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 覆天踪迹

章十 覆天踪迹

        这深夜的爆鸣声自然惊动了很多人。

        比如本来就在为连日发生的爆炸案头疼的刑恩铭和周林……

        比如九龙府内对此案萌生了兴趣的九龙神捕们……

        再比如皇宫之中夜不能寐的玄曦公主……

        除了他们以外,当然还有更多的人被这一声轰鸣惊动,甚至是从睡梦中惊醒。

        但这些人之中,必然不会包括龙尊。

        因为此刻的他,一如往常一般,于隐龙宫内,盘膝打坐。

        他的双目微微眯着,犹如老僧入定一般,一动不动,如同枯寂。

        忽然,他睁开了眼。

        双目精芒爆闪间,他轻轻的伸出了一只手。

        接着,一直白鸽轻轻的落在了他的肩头。

        这白鸽究竟是从哪里飞进来的,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看清楚,它就好像是凭空而来,突然出现在了龙尊的肩头。

        龙尊轻轻抚摸了一下鸽子,然后从它的一条腿下的圆纸筒内,取出了一张纸条。

        纸条上的字很是娟秀,显然是出自女子的手笔。

        纸上也只有寥寥的几个字。

        “襄州发现覆天教五祖踪迹,速来!”

        简单的几个字,龙尊看罢,却是皱起了眉头。

        他走出隐龙宫,看了看南方,那里,火光熊熊,染红了半边天……

        当辰御天使用轻功赶到事发地点的时候,九龙府众人早已经到达。

        七个人连同玄曦八人一同站在不远处一座宅子的屋顶上,看着下方熊熊燃烧的大火。

        见到辰御天来临,雪天寒立刻道:“你来了。”

        辰御天点点头道:“我来了,情况如何?”

        公孙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很好,不过所幸,此处是酒楼,晚上没什么人,所以应该不会有人受害者了。”

        辰御天微微松了口气。

        旋即,他望着下方不停奔走救火的人们,对众人道:“我们也下午帮忙救火吧。”

        众人点了点头。

        唯有雪天寒微微皱了皱眉。

        辰御天自然知道他的顾虑,于是道:“雪兄,如果你不愿意下去的话,就在上面帮帮忙吧。”

        雪天寒微微点了点头,丝毫没有考虑过,在上面究竟要怎么帮忙。

        而其他人则跟着辰御天到下面帮忙灭火。

        辰御天来到不远处的一口水井旁,望着井内清澈的水,双掌默运内力,直接对着井口,一掌拍出!

        轰!

        一股诡异的吸力蓦然自其掌心中爆发,井中的井水,刹那间如同沸腾一般,在那强大吸力的作用下,隐隐间形成了一条水龙,自井口喷涌而出。

        这一幕,顿时震惊了附近灭火的群众。

        井水所化的水龙,如若一道水龙卷,自井口喷涌而出后,便是在无数震惊的目光中,向着那燃烧着熊熊火焰的酒楼,冲击而去!

        而就在这水龙卷到达火焰上空的那一刹那,水龙卷蓦然爆开,如同一阵暴雨,倾盆而下,全部倾泻在那火焰之上。

        顿时,周围的火焰被浇灭了。

        而与此同时,屋顶之上的雪天寒,也催动了内力。

        冰冷刺骨的可怕波动,一瞬间席卷虚空,刹那间,炎热化作寒冷,一道巨大的冰痕,瞬间在虚空中凝结。而就在这时,地面上的霍元极蓦然一抬手,一股火極内力同时爆发开来,在虚空中和那冰痕相撞,顿时,又是一阵细雨倾泻而下。

        见状,其他人也纷纷各施手段,或御水,或凝冰,片刻后,大火便被扑灭了。

        而就在此时,皇城军和京畿府的人马也都到了。

        ……

        九龙府。

        龙尊轻轻的走上了台阶,进了府门,然后来到了后院,坐到了院子中间,一张石桌旁边。

        从始至终,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他。

        当然,九龙府内,除了住在这个院子里的两个人之外,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发现他的实力。

        “你怎么来了?”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却不见任何人出来。

        龙尊也不觉得奇怪,回答道:“我收到了一封书信。”

        “哦?什么信?谁寄来的?”

        龙尊拿出了那张字条,回答道:“玉儿寄来的,信就在此。”

        说着,他把那张字条放在了桌子上。

        “嘎吱……”

        两道房门开启的声音,忽然响起,紧接着,就见院子里多出了一黑一白两道人影。

        正是冰王和炎尊!

        自从九龙府建立之后,他们二人就放弃了以前各自的地方,和自家徒弟一起住进了九龙府内。

        “五祖?光一个五祖,她居然都要写信通知你,不应该啊!”冰王看了看那张字条,疑惑道。

        龙尊微微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炎尊则是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对冰王道:“你觉得如果真的只有一个五祖的话,以她的剑法,真的有必要通知我们么?”

        “应该没有。”冰王回答道,随即目光一闪,“那你的意思是……”

        “没错。”龙尊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捏起了那张字条,“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襄州,发现了覆天教五祖的踪迹……”

        冰王和炎尊相互对视了一眼。

        覆天教五祖,有两种含义。

        其一,便是覆天教的第五祖。但方才炎尊已经说过,如果光只有一个第五祖,那位传信人是没有必要发信求助的。

        那么就只剩下了第二种含义。

        覆天教五祖的第二种含义,便是共有五位祖级的高手,也就是五名圣经强者。

        若是如此,发信人会发信求助,也就很正常了。

        只不过,这么多的圣境强者聚集在襄州,覆天教,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一时间,三位武林至尊,皆是有些沉默。

        “这事不能不管,得去看看这些家伙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冰王沉默了片刻,说道。

        “没错,我们这就动身,。”炎尊道。

        言罢,冰王与龙尊二人缓缓点了点头,旋即三人各自留下一张字条后,直接施展轻功离开此处……

        ……

        刑恩铭看了看眼前烧成了废墟的酒楼,微微皱眉。

        其身旁,皇城军统领白洛也是一脸苦涩。

        而在他们面前的废墟中,辰御天等人正在进行初步的现场勘察。

        如公孙之前所言,这家酒楼已经打烊,所以爆炸之时楼内并没有任何人在内,也因此,这成了这一个月以来唯一一起没有人死亡的爆炸案。

        “大人,你在想什么?”公孙看着辰御天一边行走一边皱眉沉思,不由问道。

        辰御天摇摇头道:“没什么。”

        公孙道:“大人是不是还是觉得凶手不可能是一个疯子?”

        闻言,辰御天眼睛一亮,道:“你也这么觉得?”

        “嗯。”公孙点了点头,“学生觉得,如果凶手真的是一个疯子的话,应该就不会有相互匹配的心智来犯下这起案子了。”

        “你说得对。”辰御天怔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道。

        二人正说着,突然,辰御天忽然停住了脚步,直勾勾地看着眼前。

        公孙也是看着前方,目光微微一闪。

        良久,他道:“大人!”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旋即对着身边的一个捕快吩咐道:“快通知其他人,就说我们已经找到爆炸源了。”

        就见在他们的前方,有一对燃烧殆尽的灰烬。

        而那灰烬之上,则插着一支羽箭。

        一支烧焦了的羽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371953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