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唐锦绣 > 第一百零九章 分化与制衡

第一百零九章 分化与制衡

  纵然薛延陀汗国覆灭,大唐在此设立瀚海都护府,亦不可能驻留太多的守军。

  漠北太大,地广人稀,气候苦寒,想要统治这一块区域只能依靠当地的胡族,与大唐素来亲善的契苾部便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扶持与对立,才是统治某一个远离本土的区域的最佳方法。

  单单依靠一个契苾部是不行的,这会造成契苾部一家独大,如今的契苾部甘愿蛰伏在大唐的统治之下伏低做小唯命是从,但是当整个漠北都尽归其统治,会促使其迅速壮大。

  有了势力,便会滋生野心。

  谁知道今日的契苾部,未来就不会变成另一个薛延陀?

  当初李二陛下扶持東突厥汗国复国,并且将其安置在漠南敕勒川,便是将其作为大唐与薛延陀之间的缓冲,使其相互牵制,只是未曾料到東突厥一蹶不振,薛延陀发展迅猛,结果导致势力上的巨大差距,使得大唐不得不直面薛延陀的威胁。

  如今薛延陀覆灭在即,大唐必须扶持两个代言人统治漠北,压制其余部族,又要时刻控制这两个代言人相互牵制互相对立,不能趁机做大,这其实极为困难。

  契苾部是必须要笼络的,这是漠北铁勒诸部之中最亲近大唐的一支,但是另外一支部族的选择,则必须慎之又慎。

  房俊现在考虑的是回纥。

  作为铁勒诸部之中势力仅次于薛延陀的部族,回纥兵强马壮骁勇善战,其部族盘踞在狼居胥山脚下龙城一带,人口众多势力鼎盛。房俊之所以犹豫的原因,在于回纥实在是太强了,历史上薛延陀便是覆亡在大唐与回纥的两面夹击之下,而后回纥便迅速崛起,给大唐带来不少麻烦。

  尤其是现在回纥已然与仆固、同罗、拔野古等部族成立联盟,势力强盛,不好控制。

  稍有不慎,便会反受其害。

  *****

  房俊与契苾何力看似随意的饮宴,实则相互试探,彼此交锋。

  房俊意欲支持契苾部成为大唐统治漠北的帮手,但是必须要限制权力,遏制其发展;契苾何力则尽量争取契苾部在漠北的话语权,他不甘心只是作为大唐的走狗鹰犬,直至某一天狡兔死、走狗烹……

  当然,气氛相对来说很是融洽。

  契苾何力知道房俊没有决定谁来协助大唐管理漠北的权力,但是其对李二陛下的影响力极大,很大程度上对于此事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力,况且房俊所展示出来的善意也令他甚为受用。

  两人推杯换盏,契苾何力亲自执壶给房俊斟满一杯酒,询问道:“素闻二郎在江南华亭镇设立的纺织厂从西域收购大量的羊毛,如今西域也不太平,西突厥可汗欲谷设先是击败郭孝恪,致使数万唐军大败,继而又被英国公统帅大军击败,麾下兵卒伤亡无数,逃奔吐火罗才逃得一命,声威扫地、威风不再。阿史那泥孰的孙子得到西突厥十姓的支持,废黜欲谷设,自立为乙毗射匮可汗,已经遣使前往长安,请求得到大唐的敕封,并且要求内附。欲谷设岂能甘心被废黜?一场大战即将在西域展开,这兵荒马乱的,恐将影响到二郎的生意……何不将西域收购羊毛的份额,拨一部分转到漠北?别的不敢说,若是二郎在漠北收购羊毛,哪个不长眼的敢坏你的好事,某当即提兵屠了他全族!”

  世人之追求,无非权利与财富而已。

  契苾部若是能够成为大唐统治漠北的助手,也必须有着稳定的利益去和那些部族分享,不然难道还能骑着马拎着刀挨个部族的杀一遍?

  杀也杀不完。

  如若能够与房俊之间保持一条稳定的利益链条,不仅能够促进与房俊之间的关系,更能够使得不少部族因为羊毛的利益而投奔契苾部,顿时便会使得契苾部的势力大增。

  房俊自然知道契苾何力的想法,这也无可厚非,乃是合则两利的事情。

  当然,钱不能让契苾部一个人赚,还是要谨慎的谋求平衡之道……

  “如今羊毛织品在大唐内部的销售已然渐渐趋于饱和,短时间内怕是无法增加产量。不过眼下海外的销路正在扩展,只要倭国、新罗、南洋等地的贵族认可羊毛织品,必将迎来产量的爆发,原料的需求自然大增。届时只要收购漠北的羊毛,契苾部定然会是合作伙伴之一。”

  契苾何力呵呵笑道:“如此甚好,那某可就等着指望二郎发财咯!”

  脸上在笑,心里大骂。

  见鬼的“合作伙伴之一”!

  汉人是真的讨厌啊,时时刻刻不忘制约平衡之策,就算相信契苾部的忠诚,也定要再扶持一个部族起来,作为契苾部的假想敌,绝对不会容许契苾部一家独大。

  哪里用得着如此谨慎?

  如今的契苾部早已不是当初与薛延陀共同号称“大汗”的年代了,不仅远远及不上薛延陀的强盛,就连回纥都稳稳的压住契苾部一头,除非是疯了才会效仿薛延陀雄霸漠北。

  没有大唐的支持,契苾部几天就得被回纥和薛延陀的残余给吞噬得渣都不剩……

  但这就是汉人一以贯之的策略,分化、牵制、平衡。

  你不得不说这一招很好用,以夷制夷,使得胡族常年处于内耗之中,为了争夺权力内斗不休,给予汉人休养生息的机会。等到好不容易干掉了竞争者,却又将面对汉人强盛的军队,再一次被击溃,然后又是分裂、牵制、平衡……

  除非某一天胡族能够出现一位天纵奇才,迅速的统一各部,亦或者汉人的地域出现严重的天灾使得社会动荡,那才有可能踏破长城入寇中原,否则想都别想。

  这时,门外有兵卒来报。

  “拔灼居然当真薛延陀大军阵前,手刃曳莽,被拥立为薛延陀可汗?”

  房俊看着战报,不由得吃了一惊。

  夷男可汗率领大军在赵信城大败亏输,致使薛延陀主力十去六七,余下的残军随着曳莽逃回牙帐,又且战且退,凭借暴风雪的掩护尽数撤回龙城。眼下薛延陀的有生力量,便是曳莽率领的残军,以及被夷男可汗驱逐的拔灼和突利失各自统御的部众,三方各有两万余,合共兵力在六七万左右。

  人数不少,但兵员素质良莠不齐,战力较之之前下降得不是一点半点,毕竟赵信城一战使得薛延陀元气大伤,精锐的兵卒尽皆惨死,现在这些兵马都是临时拉起来凑数的……

  而且三位王子各有龌蹉,谁也不服谁,纵然有六七万的兵力,届时亦是各自为战、各有谋算,实在不堪一击。

  然而现在拔灼悍然击杀曳莽,并且将其麾下兵卒尽皆收编,兵力陡然暴增,指挥权也已确定,势力不容小觑。

  想要将其击溃,必然要历经一番恶战。

  别忘了还有一个突利失,战报说是其已经率领族人一路向西迁移,似乎打算离开漠北之地投奔西突厥,但是谁能保证这人不会杀一个回马枪,突然出现在唐军的身后?

  契苾何力正色道:“拔灼此人凶残暴戾,但是精于战阵,军事才能较之其余几位王子更为卓越,万不可轻忽大意。况且龙城之地面水背山,一旦战局不利,即可退往狼居胥山,山高林密大雪封山,再想将其剿灭便难上加难。”

  房俊也很头疼:“的确如此,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若是不能一战将其尽数歼灭,往后薛延陀化整为零,时不时的兵出狼居胥山侵扰一番,不胜其烦不说,亦会导致极大的损失。可又有什么办法能够使其竭力死战,不要一触即溃呢?”

  这里是漠北,是铁勒人的地盘。

  一旦薛延陀人放弃大规模兵团作战,转而藏进深山玩起“游击战”,唐军便能只能疲于应付……

  (http://www.shukeju.com/a/22/22535/459042157.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