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五 并非一人

章十五 并非一人

        在辰御天等人在爆炸现场发现那古里古怪的血字的同时,在另一处爆炸现场的公孙,武动天和唐凤玲,同样也在现场残损的墙壁上,发现了两行血字。

        “地之截止,万象具现。行路之指,真假参半。”唐凤玲嘴里重复着墙上血字的内容,神色微微有些困惑。

        这两句话,怎么感觉牛头不对马嘴的样子?

        “于最后轰鸣炸裂之夜,吾将秉承天地圣意,执行天罚!”

        最后一处爆炸的现场,凌妙音读着留在玉壁之上的血字,神色略有迷茫。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她看了看一旁的雪天寒,疑惑问道。

        雪天寒死死地盯着那些血字,片刻后,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意,道:“暗号么?”

        “什么暗号啊?”凌妙音转脸看他,问道。

        雪天寒没有说话,而是笑着转过了身。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暗号,表达的意思似乎并不完整,。

        看来,在其他的两个现场,应该也能够发现这暗号的一部分才对。

        “终于开始有些意思了”

        他微微笑着,迈步向一旁走去

        凌妙音则是有些茫然地跟着他走了过去

        “不完整的暗号么?”

        辰御天摸着下巴,看了看墙上的血字,旋即咧嘴,微微一笑,“有点意思,看来这个凶手,还真是在向官府挑战啊!”

        闻言,玄曦与林刀微微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目中,瞧出了一丝思索之芒。

        片刻,玄曦问道:“你怎么知道他在向官府挑战?”

        她本以为,辰御天会像以往那样,直接进行解释,可谁知这一次,他却是对着他们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

        “这个嘛暂时保密。”

        接着,他开始在现场搜寻证物。

        玄曦虽好奇方才问题的答案,但对此,她也无可奈何。

        于是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也开始搜寻现场。

        片刻后,她有了发现。

        在距离私塾教室不远处的地面上,她发现了一直烧的焦黑的羽箭以及一些灰烬。

        多次见过案发现场的她,自然明白,这就是凶手点燃**的火箭。

        于是她连忙去找辰御天他们。

        而就在她发现烧焦的羽箭之时,林刀也有所发现。

        他在一处不起眼的草丛中,找到了黑铁牌。

        铁牌以精铁铸成,正面刻着血红色的“屠”字,而背面,则刻着一个同样猩红的“七”字。

        和以往在现场中发现的铁牌几乎相同。

        “果然,这里的爆炸,也是那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制造的。”林刀双目寒光一闪,收起了铁牌,匆匆向着方才的私塾教室走去。

        而此时,辰御天正和玄曦,站在那灰烬和羽箭的旁边,仔细观察。

        只见辰御天用手帕包裹着箭矢,轻轻的将其从地面上拔出来,放到眼前仔细观察。

        “箭矢的样式和之前几个现场找到的基本相同,都是最普通的箭,这种箭,在东西市任何一个铁匠铺都能找到。这样,还无法判断,究竟是不是他所为。”

        “那加上这样东西,应该就足矣判断了吧。”这时,一个淡漠的声音忽然传来。

        辰御天和玄曦顺着声音望了过去。

        就见林刀嘴角带着笑意,缓缓摊开手心,亮出了一块黑铁牌。

        “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与此同时,另一个爆炸现场,凌妙音的手中,同样拿着一块黑铁牌,在雪天寒面前一亮。

        看到这黑铁牌,雪天寒顿时神色一动。

        “你在哪里找到的?”他问道。

        凌妙音指了指一旁的瓦里堆积的地方。

        而雪天寒则是将铁牌从她的手中拿了过来。

        他仔细看了看这块铁牌,有看了看自己方才找到的那支漆黑的焦箭,再看看那留在玉壁之上的半句暗号,神色猛然间变了。

        随即,他拉着凌妙音快速离开。

        凌妙音一头雾水的问道:“我们要去哪里?”

        雪天寒回答道:“去找辰兄。”

        凌妙音愣了愣。

        雪天寒又道:“事情的发展,似乎有些超出我们的预料了。”

        另一边,公孙在看到黑铁牌之后,顿时也是一惊!

        旋即,他也当机立断带着武动天他们离开了现场。

        而他的目的地,同样也是辰御天所在的爆炸现场

        但他们并不知道,除了他们之外,此刻还有一支人马,也在赶往辰御天所在的爆炸现场。

        这支人马,就是京畿府。

        当刑恩铭带着京畿府捕快来到此处之时,辰御天已经结束了现场的勘察,开始在周围寻找目击之人,询问案发时的具体情况。

        一连问过几人之后,他基本了解了案发当时的情况。

        根据目击之人的说法,爆炸发生的非常突然,几乎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就发生了。以至于周遭路过的行人不少都受到了波及。

        而且爆炸就发生时,他们也没有目睹到火箭破空的一幕。

        不过这一点,在看到爆炸现场的那一支烧焦了的箭矢之后,就可以肯定,凶手还是使用了以前的方法。

        只不过,令人比较在意的是,他是怎么做到不会让别人发现这支火箭的呢?

        了解了情况的辰御天,微微皱起了眉头。

        而就在这时,刑恩铭走了进来。

        二人相互见礼之后,刑恩铭问道:“贤侄,怎么样?又发现什么么?”

        辰御天点了点头,道:“是有些发现,邢叔叔,还有周捕头,白统领,你们都随我过来。”

        说罢,他与玄曦和林刀二人向着爆炸最严重的私塾教室走去。

        一进教室,刑恩铭三人的目光顿时便被墙上的血字吸引了。

        “这是”

        三人愣了愣,目中皆是有着一丝闪亮的精芒一闪而过。

        “果然,这里也有!”

        突然,一个毫无感情甚至有些冷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闻言,教室中的所有人都是朝门口望去。

        就见雪天寒拉着凌妙音站在门口,二人皆是一袭白衣,且又都是俊秀美丽,看起来倒是颇为般配。

        “雪兄。凌姑娘”

        “雪少侠。凌姑娘。”

        众人人纷纷向着二人见礼。

        而身为二人朋友的辰御天三人只是轻轻地对着他们点了点头,随后辰御天便是问道:“雪兄,你说这里果然也有,莫非”

        雪天寒点了点头:“嗯,我去的那处现场也有,不过也一样只有半句。”

        听罢,辰御天恍然似的点了点头,“果然如此啊!”

        正在这时,又听门口传来了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不光是他们那个现场,我们去的那个现场也有。”

        众人回头,果然又见到公孙、武动天、唐凤玲三人出现在门口。公孙的手中,还拿着一只烧焦了的箭矢和黑铁牌。

        辰御天和雪天寒同时对视了一眼,目中皆是闪过了一抹了然之色。

        倒是刑恩铭、周林、白洛三人茫然地看着三人,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啊?什么都有啊?”

        听到这个问题,辰御天、公孙、雪天寒三人纷纷叹了口气,道:“我们说的,就是这墙壁上的血字,我们方才去的另外两处爆炸现场,也出现了这样的血字。”

        “什么?”三人顿时惊讶。

        “这些血字,究竟有什么意义?我记得之前的六起爆炸案中,没有这样的字迹出现啊。难道这次的和之前不是同一个凶手做的。”刑恩铭自言自语道。

        但,其话音还未完全落地,就听辰御天、雪天寒、公孙三人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开口反驳:“不!凶手依旧是之前的那个人。证据,就是这个!”

        说罢,三人取出了黑铁牌!

        而看到这些黑铁牌之后,不但刑恩铭他们吃了一惊,就连他们自己,都是傻了眼。

        “你们怎么也会有这个?”辰御天看着另外二人手中的黑铁牌,顿时有些疑惑地问道。

        公孙和雪天寒皆表示,这是他们从去过的爆炸现场寻到的。

        “什么?你们说这两块,是留在另外两个案发现场之中的?”听过二人的答案,辰御天顿时睁大了眼睛。

        雪天寒目光变凝重起来,与公孙对视一眼后,缓缓点了点头。

        见状,辰御天失神一般的看了看三人各自手中的黑铁牌,良久,长叹一口气,“果然如此啊没想到这最糟糕的情况,终于还是出现了。”

        听到这话,刑恩铭顿时问道:“你说什么?”

        辰御天缓缓叹了口气,看着刑恩铭说道:“邢叔叔,我说最糟糕的猜测,如今已经成真了。”

        “最糟糕的情况?什么情况?”白洛问道。

        辰御天目光微微一凝,缓缓扫视过周围每一个人的脸庞,缓缓地道:“最糟糕的情况便是,这个凶手,并非只有一人,而是一个行动严密的团伙!”...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442549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