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军法

第三百六十七章 军法

  “住手!”

  侯君集走进院中,怒视着房俊大声喝吒。

  他身后的亲兵“呼啦”一下涌了进来,将院子里的神机营兵卒团团围住。

  房俊瞅了侯君集一眼,心中的怒气更盛,回头又是一脚踹出,正中那校尉的胸口。

  “噗”校尉喷出一口鲜血,委顿于地。

  他被房俊一脚踢碎下巴,嘴里已然满是鲜血,又被这一脚踹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这一口血足足有半大碗,喷出去三四尺,惨不忍睹。

  侯君集头根都炸了,眼看自己的侄子被如此折磨,暴怒道:“某让你住手,你听不见?”

  房俊理都不理他,指着晕过去的校尉道:“弄醒!”

  席君买二话不说,横刀再次刺入校尉的指甲缝,一用力,有一个手指甲被撬下来。这种剧痛真不是普通人能够忍受的,校尉虽然昏迷过去,却足以令他立即清醒。

  血淋淋的嘴,血淋淋的手,深入骨髓的剧痛,令他爆出人体最深处的潜能,猛然一挣,居然甩开两个摁着他的神机营兵卒,连滚带爬的向侯君集爬去,嘴里“呜呜呜”却说不出话。

  下巴已然粉碎……

  侯君集看着校尉这般凄惨的模样,心都跟着抽了一下,这可是他的亲侄子,大哥过世的时候,自己可是答应过决不让这个侄子受一点委屈,可是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人形了!

  可是房俊岂可如此轻易的放过这个禽兽?

  一个箭步从后边窜过来,在校尉距离侯君集几尺远的地方,一把薅住他的髻,猛地一用力,校尉哀嚎一声,诺大的身躯居然被房俊破麻袋一样向后凌空甩出去,“砰”的一声掉在正屋门口,哼唧一声,又晕了……

  侯君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房俊眼里还有我这个大帅的存在么?

  屡次三番的违抗军令不说,难道还要当着我的面打死我的侄子?

  怒火在胸口熊熊燃烧,简直要从两只眼睛里冒出来!

  侯君集大吼一声:“将房俊给我拿下!”

  “诺!”

  亲兵猛地抽出横刀,便围了上来。

  神机营兵卒岂能让自家提督被别人捉了?大帅也不行!在他们眼里,统帅只有一个,那就是房俊!

  管你什么大总管还是兵部尚书,敢动咱家侯爷,就跟你玩命!

  “锵锵锵”神机营兵卒赶紧护在房俊两侧,雪亮的长矛跟侯君集的亲兵对峙。而且由于长时间的高强度训练,神机营的兵卒下意识的就组成阵列,长矛手在前,刀盾手护卫,后面的弓弩手弩箭上弦,一支支锋锐的三棱箭簇对准身前的对手。

  一股森寒的杀气冲天而起!

  侯君集吓了一跳,被这股杀气刺激得激灵灵打个冷颤,头脑总算清醒一些。

  他终于想起来,眼前这个黑脸的小子,混劲儿犯上来,那可是亲王也敢暴揍的存在!

  房俊却根本不给他缓和的时机,此时他距离侯君集并不远,当下上前两步,就站在侯君集面前,两人身高相差不远,但是房俊显得尤为结实,肩膀也比侯君集宽得多,气势一下子就把侯君集死死压制住。

  侯君集恼火不已,叫嚣道:“尔违反军令,且虐待士卒,信不信本帅将你当场格杀?”

  房俊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的笑意:“老子信你个蛋!”

  他再次上前一步,脸部几乎跟侯君集贴在一起,二人气息可闻,很是暧昧……但彼此眼中喷薄而出的怒意与杀气,却令整个院子里沉寂一片。

  房俊死死盯着侯君集,大吼道:“侯君集纵兵为祸,斩杀降君,洗劫百姓,视大唐军法如无物,令大唐声威蒙尘,实乃大唐军界之耻辱!神机营麾下听令,若此人敢有异动,杀无赦!”

  “诺!”

  神机营兵卒狂吼一声,长矛横刀都前压一步,大喝一声:“杀!”

  杀气凛冽!

  侯君集带来的亲兵都吓了一跳,额滴个天!你们还真要动手不成?齐齐咽了口唾沫,眼神留意着大帅这边,等待大帅的指示……

  侯君集被房俊喷了一脸口水,恨不得掐死这个混小子!

  他骑虎难下了……

  只看神机营如此鼎盛的气势,侯君集可以肯定,只要自己敢动房俊一下,那上百张弩箭的第一目标便是自己,瞬间令自己变成刺猬!

  侯君集是市井出身,所以有着市井之间的狠辣和嚣张,可他绝不莽撞!

  在他看来,如何令手下兵卒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对自己保持忠诚?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所有的士兵都得到好处!这高昌国天高皇帝远,大军远征而来士气低落,洗劫一番自是可以提升士气。再说这里既不是中原之地,又不是大唐子民,放肆一番,有何不可?

  却未想到房俊居然如此处处作对,毫不退步!

  你特么是信佛的傻子么?

  这高昌城富得流油,所得好处,难道还能少了你的一份?

  真是不知所谓的楞怂!

  侯君集眼珠游移,思讨着怎么处理眼前的状况……

  房俊比他还紧张!

  如此同一军主帅作对,甚至扬言要把对方干掉,已是冒了军中之大不韪!

  侯君集若是不管不顾,悍然下令,今日就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房俊可不愿意跟这个傻逼同归于尽……

  现在见到侯君集气势一弱,心底顿时松口气,语气平缓下来,说道:“大帅可知某为何将此人拿下?”

  侯君集一愣:“为何?”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个侄子干了什么事儿,接到亲兵报讯,说是侄子被房俊给拿住,侯君集第一个念头就是房俊这混蛋要拿自己的侄子开刀,表示对自己的不满!

  所以侯君集立即赶来。

  听房俊这么说,还真是犯了大错?

  房俊缓缓退了一步,他怕对方的士兵心情紧张,误会了自己的动作,一时失手擦枪走火,那可就悲剧了……

  见到双方的士兵都稳稳的,这才送了口气,然后让开身子,让侯君集的视线能够看清这家院子里生的惨事!

  侯君集自己也惊呆了,这……

  是自己那侄子干得?

  娘咧!

  特么谁给你的胆子,连本大帅也不敢这么干好不好?

  侯君集差点被侄子气死!

  可再是生气,那也是自家侄子啊,还能眼睁睁看着被房俊打死不成?

  侯君集语气软下来,阴沉着脸,说道:“此事是某武断了,却不知此间居然生如此惨事。新乡侯且放心,本帅一定严查此事,将凶手找出来绳之于法,以正军规!”

  言罢,目光灼灼的盯着房俊!

  这算是当面认错了,对于一向心高气傲的侯君集来说,简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可房俊并不打算给他这个面子。

  什么叫一定严查此事?那就是说,你这个侄子不一定是凶手咯?

  将事情交给你调查,你还不是护着自己的侄子?

  想要服个软,让我卖你个人情,保住你的侄子,做梦去吧!

  既然敢触犯军规,做下此等丧尽天良、禽兽不如之事,那就得付出代价!

  给你面子?狗屁!

  老子被突厥铁骑突袭之时,拒不兵救援,坐视老子陷入绝境的是谁?

  房俊嘴角讥讽的一翘:“既然如此,末将听从大帅即是。便在此间审讯吧,某亦是人证之一。这几个军中败类,刀伤和身上的血迹尚未干涸,便是最好的物证,还望大帅秉公而断,整肃军纪,还无辜百姓一个公道!”

  侯君集差点被房俊给噎死!

  娘咧!

  老子都舍去脸皮,跟你说小话了,还一点面子都不卖,非得置我侄子于死地?

  侯君集脸色铁青,狠狠盯着房俊,半晌,才缓缓点头:“好!即是如此,此间便由你处置即可!”

  言罢,深深的看了侄子一眼,心一横,转身便走!

  他知道,今日房俊为了报复当日自己未兵救援之事,定然不会饶了自己的侄子!

  可这小子的确犯了军法,如今落到房俊手里,便是他侯君集又能奈何?

  只是这血仇,来日必然要你房俊十倍百倍的偿还!


  (http://www.shukeju.com/a/22/22535/910811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