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七 警告

章二十七 警告

  王通微微一笑。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在此时而笑,更不知道他因何发笑。

  “

  大人,你觉得这样的事情,我会告诉你么?”他笑着说。

  辰御天沉默了。

  他当然知道王通不会说。

  他也不需要王通说,因为就在王通出现之时,他几乎已经确定了叶弘就是这一次事件的幕后主谋,询问王通,也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罢了。

  王通会不会说,根本不重要。

  这一点,辰御天心中明白,王通心里也清楚。

  “那天晚上来偷袭我的人,应该就是你吧?”辰御天突然问。

  王通愣了一下。

  他完全没有想到辰御天居然会说到这件事情

  。

  “大人怎么知道是我?”

  他这话,等于是承认了当初在客栈夜袭辰御天的人就是他。

  “我的本事,在陵水县你应该已经见识过了。当时,我在那个偷袭我的刺客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即熟悉又陌生的气息,这让我很奇怪,但后来我细想之下,发觉当初那个刺客的声音也很熟悉。于是我想,这个刺客很有可能就是一个曾经见过面的熟人。至于为什么会感觉到陌生,我想或许是因为对方的功力提升到了罡气离体,气息发生了变化,所以才会让我觉得陌生。”辰御天淡淡说道。

  “大人果然一如既往地厉害,分析地丝毫不差。王某佩服!”王通笑道。

  “想通了这一点后,我就在自己的熟人之中做了一番排除,最终找到了几个可能的对象,你自然也在此列。然后,我有听到了你的声音。”

  说到此处,辰御天忽然停了下来。

  王通微微点头。

  后面的分析,就算

  辰御天不说,王通也基本已经猜到了。

  既然他本来就是辰御天心中的可疑人选,此刻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再加上熟悉的声音,自然能够进行最终的确认。

  而说到底,辰御天能够进行最终的确认,还是因为自己在他的面前,主动暴露了身份。

  “这真是讽刺。”他说。

  “是啊,很讽刺。”辰御天也微微点头,“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再后悔也无用了。”

  王通沉默。

  良久,辰御天再度开口了。

  “知道我们今晚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么?”

  王通微微抬起了头。

  “难道不是因为大人你提前猜到了沁阳客栈覆灭之后,我们那边一定会派人过来调查,所以提前埋伏在这里,等着我这个被派来调查的人么?”他看着辰御天,反问。

  辰御天微笑着拍了拍手。

  “你说的没错,一开始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王通挑眉,他留意到了辰御天话语中的特殊之处。一开始……

  既然有“开始”,那一定就会有“后来”。

  王通皱了皱眉头,神色微变。

  他了解辰御天,知道除非是发生了重大的变故,否则后者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想法,可是,究竟是什么样的变故呢?

  辰御天显然并不想提及转变的原因。

  因此,他没有说。

  反而是用一种略带警告的语气对王通说道:“原因,我不便提及,但,你回去的时候,千万要加倍小心。”

  听罢,王通眉头微微一皱。

  这看似关心的话语,听起来既像是警告,又像是威胁。

  王通的心中顿时生出了一丝警惕。

  辰御天则是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你好自为之。”说完,他与其他人一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接着下楼,离开客栈。

  踏出大门的那一刻,一直处于沉默的雪天寒终于开口了。

  “为何不告诉他真相?”

  “如果告诉他,以他的脾气,势必会立刻回去和叶弘撕破脸,但以叶弘的城府,如果他真的敢撕破脸,叶弘一定会将之置于死地。而我们现在还不能让他死。”辰御天轻轻地摇了摇头。

  “哦?你对他这么了解?”雪天寒问。

  “当然!”辰御天重重地点了点头,眼前不由浮现出当初在陵水县和“王毅”共同经历过的一幕幕场景。

  “虽然那个时候他的身份时假的,但性情却是真的啊!”

  末了,辰御天长长地叹了口气。

  然后,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长街的尽头……

  王通依旧站在客栈的窗前。

  他满脑子几乎都是辰御天最后说过的两句话。

  那两句话,前一句颇带威胁之意,而后一句却又有一种忠告的感觉,两句话的意思几乎是天差地别。

  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王通不断地试图揣摩辰御天心中的想法,目中露出浓重的思索之色。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王通依旧站在窗前,一动不动。

  他的目中,沉吟与思索之色越发浓重了。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王通的神色才略有缓和,目中的思索之芒也才黯淡了一些。

  最终,他依旧没有想清楚。

  但他决定不再想了。

  “该回去了……”他自语中,身形穿过了面前的窗户,站在屋顶上回首望了一眼,纵身离开。

  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就在他离开后不久,一条人影蓦然出现在了屋顶的黑暗处,望了一眼他离去的方向后,迅速跟了上去……

  王通一路远行,当他来到大梁山山口时,忽然停了下来。

  这一路上,他一直感觉到有一双眼睛盯着他。

  那个暗中盯着自己的人很谨慎,一路上,虽然他能够感觉到有人监视,但却一直无法发现这个人的行踪。但那种被监视的感觉,却又一直存在。

  这,让王通很惊讶。

  更惊讶地是,他从周围的空气中嗅到了一丝杀气。

  这一丝杀气很淡,淡得几乎不能察觉,如果王通不是因为被跟踪了一路而将自身灵觉张开到了极限,他还真的很难发现。

  对方是高手!

  这一点毋庸置疑。

  如果不是高手,不可能如此精准的掌控自身的杀气。

  王通心中顿时警钟长鸣、

  同时,他的手下意识的按在了腰间的刀柄之上。

  便在此时,空气之中蕴含的杀气,蓦然浓郁起来。

  王通“锵”地一声拔出了腰间的长刀,同时一声冷喝骤然出口!

  “谁?”

  声音落下的刹那,王通的耳边传来了一阵尖利的破风声。

  一道杀气,急速迫近!

  王通神色微微一变,旋即其身形化作一道残影,迅速暴退。

  而就在他暴退的刹那,一道寒光蓦然在这夜空中亮起,在虚空中划出一道灿烂而明亮的弧迹……

  弧迹的顶端,熟悉的杀气波动而起……

  “呀……”王通冷喝一声,拔刀而起,长刀蓦起一道暗云,迎向那弧迹的最前端。

  “叮……”刀剑轻触,发出一声金铁交鸣之响,王通忽然感觉对方的剑上生出一股古怪的牵引力,将自己的刀锋一带,劈向了一旁的大树。

  “噗……”

  刀入树身,王通一惊之下,正要拔刀,却见对方的长剑顺着自己的刀身滑下,向自己的手掌平削过来。

  王通再度吃惊,慌忙弃刀,身形暴退。

  他蹬蹬连退数步,稳住身形,看向自己的面前。

  前面,一道人影静静地站在大树旁,手中长剑猛然一挑,便是挑着插入树身的长刀倒飞而出!

  “嗡……”

  长刀晃动着插在了王通面前的地面上。

  “啧啧……看来我们的正影使实力也不怎么样么……”站在树旁的人忽然开了口。

  听到这话,王通瞳孔骤然一缩。

  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不过了。

  “邪影……”王通叫出了来人的名字。

  “桀桀……正影使果然足够了解我啊……”来人转过了脸,正是当初在陵水县曾将玄曦掳走的罡气离体强者邪影。

  “你我二人都是盟中的影使,我又怎么会对你不了解呢……”王通苦笑着拔出了地面上的刀。

  “哦?你还知道自己是盟中的影使啊?”邪影忽然反问。

  王通的心顿时一紧,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邪影嘲讽般地冷笑,“正影使自己心中应该清楚吧……”

  王通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便在这时,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邪影,不要与他废话了,正影使么?我们奉了盟主的命令,前来送你下地狱。”

  话落,一个身影从树后面走了出来。

  这人一身粗布衣衫,浑身上下平平无奇,唯有手上兵器,很是特别。

  那是一对在十指部分安装了十把长约一尺左右的短剑而形成的特殊拳套。

  没错,这东西的模样,与雪天寒曾经形容过得爪钩剑几乎一模一样。

  看到此物,王通顿时知道这人是谁了。

  在盟中,只有一个人会使用这件奇门兵器。

  繁育天!

  眼前的人,正是江淮七帮之一乌雀门的掌门繁育天。

  没想到连这个家伙居然也来了。

  王通的心中顿时充满了苦涩。
...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243827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