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八 意外?巧合?

章十八 意外?巧合?

        九龙府内。

        辰御天将手中的“屠”字铁牌放到眼前,仔细地观察着。

        一旁,公孙与雪天寒的手中,同样把玩着一块相同的铁牌,神色带着一丝困惑。

        “凶手宣言之中的天帝圣意,真的会藏在这些铁牌里面?”玄曦看着桌上面放着的黑铁牌,微微有些好奇地看了看辰御天。

        闻言,辰御天放下了手中的铁牌,微微苦笑了一下。

        “说实话,此事,其实我也不是非常肯定。”

        “什么?你也不是很肯定?”听到辰御天这样的回答,玄曦顿时大吃一惊。

        雪天寒和公孙此时也是抬起了头,看他。

        “可是之前在现场的时候,语气不是挺肯定的么?”玄曦问道。

        她又想起了当日在现场分析案情的那一幕。

        ……

        当日,当他说出那是“一段蕴含着凶手最终目的的宣言”之后,刑恩铭和白洛顿时都是目光一闪,随即看着那个在课桌下找到的血数字,以及墙壁上的血字宣言,二人皆是陷入了沉思。

        与此同时,辰御天他们同样开始沉吟起来。

        虽说都是在沉吟思考,但彼此思考的内容,却是截然不同的。

        比如辰御天三人此刻内心中所思考的,便是那留在三处爆炸现场的三句血字宣言,那些话,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又有什么样的意义。

        “吾乃天帝使者,在此向尔等宣告天帝圣意!”

        “这一句,似乎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借助了天帝使者这个虚假的身份,来向官府挑战。”

        “而最后一句也比较容易理解,与最后轰鸣炸裂之夜就是指当他炸掉自己计划中的最后一个地方的夜晚,而那一句吾将秉承天帝圣意,执行天罚也能够理解。”

        “但那第二句,究竟是什么意思?”

        “地之截止,万象俱现。行路之指,真假参半。”

        “这些看似完全没有关联的话,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辰御天、雪天寒、公孙三人,同时皱起了眉头。

        能够肯定的是,这第二句话,蕴含着所谓的“天帝圣意”的具体意思,可是,这么四句完全不想干的话,究竟有什么含义呢?

        三人一头雾水。

        而偏偏就在此时,刑恩铭忽然开口道:“贤侄,你说凶手还打算炸掉三个地方?”

        辰御天点点头道:“不错。”

        “那……能不能知道他想要炸掉那三个地方?”刑恩铭又道。

        “呃……”辰御天无语这个他怎么可能会知道啊?毕竟,想要炸掉那里,都是凶手的自由,他又怎么可能提前就知道呢?

        “邢叔叔,这个恐怕没有办法。”他摇摇头。

        刑恩铭脸上并没有失望流露,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本府明白了。”

        这时,白洛又问道:“辰府主,你方才也说过,当这凶手炸掉最后一个地方之后,他就会开始执行他最终的目的,那么,这个最终的目的,又会是什么呢?”

        闻言,辰御天和雪天寒、公孙对视了一眼。

        随即,辰御天答道:“这个我们暂时也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所谓的最终的目的,一定就隐藏在这三句暗号以及那九块留在现场的黑铁牌之中。”

        ……

        听了玄曦的话,辰御天笑道:“那是我为了稳住邢叔叔才会那么说的。毕竟,十天破案的期限越来越近了,我真怕邢叔叔会因为期限将近再次急糊涂了脑袋。”

        “原来如此。那这么说,这些铁牌内,其实什么线索都没有了?”玄曦恍然,又问道

        辰御天又摇了摇头。

        “倒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凶手既然每次都在现场留下了此物,那就说明此物一定有其必须要被留在现场的作用。所以,倒也不能说这里面完全没有线索。否则,现在有干嘛要研究这些铁牌,吃饱了撑的么?“

        “噢噢。”玄曦恍然似的点了点头。

        而这时,辰御天则将目光投向了一旁书桌上的白纸之上。

        “而且,真要说蕴含着天帝圣意线索之物,应该这三句话之中的第二句话吧!”

        玄曦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桌子。

        就见桌子上的那张白纸上,清清楚楚写着那一日从三个现场之中发现的血字宣言。

        “地之截止,万象俱现。行路之指,真假参半。这几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玄曦默默念了一遍那第二句话,顿时感觉一个头两个大,这些完全不相干的四句话,真的能够表达出来一个统一的意思么?

        对此,玄曦深表怀疑。

        而就在她准备放下那张纸的时候,地面,忽然剧烈晃动了一下。

        紧接着,惊天动地的声响骤然从外面传进来。

        厅中的四人顿时一惊!

        “不好,难道说……”

        四人惊诧间,连忙来到大殿外面,一出门,就见不远处狼烟滚滚,一道火柱如同狰狞的火龙一般,冲天而起。

        爆炸,再次发生!

        ……

        当辰御天他们来到爆炸现场的时候,京畿府和皇城军的人马已经到了有一阵子了。

        众人方到,就见爆炸现场一处客栈的门口,刑恩铭紧皱着眉头,看着摆在外面,被白布遮住的三具尸体。

        “邢叔叔,情况如何?”辰御天带着好奇,上前问道。

        却见刑恩铭叹了口气,取出了一支烧焦了的羽箭的黑铁牌交给他,道:“这是从现场发现的。”

        看到这两样物品,辰御天立刻明白,这一次的事件,果然也是那个嚣张的凶手所犯下的。

        “可曾看到血数字?”他问道。

        刑恩铭双目垂敛,道:“看到了。就在安放**的房间的墙上,写着一个三。”

        闻言,辰御天看了看手中铁牌上的数字,不出所料,正是“十”。

        “果然是在倒数啊!”他叹了口气,看到刑恩铭一直盯着脚下的那三具尸体,不由问道:“邢叔叔,这些是……”

        刑恩铭叹了口气,道:“你还记得之前你在第六个现场找到了肖升命案的至关重要的证据,成功找到了当初的真凶的事情么?”

        “我当然记得。我还记得我跟您说过,因为死者的死前信息是一个全字,所以真凶应该是一个全姓之人,对吧?”辰御天道。

        “他叫全兴,我们已经抓到了他,正往京城押解。”刑恩铭叹气到。

        辰御天见他没说几句话,便已叹了好几口气,心中知道定然是发生了什么让他愁闷之事,而且这事情,应该还和全兴有关。

        于是他问道:“怎么,难道又叫他给跑了?”

        “不,他没有跑,他就躺在这里,永远也跑不了了。”刑恩铭用手指了指地面上那三具尸体之中的一具。

        辰御天顿时愣住了。

        不光是他,就连其身后的九龙府所有人,都是一愣。

        “你说什么?那个全兴,那个杀人凶手,就在这些尸体之中?”

        “不错。”刑恩铭再度叹了口气。

        众人顿时都愣在了原地。

        这……这也未免太巧了点吧?...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49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