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八 不是他

章二十八 不是他

  “什么?你再说一遍?”

  听过周林的话,刑恩铭顿时大吃一惊,一脸难以置信之色。

  一旁的刘夫人更是一下子脸色煞白起来。

  辰御天众人也是有些震惊。

  刘冲昨日才刚刚失踪,难道这么快便遭到毒手了?

  周林深深吸了一口气,道:“经过确认,死者,正是昨日失踪的凌远侯刘冲!”

  “啊――老爷……”

  再次确认噩耗,刘夫人禁不住打击,一下子昏了过去。

  辰公大袖一甩道:“立刻带我们我过去!”

  ……

  周林带着众人来到了现场。

  和前次一样,尸体已经被挖出,摆放在一旁,静等仵作验尸。

  公孙到了现场,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尸体旁,准备进行尸检,可,当他的目光落到了尸体身上之时,顿时皱起了眉头。

  同样看到尸体的辰御天、雪天寒也是微微皱眉。

  林刀则是下意识挡住了身后的儿子,不让他看到尸体的模样。

  就见那地上的尸体,虽然衣衫完好,浑身上下也没有什么外伤,但其面部不知为何却是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这……”刑恩铭轻哼一声,带着不解与威严的目光,望向周林。

  “周林,这尸体分明是面目全非,为何你们能够确认他就是刘冲呢?”他指着尸体,缓缓地低沉问道。

  谁都能够听出来他话语中的惊怒之意。

  周林连忙道:“大人,卑职之所以能够肯定尸体的身份,是因为在尸体身上,发现了此物。”

  说着,他将一份官凭呈上。

  刑恩铭伸手取过官凭,打开一看,顿时一惊,随即将官凭转呈给辰公。

  辰公打开官凭看了一眼

  ,随即神色微微一动。

  “恩师,这官凭的的确确就是刘冲的,难道这死者真的是他?”刑恩铭在一旁说道。

  辰公摇了摇头道:“现在就下这种结论,还太早了。”

  说着,他将手中的官凭还给刑恩铭,随即来到尸体前,仔细观察。

  辰御天和公孙此刻也同样仔细地检查着这具尸体。

  三人围着尸体转了半天,最终,目中同时闪过了一丝精芒,望着那面目全非的尸体,微微摇了摇头。

  刑恩铭不解其意,问道:“恩师,怎么样?”

  辰公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道:“恩铭,你做京畿府尹也有几年了,所经手的案子,想必也不少了吧?”

  刑恩铭点点头道:“是。”

  “那以你的断案经验,如果碰到死者的面目全非无法辨认身份的尸体,一般会认为是因为什么原因?”

  刑恩铭想了想道:“照一般经验来看,死者面目全非,定然是凶手所为,而凶手之所以如此,应该是为了掩饰死者的身份,避免被人认出来。”

  辰公笑道:“好,你说一般情况下凶手是为了让别人认出死者的身份,所以故意毁坏死者面目……那么放在这桩案子中,为何就不能是如此了呢?”

  “可是那官凭……”刑恩铭说到这里,目中霍然有一道精芒闪过,脸上,顿时有着一一丝明白之色流露。

  “难道……这官凭,是一个障眼法?”

  他神色略带惊讶,看着辰公。

  辰公微微一笑。

  一旁,辰御天也是笑道:“刑大人所言甚是,这官凭,的确就是一个障眼法,是某个人为了让我们以为这具尸体是刘冲本人,而设下的陷阱!”

  众人蓦然吃了一惊!

  凌妙音半疑惑半明白地看了辰御天一眼,道:“你说这是一个陷阱,难道……”

  辰御天点了点头,一指地上那具面目全非的尸体,道:“这具尸体,虽然不知道其生前的真实身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绝不是刘冲!”

  众人皆面露惊讶之色,彼此相互对视,面面相觑!

  辰公则颇为欣慰地摸了摸胡子,微微一笑。

  就听辰御天继续道:

  “之所以这么说,证据有三!”

  “其一,公孙先生,麻烦你讲验尸的结果给大家说一下。”

  公孙点了点头,随即看了看尸体,道:“死者的身份虽然不知,但很显然,他是中毒而死,而且从尸体才刚刚出现尸斑这一点来看,死者死亡时间绝对不超过两个时辰。另外,从手脚上的勒痕来看,死者生前应该也有被绑的迹象。”

  “中毒而死?”众人吃了一惊。

  鬼军令案,死者几乎都是被凶手捆绑之后活埋致死,可是此人竟然是中毒而死,这似乎并不符合凶手的作案手法!

  “也许……凶手这一次换了作案手法也说不定……”凌妙音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辰御天微微点头,的确,这种可能性,并不能完全排除。

  “这就要说到第二个证据了。”

  辰御天说着,拿起了死者的一只手,给众人看:

  “你们看,死者的浑身的皮肤干枯粗糙,刘冲虽然是行伍之人,但多年养尊处优,身上的皮肤,势必不可能如这般饱经风霜,这样的皮肤,只有常年在阳光下暴晒或者在寒风中挨冻才会有,而刘冲身为侯爷,势必不可能有这种经历,也不可能有这样的皮肤。”

  众人微微点了点头。

  辰公也是摸着胡子,微微点头,淡淡一笑。

  就听辰御天继续道:“如果这样也还不能充分说明问题的话,那么第三个证据,将是最有力的铁证!”

  说着,他走到了尸体脚边,将尸体的裤脚卷起,露出膝盖。

  众人微微皱眉。

  就见这露出来的两条腿上的皮肤,同样是干枯粗糙,而且,在其膝盖处,还各自有一个形状较为奇怪的痕迹。

  这痕迹看起来已经很久了,显然不是新近留下的。

  “你们看!死者的膝盖处有两个奇怪的印痕,对吧?”辰御天指着那两个印痕问道。

  众人点了点头。

  “这到底是做什么留下来的伤疤?”霍元极疑惑道。

  辰御天微微一笑:“霍兄,那并不是什么伤疤,而是两膝常年跪在地上形成的的一种特殊的老茧,这种老茧比较难以形成,只有一天到晚都跪在地上的人,才有可能形成这种老茧。”

  “这么说来……死者,是一个一天到晚都会跪在地上的人了?可是,有什么人会一整天都跪在地上呢?”刑恩铭微微点头,无意中说道。

  而他这句话一落地,一旁的林韬、林刀、雪天寒众人顿时眼睛一亮,林韬立刻说道:“我知道了,是乞丐!”

  刑恩铭听罢,目中霎时闪过一丝精芒,点点头道:“没错!就是乞丐!也就是说,死者生前,其实只是一个乞丐?”

  他略显惊讶地看了看辰御天和辰公。

  辰御天微微点头:“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刑恩铭微微点头,旋即又问道:“可如果死者不是刘冲的话,那为何刘冲的官凭会出现在他的身上?那份官凭,可是货真价实的由兵部签发的啊!”
...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057247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