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九龙奇案录 > 章二十六 密室

章二十六 密室

        看过字条之上的内容,辰御天第一时间赶往山下。和雪天寒等人以及留在穆林家中的公孙会合之后,听过这个消息的众人,纷纷大吃一惊。随即一行人带着昏迷不醒的穆林,马不停蹄地赶回了玄都。

        回到玄都的第一时间,辰御天独自一人进了宫。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按照常理,皇宫内已经不允许有外人进出了。但辰御天,显然是一个例外!

        毕竟,从某个方面来讲,他还是当今皇帝的师兄。

        进了宫,辰御天第一时间赶往玄曦所居住的凤仪宫,因为字条,正是由她传给自己的。

        刚到凤仪宫门前,还未及进入,辰御天便听到里面传来了玄曦任性的声音:“我不管,我不管嘛!本宫有急事,非要现在出宫一趟不可!”

        除了这个声音外,宫内,还隐隐地传出了一个女子无奈的叹气声。

        以辰御天的智慧,听到这些,自然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微笑着走了进去。

        “是什么急事,非要现在出宫去不可呢?”他缓缓笑着,一步一步,走进了凤仪宫,刚进门,便看到玄曦站在一个宫女的面前,摆出一副刁蛮的样子,看着那个宫女。

        而那宫女,则是看着自家主子,无奈叹气。

        听到辰御天的话,一心想要即刻出宫的玄曦并没有看门口来人到底是谁,他只当是自己皇兄过来询问,于是道:“当然是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了!”

        “哦?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让你非要在现在出宫不可呢?而且,你要是现在出了宫,那我这次前来,岂不会扑了个空?”辰御天笑道。

        玄曦刚想要反驳,但当其目光看到辰御天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

        随即,她惊喜万分的扑了过来:“御天,你怎么来了?我正打算过去找你呢?”

        见她连蹦带跳地扑了过来,辰御天微微一笑,道:“哦,原来你出宫就是打算过去找我啊。”

        “嗯嗯!”玄曦点了点头,随即看了看身旁的宫女,道,“好了,这里没事了,你先下去吧。”

        宫女应了一声,奉命而去。

        玄曦又屏退左右,拉着辰御天的手,来到一旁的桌边坐下,问道:“好了,说吧,你怎么会来的?”

        辰御天笑道:“如果我说,我是因为事先觉察到了你会去找我,所以就先过来找你了,你相信么?”

        玄曦白了他一眼,那意思不言而喻。

        辰御天微微一笑,有些失望的耸了耸肩,道:“好吧……其实,我是因为你传给我的那件事,所以跑过来向你询问具体情况的。”

        玄曦摆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微微点了点头:“这才比较像是你的风格嘛!”

        辰御天无语。

        看着他这般模样,玄曦忍不住“噗嗤”一笑,道:“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说到那件事,其实我也觉得有些奇怪。”

        听到玄曦话语,辰御天立即正色,认真的听着。

        “奇怪,什么地方奇怪?”

        “我派去的人回报说,明明一整天都没有见到刘冲本人离开侯府,可他就那么凭空地在自家的府邸之中神秘失踪了,你说这怪不怪?”玄曦纤细的玉指微微摸了摸下巴,一脸认真地道。

        “确实有点奇怪……”辰御天也托着下巴微微沉吟,却忽然,感觉自己刚刚似乎忽略了什么。

        “等一下,你说派去的人回报说,难道,你派人去监视他了?”他忽然道。

        玄曦笑了笑道:“是啊,自从上次感觉他和这件案子有脱不开的关系之后,我就暗中委派香莲到侯府去监视他了,当然,这也是经过了皇兄的同意的。”

        辰御天微微点了点头。

        玄曦口中的香莲,辰御天也认识,她和濮阳陵一样,都是皇室安排给二人的贴身护卫,武功方面全部都达到了超凡脱俗巅峰功力。只差半步,便可踏入罡气离体层次。

        这般功力,用来监视功力最高不过超凡脱俗的凌远侯府,已经是绰绰有余。

        既然如此,香莲说一整天都没有看见刘冲离府邸,那么也应该是真的了。可是,既然一整天都没有离开府邸,那么刘冲,又怎么会突然在府中失踪了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能不能把香莲叫过来,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她。”他忽然说道。

        ……

        “凭空消失?”

        定国公府内,公孙等人齐齐惊呼一声,旋即,五双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一旁的刑恩铭和辰公。

        他们,刚刚才从凌远侯府勘察归来。

        刑恩铭认真地点了点头:“不错,据前来报案的刘夫人说,刘冲今日整整一天都未曾出过门,但是傍晚时分,仆役去送茶的时候,却发现他不在自己的房间,也不再书房,他们甚至找遍了整个府邸,都没有发现半个人影。”

        他向公孙等人转述了刘夫人报案时的说辞,公孙听着听着,微微一皱眉,问道:“那么今天府邸可有外人进出?”

        刑恩铭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们已经问过负责守门的护卫了,他们都说除了恩师之外,今天没有任何外人进出过,而且,也没有任何人出去过。”

        “哦?”公孙眉头一皱,又问道:“那后门呢?”

        “后门我们也看过了。”辰公开口道,“那里是一条土路,平日里没有人迹罕至,只要有人走过,应该会在那条路上留下脚印,可奇怪的是,我们方才过去检查的时候,并没有在那路面上,发现任何的脚印。”

        听到这话,众人的目光顿时一凝!

        林刀目中光芒明亮,微微闪烁不止:“前门没有任何人进出,而后门又没有任何脚印留下,莫非这刘冲,还真的是在自己的府邸凭空消失了不成?可,这怎么可能呢?”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这时,一道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

        众人望去,就见辰御天缓缓地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笑容,目光缓缓地从每个人的身上扫过。

        他在听过香莲对事件的相关描述之后,很快便有了一个合理的推测,但,那毕竟只是一个推测,并没有实际证据能够证明。

        “御天,你说不可能,难道你……”辰公看着儿子脸上自信的笑容,忽然问道。

        辰御天点了点头,道:“的确是那样,爹你应该也想到了吧……”

        听到这话,一旁的凌妙音众人顿时微微一惊,想到了什么?凭空失踪的手法么?

        辰公微微点了点头道:“为父也是刚刚才想到的,不过,那的确是最有可能的方法了。看来,我们还是要去凌远侯府实地证明一下了。”

        辰御天微微点头:“孩儿正有此意。”

        众人看着这父子俩不停地打哑迷,顿时都是感到一阵心累。霍元极更是忍不住想要仰天长叹一声:

        “谁能解释一下?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

        翌日。

        辰御天和辰公带着众人以及京畿府的捕快差役,来到了凌远侯府。

        说起来,这还是辰御天第一次来到这里。

        刘夫人带着仆役们亲自迎接了出来,得知众人的来意之后,径直领着众人来到了东花厅的一间厢房,这里,正是刘冲失踪之前,最后待过的地方。

        换句话说,刘冲就是在这个房间中凭空失踪的。

        进了厢房,辰御天与辰公父子二人,目中皆是爆发出如同雄鹰一般锐利的光芒,在整个房间内四下搜寻……

        椅子,茶几,桌案,以及地上的地砖……

        父子俩的目光,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落在了地面上的那几块地砖之上。

        这几块砖,分明要比周围的高出不少。只是,这样的细节,若不仔细观察,是绝对不可能发现的。

        父子俩见状,相视一笑,随即走到那几块砖附近,低头仔细查看。就见这几块砖缝隙间得尘土浮现在表明,很明显最近不久前,还曾经被人撬开过。

        这时,一名侍女刚好送过来了茶水,辰公微微一笑,向他招了招手,侍女连忙走了过来,辰公伸手拿起茶壶,将茶水倒进那几块砖的缝隙。

        众人莫名其妙,面面相觑。

        只见地上的茶水很快渗进了土里,看到这一幕,公孙、雪天寒以及林刀三人纷纷神色一震,失声道:“难道……”

        辰御天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目光一闪,一只手运足内力,伸手将其中的一块地砖生生抠起!

        众人不由发出一声惊呼!

        就见,那地砖下,竟然出现了一道密室暗门!

        这下面,竟然有一个密室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shukeju.com/a/27/27420/1023221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