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 动机成谜

章四 动机成谜

        周林走了。

        他按照辰御天的吩咐,去找这场爆炸之中的幸存者,询问有关厨子的情况。

        而辰御天,则继续在这废墟一般的院子里四处走动、观察。

        玄曦跟在其身后。

        忽地,辰御天停下了脚步,眉头微微一皱。

        玄曦好奇地看他,问:“怎么了么?”

        “你还记不记得刚刚周捕头从爆炸现场取出来的两样东西?”辰御天忽然开口。

        “嗯。”玄曦点了点头,她当然还记得那两样东西了,“是一支烧焦了的羽箭和一块铁牌对吧?”

        辰御天点点头,“没错。”

        “这两样东西有什么问题么?”

        “不知道,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辰御天说,“那支羽箭不必说,那是凶手用来点燃引线和柴草垛的,被烧得焦黑一点也不奇怪。可是那块铁牌……“

        玄曦问:“那块铁牌怎么了么?”

        辰御天没有答话,摸着下巴想了想,随即一把拉住少女的手,往外面走去,“走,我们找邢叔叔,再好好看看那块铁牌。”

        二人来到外面,向刑恩铭说明来意后,刑恩铭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下来。

        “没问题,你们自便。”

        说着便将手中现有的五块铁牌一起给了辰御天。

        辰御天轻轻地抚摸着每一块铁牌,他发现每一块的上面,都有一个很细小的小洞,也不知道时干什么用的。

        “邢叔叔,这些铁牌发现的时候都是在什么地方啊?”他问。

        刑恩铭想了想,皱起了眉头,“御天,你这可真是问住我了,这些东西都是在爆炸现场找到的,可至于这些具体是在哪里发现的,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想周林他们应该有印象,要不要我帮你问问他们?”

        “这倒是不用麻烦叔叔了。”辰御天笑着摆摆手,“我自己去问就可以了。”

        说罢,他笑着将铁牌还给了刑恩铭,可是,就在这之后其转过身后,其脸上,却是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浓重的困惑之色。似乎是碰到了什么解不开的难题了。

        见状,玄曦却是忽然噗嗤一笑。

        二人离开刑恩铭,再度回到了废墟般的院子里。玄曦对辰御天说,“你刚刚,根本就不是去看那些铁牌的,对吧?”

        辰御天回头,微微皱眉,发出了一个鼻音,“嗯?”

        “不用装了,你现在的表情就已经告诉我,你刚刚的目的肯定不是那些铁牌,否则,你不会露出这样困惑的神情。”玄曦笑了。

        辰御天也笑了。

        “果然是知我者玄曦也。不过你说错了,我刚刚的确是去找邢叔叔看铁牌的,只不过,我看铁牌的目的,以及此时让我感到困惑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那些铁牌本身罢了。”

        “哦?那你在困惑什么?”玄曦又问。

        说到这里,辰御天的眉再度皱了起来,只听他沉声开口,“动机!”

        玄曦愣了一下!

        “凶手做了很多余的事情。你仔细想想,对于一般人而言,在炸掉第一个地方后,应该是尽可能的将现场之中有关自己的一切线索全部清理掉,避免被官府发现,以至于通过这些线索找到自己,对吧?“

        玄曦点了点头。

        “可是我们这次遇到的凶手明显不同。他不但没有这么做,反而还故意在爆炸之后,留下了标志其犯案的黑铁牌,此后更是接二连三连续作案,而且还在每一个作案现场,都留下了一样的黑铁牌。这种行为,既像是在向官府挑衅,也不符合一般凶手的心理。让人觉得很是反常。”

        “的确。”听到这里,玄曦也不由皱起了眉头,“不过你怎么知道,那黑铁牌实在爆炸之后才留下的?难道不是与火箭一起被射进爆炸现场的么?”

        辰御天摇头。“那些黑铁牌表面光洁如新,完全不像是有被烧过的样子,所以应该不太可能的是与火箭一起被带到案发现场的。否则的话,你怎么解释火箭被烧得焦黑而那黑铁牌却完全没有被烧的痕迹呢?”

        “说的也是。”玄曦点了点头。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黑铁牌都是在爆炸之后被凶手留在现场的,只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辰御天再度皱起了眉头。

        “会不会和白山县的时候凤玲所做的一样啊?”玄曦忽然开口。

        辰御天神色微微一动,看她,“你的意思是……凶手很有可能是想要借这黑铁牌,告诉我们什么?”

        “嗯嗯。”少女连连点头。

        “的确,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辰御天摸了摸下巴,沉吟起来。

        就在此时,周林回来了。

        然后,他对辰御天说了一句话,“厨子的确有问题,现场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幸存者里也没有他。”

        闻言,辰御天微微一怔,随即点头,“看来,凶手应该就是此人,知道他叫什么么?”

        “据幸存的小二说好像是叫做王贵,不过,估计应该只是化名。”周林叹了口气。

        辰御天微微点头,“那此人的相貌特征如何?”

        听到这个问题,周林顿时叹了口气。

        “怎么了?”辰御天问。

        “据伙计说,这个王贵最大的特点……”周林苦笑,“就是相貌十分普通,根本没有什么特征可言。听那伙计说,此人就属于那种都到大街上找不到的类型。”

        听罢,辰御天有些无语。

        玄曦亦然。

        没有任何特征?这让他们怎么调查?

        周林也是微微苦笑,“我本来还想请画师对此人画影图形来的,可是问遍了所有幸存者,都没有人记得此人究竟长什么模样。”

        听完,玄曦顿时张大了嘴――存在感这么低?这不可能吧?

        辰御天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也不相信真的会有存在感这么低的人,但,所有人都不记得此人长什么样子,这一点,很奇怪。

        “对了,你有问过他们,这家银号的老板,平时有没有什么仇家啊?”玄曦突然对周林说道。

        周林闻言,看了看玄曦,笑道:“公主殿下怀疑……凶手是因为与银号掌柜结仇所以才炸毁了此处么?”

        “嗯嗯。”玄曦点了点头。

        “可是啊,公主殿下,你有没有想过,究竟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会让人不惜使用如此可怕的烈性炸药来炸毁仇家的住所呢?而且,如果真的是与人有仇的话,最多只要将自己的仇家炸死也就是了,为何还要将对方的住所完全炸毁呢?”周林问。

        玄曦被他问得哑口无言。

        “这些我怎么会知道啊!”她红着脸,有些生气地看着周林。

        周林却似乎对她的这般举动闻所未闻,继续道:“凶手所使用的炸药份量极为庞大,除了柴房外,他还在另外两处地方安放了炸药,所以才能完全将这座银号,炸成废墟。”

        他平静地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在其说到“另外两处地方安放炸药”之时,辰御天的神色,蓦然一动。

        “你说凶手还在另外两个地方安放了炸弹?”他问。

        “是……是啊。”

        “带我过去!”辰御天拉着周林的手,双目在刹那间,闪烁出两道夺目至极的兴奋之芒!

        周林微微一怔。

        ……

        焦黑的废木横七竖八的落了一地,空气中充斥着难闻至极的火药味,让方才踏步进来的玄曦,不禁连忙捂住了鼻子。

        前方,辰御天和周林望着眼前一幕,皆有些沉默。

        眼前所见,是一个屋顶缺了一半,四周墙壁尽皆破碎的废墟一般的房间,房间中,有一张通体焦黑,甚至缺了半条腿的柜子,依稀扔见其原本模样。

        这里,是银号大堂。

        也是另外一处被凶手安放了炸弹的地点。

        辰御天在房间内转了几圈,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片刻后,他看了看周林,“另外一个呢?”

        周林带着他们来到了另外一处被安放炸药的地方。

        那是银号内除却大堂所在之外另外的一座二层阁楼。

        “此处是用来做什么的?”辰御天环顾四周,这里被炸的最是彻底,原本的二层阁楼,基本夷为平地。甚至就连原本的样子,都完全看不出来了。

        “听伙计说,此处是本事一座藏书楼,不过原主人搬走之后,这座喽便被闲置了,用来放些杂物。”

        “杂物?”听完,辰御天微微眯起了眼睛。

        “一间杂物房,为什么会被安放了炸弹?而且,这样一间屋子,凶手为什么还要炸掉?”

        辰御天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越是了解这件案子,他就越是迷惑,越是不明白。

        凶手,究竟是为了什么要炸掉这家银号?又为什么,要连一件无用的杂物房一起炸掉?

        他的动机,究竟是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3719464.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