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九 威逼

章三十九 威逼

  叶弘的离去使得这地牢蓦然静寂。

  辰御天坐在地牢内,望着他与凌变的背影逐渐消失在廊道上,久久没有说话。

  樊天也因为凌变的叛变而呆滞在了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地牢内一时间寂静无声,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良久,玄曦方道:“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辰御天摇头虽然玄曦没有指明话语中的“他”究竟是在指谁,但辰御天却很清楚,这个他,指的定然是叶弘。

  “不知道。”他回答。

  “但凡是知道你背景的,应该都不可能兴起这种招揽的念头吧。尤其是叶弘这样的人,杀之而后快才比较像是他们的选择。”玄曦看着牢房门外,说道。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的确如此。

  因为自家父亲在朝堂里是出了名的耿直忠心,所以但凡是对自己有些了解的人,都绝不会像叶弘这样许以重利招揽,因为他们知道,这样做根本不会有任何效果。

  但叶弘却这么做了。

  “他究竟想要做什么?”辰御天微微眯起了眼睛,“难道说他并不知道我的背景?”

  “堂堂献王,你觉得他会不知道这些么?”玄曦微微白了他一眼,辰御天也是微微点了点头,他也不相信叶弘堂堂献王会不了解自己的背景。

  那么他如此做,定然是别有用心了。

  可,他到底想做什么呢?

  这个问题,辰御天不知道,玄曦也想不到。

  便在这时,一声轻微的咳嗽声忽然响起,打断了他们的思绪。

  ……

  叶弘面沉如水般地坐到了椅子上。

  凌变紧紧地跟了进来,看了叶弘一眼,没有说话。

  “简直是不识抬举!”

  叶弘忽然抬起手来重重拍在一旁的方桌上,无匹劲力喷吐,方桌顿时四分五裂,桌上的茶具摔了一地。

  凌变微微皱眉,回想起了方才在地牢里的那一幕……

  “你在开玩笑么?”

  当辰御天听到叶弘的招揽之语后,便是微微一笑地如是回道。

  而当这句话落地的一刹,凌变明显地看到叶弘的脸色猛然一变。

  熟悉眼前人的他他知道,叶弘这是动了真怒了。

  辰御天却是继续笑着反问,“还是说你觉得辰某是那种因为重利而可以放弃道义的小人?”

  叶弘强压着胸中的怒气,道:“本王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所谓的坚持道义,只不过是因为给出价格不足以匹配其价值罢了。”

  “哦?王爷这话倒是有些意思。”辰御天微微一笑道,“在下倒是也认同王爷的这句话,所以在下觉得王爷开出的价格,还不足以匹配在下的价值。”

  “哦?不知道你认为自己的价值应该配什么样的价格?”

  辰御天淡淡一笑,清晰地说出了一句话。

  说是一句话,但,实际上只有两个字:天下!

  听到这话的叶弘顿时感到自己受到了极大地嘲弄。

  因为他自己的本身的目的便是天下,如果只是为了招揽一个人便开出这样的条件,那么他辛苦之后所得的一切岂不是毫无意义?

  “你在开玩笑么?”

  同样的话语,从不同的人口中说出,语气也截然不同。

  辰御天方才的语气,近似于在嘲讽。

  但叶弘此时的语气,却更如同咬牙切齿一般。

  可见他此刻已经十分生气了。

  辰御天点点头,“不错!”

  叶弘明白了,辰御天根本就没有归顺自己的意思,从一开始就没有。

  他之所以跟自己说那么多,只不过是在嘲弄自己罢了。

  “希望你不会后悔。”

  叶弘冷冰冰的丢下了一句话,拂袖而去、

  他临走时脸色铁青的面庞,完全的落在了辰御天和玄曦二人眼中。

  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凌变倒也能理解叶弘现在为何如此生气了。

  毕竟,这种事情放在谁的身上,都不会好受的。

  他问道:“盟主,你真的想将他收为麾下?”

  “当然!”叶弘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么我有一计,可让盟主你达到目的。”凌变忽然笑了,笑容很是诡异。

  ……

  突如其来的咳嗽声,让地牢中的辰御天和玄曦神色微微一凝。

  “谁?”玄曦喝问。

  没有人回答,那咳嗽声也只有一声,一声过后,再无声响。让人不由觉得刚才的那一声也仿佛如同错觉一般。

  但,辰御天知道,那不是错觉。

  “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在此,还请现身一见。”辰御天抱歉恭声。

  “高人倒是谈不上,只不过是一个和你们一样被关在这里的糟老头子罢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忽然传来,辰御天二人透过昏暗的光线循声望去,就见隔壁的囚室之中,又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蓬头垢面地望着他们。

  “前辈是……”

  辰御天盯着老者看了两眼,抱拳沉声道。

  “老头子我姓柳,双名寒星,这个名字,想必你们应该听说过。”白发老者笑道。

  “图王柳寒星?!”

  辰御天和玄曦相互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惊呼起来。

  “哈哈……不敢当,不敢当。图王之名,只是蒙祖荫庇,称此名号,也不是江湖同道的抬爱,否则以老头子的功夫,断断是担不起如此名号的。”柳寒星大笑。

  “前辈谦虚了。”辰御天笑道。

  其嘴上虽然如此说,但心中对柳寒星的话却还是十分认同的。

  因为“图王”在武林中,从来都不是指一个人,而是一个家族。

  图王世家!

  这个在江湖中神秘万分的家族,才是图王真正的意义。

  图王世家的每一代家主,在江湖中都被称为“图王”。

  而柳寒星,正是现任图王世家的家主。

  也因此,柳寒星才会说自己的名号是蒙祖荫庇了。

  “前辈怎会在此处?”辰御天问。

  柳寒星叹了口气,“说来话长啊!老头子本来是和儿子一起进山勘察地形的,可谁知却无意中传入了此处,于是便被抓起来了。儿子因为年轻力壮,所以被抓去做苦力了,老头子我却因为年老力衰,又暴露了身份,所以就被关到这里来啦……唉,算算日子,我们被抓到这里也有好多天了,也不知道我那女儿一个人在家怎么样了……”

  “您还有一个女儿?”

  听到这里,辰御天和玄曦再度对视了一眼。

  他们想到了一种可能。

  “是啊!”柳寒星点头。

  “那您的女儿,可是叫做柳青央?”辰御天试探着问道。

  “是呀……怎么?你们见过她?”

  老爷子一下子激动起来。

  辰御天刚想说话,忽然,黑暗的廊道里再度传来了脚步声。

  一直呆滞在原地的樊天这时候也终于有了反应。

  叶弘,又回来了。

  ……

  这一次,叶弘依旧不是一个人来的。

  和他一起来的,除了凌变外,又多出了一个人,一个熟人。

  邪影!

  这是辰御天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见到此人。

  然而这第一次见到的印象,就颇为不好。

  “你考虑地如何了?”叶弘冰冷地看了辰御天一眼,问道。

  辰御天微微一笑道:“你说呢?”

  “看来你果然是铁了心了。”叶弘面色隐隐有些阴沉。

  辰御天笑道:“是啊!”

  “明白了。既然如此,那你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叶弘冷冷地一笑,冲着一旁的邪影给了一个眼色。

  邪影点点头,表示会意。

  然后,一股吸力乍现虚空,囚室之中的玄曦,在惊慌无措间,身体不由自主地向着邪影而去。

  很快,邪影抓住了她的手。

  辰御天神色一凛,看着叶弘,“你要做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想要看看,如果她被我种下了摄魂术,你会不会改变主意?”叶弘脸上的笑容灿烂,看着辰御天。

  辰御天的脸则一下子阴沉下来。

  “卑鄙!”他咬牙切齿道。

  “过奖!”叶弘脸上依旧有笑容。

  “我给你三息的时间,希望你能够把握。”

  叶弘缓缓地伸出了一根手指:“三!”

  玄曦的脸色隐隐一白。

  辰御天则是死死地盯着叶弘。

  “二!”

  邪影的脸上露出一抹狞笑。

  “一!”

  最后一声落下,邪影的手,缓缓地伸出,雄浑的摄魂内力,喷发!

  然而,就在此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嘈杂之音。

  这声音,好似有人在外面大打出手,甚至其中还夹杂了几声惨叫,时不时地响起。

  叶弘的眉头轻轻一皱,“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小喽啰快步跑了进来,急急忙忙地报告道:“盟主,不好了,有大批的官兵闯了进来,兄弟们都快要顶不住了。”
...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275709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