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零四章 隐见端倪

第一百零四章 隐见端倪

  蒋王李恽的侍卫们一看自家殿下这般模样,顿时大惊失色,先是拿来厚毯子盖住伤处,一边往马车上抬,一边问道:“这马周当真胆大包天,虽说国法不可徇私,但做做样子也就行了,何必打得这么狠?”

  听了这话,李恽愈发气不打一处来,忍着伤痛,扭头看着正被家仆抬上马车的高真行,怒骂道:“都是这等不知好歹的小儿所累!娘咧!你家都已经落配了,还以为是以前申国公在位的时候呢?好死不死的去招惹马周,那人岂会惯着你?真是一群蠢货!”

  那边高真行一腔怒火有若熔岩流淌,强忍着才没有爆发出来,这会儿听了李恽的话语,顿时勃然大怒,本来已经被抬进了车厢,硬生生爬出来指着李恽,破口大骂:“放你的屁!如今家父致仕,人走茶凉,就连你们李家也忘了当年若非我们高家的鼎力扶持,这么皇位根本轮不到你们头上了,跟着旁人一道都来欺负老子是吧?”

  李恽亦是大怒:“去你娘咧!你跟谁张口老子闭口老子的?来人,给我打!”

  他身边的侍卫早就对高真行的言语有所不满,咱家殿下再是不受陛下待见,可那到底也是陛下的血脉呀,哪里轮得到你一个纨绔大放厥词?还口口声声提及当年皇位之争的功勋……

  听到李恽喊打,当即解下佩刀,连着刀鞘便冲了上去,照着高家的奴仆劈头盖脸的便打过去。

  高家这边以往那也是嚣张跋扈的人家,如何肯缩头当乌龟?高真行喊了一声“打”,便奋起反击。

  怎奈李恽身边的禁卫那都是百里挑一的军中精锐,先前在状元楼便将高家奴仆揍了一顿,这会儿更是个个虎入狼群勇不可当,几个照面便将高家的奴仆打得满地找牙。

  李恽兴奋得趴在马车上,排着车辕大叫:“给我打!把高四郎拖下来,狠狠的打!”

  禁卫便冲上去,将马车里的高真行拖拽出来,好一顿拳打脚踢。

  这些人都是军中好手,下手也极有分寸,看似打得热闹,实则并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处,只是看上去灰头土脸凄惨无比。

  京兆府的衙役都傻眼了,这怎么又打?赶紧跑回大堂报告马周。

  马周一听,气得胡子直翘。

  这特娘咧是根本没将他这个京兆尹放在眼里呀!

  刚刚惩戒完,结果就在京兆府的大门外大打出手,这让京兆府权威何存?

  是可忍,孰不可忍!

  马周亲自率人将打斗的双方驱散,然后一个一个尽皆投入京兆府大牢,哪管你是申国公家的公子,亦或是皇帝的儿子!

  高真行在牢房之内依旧以肯服软,甚至大声叫嚣:“马宾王你算个屁的正直之臣,如此虐待于我,不也是太子的鹰犬爪牙?你给老子等着,终有一日,今天的羞辱必定双倍奉还!”

  这话被狱卒传到马周耳朵里,马周并未在第一时间发火,而是陷入沉思。

  高真行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只是一时的气话,亦或是狂怒之下意有所指?

  *****

  东宫之内,则是一派喜乐。

  碍于太子眼下之低调务实的作风,东宫之内并未安排酒宴歌舞,但是每一个内侍宫女都能够感受得到太子殿下的欢喜,这从太子妃那张如花似玉眉梢都洋溢着欢快的俏脸便能够体会得出……

  朝野上下,谁都知道房俊乃是太子最坚定的支持者,只要房俊不倒,太子的位置便稳如泰山。而若是陛下有意易储,那么第一个要清除掉的,也必然是太子的巩固之臣房俊。

  眼下房俊率军在北疆狂飙突进,攻陷武川镇、大破赵信城,前前后后击溃斩杀薛延陀大军十余万,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漠北之地千里无炊烟,诸多胡族闻听房俊之名而色变,听闻唐军马蹄而胆寒!

  这股势头持续下去,漠北之地将会尽皆平定,雄霸草原的薛延陀将会烟消云散彻底覆灭,成就房俊封狼居胥、勒石燕然的旷世功勋!

  自今而后,大唐军中,房俊将会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即便是当年率军突袭突厥牙帐的“军神”李靖,在声势以及功勋之上,亦要稍逊一头。各方势力将会先后依附,用不了多久,房俊便能够成为军中陡然崛起的一股势力,且拥有着强大的话语权。

  尤为重要的是,这一仗使得火器大放光彩,以开天辟地的姿态改写战争的模式,使得许多有见识的大人物们都认识到火器的重要。

  然而直至目前为止,大唐所有火器的研发、制造、改良,全部在房俊操控之中,旁人根本无法解除到其核心的机密。

  可以说,眼下房俊大势已成,已然从一个宠臣、重臣,进化成为一方豪雄,拥有了在朝堂之上可以与一众大佬分庭抗礼的资本,其震古烁今的绝世武勋,使之成为军方的一个标杆,无数军卒将校对其充满敬仰与崇拜,简直成为所有大唐军人的一天标杆,再加上对于火器的掌控,即便是皇帝想要打压,都要三思才行。

  否则极易引起军方的动荡。

  这等情形之下,太子的地位自然愈发稳若泰山,轻易不可撼动。

  李承乾自从母亲文德皇后去世之后,从未有如今这般心底泰然高枕无忧……

  夫妻本位一体,太子妃苏氏看着愈发稳重而煜煜生辉的太子殿下,自然满心欢喜,眼里流淌着的都是浓浓的喜悦与安乐。

  不过作为太子的正妃,她不需要锦上添花以讨欢心,只需时刻敦促,以尽本分。

  “外间如今传言,说是父皇宠爱晋王,等到房二郎直捣龙城之日,便会大赦天下,同时赦免晋王的圈禁之刑……晋王固然是个聪慧老实的孩子,但是赵国公那些人恐怕不会甘心眼看着殿下继续稳坐储君之位,说不得便会利用父皇溺爱晋王的心理,从中作梗,平生变数……”

  寝宫之内,红烛高燃。

  夫妻两个敦伦之后,太子妃忍着浑身酥麻乏力,在李承乾耳边低声提醒。

  李承乾仰躺着,手在妻子滑腻的后背轻轻婆娑着,闻言略微蹙眉,道:“这话从哪里听来的?搬弄口舌,挑拨离间,当诛!”

  太子妃娇躯轻轻一颤,旋即柔声道:“是妾身自己心中所想,非是旁人蛊惑,殿下休要动怒……”

  “哎——”

  李承乾叹息一声,缓缓说道:“说实话,这个储君的位置,孤真心不想坐。往后当上了皇帝,孤也担心做不好。兄弟之中,青雀才华横溢心思跳脱,稚奴心性纯良开朗活泼,其实都比孤更适合做这个储君,若非孤深明这个位置但凡退却便难得善终,更要为你和子女们着想,说不得当真心一横辞去储君之位……”

  说到此处,他用手将妻子贴在自己胸前的俏脸捧起来,四目相对,沉声说道:“这个天下,是父皇舍弃了名声才打拼下来的,他若是不给我,那我绝无怨言……但是,只要父皇一日未废黜孤的储君之位,孤便会尽心竭力的捍卫自己的地位!以往,每每遇到难事,孤便会自暴自弃,不管他洪水滔天,但是如今,孤才算是明白,身为储君也好,身为皇帝也罢,绝非一个人的安危荣辱,那些跟随孤的大臣们,你们这些的孤的至亲之人,都会因为孤的所作所为影响到前途,甚至事关生死……孤想你保证,从今而后,无论是谁想要夺去这个储君之位,孤都绝对不会轻言放弃,定然会坚持到底!再也不会让你们这些关心这股的人,如前些年那般日夜担忧朝不保夕!”

  “殿下!”

  太子妃感动莫名,这简直就是能够从李承乾口中听到的最好的情话,还有什么是比一个男人拼尽全力去保护更幸福的事情?

  这句话就像是世间最好的情药,自然会引发一场极力逢迎的战争。

  只是风浪之中奋力冲刺的李承乾,却是双目黯然,心有旁骛。

  难不成,父子相残、兄弟阋墙这等人伦惨剧,乃是李唐皇族绕不过去的宿命?

  (http://www.shukeju.com/a/22/22535/45961101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