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三 棘手任务

章十三 棘手任务

        天朗。云清。白云悠悠漂浮在天空中,温和的阳光倾洒下来,照在人身上,暖烘烘的。

        这是个相当美妙的艳阳天。

        但霍元极的心情,却不似天气这般美妙。

        因为他刚从辰御天那里,接到了一个棘手的任务。

        事情,还要从两个时辰之前说起……

        ……

        “辰兄,你找我?”

        霍元极踏进了九龙府的议事厅,此刻,厅中只有四人。辰御天、雪天寒、公孙和陈璟。

        他向着四人微微抱了抱拳,权当见礼。

        “霍兄,你来啦,坐。”辰御天大笑着请他坐下,而后自己又找了个椅子坐下,问道:“霍兄,听闻你江湖人脉颇广?”

        霍元极怔了怔。他江湖人脉广,这早已是武林人尽皆知的事情,辰御天即便处身庙堂,也不可能没听说过。却不知他此时忽然说起,有何用意。

        霍元极抬头看了看,发现此时辰御天的脸上,挂着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若是此时唐凤玲在场,定然立刻就会认出,这笑容,正是当初在白山县时坑自己的时笑容,

        甚至,在唐凤玲的认知中,这个笑容,就是他即将要坑人的预兆。

        但,辰御天当然不是要坑霍元极。

        对于朋友,他从来不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在他的认知中,这种卑劣的手段,支配用来对付卑劣的人。

        霍元极看了看辰御天,片刻后微微点了点头,“还算可以。不知你想做什么?”

        辰御天大笑道:“霍兄果然快人快语!如此,我也不必再卖关子,我想请你帮我找一个人。”

        “什么人?”霍元极问道。

        “这个人你我也都认识,就是已经覆灭的江淮盟的邪影使。”

        辰御天话落,顿时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

        霍元极大吃一惊,脱口问道:“找他做什么?”

        雪天寒和公孙也是看向辰御天,目中皆是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芒。霍元极问的问题,也正是他们想问的。

        毕竟,邪影在上一次祭天刺驾失败之后,便在江湖中不知所踪。这一个月以来,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他的半分消息。

        辰御天微微叹了口气,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开口,将辰公告诉他的关于吴福犯案的经过和暴毙公堂的事情告诉了众人。

        末了,他道:“我总感觉此事透着奇怪,后来我想了想,终于让我想到,吴福的表现,就和中了摄魂术的人表现的一模一样。”

        听罢,雪天寒微微点了点头,问道:“所以你怀疑,吴福之所以会犯案以及暴毙公堂,都是因为他遭到了摄魂术的控制才会做出来的?也因此,你怀疑现在的这个案子很有可能与当年一样,所以你才要找邪影?”

        辰御天点了点头:“是啊,我总觉得只是因为对方的房子难看就炸掉这个犯案动机,实在太难以令人相信了。而且,此次案件的凶手,也有太多我们无法理解的行为。”

        公孙也是点了点头,道:“这倒是。”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大胆的做出猜测,当年吴福之所以会莫名其妙炸掉那么多的房屋,极有可能是收到了某个精通摄魂术高手的控制,那个高手见到他被官府抓住,所以通过摄魂术让其自尽,造成暴毙公堂的假象。”辰御天说道。

        听过之后,公孙摸着下巴想了想,道:“这倒是也能说得通,只不过,即便当年的事情真是如此,我们又怎么能肯定如今的事态也是这样发展的呢?“

        闻言,辰御天微微皱了皱眉头。

        “当然不可能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众人皆是有些惊诧,因为这个声音,不属于厅中的任何一人。

        这个声音,属于辰御天的父亲,辰公。

        “爹,你怎么来了?”辰御天连忙起身迎接。厅中其他人也纷纷起身,迎接辰公。

        “我听说你们昨晚调查现场之时,无意间发现了半年前一桩人命案的线索,所以就想来看看。没想到一来,居然就听到了一段完全没有根据的推断。”辰公看着自己的儿子,微微笑道。

        听罢,辰御天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凝。

        “或许,真的是没有根据,但是爹,难道你不就不觉得吴福当年突然暴毙公堂之事,透着一股奇怪么?”他道。

        辰公问道:“奇怪?哪儿奇怪啊?”

        “暴毙啊?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会突然间大笑着就暴毙与公堂了呢?”

        “噢,你说这个啊!其实我之前忘了和你说了。吴福暴毙之后,我专门请仵作和大夫检查过他的尸体,还问过郎中,最后证明吴福早已身患恶疾,而且已经病入膏肓,本来就已经没有几天可活了。”辰公笑眯眯地说道。

        听到这话,辰御天顿时一愣!“患有恶疾?”

        “是啊,据说他早就患了恶疾,医馆里的郎中告诉他最多只有一个月可活了。也正因此,他才会那般放肆的炸毁别人的房屋,为的,就是在自己离开人世的时候,能够好好放肆一把!

        只不过,他选错了方法。”

        说道这里,辰公不由叹了口气。

        辰御天也是叹了口气,原来事情居然是这样的。

        这时,公孙开口道:“这么说来,他并没有遭到任何人的控制,只是因为人之将死,所以自暴自弃,才会犯下那等罪行?”

        “不错。”辰公点了点头。

        厅内的气氛一时寂静下来。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良久,霍元极看了看四周,开口问辰御天:“那……辰兄,我们还要不要去找邪影了?”

        听罢,辰御天微微沉吟起来。

        片刻,他开口道:“虽然,吴福之事的确是让自己造成的。但是,正如公孙方才所言,我们如今面对的案子,未必就和当年一样。

        而且,此案的凶手,有着太多让人无法理解的行为,所以,我们也不能完全排除凶手没有中摄魂术的情况。

        故,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找一找吧。

        你觉得如何?”

        他看了看霍元极,又环视周围众人一圈,开口问道。

        闻言,辰公摸了摸胡子,也是微微点了点头。

        “说得对!查案就是要不放过任何的可能性,既然有可能,那就去查查吧!”

        公孙也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霍元极接下了便接下了这个寻找邪影的任务。

        而这个任务,无论对于任何人而言,都非常棘手。

        毕竟,邪影自从祭天刺驾之后,便是在江湖中再次销声匿迹,不见踪影。这半个月来,江湖中,没有任何有关他行踪的消息传出来。

        而天下如此之大,鬼知道他会躲在哪里?

        骑在马背上,霍元极心中相当郁闷。

        但其胯下的骏马,却是迈着极为轻快的步子,显得极为开心愉快。

        “算了,既然要找人,就先去找那个家伙问问吧。这个江湖中,应该还没有他招不到的人才对。”

        霍元极喃喃自语了一句,随即策马狂奔,直接离开了玄都。

        但……他并不知道,就在他离开玄都不久之后,三声轰鸣,惊天动地一般的陡然响起……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371954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