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一 激战

章二十一 激战

        沁阳客栈外,五城兵马司数十人马层层包围,将客栈围的水泄不通,几乎连一只苍蝇都难以飞出去。

        樊天站在围剿队伍的最前面大手一挥,立刻有一名军士上前,深深吸了一口气,张口大喊。

        “里面的反贼都听好了,你们已经被完全包围,现在立刻放下武器,出来投降,否则,我们就要攻店了。”

        雄浑的声音,如炸雷一般在沁阳客栈外响起,周围的百姓看到这种阵仗,全都吓得躲了起来,没有一个人敢探头出来。

        沁阳客栈内的伙计们听到,早有几个人慌了神,连忙去二楼找那黑袍人。

        “掌柜的,不好了……”

        黑袍人此刻就站在二楼的窗子边,看着下面杀气腾腾的军队,神色却是无比的平静。

        “终于来了么?没想到居然真的走到了这一步……”他喃喃自语,前来通知的伙计看到这一幕,顿时愣了一下,竟是没有把自己想说的话再说出来。

        “去把所有人都集合起来吧!”黑袍人缓缓的摘下了自己的黑色斗篷,露出了一张苍老的脸。

        伙计呆了一下,随即奉命去集合所有人。

        但在他途经三楼的某个房间时,房间的房门忽然打开了,雪天寒带着疑惑走出来问道:“小二哥,外面怎么这么吵啊……”

        看到他,这伙计才想起来客栈里面还有着这两位货真价实的客人呢,这可怎么办?要是当着他们两个人的面集合起所有人,那不就等于把所有的秘密都暴露了么?

        伙计左思右想,忽然他隔着门缝看了一眼雪天寒身后的房间,奇怪地问道:“咦?与公子一起接班而来的那位客人不在么?”

        “你是在说我么……”

        小二话音刚落,霍元极笑嘻嘻地从雪天寒身后站了出来,把伙计吓了一跳。

        雪天寒笑了一下,又道:“小二哥,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噢……公子,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客栈伙计说着,身子悄悄向着两人靠近,就在“就是”二字出口的刹那,他的两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重重砍在二人的脖子上。

        霍元极当场昏倒。

        雪天寒双目睁大,只来得及说出个“你……”字,便是一扭头昏了过去。

        伙计冷冷地一笑,随即昏迷的两人拖进房间里,把门锁了起来。

        他走后不久,房间内原本昏迷的两人,他们紧闭的双目,却是微微睁开了一丝……

        客栈大堂内,黑袍人静静地站着。

        他的面前,都是已经随他打拼多年的兄弟以及他们的子女儿孙。这些人这么多天,不是充当客栈的伙计厨娘,便是假冒了投宿的房客,但此刻,他们不却再是那些身份。

        外面的叫阵依旧未停。

        “我数三声,你们若还不打开门出来投降,我们便要攻击了。”

        “三!”

        “二!”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是静静地听着外面那如同在宣判死亡的声音,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刀剑。

        他们的眼中杀意浓郁,但却都不露声色,他们只是在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那最终动手的信号!

        “一!”

        这个声音如同从极遥远的地方传来,听在耳中,落在心里,给每个人带来一阵阵心神的激荡。

        “给我冲!”

        樊天饱含战意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紧紧握住了手中的刀,。

        长刀缓缓出鞘,一片寒芒连绵。

        所有人都如同在等待猎物上门的狼,目光平静的看着客栈的大门,他们手中的刀微颤,气氛一时间紧张到了极点。

        嘭……

        门终于被撞开了。

        就在门被撞开的一刹那,离门最近的几个小二打扮的人,骤然动了!

        他们就像看到了猎物疯狂了的饿狼,由至静转向了至动。

        他们手中的长刀轻轻在虚空中闪过,刹那间,两颗大好的头颅旋飞,伴随着两声惨叫,两道狂喷而出的鲜血,充斥了每个人的眼球。

        瞬杀二人!

        没有任何的话语,甚至就连一个眼神都没有交流,他们便干脆了当的收走了两条性命。

        瞬杀二人之后,他们又不动了。

        动静再度转化,但这一次的转化,却并非他们的自愿。

        因为有两柄刀穿透了他们的身体,强行让他们从动转向了静。

        他们的身体倒了下去,更多的军士涌了进来,更多的人由静化动,更多的寒光弥漫了视线。

        混战,开始了。

        当辰御天和樊天走进来时,里面已经杀成了一片。

        目光穿过混乱厮杀的人群,辰御天看到了那个挺拔但却苍老的身影。

        相比昨夜只看到了半张脸,这一次辰御天看到了他的全貌,却并不知道此人究竟是谁。

        黑袍老者似是有所感应,缓缓地转过了头。

        二人的目光,一刹那在虚空中相互碰撞!

        在看到辰御天的第一眼,黑袍老者便是微微一愣,显然,他对这个年轻人还有印象。

        “我们,应该是第二次见面了吧?”他缓缓笑道,目中的光芒很明亮,完全不像是一个老人。

        辰御天微微一笑,道:“是啊,不过我与你应该还是第一次见面吧!”

        “呵呵……也许吧……”

        黑袍老者淡淡一笑,随即移步,身形快似闪电,向着辰御天而来。

        “放肆!”

        一旁的樊天大喝一声,手中的长刀刹那间出鞘,迎向了那道苍老的身影。

        黑袍老者面色淡然,随即目光微微一闪,脚下再度一个错步,巧妙的避开了樊天的刀锋,向着其身后辰御天所在的位置,攻去。

        对此,辰御天没有任何动作。

        便在此时,黑袍老者的手掌已经轻轻地落在了他胸口要害之上。

        这一掌,不是普通的掌法,而是一记凝聚了这黑袍老者毕生功力的极招,一般人如果被击中要害,几乎都只有死路一条。

        当然,黑袍老者也不认为区区一掌便能取得了他的性命。

        毕竟对方的功力与自己相差不多,他还没有自信到能够一掌击毙这样的高手。

        但至少,也能让他在猝不及防之下受到重创。

        这才是黑袍老者为何选择这样形同偷袭之事的真正目的!真正的目的。

        掌心中的磅礴劲力爆,但黑袍老者想象中辰御天倒飞而出的画面却没有生,他依旧平静的站在那里,脸上,渐渐地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很奇怪是么?”他问。

        黑袍老者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目中掠过一抹错愕之色,却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轰!

        一抹淡金色的云雾骤然从辰御天的体表钻出来,带着一股极为强大的内力波动,将黑袍老者震出去了好远。

        樊天一下子惊呆了。

        这……似乎是罡气离体级别的武者才有资格使用的护体罡气!

        这位钦差大人,居然是一名罡气离体级别的高手?

        ……

        就在客栈内因为官军的闯入而一片混战的时候,沁阳客栈的地下通道内也并不平静。

        这客栈下的密道俨然如同一座地下楼阁,上一次雪天寒他们探索过得,只不过是这座楼阁的地下二层,而这座楼阁,共有三层。

        此刻,在地下三层,三辆马车静静地停着,不少人搬上搬下,往马车搬东西。

        “快!快!快点搬!这些东西不容有失,一定不能落入官府的手中!”

        之前打晕了雪天寒和霍元极二人的那个伙计不停地进行着指挥,搬运的工作进行的很顺利,很快,两辆马车就已经被装满了。

        然而,谁也想不到,就在他们进行这项工作的时候,有两双眼睛,也一直默默地观察着此处。

        “天寒,你怎么会知道他们会暗中派人来搬运那些千军弩呢?”霍元极看着那些人那些人不停地忙上忙下,微微打了个哈欠,顺便问雪天寒。

        方才,二人逃出了房间后,便是看到了黑袍老者聚集所有人都在大堂迎战的画面,本来霍元极是打算直接等待外面的官军攻进来以后和辰御天里应外合,一起端掉鬼镇的这个秘密据点。

        可是,雪天寒站在那里看了片刻之后,忽然拉着他来到了这地下密道。还说他们很有可能暗中派人要把那些千军弩全部都偷偷运出去。

        虽然霍元极觉得将那么大数量千军弩一次性运走的确是不太可能,但他还是跟着雪天寒来到了这里,然后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这些人居然是真的想要将这地下的千军弩全部搬空。

        雪天寒听到霍元极的问题,微微一笑,没有了立刻回答,而是看了看那些还在不停搬运的人,淡淡道:“这个之后再说,现在,还是先专心等待出手的时机吧。”

        霍元极一愣,“出手的时机?”

        两个罡气离体级别的高手对付几个凡脱俗级别和凡境的小喽啰,还不是跟玩一祥,那里用得上等待什么机会?

        这时,就看见雪天寒的嘴角微微挑起了一丝诡异的弧度。

        “若是论实力,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足以在有十息之内结局掉这些人。”他说。

        “那你还要我等什么机会啊?”霍元极奇怪。

        就看见雪天寒淡淡一笑,“好不容易有人愿意为咱们收拾如此数量庞大的千军弩,当然是要等他们把那些所有的千军弩都装上车以后再动手啊。这样也免得我们亲自动手了。”

        “呃……”霍元极感到一阵无语。

        以前怎么没有现这位这么腹黑呢?

        一炷香后,第三辆马车也渐渐被千军弩塞满,而房间内的千军弩,也几乎已经被搬空了。

        轻轻看了看几乎空空如此房间,雪天寒嘴角再度出现了一丝微笑。他冲着霍元极笑眯眯地道:“好了,现在该我们上场了。”

        霍元极无语地站了起来。...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221164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