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吃了豹子胆?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吃了豹子胆?

        房俊知道李二陛下这是要敕建大慈恩寺,第一个念头,便是趁机在晋昌坊内购置房产,等到建寺圈地之时狠狠的敲一笔补偿款,做一个史上第一拆迁户……

        不过旋即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以李二陛下的德行,若是房俊敢这么干,怕是回头就将他抓进宫里去狠狠的抽一顿,然后一文钱也不给……

        拆迁户不是那么好当的,首先你得有一个开放的社会、严谨的法制,在唐朝这个连你的命都是皇帝所有的年代里,谈什么人权,谈什么私有财产?

        想要靠补偿款发财?

        美的你……

        李二陛下看向吴王李恪,微笑问道:“太子建寺为文德皇后祈福,而由你亲手负责建筑,亦算是一片孝心,朕心甚慰。怎么样,可有章程拿出来,打算如何建造这座寺院?”

        李恪肃然道:“回父皇的话,儿臣想过,既然是敕建寺庙,为母后祈福,那么以后必然就是皇家寺庙,规制上没有限制,自然要以最高规制来体现天家威仪。文石、梓桂、橡樟、并榈充其材,珠玉、丹青、赭垩、金翠备其饰,建成之后必然是重楼复殿、云阁洞房,定为天下第一寺。”

        房俊瞅瞅李恪,又看看太子,有些不满。这哥俩很显然早就被李二陛下告知要敕建大慈恩寺,现在连选址都完成了,却将自己蒙在鼓里,一丝一毫消息都未泄露,不知道为什么怕自己知道?

        不过李恪确实有才华,在工部锻炼这两年,已经将工部的业务尽皆掌握,连工部尚书都渐渐被他架空。现如今的工部,吴王殿下一言九鼎,谁敢不服?

        李二陛下龙颜大悦:“很好。”

        他这人好大喜功,什么事情不做便罢,做便一定做到最好。

        既然是敕建皇家寺院,那自然是必须在场面规制上彰显皇家威仪,不弄出一个“天下第一寺”出来,如何对得起皇家地位?

        房俊蹙蹙眉毛,隐隐觉得自己好像进了坑……

        果然,李恪瞅了一眼,对李二陛下说道:“工部精工良匠毕集,营建宫殿庙宇的经验亦是丰富,再大的寺院亦可建造。只是如此规制,必然靡费巨大,万一民部那边……”

        “陛下,微臣有本启奏!”

        房俊没让李恪把话说完,便出言打断。

        李恪当即闭嘴,似乎巴不得此刻房俊接上话……

        李二陛下剑眉微蹙,瞪着房俊,不悦道:“你哪那么多事儿?说罢,又有什么破事儿烦朕?”

        房俊没理会皇帝的不满,自顾自说道:“这寺院可有名字?”

        太子插话道:“自然已经定下,因是感怀母后养育之恩,建寺祈福,愿母后之恩泽惠及天下,故名大慈恩寺。”

        房俊颔首:“多谢殿下解惑……”而后又看向李二陛下:“既然敕命大慈恩寺,想来陛下是指望这座寺院千秋万世,以便让天下臣民尽皆仰慕文德皇后之贤良圣德,不知然否?”

        李二陛下有些不耐烦:“有话就说,罗里吧嗦的可不像你。”

        房俊吃了个瘪,不敢多说废话,干脆道:“微臣不赞同吴王殿下之建寺方略,木料虽然雕琢精细华美繁复,然则惧怕水火极易损毁,上古多少宫阙殿宇,如今已然化作尘土?大慈恩寺乃是太子为文德皇后祈福之地,陛下又希望它能够千秋万世……文德皇后朴实贤良,那么这座寺院便不易太过奢华精美,若是以石料砌筑,不仅恢弘大气,还能与文德皇后之性情辉映,相得益彰,更能够历久弥新,哪怕千年万年之后,此寺定然依旧矗立,世人皆能敬仰太子思母之情,可垂拱万世,辉煌永驻。”

        顿了一顿,见到李二陛下面色阴沉极为不虞,咬了咬牙心一横,续道:“而且依微臣之间,既然是皇家寺院,那么就应当从陛下之内帑当中拨款修建,而不应命民部承担这笔费用,导致国库空虚,致使诸多国策无力实施,引得天下舆情纷乱,有损陛下之圣名……”

        一边说着话,一边心惊胆跳的偷瞄李二陛下的脸色,果不其然,他话未说完,李二陛下已经暴跳如雷,一脚踹在他腿上,大骂道:“混账!朕乃天下之主,内帑的钱是朕的,难道民部的钱就不是?”

        房俊被揣了一个趔趄,却奇怪的并未退缩,反而梗着脖子道:“天下不是陛下之天下,乃是天下人之天下!民部的钱也不是陛下您的钱,而是天下人的钱!若陛下将天下视为私人之物,予取予求,那与隋炀帝又有何分别?不过昏聩之君耳!”

        屋内众人都惊呆了,好一个房二郎,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怎地,居然敢说皇帝与隋炀帝一样?

        李二陛下果然暴怒,伸手去拽房俊的官帽,给他脖子一缩给躲过去,更加恼火,一脚踹在房俊腿上,骂道:“娘咧!你还敢躲?再躲一次,老子砍了你的脑袋!”

        房俊苦着脸,不敢躲了。

        砍脑袋自然未必,但是这位发作起来,将禁卫叫进来狠狠的抽自己几十鞭子是完全有可能的,与之相比,踹几脚又算得了什么……

        李二陛下一脚接着一脚,一直将房俊踹到角落里,依旧不解恨,一边踹一边骂:“娘咧!魏徵死了,朕还以为耳朵能轻省一些,不料又蹦出来一个跟朕唱对台的!怎么的,是以为朕的刀不利了,还是想要学魏徵那个老货当一个千古诤臣?”

        房俊支起胳膊护着头脸,蹲在地上将后背和腿臀露出来,让皇帝陛下踹着解气,求饶道:“微臣哪里比得上魏公?不过是一时糊涂,这才出言无状恼了陛下,微臣知错了!”

        “知错了?说说看,你哪里错了?”李二陛下一边踹,一边问。

        房俊抱着头,怕被皇帝踹到脸上,瓮声瓮气道:“微臣说错话,天下是陛下的天下,民部的钱都是陛下的钱,陛下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微臣说您跟隋炀帝一样,更是大错特错,您比隋炀帝强多了……”

        嚯!

        屋内众人都惊呆了,这房二郎难不成是吃错了药,想要找死?

        李二陛下鼻子都快气冒烟儿了!

        娘咧!

        你这是好话么?

        以为朕老糊涂了,听不出好赖话?

        他虽然正值壮年,但毕竟多年不曾上马提槊冲阵杀敌,踹了一阵难免力虚气短,可房俊皮糙肉厚,任由他“砰砰砰”的狠踹,却是不曾伤到半分。

        打人把自己累得够呛,结果人家还不疼,非但未能出气,反而怒气更添几分……

        “来人,将这厮给朕拖出去,狠狠的打!”

        李二陛下打累了,大吼一声,将门外的禁卫喊进来。

        众人面面相觑,知道陛下这是当真怒了,可若是任由禁卫将房俊拖出去,还不得给打个半死?

        这时候谁也不敢出来说话,唯有太子……其实太子也不敢,可谁叫他跟房俊情谊深厚呢?

        李承乾咽了口唾沫,奓着胆子站出来,小心翼翼道:“这个……父皇,二郎固然言语有失,可是依儿臣之见,他绝非敢于直言诤谏之人……或许是他没说明白,父皇天恩宽厚,何不让他解释一番,若是解释不清,再打不迟……”

        太子殿下这话说得极有水平,言下之意,那就是说“这小子是个佞臣啊,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是把好手,可您看看他哪里像是铁骨铮铮的诤臣?”

        肯定是有误会……

        李二陛下恨恨瞪着房俊,怒不可遏!

        小王八蛋居然将朕比作隋炀帝那个亡国之君?最过分的是,这厮还惦记着自己的内帑!不让民部出钱修筑大慈恩寺,居然要从朕的内帑里头出,你难道不知修建这样一座天下第一的寺院得花费多少?

        你这是想要将朕的私房钱一把掏干净呀!

        简直不可饶恕!

        不过太子说话了,他不可能不给储君的面子,否则又有风言风语传扬出去,只得忍着怒气,又恨恨踹了一脚,怒道:“起来给朕说个清楚,如若不然,休怪朕扒了你的皮!”

        房俊愁眉苦脸的站起来,他自然是有原因的,否则岂不是自己找打?

  (http://www.shukeju.com/a/22/22535/2139829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