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一 各有所悟

章三十一 各有所悟

        房间中一片寂静。

        所有人几乎都是目露凝重之色。

        辰御天的推测,不是没有可能。

        正如他自己方才所言,在陵水县之时,已经有过先例,所以的确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但,推断归推断。

        想要真正做到此事,绝非容易之事。

        “但是,那些江湖人又不是陵水县的那些江淮盟高手,对叶弘言听计从,他们怎么可能乖乖去练那不完整的异变呢?”

        武动天摸了摸下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是啊……江湖高手都是心高气傲之辈,不太可能那么听话的,况且还是一个把他们抓起来的人。”霍元极也是摇了摇头。

        雪天寒看了看辰御天,在霍元极话落之后,微微点头。

        他的看法与二人也差不多,这个问题,他也想看看辰御天究竟是怎么想的,毕竟,但他敢说出这样的推测,定然已经想通了这一点。

        但,辰御天却是摇了摇头。

        “关于这一点,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然,你们听到的,就不会是一个推断,而应该是一个结论了。”他叹息。

        听到这话,公孙等人皆是感到一阵意外。

        “你也没有想通?”凌妙音开口。

        辰御天点了点头。

        “真是意外,我还以为这天下没有你看不破的事情呢。”凌妙音笑着说。

        其余众人也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他们差不多也是这个想法。

        辰御天见此情形,不由苦笑起来。

        “这怎么可能?我也是人,又不是全知全能的神,当然会有想不通的事情了……”

        众人沉默。

        长久以来,因为辰御天出众的观察力和推理能力,使得一切阴谋诡计,在他面前都无法遁形。再复杂的悬案,在他的手中,也都能迎刃而解。

        因此,在众人心中,辰御天几乎成为了一个全知全能的人。

        但,大家都忽略了一件事。

        正如辰御天所言,他也是人,是人,自然就不可能是全知全能的。

        他自然也会犯错误,也会有想不通的事情。

        这,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但。一直以来,众人都下意识的忘记了这一点,在他们心中,辰御天已经在无形中被套上了一层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光环。

        这层光环,让公孙等人一直以来都陷入了沉默。

        当然,沉默,并不是口头上的沉默,而是思维上的沉默。

        一直以来,因为那一层光环的存在,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悬案难题,大家几乎都是下意识的交给辰御天去思考、解决。而他们自己,却从来都不愿意去动一下自己的脑筋。

        每一次破案,众人之中,也就只有雪天寒和公孙偶尔能够与他一同思考,一同指出真凶,但是,更多的时候,都是辰御天单独在思考破解。

        难道真的是其他人的脑筋都不足以思考这些问题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他们,只是不愿意去思考,因为在他们心中,辰御天时全知全能的,一切,只要交给他,就够了。

        但现在,他们才知道,大家心目中全知全能的辰御天时不存在的,他也是人,也有想不通的问题。

        光环破灭了。

        但这光环的破灭,却是让众人想明白了一件事。

        是的,辰御天不是完人,他也有想不通的事情,但,他想不通的事,不代表其他人也想不通。所以,以后,凡是他想不通的事,大家都可以一起来思考,群策群力,总能够想到的。

        这,便是光环破灭之后,大家想明白的事。

        而这光环的破灭,也令辰御天本人,明白了一些事情。

        一直以来,因为那光环的存在,任何的难题,几乎都是由自己思考和破解的,而公孙和雪天寒他们,更多的是听从自己的指挥和调遣去做某些事情。

        这情形,感觉他们就像是自己的下属一般。

        但,他们中,除了公孙之外,又有哪个真的是自己的下属。

        他们,可都是自己的朋友。

        即便是真下属的公孙,自己也向来是拿他当朋友看待的。

        可,对待朋友,又怎能像是对待对待下属一样单纯的命令其做事呢?

        命令下属,尚且天经地义,无可厚非。

        但,命令朋友,可就有些不应该了。

        毕竟,人家只是凭着交情过来帮忙,一昧地指使他们做这做那,心中难免会有怨言。

        如方才霍元极说,江湖高手都是心高气傲之辈。

        一般的高手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大家这样的江湖绝顶高手呢?就算嘴上不说,心中也定然是有些不服气的。

        而这种情况长此以往,他们之间的友谊,势必越来越淡,直至最后形同陌路。

        这一点,辰御天以往并未认识到。

        但现在,他明白了。

        ……

        辰御天微微一笑。

        其余众人,同样是笑了笑。

        房间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良久,辰御天笑了笑说:“好了,时间不早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大家陆续说笑着散了。

        一夜无话。

        翌日,辰御天被一阵“嘿哈”之声吵醒。

        刚刚从梦中醒来的他,揉着依稀朦胧的睡眼穿戴齐整,然后,打开了房门。

        刚打开门,他就看见,一道粉红倩影在庭院空地之中闪转腾挪,速度如同闪电一般。

        辰御天目光微微一闪。

        唐凤玲?

        这妮子,已经康复了?

        距她受伤,这才不到三天吧!!

        真是可怕的恢复能力啊!

        辰御天心中咋舌,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走到了庭院中。

        “早!”唐凤玲也看见了他,停了下来,向他打招呼。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你恢复了?”

        “嗯。差不多吧!公孙说只要不进行太过激烈的战斗就行了。”唐凤玲也是笑了笑。

        “那你可一定要多注意了。”辰御天微微一笑,旋即目光突然微微一动。

        唐凤玲也是微微蹙起了眉头。

        “竟然有高手到了,是谁?”

        “当然是客人了。走吧,我们快去见迎接。”辰御天微微一笑,旋即向着会客厅走去。

        那样子,就好像这里是他的家。

        唐凤玲暗自腹诽了一下,然后跟了上去。

        而此刻在府门外,樊天与蜀州府尹凌变,二人,打量着面前的恢宏建筑,神色略有赞叹。

        “喧寰居……很不错的名字……”凌变淡淡笑道。

        盗门的分堂,又是在蜀州这种大型城池之中,名字自然不会叫做盗门。它们往往都有自己独立的名字,只不过本质上,却是盗门的分堂罢了。

        而眼前的这座分堂,其原本的名字,便是叫做“喧寰居”。

        而就在他们二人参观这喧寰居大门之时,一个仆役,忽然走了出来。

        “我家主人请二位堂前一叙。请”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261953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