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七 死讯

章二十七 死讯

  “果然如此!”看着面前的密室暗门,辰御天微微舒了一口气,看向一旁惊讶的刘夫人:“不知夫人可知道这地下密室的存在?”

  刘夫人摇了摇头:“我也是今日才知道,原来老爷的房间里,居然还有这样一间地下密室。”

  辰御天点了点头,伸手拉开暗门,里面露出了一条幽深的暗道,不知通向何处。阵阵冷风从下面吹来,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随即,他当先一步,沿着阶梯,快步往下走去,公孙,刑恩铭众人随后跟上。

  辰公回头看了刘夫人一眼:“夫人,你也随我们来。”

  说完,又吩咐一旁的捕快:“你们守在此处,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入内!”

  捕快们急忙应是。

  辰公带着刘夫人和两个侍女下了密室。

  密室中,霍元极和林刀早已点上了两根火折子,将这密道之下的密室,照的一片明亮。

  辰御天四下观察,密室用石头筑成,不大,里面空空荡荡的,只有一张方桌,孤零零地摆着。

  辰御天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那张桌案之上,准确的说,是落在了桌上那两个空茶杯之上。

  凌妙音见状,好奇问道:“怎么了?这两个茶杯有什么奇怪的么?”

  辰御天没有回答她,而是目光一闪,微微一笑:“果然如此!!”

  霍元极也注意到了他的动作,知道他一定是想明白了什么,问道:“你又知道什么了?”

  辰御天微微一笑:“所有的一切!刘冲失踪的方法,以及绑走他的人,我全都知道了。”

  他这话的声音并不高,但此刻密室中较为安静,因此,此话一出,便是落尽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顿时,一片哗然!

  刘夫人急切地问道:“你说我家老爷是被人绑走的,这是真的么?”

  辰御天笑道:“当然是真的。而且,那个绑走侯爷的凶手,应该也是这个府邸之人,且是侯爷的心腹,否则,他断然不可能知道这个连夫人都不知晓的密室的存在!”

  闻言,公孙目光一动:“大人的意思是……其实昨日侯爷并没有失踪,而是被凶手藏到了这个密室之中?”

  辰御天点点头道:“不错!这个密室几位隐秘,而且知道的人极少,将侯爷藏在此处,定然不会被人猜到,这样,也就能够解释侯爷在房间凭空失踪的问题了。”

  说着,他看向刘夫人,问道:“夫人,不知自昨日侯爷失踪之后,府上可有这样的人一同失踪不见?”

  听罢,刘夫人想了想,忽然目光一闪,惊叫道:“有!的确有这样一个人!”

  “是谁?”

  “管事刘易!此人正是老爷的心腹,而且昨日老爷失踪之后,我再也没有在府中见过这个人。”

  刘夫人缓缓说道,语气中,蕴含着一丝愤怒。

  “看来凶手应该就是这个人了。他是刘冲的心腹,可以在毫不防备的情况下制服刘冲,再带到这件密室隐藏起来,以此造成凭空失踪的假象。”

  “只是,我不明白,刘冲真的是被绑到这里的么?”

  辰御天沉吟,目光缓缓地落在了桌上面的两个茶杯之上……

  而一旁刑恩铭听到刘夫人的话,顿时道:“看来,凶手应该就是刘易了。恩师,你觉得呢?”

  他看向一旁的辰公。

  辰公此时微微沉吟着,之后缓缓道:“从目前看来,这个刘易的嫌疑的确很大,但他到底是不是真凶,现在还不能确定!。”

  刑恩铭疑惑道:“恩师,事情已经如此清楚了,为什么还说无法确定凶手?”

  辰公看了刑恩铭一眼,没有说话,微微摇了摇头。

  这时,凌妙音忽然来到了刘夫人面前,问道:“夫人,不知这刘易相貌如何?也许,如果能够知道此人的相貌,我们也许就能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凶了……”

  她这话一出,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下子汇聚到她的身上。

  辰公问道:“这是为何?”

  “因为,我们昨夜,见到了真凶的相貌!”雪天寒上前,缓缓说道。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于是雪天寒将昨晚看到真凶面貌之事一五一十详说了一番,辰公听罢,暗叹一声,没想到昨夜竟然还发生了这等危险的事情。

  刘夫人听后,立刻便将刘易的容貌详细的描述了一番。

  “此人约莫五十岁上下,眼睛很小,留着山羊胡,个子嘛,约莫六尺左右,不胖也不瘦……对了对了,他是一个左撇子。”

  “左撇子……”

  听到这话,辰御天、林刀、雪天寒、霍元极、雪天寒五人顿时眉头一皱。虽然他们昨夜见到的那个凶手的的确确就和刘夫人形容的一样,可是,那个人昨夜在打斗之时,惯用手分明是右手啊?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么?”刑恩铭问道。

  雪天寒微微皱眉,道:“相貌的确与刘夫人描述的一样,可是,我们昨晚看到的凶手,是一个右撇子。”

  “什么?”辰公和刑恩铭同时大吃一惊!

  同样的容貌,却有着不同的惯用手,这种事情,可能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夫人,你确定刘易他是一个左撇子么?”辰公看了看刘夫人,追问道。

  刘夫人重重点了点头:“当然,我非常确定!”

  辰御天皱了皱眉,眼角余光无意间扫过刘夫人身旁的丫鬟,就见那丫鬟在听到刘夫人的话后,神色之中,微微露出了一丝困惑。

  “你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他问道。

  小丫鬟胆怯地看了辰御天一眼,随即有略带试探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刘夫人,刘夫人立刻道:“小莲你要是想到了什么,直说就行。”

  小莲得到了刘夫人的首肯,微微点了点头,说道:“那个……其实,我曾经看到过刘管事用右手写字。”

  “哦?”辰御天目光一闪,问道:“什么时候?”

  “大概是几天以前吧,我记得当时我因为夫人的吩咐去后院洗衣服,回去的时候,隐隐看见过刘管家用右手拿着笔在写着什么,只不过我当时急着去给夫人送衣服,所以也没有多注意。”小莲想了想道。

  辰御天问道:“你确定当时他用的是右手?”

  “嗯嗯!”小莲重重的点了下头,随即神色有异的看了辰御天一眼,似是很不满辰御天不相信自己的话一般。

  辰御天微微一笑,倒也没有在意。

  不过,小莲说的事情,倒是引起了他的兴趣。

  “一个左撇子,却用右手写信,这倒是有些意思……”

  ……

  而就在这时,密道上面,传来一阵嘈杂,其中隐隐传出了一丝熟悉的声音。

  辰御天嘴角微微一挑。

  刑恩铭则是疑惑道:“周林怎么来了?他不应该正在街上巡逻么?”

  原来,上面传来的那一道熟悉的声音,正是在悦来客栈内有过一面之缘的捕头,周林。

  辰公道:“也许是出了什么事情吧?这间密室里也没有更多的线索了,我们索性上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说完,他直接沿着密道向着上面走去,辰御天等人急忙跟上。

  除了密道,一行人再度回到房间之中,就见周林恭敬地咱在几个捕快身边,一看到刑恩铭出现,便是立刻上前,报告道:“大人,出事了!!”

  刑恩铭微微一皱眉,他听得出来,周林的声音,隐隐透着一股急切。

  “出什么事了?”

  周林连忙道:“刚刚接到报案,在城南京畿道旁,又发现了一具被埋在土里的尸体,和之前一样,这一次,同样发现了鬼军令!经过调查库档,死者……”

  说到这里周林突然停了下来,微微望了刘夫人一眼。

  辰御天见他如此模样,顿时心中一动。

  鬼军令案,已经可以初步确定凶手的目标,就是当年西征的六名幸存者,但截至目前,那六人,除了现在还在国公府内昏迷不醒的穆林之外,依旧活在世上的,便只剩下了一个人……

  “难道……”辰御天心中一动,生出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刑恩铭皱了皱眉,道:“死者怎么了,你继续说啊!”

  周林看了看刘夫人,有些欲言又止道:“死者……经过确认,正是昨晚失踪的刘侯爷!!”
...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040425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