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十二 熟悉与陌生

章十二 熟悉与陌生

  就在雪天寒这边遭遇到黑衣人的偷袭时,客栈之中的其他人,也分别遭到了不明任务的袭击。

  霍元极看着面前这个忽然袭击的黑衣人,嘴角微微挑起了一点,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笑道:“搞偷袭么?可惜,相比起来,我更喜欢光明正大地让你投降!”

  话落,他周身猛然一股热浪席卷,周遭的空气顿时沸腾,整个房间,如同一个蒸笼。

  对面的黑衣人目中隐隐闪过一丝惊惶,但片刻,便消失不见。

  随即,霍元极右手一挥,一柄火红大刀,闪现而出!

  “接刀吧!”

  他一声暴喝,狂猛的火極内力,刹那间席卷而来……

  另一个房间中,凌妙音手持银梅,目光平静而又淡然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

  “用剑攻击我,真不知道这是你的幸运呢,还是不幸呢!”

  她轻声说着,周身骤然出现了一道道实质性的剑气,环绕其身,锋利无匹!

  “在我的面前用剑,简直就是班门弄斧啊!”

  她微微一笑,旋即,手中的银梅在眼前划出一道绚烂而凌厉的轨迹……

  再一个房间中,林刀正在与黑衣人激斗……

  又一个房间,柳青央惊恐地看着黑衣人手中的剑反射而出的寒光……

  “别过来,你不要过来……”

  她连连后退,花容失色,惊惧,蔓延了整张脸颊,就连目中,都蕴含着深深地害怕。

  黑衣人狞笑,缓缓朝着她逼近。

  “不要过来……”

  她尖叫。

  然而,黑衣人来目中的冷笑之意越发浓郁,随即,其手中的剑,缓缓抬起……

  唰!

  剑光一闪而过!

  一抹血花飞溅而出!

  柳青央惊恐的看着眼前,一道宽大的背影挡在了住了她的视线,他是那么的伟岸,那么的坚实,让人不禁有一种安全感。

  ”你没事吧?“熟悉的笑声传来。

  柳青央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身影,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她的身前,武动天一动不动的站着,而在他的面前,那黑衣人抱着自己的一只手,倒在了地上。

  显然已经死了。

  其手腕,鲜血依旧不停地喷涌……

  这样血腥的场景,柳青央看不见,武动天,也不想让她看见。

  ……

  就在各处都传来黑衣杀手偷袭的响动时,辰御天也毫无例外的遭到了偷袭。

  偷袭他的,也同样是一个黑衣人。

  但不同的是,不知为何,这个黑衣人,总给了辰御天一种熟悉的感觉。

  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般!

  可这怎么可能呢?

  辰御天微微摇了摇头,体内的内力随之运转开来。

  无论此人是否是自己相熟之人,现在,他都是自己的敌人。而且,还是一个值得认真对待的敌人!

  因为刚才,他很清晰的感应到,对方的功力,赫然也是罡气离体层次!

  而且,但论内力,此人比辰御天,还有强上一线。

  “无论你是谁,你都不该来的。”

  辰御天缓缓摇头,手中,玉骨折扇闪现。

  “哦?是么?”黑衣人突然开口。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是的,你不是我的对手,而你来此,目的应该就是杀掉我,除非,我能将你杀掉。对吗?”

  “不错!”

  “所以,我才说你不该来的。”辰御天缓缓道。

  “哦?”黑衣人眼中忽然掠过一抹笑意,“听你这意思,好像我可能会折损在你的手中一样?”

  “不,不是可能。”辰御天微微摇头,目中,忽然有着一抹厉芒一闪而过,“而是……一定!因为,你不是我的对手!”

  “哼!大言不惭!我们还是……”

  说到此处,黑衣人的身影陡然间消失在原地。

  房间中只有他说话的声音依旧回响。

  “……手底下见真章吧!”

  话音落地,其身形鬼魅般出现在辰御天一尺范围之内,手中的长剑,如同一道电光,刹那间,刺向辰御天的喉咙。

  然而,剑,却没能穿透辰御天的喉咙。

  就在长剑爆刺而下的刹那,一把折扇,陡然出现。

  叮!

  一道清脆的金铁交击之声陡然响彻整片空间,看似脆弱不堪的折扇,竟然如同一面盾牌一般,挡住了刺来的利剑。

  对于这种出乎意料之外的情况,黑衣人目中没有半分波动,果断撤剑回防,身形爆退。

  但,辰御天又怎会放过如此大好的机会?

  就见他一步踏出,龙腾步瞬间施展开来,一道道罡气在玉骨折扇之上,在这折扇的扇骨位置,缓缓地凝结出了十数把罡气短剑。

  十几把罡气短剑横扫虚空,化作万千罡气剑影,轰轰卷动间,直接攻向那黑衣人。

  黑衣人目中依旧平静。

  下一刻,他不再后退,而是抬起握剑的右手,在虚空中猛然一斩!

  轰!

  雄厚罡气轰然爆发,如云雾一般乍现虚空,旋即隐隐形成了一把巨大的剑影,狠狠向着那攻击而来的万千剑影,横扫而去。

  轰轰之响响彻天地,那万千剑影与巨大长剑虚影碰触的刹那,那卷动中的万千剑影,蓦然一滞之下,骤然崩溃破灭开来。

  而那巨大长剑虚影,在斩碎了辰御天的攻势之后,便是再度向着辰御天斩来。

  辰御天见状,再不留手,手中折扇一合,食指伸出,带着着无匹罡气,一指,点在了那巨大长剑虚影的某一处之上。

  唰!

  劲风席卷,时间在此刻都仿佛被强行停止。

  就见那横斩而来的巨大长剑虚影,蓦然间,在黑衣人略显震惊的眼神中,寸寸地崩溃破灭!

  一指!

  仅仅一指!

  仅仅一指,便破了那自身罡气凝结而成的长剑,这,怎么可能?

  黑衣人无法置信。

  但他并不知道的是,如果是方才这把罡气长剑方才凝结,辰御天别说用一指,就算是一拳,也未必破得了这一招。

  但,这一剑,在斩向辰御天时,已经先斩碎了一道强大的攻势。

  虽然罡气长剑并没有什么立刻破灭,但,它毕竟已经不如一开始凝结而出时那么的完美。

  它,已然有了破绽。

  而辰御天方才那一指,刚好,就点在了其最薄弱的一个破绽之上。

  也因此,他才能仅凭一指,破解此招。

  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

  毕竟,这对一个人的判断能力而言,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只有准确判断出对方最薄弱的地方,并且把握好最佳的出手时机,才能做到一击致命!

  一指破掉罡气长剑,辰御天趁着黑衣人愣神之际,鬼魅般欺近其身,手中的玉骨折扇之上的罡气短剑剑锋,直接刺在了其颈部的皮肤之上。

  滴……

  一抹殷虹骤然滴落。

  “你输了!”辰御天咧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黑衣人身子一软,手中的长剑“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面色依旧无比平静,“动手吧。”

  出乎预料的事情发生了,辰御天动手,而是心念一动,那折扇之上的罡气短剑,顿时消散,

  黑衣人目中闪过一抹诧异,“你……为什么……”

  “我本来也没有打算要杀你……”辰御天缓缓地收起了折扇,“不过,你也不要以为这样就能离开这里……”

  说着,他缓缓地抬起了自己的左手。

  就见其左手食指与中指的指甲,夹着一把寒光闪闪的七寸飞刀。

  黑衣人毫不怀疑,只要自己敢轻举妄动,那么这飞刀,定然会第一时间取了自己的性命。

  他苦涩一笑,“你想做什么?”

  “痛快!”辰御天微微一笑,“只要你如实回答我三个问题,我可以马上放你离开。”

  黑衣人低着头想了想,目中闪过一丝坚定之芒,“好!我答应你,但只有三个问题。”

  “没问题。”辰御天微微点头,问出了第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来杀我们?”

  黑衣人一愣。

  他听得很清楚,辰御天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这说明,他早就知道今晚的刺杀针对的并非是他一个人了。

  “我不傻,既然你们如此秘密的行动,那么针对的定然不可能是我一个,而且,刚才,我也感受到了其他几个房间出来的内力波动。”

  黑衣人再度苦笑,这个人真是太可怕了。

  “因为你们想要夜探鬼镇。”他如是回答。

  辰御天目光一闪,微微沉吟,片刻后,他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你们怎么会知道我们要去鬼镇?”

  “是鬼使报告的。”黑衣人简短的回答道。

  “鬼使?那是什么?”

  “这算是第三个问题么?”黑衣人笑着问道。

  辰御天也笑了,“当然。”

  “鬼使是我们安插在总部外围负责监视打探的人物……好了,三个问题我都已经回答你了,我可以走了么?”黑衣人看了看辰御天。

  辰御天收起了手中的飞刀,“请。”

  黑衣人又看了他一眼,然后从窗户钻了出去,就和他来时一样。

  他走后,辰御天双目忽然微微眯了起来。

  他看着那窗户,喃喃自语。

  “战斗时的样子,很陌生,可是为何,无论是刚来时,还是临走时,都会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此人,我一定见过。可为什么,他战斗时,会给我一种很陌生的感觉,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竟然会出自同一人身上,真有意思……”

  他微微笑着,看着那渐渐明亮的皓月,轻轻吐出了四个字。

  “会是他么?”

  而在他吐出这四个字的时候,四周几个房间中的内力波动,几乎是在同时平息了下来。

  夜袭,结束了……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201605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