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前方有坑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前方有坑

        房俊丝毫没有被贺若明怼了一句而感到恼火,反而笑眯眯道:“……贺若监正毋须着急,且听本官说完……军器监既要负责制造兵械甲胄用以军队的换装,亦要承担损毁兵械的维修,以保证军队的战力,若是放在平时自然无妨,无非是多耗费一些时间而已,军队换装不急于一两天,军械维修更是可以从容安排……但是一旦东征开始,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给军器监从容调度、适当拖延?军器监的能力,本官一清二楚,可以肯定的说一句贺若监正不爱听的话,军器监根本不可能保障东征的顺利进行!”

        贺若明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却又无言以对。

        他这才想起,人家房俊之前可是在军器监任过少监之职的,虽然时日短暂,却不妨其对于军器监的了解。

        直至现在,军器监的生铁购买,尚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房家的铁厂……

        现在反驳房俊,便等同于胡搅蛮缠。

        贺若明是个君子,既不会睁眼说瞎话,更不屑于争执那些无谓之事。而且自己若是一口咬定军器监全无压力毋须别的衙门分担,万一房俊一口咬住逼得自己立下军令状……

        那才是要命的事情!

        故此,贺若明只是略作沉吟,便道:“军器监的确有压力,但军器监上下一心,必然全力以赴。”

        说了一句活络话儿,反正我们肯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至于努力之后会不会得到理想的成果……这谁知道?

        永远不能把话说满,乃是官场之上首要的生存之道。

        贺若明道:“正如房侍郎所言,军器监任务繁重、琐事缠身,所以您还是别绕圈子了,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言,若是通晓情理,本官亦无不可。但是有一点还请房侍郎谨记,军器监的制造之权,绝对不容染指!”

        言辞甚是坚决。

        房俊眼睛眯了眯,面上毫无愠色,轻笑道:“贺若监正怕是与本官相处时间不长,未知本官之性情。外界固然对本官颇多非议,但是有一条却无人可以诽谤,那就是本官说一是一,说了不要制造之权,那就肯定不要!”

        贺若明不以为然,道:“那你们这个铸造局是干什么的?”

        房俊仔细说道:“众所周知,甲胄之造价极为高昂,而且因为平素操练以及临阵使用,极其磨损毁坏,但因为其超强的防护能力,却又不能舍弃,故而每一支军队之中重装步兵以及重装骑兵皆是主力中的主力,却往往数量极为有限。军中有破损亦或毁坏的甲胄,必须如数将其解回兵部,登记造册之后,谴派专人送往军器监修补。自然,能够修补的要修补,不能修补的则丢弃一旁……从甲胄由军中解回兵部,再由兵部送往军器监,等到修补之后再由军器监发回兵部,最后再从兵部派送至各支军队……期间不仅数目需要严格审核,往来手续更是繁琐之极点,而且所有清点数目的工作皆是由官吏来操作,难免有所疏漏,其中又平添了许多扯皮之处……”

        这一次贺若明没有在说呛人的话语,而是缓缓点头,深以为然。

        他虽然继任军器监监正时间不长,但是正好赶上现在天下各支军队都在整顿、调遣,兵械甲胄的制造维修数量较之平素成倍增加。工作量激增,令军器监官员工匠苦不堪言。

        然而只要是人干的工作,自然难免疏漏之处,整日里成千上万的兵械甲胄出库入库发派兵部以及地方,数目出错自然不可避免。若是寻常兵械倒还罢了,甲胄因其高昂的造价以及超强的防护力,一直被视为重中之重,只要出了差错,必然要究其原因。

        可是哪里又能说得清楚?

        贪墨者有之,出错者有之,甚至故意而为者亦有之……

        于是,军器监与各支部队之间时常因为甲胄数目出错而相互指责,谁都不肯承认错误是自己的,彼此扯皮,互不相让,令贺若明烦不胜烦……

        房俊的话说到了贺若明心坎儿里,顿时叹了口气,道:“谁说不是呢?便是昨日,一批新近打造的山文甲送至右骁卫,结果已然入库,却又发现数目差了一些,长孙顺德大将军说什么也不承认是他们负责武库的参军出了错,坚决认为是军器监这边故意少送了几套……这不开玩笑么?分明已然入了右骁卫的武库,再发现数目不对那与我军器监还有何关系?结果那位长孙大将军死不认账,简直不可理喻……”

        房俊一拍大腿,道:“那帮兵痞最是胡搅蛮缠,都入了武库,又与军器监有何关系?可贺若监正你还那他没法儿,都是些冲锋陷阵的悍将,讲就是谁拳头大谁说了算,岂会跟你讲理?”

        贺若明深以为然。

        ……

        刚刚还针锋相对的贺若明,这会儿已经跟房俊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意思。

        气氛之转变,令堂上众官员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

        岑文本端坐主位,安然闲适,只是嘴角的一抹笑容却显得意味深长……

        他不知道房俊到底打着什么主意,但房俊是那种受了别人的脸色还会笑脸相迎的人么?

        显然不是!

        若是放在以往,贺若明刚刚冷言冷语的怼上来,房俊不当场拳头还回去都算是好事,还能如现在这般言谈甚欢、相见恨晚?

        怎么可能……

        所以,岑文本就算不知房俊的主意,但是从房俊反常的表现来看,显然是另有谋算,这个铸造局或许对于旁人来说无所谓,但是对于军器监来说,说不准就是一个大坑……

        那边两人相谈融洽,贺若明问道:“房侍郎这个铸造局不制造兵械,那到底意欲何为?”

        房俊道:“维修甲胄。”

        贺若明皱眉:“仅止如此?”

        “自然,绝无妄言,若是日后贺若监正发现本官违诺,可去本官家门口骂我。”

        “……”贺若明无语。

        我是痴了还是傻了,去你家门口骂你?

        你老爹派人把我腿打折了,我还得爬着上门请罪……

        不过既然事先已经应允柳奭,现在又见房俊却是无意于制造兵械,便向岑文本点头道:“既然如此,吾军器监并无意见,一切还请岑相定夺。”

        岑文本觉得贺若明极大可能是掉进坑里了,不过自然不会揭破,何况他也摸不准房俊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道:“即是如此,本官便代表政事堂准允兵部设立铸造局,待到伏请陛下圣裁之后,再行颁发公文。”

        即便是对于权力并不甚热衷的岑文本,亦对目前“一手遮天”的状态感觉有些飘飘然……

        诸般原因之下,导致了政事堂目前离奇的一幕,数位宰辅卧病的卧病、请辞的请辞、甩手的甩手,结果唯有岑文本这么一位宰辅当政,无论任何政务,皆由他一言而决。

        因为已经没人反对了……

        不过岑文本心中暗暗警惕,权力便是世间最美好的毒药,令人上瘾,为之着迷,却也转瞬便能将人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目前的政事堂固然仅存他一个宰辅,这等“手执日月乾坤,一言可决天下事”的快感固然令他心舒神畅,但若是不能把持本心贪恋这等权力带来的美妙滋味儿,说不得那几位就会在背后狠狠的捅自己几刀……

        心中警惕,自然处处小心在意,唯恐一着不慎得意忘形,便留下致命的把柄。

        而房俊那边则脚步轻快的出了政事堂,承天门外见到自己的部曲家将已然牵过骏马,当即接过缰绳翻身上马,意气风发的大手一挥:“回兵部!”

        策骑横过天街,直奔皇城之内的兵部衙门。

        只要铸造局能够成立,他便有信心建立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兵部”,再不复那等文官系统指挥军队作战的落后方式……

        军政分离,才是大势所趋!

  (http://www.shukeju.com/a/22/22535/2013084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