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一 扒衣之谜

章二十一 扒衣之谜

        之前,大同银号被炸,银号幸存的伙计便说过,厨子王贵是一个极其平凡,圾没有存在感的人。

        所以,没有人记得他长什么样。

        方才,客栈掌柜也说过,他不记得租住过这个房间的名叫王贵的客人的样子。

        但,掌柜也说过,因为客栈每天来来往往的客人很多,所以他一般都不会记得客人的样子。

        因此,辰御天也没有多想。

        而此刻,明明掌柜和店小二都对哪位古怪的客人印象非常深刻,居然也记不起他的容貌。

        这很不正常。

        没有人会忘记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人的容貌特征。

        除非对方施展了什么手段,让人刻意忽略了自己的容貌。

        辰御天忍不住笑了。

        看来,这个凶手不但精通轻功,而且应该很精通摄魂术一类的迷幻类武功。

        而江湖中,能够同时兼顾这两种绝顶功夫的,只有一人。

        而这个人,他已经安排霍元极外出寻找了。

        当然,他并不知道,此时的霍元极,正听从了神秘人的话,往京城而来。

        他更不知道,与其一同回来的,还有两具尸体。

        进了京城,霍元极直奔九龙府。

        “公孙先生呢?”他方进门,便是问府门口的护卫。

        “公孙先生方才抬回了三具尸体,现在应该在验尸房呢。”

        护卫答道。

        “尸体?”霍元极一愣。

        这可真不巧,居然赶上公孙验尸的时间。

        霍元极心中咯噔一声。

        他可是知道,公孙一旦开始验尸,那么就绝对不容打搅。

        如果有人打搅,那么他将面对的,将是暴走的公孙。

        而公孙暴走之后的战斗力,霍元极之前有幸见过一次。

        那一次,几乎让所有人永生难忘。

        也因此,之后再无人敢在其验尸之时打搅他。

        霍元极亦然。

        所以,在听到其验尸之时,他便打消了之前请其去检验那两具裸尸的打算。

        “府主呢?”他又问。

        “府主去案发现场了。”护卫答道。

        “你可知道那处现场在哪里?”

        “好像是朱雀大街的湖阳客栈。”

        听到护卫的回答,霍元极直接翻身上马,向着其说的那个地址而去。

        须臾,他便来到了湖阳客栈。

        此时,辰御天正从二楼的那个大洞,朝下面看。

        当他看到霍元极时,顿时神色一动。

        旋即,目中涌现出一丝不解。

        而在这一丝不解中,霍元极走上了二楼。

        “霍兄,你怎么”

        后面的话还未说出来,就被霍元极打断。

        “我在城外发现了两具尸体。”

        “什么?!”

        众人闻言,顿时大吃一惊。

        辰御天目中,亦是闪过一丝惊讶之芒。

        京畿道旁。

        两具无名裸尸静静躺在草丛中,京畿府众人则紧紧地将此处围起。

        辰御天站在草丛中,看那两具裸尸。

        这两具裸尸皆是男子。

        他们的身上,只有一道伤口。

        那是一道位于二人脖子的巨大伤口。

        正是这道伤口,切断了他们脖子出的经脉,夺去了他们的生命。

        辰御天来到两具尸体身边,仔细查看。

        这二人皆是体格健壮之辈,身上有不少的旧伤愈合后形成的伤疤,双手的掌心以及右手的虎口处,还结着厚厚的老茧。

        这老茧,辰御天一看便知,那是因常年舞刀弄剑造成的。

        可见,死者是会武功的。

        目光从尸体上移开之后,辰御天开始在草丛周围走动。

        他一边走,一边细细地进行观察。

        片刻后,他走了回来,再次看了看尸体后,吩咐一旁的九龙府捕快,“把尸体收好,带去公孙先生的验尸房。”

        听到这话,众人以及之前一直在现场周围环视的雪天寒顿时聚集过来。

        雪天寒看了看他,问道:“情况怎么样?”

        辰御天笑道:“你都已经看出来了,为何还要问我?”

        雪天寒笑道:“就知道瞒不过你。我的确看发现了,此处,应该不是案发的第一现场吧?”

        辰御天点点头道:“嗯。死者脖子被切开,应该会喷溅出大量的血迹,可是此处半点血迹都没有发现,应该是死后抛尸。”

        闻言,身后众人皆点头。

        “但奇怪,的是,凶手为何要扒去他们的衣物呢?”

        雪天寒微微皱眉。

        “你怎么知道他们的衣物是被凶手扒走的?”

        玄曦问道。

        由于尸体一丝不挂,所以,身为女子的她和凌妙音、唐凤玲,之前并未靠近尸体。

        “他们的身上没有丝毫衣物碎片,这周围,也没有丝毫的衣物碎片残留,可见其衣物没有破损。

        既然没有破损,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

        那就是他们的衣物,是被人人为扒走的。

        那么,谁会扒走两个死人的衣物呢?”

        辰御天指了指尸体,开口道。

        “只可能是凶手!”

        林刀想了想,极为肯定的道。

        “是啊!只可能是凶手。可是凶手为何要扒走他们的衣物呢?”

        辰御天又问道。

        “或许,他是想要死者身上的财物吧。”玄曦想了想道。

        “可是,如果只是想要死者的财物,那么他大可只要拿走凶手身上的钱袋以及其他值钱物品即可,没必要扒光衣物。”

        辰御天摇了摇头。

        “毕竟,一件衣服可值不了几个钱。尤其还是别人穿过的。”

        闻言,雪天寒也点了点头,“不错。”

        “那你们说凶手为何要扒走他们的衣物?”

        玄曦瞪了二人一眼,问道。

        辰御天苦笑。

        “我如果知道原因,也不必如此苦恼了。”

        听罢,一旁的唐凤玲顿时一笑。

        辰御天看她,问道:“你笑什么?难道你知道?”

        “嘻嘻猜对了。”

        唐凤玲看着辰御天,得意洋洋地笑道。

        众人一愣。

        辰御天又看了她一眼,“你真的知道?”

        看着他不相信的眼神,唐凤玲默默地在心中记上一笔。

        然后,她道:“我想,或许,凶手应该是不想暴露他们的身份吧。”

        “可是,这和扒走死者的衣物有什么关系啊?”玄曦问道。

        “我想或许,死者所穿的衣物,可能就像他们一样,能够很直观地表现出他们的身份,所以,凶手为了不暴露他们,才会选择扒走他们的衣物。”

        唐凤玲伸手指了指旁边的一名京畿府衙役。

        见状,辰御天顿时目光一闪。

        “你的意思是死者很有可能是穿着一件制式服装,而且,还是能够显示他们身份的服装?”...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49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