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三十五 轮回圣族

章三十五 轮回圣族

  “哦?”辰御天看着侯青凌。

  侯青凌想了想,道:“谭文通的尸体被发现后,刘冲迫于辰公的逼问,将当年对皇帝所说的谎言一字不差的说了出来,辰公走后,他越发心慌,于是,他将我召了过去……”

  他向众人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

  “侯爷,您找小的。”侯青凌易容的刘易,走进了凌远侯府的大厅,直接来到端坐在主位置上的刘冲。

  刘冲看到他来临,连忙将他叫到身边。

  “刘易,你快过来。”

  侯青凌见他面带迫切之色,料想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于是快步走了过来,问道:“侯爷,你有什么吩咐小的么?”

  刘冲道:“我仔细想了想,你说那个老狐狸到底会不会查到当年的事情?”

  听到“老狐狸”三个字,侯青凌楞了一下,随即才想起来这说的是辰公,于是讶然道:“应该不可能吧?当年的事情,除了我们几个之外,知道的人几乎都已经死了,他没有可能会知道的。”

  刘冲点了点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这个杀人凶手到底是谁,这么长时间了,官府居然没有半点他的消息……难道真的是他不成?”

  侯青凌疑惑道:“谁?”

  刘冲摇了摇头,一脸坚定:“不,不可能,他已经死了将近三十年了,不可能会是他的。如果不是他,那这个凶手,又会是谁呢?”

  听着刘冲的自言自语,侯青凌也微微皱了皱眉头。

  “当年的幸存者,如今只剩下你,我和穆林三人,穆林很多年前便已经和我断了联系,现在也不知住在何处,想必凶手应该也不可能找到他?而除了他之外,便只剩下了我们二人,莫非……”

  想到这里,刘冲身子蓦然一震!

  其瞳孔,在骤然缩小间,有着一缕莫大的惊恐之色,弥漫其中!

  “莫非,这个凶手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们?”

  这个念头在其心中升起的刹那,顿时便是化作了一股滔天巨浪,将他的理智,全数吞没!

  恐惧,刹那间弥漫了整个心头!

  侯青凌易容的刘易也是面色微微一变!

  “应该……不会吧?”

  “不!一定是这样!他的下一个目标一定就是我们!”刘冲的语气很坚定,其目中,恐惧与疯狂交织,幻化成一道道厉芒,闪烁不止!

  “不过,本侯又怎么会乖乖坐在这里坐以待毙?”

  他说到这里,嘴角微微挑起了一丝笑容,侯青凌见状,心中一动,问道:“侯爷,你……”

  “你就看着吧,本侯自有妙计!”

  ……

  听着侯青凌的讲述,辰御天的眼睛越来越明亮。

  “照这么说,在躲入房间之下的暗道,以及制造替身假死失踪,都是刘冲一手安排的了?目的,就是为了淡出我们的视线,好进行逃遁?”

  “不错!”

  侯青凌点了点头,“当天,我们就按照他的计划,一起躲进了书房之下的暗道,一直等到晚上三更时分,才偷偷从侯府前门离开。然后,我们就躲进了刘冲在城东一处别院之中。”

  “果然如此……哎,那具替身又是怎么回事?”霍元极问道。

  侯青凌道:“那具替身,本来只是一个街上乞讨的老乞丐,刘冲见他年级和自己差不多,身形也比较像,于是便将其毒杀,又戴上和他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皮面具,穿上了他的衣服,命我埋在了城南的官道上。”

  “他还特意叫我留下尸体的一只手在外面,在埋尸的地方放上了鬼军令,以此来误导你们是我犯的案。”

  “可惜他并不知道,我其实就是那个真正的凶手。”

  他笑了笑,脸上的嘲讽之意甚是浓烈,只是,众人却是不知,他到底实在嘲讽什么?

  是在嘲讽刘冲有眼无珠?

  还是在嘲讽自己这个真正的杀人凶手,却要为一个不是被自己杀死的人伪造自己杀人的现场来嫁祸自己?

  亦或者,两者皆有?

  霍元极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我说那个乞丐的被埋尸的地方居然和其他几个死者的惊人的相似,原来也是出自你这个正牌凶手的手笔啊!”

  侯青凌自嘲般地笑了笑道:“是啊。”

  辰公又问道:“后来呢?你又杀了刘冲和被自己囚禁起来的刘易,并且将自己所收集的他和颉利通信的信件复制品全部留在了杀人现场,以指证其罪行?对吗?”

  侯青凌目中再度闪过一丝惊讶,困惑地问道:“你说的很对,可是你怎么知道,那些信件只是复制品?”

  辰公微微一笑。

  旋即,他缓缓地吐出了两个字:“分析!”

  “按照刘冲和颉利二人性格分析,如此牵扯重大的密信,他们不可能在看过后还保留起来,要是这些密信不小心落到了皇帝的手中,那刘冲叛变之事,势必会暴露。”

  “所以,这些密信,以刘冲的脾性,一定会在看完之后将其烧掉,而不会将其保留下来。但,这些密信在到了侯府之后,第一个经手之人,并非刘冲,而是你。”

  侯青凌微微吃了一惊!

  “我问过侯府的仆役,他们说老爷的信件一般都是你亲自带过去给他的,所以,这些密信的第一经手人,应该就是你,你更是借助这个机会,在密信还没有交到刘冲的手上之前,便将其誊抄了一份。而后在将原件交给刘冲。”

  “我说的对吗?”

  辰公话落,辰御天接口继续道:“顺带一提,侯府的丫鬟说曾经看见你在后花园用右手写字,想必当时,你应该就是在誊抄密信吧?”

  “对,没错!那些密信的确就是是我抄写的,那一夜,等我埋好了替身,回到别院的时候……”

  ……

  “侯爷。”侯青凌易容的刘易走进了别院小屋内。

  刘冲看到他回来,顿时高兴起来:“事情都办好了么?”

  侯青凌点了点头:“您放心,都按照您的吩咐做好了。”

  “好。哈哈……”听到这回答,刘冲哈哈大笑起来,“做得好!这样一来,只要他们发现了那个乞丐的尸体,就会以为我已经死了……而等到他们反应过来,那个时候,恐怕我早已不再大玄地界了,哈哈哈……”

  “侯爷神机妙算,小的佩服!”侯青凌笑了笑道。

  “哈哈哈……”听到侯青凌这适时的奉承,刘冲极为高兴,阵阵大笑声不时从房间之中传出来……

  而,就在此时,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屋中的二人顿时吓了一跳,随即,就看到房门上有一个黑影出现了。

  刘冲惊疑不定的看着黑影,冷声问道:“谁?”

  没有回答,门后面的黑影,似乎是没有听到一般,依旧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就像是一个人被塞住了嘴无法发出声音时的呻吟。

  刘冲觉得奇怪,于是来到门口,打开门查看。

  谁知,门刚打开,他就看到一个和刘易长相完全一样的人被五花大绑着站在房门外,他嘴里被一块布塞着,只能不停地呻吟。

  “刘易?”

  看到这个人的刹那,刘冲大惊失色,下一刻,一把长剑忽然无声无息地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剑,很普通。

  但握剑的人,却并不普通。

  “你,到底是谁?”刘冲强自镇定,看着身后把剑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刘易”,问道。

  “刘易”微微冷笑,“我是你的管家刘易啊!侯爷,你不认识我了么?”

  “放屁!”刘冲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才是真正的刘易,你到底是谁?”

  “哈哈……刘冲,你还不笨嘛!”侯青凌恢复了自己的声音,冷笑了一声。

  而听到这声音的刘冲,顿时如同见鬼一般,身子一震,两腿不禁软了。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你是……你是……”

  “看来你还记得我?”侯青凌冷冷一笑,随即摘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看到他的脸,刘冲脸上惊惧更甚。

  “侯……侯青凌,你,你没死?”

  “是啊!我没有死,我活的好好的,只不过,你该死了!”话落,侯青凌狞笑一声,一抹血花飞溅,刘冲的身体无力的瘫倒下去……

  亲眼目睹了刘冲被杀的刘易,脸上被溅了一脸的血,加上他如今那万分惊恐的表情,显得极为可怖。

  他想要呼救,可是,却根本没有办法。

  不多时,又一抹血花溅射在门窗之上,房中的尸体,顿时又多了一道。

  ……

  “事情的经过大致就是如此……”侯青凌说完,缓缓叹了口气。

  辰公望着面前这张饱经沧桑却又英武不凡的脸,微微叹了口气。

  一个本来能够成为国家支柱的栋梁之才,如今却沦为了手中有着六条人命的杀人凶犯。

  这是何等的悲哀?

  辰御天也是心情颇为沉重的看着侯青凌。

  此案,放在律法的角度,也许侯青凌的确有错,但,放在道义上,却并无过错。

  以刘冲等人的所作所为,换作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会如此行事。

  但,律法与道义,却无法兼顾。

  刑恩铭叹了口气,道:“如此说来,你承认自己刘冲六人都是你杀得了?”

  侯青凌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回京畿府画押吧。”说罢,刑恩铭命令周林等人上前拿下侯青凌。

  但侯青凌却道:“先等等。能不能容我向这位前辈请教一件事?”

  说着他一指一旁的冰王。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也汇聚在了那道白发人影的身上。

  冰王一脸茫然的看了看侯青凌,随即看了看周围众人好奇的目光,不由笑道:“小家伙,你想问什么?”

  侯青凌满脸凝重,道:“不知前辈可曾知道轮回圣族是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冰王,连带一旁的炎尊,目中,顿时泛起了些许的惊讶之色。
...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167999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