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六十一 招供

章六十一 招供

        辰御天一句话,让原本打定主意不再看他的樊天,第二次抬起了头。

        和之前一样,这一次的抬头,依旧很短暂,脸上的表情,也依旧带着震惊和不可理解。

        “我知道你想说邪影。”

        辰御天看着他,说:“邪影的确和你一样也混在了叛军之中,但是,你有没有注意我刚刚说过的话,我说,因为,只有你,是真正的朝廷守卫,而且,还是一只守卫部队的统领。

        邪影虽然也混进了守卫之中,但他穿的甲胄,很明显的只是普通士兵穿的,像他这样的身份,是不可能堂而皇之地接近到这里并且埋下炸药的。

        而且,他混进守卫之中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混淆我们的视线,让我们不会注意到你这个真正隐藏在我们之中的卧底罢了。最重要的是,那些炸药的分量,就不是一个人单独能够埋下的。所以,他不太可能,也没有机会能够在这祭坛之下,埋下炸药。

        但你就不一样了。

        你是守卫统领,又正好是负责守卫祭坛不远处的安全,只要你打着检查祭坛是否有安全隐患的幌子,就能够很轻易的接触到这里,并且指使你手下的官兵,埋下炸药。

        哦,对了。

        顺带一提,我想你手下的那些官兵,应该也是由江淮盟的叛军假扮的吧。毕竟如果是真正的官兵,应该不太可能会完全跟着你进行这种造反的活动。

        我说的没错吧?”

        说到这里,辰御天特意停下来看了一眼樊天,后者依旧闭口不言,似乎是打算沉默到底的样子。

        辰御天微微皱了皱眉。

        “还是不肯开口么?既然如此,那我只好让你彻底死心了。”

        “我想,你当时埋那些炸药的时候,应该是晚上吧?毕竟如果是白天的话,很容易就会被经过的人看到你们到底是在做什么了。所以,我想你应该会选择晚上,而且应该是光线很不好的晚上,这样的话,即便有人真的发现了你们,也因为夜色光线的原因,看不清你们究竟在干什么,或者说,看不清你们究竟在埋什么……

        这样一来,你就能大大保证安全。

        只不过,从陛下决定在此处祭天之后,这里几乎没日没夜都有官兵巡逻驻守……当然,你们也是其中之一……不过我想,就算是在你们这支队伍负责守夜巡逻的晚上,应该也会有其他队伍的人在外走动才是吧?

        所以……如果我现在过去问他们,有没有在哪个光线不太好的夜晚看到你们的队伍在祭坛这里的话,你猜会不会有人记得呢?”

        听完,樊天脸上依旧低着头,沉默不语。

        但其内心中,在辰御天这句话落下的刹那,便已经掀起了滔天大浪。

        正如辰御天所言,炸药的确是他们埋得。

        那天晚上,也的确和辰御天说的一样,是一个月黑风高,光线很不好的夜晚。

        而且,他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在他们弄到一半的时候,刚好有两个守卫从不远的镇上喝完酒回来,还醉醺醺的和他们打了个招呼。不过,或许是因为他们喝醉了酒,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位置,自然也就更没有注意到,他们往祭坛下埋得炸药了。

        但,毕竟还是被人看到了。

        虽说那两个人当时都喝的烂醉如泥,应该不会记得那晚上发生的事情,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他们真的还记得此事,那……

        想到这里,樊天一下子有些慌了。

        偏偏此时,辰御天还不停地刺激他,“你说到底会不会有人记得呢?”

        “算了,我们这样猜下去也是枉然,不如就让我实地问一问好了。”

        说完,辰御天缓缓地向着那官兵聚集最多的地方走去。

        看着他的动作,樊天心里更紧张了。

        怎么办?怎么办?

        说,还是不说?

        樊天心中愈加纠结,他不知该怎么办?究竟是坦白,还是等着对方去问,然后找到证人?

        坦白,自己免不了一死。

        可如果被对方找到了证人,证明了罪行,也同样是一死。而且,不光是自己,就连家人,亲戚,也全都要死。

        毕竟,自己犯下的,是弑君之罪!

        是当诛九族的重罪!

        到底,要怎么办?

        樊天目中光芒急促的闪烁着。

        “到底有没有人记得呢,且让本官问上一问。”辰御天一边想着官兵聚集的地方走去,一边回头偷偷望了纠结的樊天,微微一笑。

        “本官这就去问了啊。”他故意出声提醒。

        然而,当他再迈出一步的刹那,却见樊天目中的纠结,渐渐散了,露出了清明,其内,还隐隐有着一丝坚定之色,一闪而逝。

        “且慢,大人!”

        “哦?”辰御天微笑着回过头来。

        “我招,我愿意全招。只求大人能够在陛下面前求情,放过我的家人亲戚,让我一人独死。”

        “哦?”辰御天摸了摸下巴,嘴角处,微微挑起了一点弧度……

        ……

        樊天将一切都招供了出来。

        除了他埋炸药的事情外,包括叶弘的全盘计划,以及事情的一切原委,全都清清楚楚的一股脑说了出来。

        辰御天听完,不由叹息。

        樊天之所以会成为叶弘的手下,是因为叶弘对其有大恩。

        在樊天还很小的时候,他的家乡遭遇了洪水,他的父母都在那次水灾之中丧生,只有他一人活了下来。

        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没有了父母,孤苦无依。正当救灾的官府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叶弘出现了。

        当时的叶弘刚刚继承王位,口碑极好。他不仅主动收养樊天还请人教他读书习武,长大后更是向皇帝举荐,让他做了兵部的一名小小的武官。

        樊天的仕途,正是由此开始。

        可以说,没有叶弘,就没有今日的樊天,叶弘对他,是真的有着莫大的恩情。

        所以,当叶弘挟恩图报要求樊天帮其造反之时,樊天几乎是没有考虑太多,就答应了下来。

        一切,都只为了报恩。

        辰御天再叹一口气,他想起了死去的王通,虽然王通从未说过他为何会为叶弘办事,又为何会反叛叶弘,但从他生前所说的几句话中,依旧还是可以窥探一二。

        “说到底,还是恩情啊!”

        “恩情,此物,还真是一把双刃剑,如若用错了地方,便会伤人害己……挟恩图报也好,恩将仇报也罢,说到底,这恩情,还真是个危险的东西……”

        辰御天叹息着,想到了另一个人,蜀州知府凌变。

        据樊天交代,此人之前与叶弘从未接触过,但其天生便是个反动分子,因此当樊天代表叶弘去向他说明来意之后,他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根据樊天的招供,蜀州一案所有细节,辰御天也终于全部了解了。

        如之前众人推测一样,蜀州案的本质,便是叶弘为了这次在祭天大典上的弑君造反积蓄力量。他们一方面借着鬼镇的名头隐藏了起来,另一方面又不停地抓走附近的村民,让他们打造兵器甲胄,这一切,都是为了祭天之日的行动。

        至于如风清封阳这样的武林群雄,之所以会被抓走,完全是因为他们发现了鬼镇的秘密,所以为了保密,叶弘才会命令人将其带走并控制。

        而虎行以及那些被搜出来的千军弩以及甲胄,根据樊天交代,他们一共准备了两套计划。

        一套计划建立在自己没有被识破的情况下,由他这个五城兵马司将军,带领着穿着甲胄的江淮盟叛军混入朝廷守卫之中,暗中完成叶弘吩咐的任务以及布置。

        另一套计划,则是建立在自己已经被识破了身份的前提下,这一套计划,叶弘准备命令一小队人马穿着甲胄混入朝廷守卫之中,伺机完成各种布置。

        而那些千军弩,则完全装配给了江淮盟叛军使用。

        听完,辰御天不由感到一阵震惊。

        不得不说,叶弘的计划,已经足够详尽,也足够完美,如果今日不是因为师父他们及时赶来,恐怕最终的结果,还真会如这计划计划的一般了。

        此人,还真是可怕!

        辰御天对于叶弘,又加深了一层认识!

        这样的人物,如果不能及时消灭,最终定会成为大敌!

        但可惜,方才他本来已经有机会将其置于死地,可却……

        想到此处,辰御天不由皱起了眉头。

        那究竟会是什么人?

        居然能够在三位武林圣者的眼皮子底下将人带走?

        那此人的武功,又究竟会有多么可怕?

        辰御天不敢再想下去了。

        他抬起了头,望着天边渐渐开始移向天中的太阳,缓缓地舒了口气。

        “希望师父他们,能够平安把叶弘带回来吧……”

        就在这时,忽听一旁传来玄曦惊喜的声音。

        “皇兄,你终于醒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371940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