其身旁,那三具尸体被白布盖着。

        白布上,则有着星星点点的血迹溅射。

        见到这一幕,那三具尸体在其手中到底遭到了怎样的对待,也就不难想象了。

        雪天寒不由自主皱了皱眉。

        四人彼此之间都已经非常熟悉,彼此点头示意后,公孙开门见山,开始说自己详细验尸后的发现。

        “三个发现。”

        他伸出了三根手指,对着三人摆了摆。

        “其一,死者并非死于毒物,但的确是死于药物。”

        闻言,霍元极问道:“呃公孙,你的意思,我不是很明白。”

        公孙解释道:“也就是说,凶手的确给死者喂了药物,只不过,那药物并没有毒性。”

        霍元极惊讶:“没有毒性?那怎么能杀死人呢?”

        公孙笑道:“谁说只有有毒性的药物才能致人于死的?”

        闻言,霍元极奇道:“难道不是这样的么?”

        公孙微微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了。那只不过是世人的偏见罢了,能够致人于死地的,并非一定要有毒性。

        比如这次凶手使用到的药物,它不但没有毒性,而且对治疗哮喘等疾病还具有良好的功效。

        但这种药物,如果健康的人吃了的话,反而会引起呼吸困难的可怕症状,而且一旦服用过多,就有可能导致窒息而亡。

        只不过,这种药物虽然很常见,但其药效却只有学医的人才会知道。凶手能知道此药物的药效,足以说明,他对医术一定也相当了解。”

        闻言,辰御天点了点头,继而问道:

        “也就是说,全兴他们之所以会死,就是被凶手灌了大量的这种药物?”

        公孙点头道:“不错。”

        辰御天再度点了点头,随即道:“三个人都是这样死的么?”

        “不错。”公孙再度点头。

        “明白了,请继续吧。”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公孙接着收回了一根手指。

        “其二,那两个官差,不是真的官差,而是渔民假扮的。”

        “渔民?”三人对视了一眼。

        “是啊。”说着他掀开了盖着尸体的白布。

        看着那焦黑且依旧散发着淡淡肉香味的尸体,雪天寒直接失去了前进的勇气。

        “这是他们唯一保存较为完整的手。你们看此处,是不是有一些茧子?”

        公孙指着那只手掌心的一处条状老茧说道。

        辰御天和霍元极点头。

        “这种茧子,看起来很像是常年使用长兵器留下来的茧子,对吧?”

        二人再度点头。

        “的确有些类似。”

        “我起初也以为这是使用长兵器而留下的茧子,但后来我才知道自己错了,这应该是常年使用鱼叉留下的茧子。”

        鱼叉?

        辰御天和霍元极相互对视一眼。

        “是啊!”

        公孙点了点头,掀开了尸体脚边的白布。

        而当其掀开白布的刹那,辰御天便发现,这尸体小腿部分以下的肤色,明显和上面的肤色,略有不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50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