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 蜀州府尹

章三十 蜀州府尹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

  林刀还没有反应过来,剑光,已然洞穿了王通的心口。

  王通的眼神顿时呆滞了下来。

  感受着生命力从身体内不断流逝,王通的目中满是惊骇。

  “居然……是你?”王通的瞳孔骤然紧缩。

  “是啊,是我。你现在,可以安息了……”来人冷冷一笑,一把从其身体内抽出了手中的剑。

  一道血花溅射开来……

  “没想到……最终……还是……死在了……你的手中。不过……这样……也好,我的命……本……就是……你……给……的。”王通的身体无力地倒在了地上。

  “没错,你的命,本来就是我给的,所以,我现在,将其收回来了。”来人冷漠一笑,在月光的照耀下,出现了一张冰冷的面孔。

  这张面孔,林刀很陌生。

  但若是辰御天看到了,定然能够一眼认出,此人,正是当初的献王——叶弘!

  但,林刀虽然不认识他,却是感受到了其周身散发出来的可怕杀意。

  这让他心中生出了一丝警惕。

  叶弘淡淡地看了一眼一旁如临大敌的林刀。

  林刀的每一根神经顿时紧紧的绷了起来。

  他能够感受到,叶弘的可怕。

  但是叶弘并没有攻击的意图,他只是看了看一旁的邪影和繁育天,淡淡地说了一句:“走!”

  说罢,他直接离开。

  邪影和繁育天相互看了看,前者直接离开,后者则很是不甘心地看了一眼林刀之后,方才不情愿地离开。

  林刀缓缓地松了一口气。

  旋即,他才想起了濒死的王通。

  “你怎么样?”林刀来到了王通身边,他的伤口还在不停地往外涌血。

  眼看已经活不成了。

  “没……想到,我……最终……还是……死在了……他的手中……”王通艰难的开口,呼吸越发地急促。

  “你不要在说话了……我送你回去请公孙医治……“林刀急忙开口。

  “不,不……用……了……,我……已经……不……行……了,你……你……回去……告……诉……他,叶弘……的……最终……目的……是……想要……在……祭……祭……”

  说到这里,王通忽然说不下去了,口中鲜血不断涌出……

  “祭什么?”林刀连忙问。

  “祭……祭……祭……”王通尽力想将后面的话说出来,奈何,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最后一丝象征生命的光彩,从他的目中缓缓流逝……

  月光,渐渐暗淡,一丝阴云,不声不响地,笼罩了天空……

  ……

  盗门

  辰御天静静地站在窗前,不知为何从刚才开始,他的心绪一直有些不宁。

  “大人,你在想什么?”公孙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没什么……”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旋即又问,“林兄回来了么?”

  “还没有。”回答他的是霍元极,此刻,他和雪天寒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对面,公孙、武动天、凌妙音也赫然在列。

  除了照顾唐凤玲的柳青央和玄曦,几乎全员到齐。

  “你们真的看到了王通?”凌妙音的脸上依旧有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没错。”武动天点点头,神色凝重。

  “既然他出现在了这里,莫非……”凌妙音俏脸露出沉吟之色,忽然,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面色大变。

  “没错,他出现了,而且就在蜀州!”辰御天点头。

  凌妙音俏脸生寒,目中,一丝寒芒闪过,“终于出现了啊……这一次,可一定要将其缉拿归案!”

  “是啊……这一次,绝不能再让他逃了,凌洲的失误,绝不能在此处重演。”辰御天也是重重点了点头。

  便在此时,林刀孤零零地回来了。

  当然,说孤零零其实是有些不恰当的,因为他是和玄曦一同进来的,只不过,他们来自不同的方向。

  看到林刀孤身一人返回,辰御天的瞳孔不动声色地一缩!

  “他出事了?”他问。

  林刀叹了口气,说:“很抱歉,我,没能保全他。让他被一个神秘的高手杀死了。”

  辰御天以及在场几人瞳孔一缩,唯有凌妙音和玄曦两女有些不明所以,面面相觑!

  “‘他’是谁?”玄曦问。

  “大概是王通吧!”凌妙音自己也有些不太确定。

  “王通?”

  玄曦眨了眨眼,想了想,又问:“他又是谁啊?”

  “你忘了么?就是陵水县那个捕头王毅呀,你不记得了么?”凌妙音惊讶地看着玄曦,提醒。

  “噢……原来是他啊……他不是和叶弘一起人间蒸发了么?还有那个抓过我的邪影也一样。”提到邪影,玄曦的俏脸上顿时笼罩了一层不悦。

  那简直就是她的耻辱!

  “邪影……”这时,林刀突然开口了,他看着玄曦,神色微动。

  “林兄听过这个名字?”辰御天趁机问道,“此人来历神秘,他的内力拥有摄魂属性,而且并未列在天下内力榜之中……”

  “我不知道和你们所言的是否是一个人,不过今夜的杀局中,的确有一人,就叫这个名字。”林刀说。

  “哦?杀局?”众人奇怪。

  于是林刀将跟踪王通在大梁山山口遇到邪影和繁育天袭击之事一五一十地讲给众人听,当听到王通不敌邪影之时施展了奇特的手段是的功力大涨之时,众人皆是一阵沉默。

  “看来,我们的担心已经成真了。”良久,雪天寒叹了口气,说。

  “是啊……从他没有失去神智这一点看,可以肯定那已经不是当初那不完整的功法了,他们如今,应该已经掌握了完整的异变。看来那个在护国宝藏中丢失的东西,果真就是完整的异变功法!”霍元极也是叹息道。

  辰御天罕见地没有开口,而是微微托着自己的下巴,目露思索之色。

  林刀则继续讲述。

  当他说到王通是因为在雪川银号留下了隐藏着鬼镇最终目的的暗号而遭到刺杀,辰御天顿时目光一闪!

  不光是他,其余众人也都是一脸惊讶地面面相觑。

  他们之前谁也没能想到,那一组暗号,居然会是王通留下的。

  如此说来,他也算是背叛了叶弘,所以才会遭到杀害。

  “可是,以王通的性格,为何会背叛叶弘?”雪天寒第一个发问,“我们在陵水县与王通有过接触,看他当时对叶弘忠心耿耿,甚至不惜装作无情来完成叶弘交与的任务,如此人物,为何会突然背叛叶弘?这一点很奇怪。”

  “不错!这一点确实值得注意。只不过如今王通已死,这个问题,恐怕要随着他的死,变成永久的谜了。”辰御天微微点头。

  众人也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除了这一点,还有一点更值得我们注意!如果我的推断没有错的话,那么这三个月以来失踪的那些武林之人,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辰御天又道。

  听到这话,林刀面色猛然一变!

  “你,什么意思?”林刀问。

  “林兄,你可能不太清楚我们这一次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对手……”说着,辰御天将叶弘在凌洲陵水县的所作所为简单的说了一遍,林刀听完,面色越发凝重了。

  “你说的‘凶多吉少’意思是指……”良久,他开口问道。

  “凶多吉少,并不是说他们已经死了,只是我想,他们现在的状态,恐怕跟死也差不多了,甚至,还不如死。”辰御天凝重开口。

  他这一番话,不但把林刀说的一脸严肃,更是把周围的凌妙音和玄曦二女说的一头雾水。

  “跟死了也差不多是什么意思啊?”玄曦问。

  辰御天不答反问道:“你还记得叶弘的手里有什么么?”

  “什么啊?”玄曦一脸茫然。

  “当然是异变奇术了。他虽然得到了完整的功法,但千万别忘了,他的手中,依旧还有着那种不完整的功法。”辰御天引导着说。

  玄曦依旧有些茫然,但是一旁的霍元极却是忽然目光一闪!

  “你的意思是……他很有可能逼迫那些武林中人修炼那不完整的功法,借那功法之中的缺陷,控制这些人?”

  “不错!很有可能!”辰御天微微点头,“毕竟,此事早已有过先例!”

  ……

  蜀州府衙。

  樊天坐在太师椅之上,静静地品尝着茶杯之中的香浓新茶。

  “照你这么说,这位钦差大人很早就来到我们蜀州了,可是,我们却一直都不知道他来到的消息?”樊天的对面,响起了一个深沉的说话声。

  “是啊!而且他的武功绝对不弱,虎行都栽在了他的手中。”樊天轻轻点了点头,说。

  “虎行的功夫在江湖中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了,他居然能够打败虎行,的确值得注意。”对面的人轻轻的敲了敲一旁的方桌,缓缓说道。

  “是啊!而且他似乎已经把咱们蜀州的情况摸清楚了,就连鬼镇的事情,他都已经知道了。”樊天说。

  “哦?他知道了?”

  “是的,他不仅知道了,还故意在我的面前说了出来。”樊天点点头,品了一口香茗。

  “哦?看来我还真要去见识一下这位钦差大人了。”对面的人站起了身,露出了一张温和亲切的笑脸。

  此人,正是蜀州府尹――凌变!
...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256115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