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五 储物柜里的秘密

章五 储物柜里的秘密

  雪川银号,大玄朝最大的银号,分号几乎遍布大玄各地,甚至,就连那遥远的细雨漫过,也有其分号存在。

  可谓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银号!

  在这里,

  雪天寒这雪家唯一少主人的身份,展现的淋漓尽致。

  众人方进门,就见一个很是机灵的伙计满是笑容的迎了上来:“少爷,您来了。”

  雪天寒轻轻点头,都没看人家一眼,便道:“叫这里的掌柜的出来,我有话要跟他说。”

  “好的。”伙计笑眯眯地应了一声,随即离开。

  从始至终,雪天寒都没有正眼瞧过人家。

  看的一旁的众人一脸无奈。

  真是公子范十足啊……

  那伙计走了没多久,后堂便出来了一个穿着黑色衣衫的中年人,这人同样满脸微笑,向着雪天寒走来:“天寒啊,你怎么有空来这里了?”

  一旁,众人眉头微微一挑。

  这位,居然是直呼名字的?

  雪天寒看了一眼这黑衣中年人,顿时有些奇怪的问:”黑叔,你怎么会在这儿?“

  黑叔……霍元极盯着那中年人的黑色衣衫看了一阵,不由暗自笑起来:这真是名副其实了……

  黑衫中年人微微一笑:“最近京城银号这边有一笔重要的生意,你爹怕出岔子,专门要我过来担任这里的掌柜。对了,你怎么有空过这边来了?不需要陪着冰王前辈么?”

  雪天寒望了望天,想了一下自家师父此刻应该还在和炎尊喝茶,于是笑道:“他有更好的人陪着呢,不用操心……不过,黑叔,我今天来这里,还真是有事相求。”

  “哦?”黑衫中年人目中微微闪过一丝奇异之芒,问,“什么事?”

  “不知道黑叔,能不能帮我们开一下这个储物柜?”

  说着,他将那把钥匙递了过去。

  黑衫中年人接过钥匙,仔细看了看,随即神色突然凝重了起来。

  “天寒,这把钥匙,应该不是你自己的吧?”

  雪天寒点头道:“是的,这把钥匙是我朋友捡的。”

  他实话实说,让众人颇为意外。

  黑衫中年人则是深深皱起了眉头,“天寒你也知道咱们家银号的规矩,对不出暗号,是不可能给你们开锁的。”

  雪天寒点了点头。

  “这我当然知道,但是黑叔,这把钥匙之后的储物柜关系到我这位朋友的两位朋友的生死,我必须帮他。”

  说着,他指了指林刀。

  黑衫中年人同样看了一眼林刀。

  雪天寒如此认真的语气,让他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但,在没搞清楚具体的事情之前,他是绝对不会答应打开储物柜的。

  毕竟,这关系到了银号的信誉!

  林刀自然知道黑衫中年人的意思,叹了口气,随即将给辰御天他们讲过的事情又重新讲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林刀说完,雪天寒补充道。

  黑衫中年人神情略显凝重地微微皱眉,他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表态,只是皱起来的眉头,表示他现在正在思考。

  辰御天等人静静地在一旁等待。

  等待的时间,往往都是最难熬的。

  但这句话,对于现在的辰御天而言,并不适用。

  对他而言,这段等待的时间,绝对不难熬。

  因为,从刚才开始,他便一直在思考,那接二连三发生在蜀州的失踪案件。

  接连四位江湖高手在蜀州失踪,这,绝对不可能是巧合。

  这其中,定然有问题!

  可是,会是什么问题呢?

  这个答案,或许就要从那把钥匙后的储物柜中寻找了。

  当然,前提是但愿能够找到。

  在他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那黑衫中年人,也终于有了决定。

  “好吧……我可以破例一次,但,只有这一次。”

  说罢,他拿着钥匙往后堂走去。

  “你们跟我来。”

  众人跟着他走进了后堂,穿过几个房间后,来到了一个极为隐秘的房间中。

  这里,就是放置储物柜的地方。

  黑衫中年人打开房门,众人跟着走了进去,刚进门,便是被眼前一幕,惊的有些愣住了。

  就见眼前堆了将近上百个两尺多高的黑色储物柜,一排一排地摆着,形成了一幕颇为壮观的景象。

  黑衫中年人仔细看了看手中的钥匙,然后走到其中一个储物柜前,缓缓地打开了储物柜的锁。

  霍元极看了一眼,问:“就是这个?”

  “不错!”黑衫中年人点了点头,“你们自己看吧,我先出去了。”

  说完,他直接离去。

  凌妙音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由赞叹,“这雪川银号果然注重信誉啊。”

  霍元极也点了点头。

  随即,其目光颇为火热地看着那储物柜,“不说这个了,我们还是看看,这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吧。”

  林刀点点头,打开了储物柜的门。

  在打开门的一瞬间,所有人,包括雪天寒和辰御天在内,纷纷身子一震,如同遭遇晴天霹雳一般,愣在了原地!

  目中瞳孔,更是在骤然间,紧缩至针尖大小。

  片刻后,霍元极一脸困惑,“这是怎么回事?这里面,怎么是空的?”

  其他人都是摇了摇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辰御天也是疑惑地看着那储物柜内。

  只见,那被打开的储物柜,里面空空如也!

  空无一物!

  所有人都震惊了,他们怎么都想不到,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难道我们这一次竟然是白忙活了一场?”凌妙音的声音略显低落,似是难以相信这样的结果。

  辰御天也是一脸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为什么会是空的?

  他那如鹰一般锐利的目光不时地在储物柜上面扫过,大脑飞速的运转着,思考着眼前的情况。

  忽然,当他的目光无意中扫过周围的柜子的时候,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目光猛地一闪!

  “难道……”

  他神色一动,伸手进入储物柜里面,沿着柜子的下面轻轻抚摸,忽然,他目中,一丝雪亮精芒,掠过!

  “果然如此啊……”他笑了。

  雪天寒见他如此,问:“辰兄,你发现什么了?”

  辰御天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用手抚摸这柜子的上壁,然后,目中再度闪过精芒!

  “果然是这样……”

  “辰兄,是哪样啊?”霍元极忍不住问。

  辰御天笑了笑,将手收回,指了指储物柜,“你们看这个储物柜,与周围的储物柜相比,有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

  公孙看了一眼,若有所思:“好像,这柜子的上下内壁,比左右内壁的木板要厚的多啊……”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顿时也发现了这一点。

  辰御天笑道:“说的不错,这就说明是有人故意将木板贴在这柜子的上下两壁,使其加厚。你们伸手进来,摸摸这柜子的上下内壁吧……”

  他说完,霍元极便是迫不及待地伸手进去,摸了摸,突然惊呼起来:“这内壁之上,好像有刻痕啊!”

  林刀也摸了摸,点了点头。

  “的确有刻痕。”

  公孙摸了摸,若有所思,“这好像不是刻痕啊……我感觉这好像是一个字的样子……”

  “恩,的确是字!”雪天寒摸完,点点头。

  凌妙音仔细的摸了摸,秀眉微蹙,“的确是字,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字,光靠摸,根本无法知道那是什么字。”

  “无论是什么字,我们都可以肯定,这一定就是那个储物柜的主人想要表达的信息……”

  辰御天说着,双手猛然一用内力,竟是生生地将那贴于柜子上壁的木板,取下。

  就见这木板之上,可这一个大大的“祭”字。

  “祭?”众人奇怪。

  辰御天微微皱眉,随即又将柜子下壁的木板取下。

  这块木板上,刻着一个“杀”字。

  辰御天一手拿着一块木板,微微沉吟:“祭与杀,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18331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