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四十八 战起

章四十八 战起

  “谁?快给本公主滚出来!”

  玄曦柳影一震,道道剑气幻化闪现,掀起一道剧烈的破风声。

  “桀桀……”

  那笑声依旧,却仍然没有人影出现。

  “哼!不肯出来么?”

  辰御天微微一笑,旋即双目一闪,右手猛然抬起,一柄七寸飞刀刹那闪现。

  飞刀于虚空中划过一道璀璨的弧迹,向着一处角落呼啸而去。

  光影闪过,一道身影被迫从藏身处闪出,几个腾挪之后,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众人的目光顿时全部集中到了此人身上。

  就见这是一个年过五旬左右的老者,一双老目浑浊阴翳,给人一种极为不好的感觉。

  “你是谁?”

  玄曦右手一震,手中的柳影顿时幻化一道剑影,向着那老者狠狠刺了过去。

  老者随意踏出三步,闪开了这道剑影。

  “桀桀……小女娃,火气很大啊……”

  随意地站在一旁,老者的脸上缓缓地涌上些许戏谑的笑意。

  “少废话,你究竟是谁?为何要半路阻拦我们?”

  玄曦目中的冰寒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熊熊怒火。

  与这老者说了不过两句话,她竟然已经完全被激怒了。

  辰御天连忙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这一举动,几乎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就算你们两个人的关系已经确定了,也不必时时刻刻都要把动作做的这么亲密吧?

  所有人都是这样想。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动作,其实是辰御天自小便养成的习惯动作。

  因为,从很小的时候,每当玄曦发怒生气的时候,辰御天便会向这样轻轻地摸摸她的头。

  而每当他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玄曦也就会很神奇地平息了怒火。

  所以,当再次看到玄曦发火之时,辰御天只是习惯性地做了以往做过无数遍的动作。

  只是,在众人看来,这个动作,太过亲密。

  以至于被大家都误会了。

  然而,那老者在看到辰御天顺利平息了玄曦的怒火后,目光顿时微微一闪。

  “你知道了?”

  “这又不是什么隐秘。”辰御天很是无所谓的淡淡答了一句。

  霍元极顿时一头雾水的来回看了看二人。

  完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啊!

  倒是雪天寒在看了看辰御天身边的玄曦以及那老者之后,一丝精芒猛然在目中闪过。

  “原来如此!看来叶弘这次准备做的很足啊!”

  “是啊!”一旁公孙也是微微一笑。

  雪天寒不由自主地看了公孙一眼,目光中微微涌上一丝笑意。

  其他人看着他们这么眉来眼去,顿时都是感到一阵郁闷。

  为什么每次都只要这两个看得出来啊?

  大家的智慧真的有那么大的差距么?

  凌妙音仔细地盯着玄曦看了几眼,而后目光蓦然转向那阴翳眼神老者,脑中忽然有一道灵光闪过!

  随后,她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低语道:“怒苍?”

  听到这两个字,雪天寒和公孙相视一笑。

  而听到这两个字的武功天和林刀,皆是微微一怔,旋即脸上流露恍然之色。

  原来如此,难怪……

  唯有唐凤玲和霍元极脑子依旧慢了半拍,一头雾水的看着凌妙音。

  “怒苍?那不是……漕帮的掌门么?难道说……”

  霍元极猫眼猛然眨了眨,然后一脸询问地看向身后的雪天寒。

  “不会真的是他吧?”

  “你说呢?”雪天寒微微有些无语。

  “不会吧,他真的就是怒苍?”霍元极看着那老者。

  雪天寒微微点了点头——八九不离十吧!

  霍元极的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漕帮,同样是江淮七帮之一。

  与繁育天和花间不同,漕帮帮主怒苍,并没有罡气离体级别的内力。

  他的内力,仅仅只是超凡脱俗圆满阶段。

  只不过,他的内力稍微有一些特殊。

  怒炎,这便是他所拥有的内力的名字。

  这种内力,是天下第二等内力之中相当特殊的一种,其特殊之处,便在于这内力,能够利用人的怒气。

  这也是为何辰御天要平息玄曦怒火的原因了。

  以怒炎内力的特性,一旦方才玄曦的怒火被点燃,那么以玄曦与怒苍几乎相近的功力,玄曦势必会首先受到重创!

  “看来你们都已经知道老夫的身份了。”

  那名老者,也就是怒苍,看了看对面的几人,阴翳一笑。

  “知道你的身份并不是难事,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啊,叶弘居然会派你来阻拦我们?”辰御天微微一笑。

  “的确啊,凭你的实力,根本就不是我们一合之将,叶弘怎么会派你来拦截我们呢?”

  霍元极也是笑了笑。

  “我自然也知道凭借我自己的根本拦不住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只不过你们觉得,我真的只有一个人么?”怒苍冷笑,反问。

  “当然不可能!”

  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开口道:“所以啊,还有多少人,全都痛痛快快的出来吧!”

  ……

  祭天坛。

  祭天大典正在有序地进行着。

  “请陛下敬香!”

  祭坛之上,负责主持祭天的祭祀恭敬地将三截足足有一米长的檀香双手奉上。

  玄烨伸手接过了这三根檀香,靠近烛火,轻轻点燃。

  三缕青烟缓缓飘起。

  玄曦郑重的拿着那三根点燃了的檀香,一步一步缓缓地走上了祭坛,来到了祭坛的最中央。

  而这里,也正是之前便一直被花间用弓弩瞄准的地方。

  祭坛中央,除却那五花八门的祭品之外,便只有一个硕大的石头砌成的香鼎。

  这香鼎也不知已经砌成多少年了,原本明亮的成色已经完全昏暗,其上布满了斑驳陆离的岁月痕迹,透着一股浓重历史沧桑感。

  “朕司马氏玄烨,代大玄朝全部子民,敬天三炷香!一炷,敬天护佑,护我子民四季平安,佑我子民百瘟不染……”

  玄曦认真地宣读着他的敬天之语,神色无比凝重。

  下方所有人同样屏气凝神。

  整片天地,鸦雀无声,只有玄烨一个人的声音,清晰地回荡着。

  树上的花间,静静地看着玄烨举香参拜。

  此刻,她的心情略微有一些激动,因为她知道,她等待的机会就快要到了。

  终于,玄烨三炷香的敬天之语宣读完毕。

  他缓缓地走到了那巨大的石鼎之前,郑而重之地将那三炷香插到了香鼎之中。

  便在此刻,花间笑了。

  她等待已久的机会终于来了。

  于是,她扣动了手中弓弩的扳机。

  嗖……

  一只短小,但却闪烁着银光的箭矢发射而出!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291878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