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房俊发威

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房俊发威

  京兆府衙门院内院外,混乱不堪。

  上千名商贩百姓都被抓回来,到处都挤满了人,牢房里除去死囚之外尽数归置到一起,以便空出牢房关押这些商贩。可是即便如此,牢房依然远远不够用,正有衙役将抓来的商贩分成几组,想要送到长安、万年两县的牢房之中关押。

  程务挺走出来,见到乱糟糟的场面,顿时大喝道:“都别忙活了,拿来绳子统统捆了,就丢在街上!现在正是宵禁时分,各个坊市全都坊门紧闭,想跑都没地儿跑!”

  有压抑走到近前,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担忧道:“参军,即便如此,可若是这些人万一逃跑,再想抓回来可就麻烦了。”

  京兆府人手有限,又要看押人犯、又要连夜审讯,若是再满大街的去抓逃犯,这些衙役巡捕们三头六臂也不行啊!

  程务挺揉了揉脑门儿,目露凶光,咬牙道:“去给老子大声喊,哪个敢畏罪潜逃,一旦被捉到,打死勿论!”

  他也看出来今晚的形势对于房俊十分严峻,一着不慎便是万劫不复。既然房俊一心想要将事情闹大,那么死掉个把人又有什么大不了?有了此等严令,就不信这些向来油滑奸诈的商贩们不怕死!

  若是真有吃了豹子胆的敢跑,那就打死几个,杀鸡儆猴!

  “喏!”

  那衙役大声应了,回头招呼几个同僚吩咐一番,当即便各自拎着铜锣“咣咣咣”的一顿乱敲,吸引了犯人的注意,大声喊道:“府尹有令,有敢潜逃者,打死勿论!”

  “敢潜逃者,打死勿论!”

  “打死勿论!”

  ……

  一声接着一声的呼喊,上千人犯全都听得清清楚楚,全都吓尿了……

  若是换了别人说出这样的话语,大家权当放屁。吾等不过是聚众闹事而已,既没有杀人越货又没有谋逆造反,怎么就犯了死罪了?还打死勿论?吓唬谁呢!

  可这话是房俊说出来的……

  不信也得信。

  敢殴打亲王、痛揍大臣的主儿,一旦被惹急了什么事儿干不出来?以房俊现在的官职品阶、皇帝的宠爱程度,就算是当真打死了几个畏罪潜逃的犯人……

  貌似还真就不是什么大事儿。

  所有犯人都吓得噤若寒蝉,就连原本那些琢磨着趁着京兆府的衙役看管不顾的时候伺机逃掉的家伙,此刻也都乖乖的收了心思。

  拿自己的命去赌房俊这个棒槌敢不敢杀人?

  只要不是傻子,谁也不会干……

  结果就是,刚刚还闹哄哄的场面,一瞬间就安静下来,犯人们乖乖的待在远处,瞪着京兆府的衙役拿着绳子来捆自己。

  程务挺也有些慌,实在是人太多了!不过见到自己恐吓的话语见效,顿时大大的松了口气,暗自庆幸自家府尹这“棒槌”的名头当真好使,几乎可以止小儿夜啼了……

  可没等他松松快快的喘口气儿,又有属下哭丧着脸来报:“参军,绳子不够……”

  “……”程务挺无语。

  谁家的衙门能备着千把条绳子?

  王玄策匆匆从大门外走进来,浑身都被雨水淋透了,见到程务挺便赶紧走过来,压低声音急切道:“怎地还不将这些人捆起来?万一这帮家伙被鼓动起来冲击衙门,那可就坏菜了!”

  程务挺苦笑道:“绳子不够,有什么办法?”

  王玄策也无语了……

  关起来没有那么多的牢房,捆起来没有那么多的绳子……这也没办法,怕是自大唐开国以来就没一次性的抓过这么多人。

  想了想,王玄策道:“这个简单,让这些家伙将裤子全都脱了,用刀子将这些人的裤子全部裁开,代替绳子捆住双手即可。”

  程务挺双眼一亮,抚掌道:“好主意!哈哈!没了裤子,就算这帮家伙当真跑了,那目标也极其明显!再者说,这一个个的光着腚,他还能跑到哪里去?”

  当即命人勒令所有的犯人全都脱掉裤子。

  犯人们嘟嘟囔囔有些不愿意,可是形势比人强,他们现在是犯人,落到京兆府的手里不扒你一层皮都算好的,裤子算个屁呀,不脱也得脱……

  至于人权?

  这年头没那玩意儿……

  当然也有人不愿意脱。

  胡崇站在人群中间,双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腰带,扯着脖子喊道:“凭什么?吾等不过是聚在一处请愿而已,东市乃是吾等活命之所在,现在拆得乱七八糟生意大受影响,家中已然揭不开锅了,还不许吾等说上几句话?还要脱吾的裤子?绝对不行!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志气第一,颜面第二,古人饿死不吃嗟来之食,想要吾脱了裤子将羞处示于人前,万万不可!除非砍了吾的脑袋,否则裤子坚决不脱!”

  他这么一鼓噪,立即便有人有样学样,也拒绝脱裤子,又是一阵混乱。

  程务挺大怒,三两步来到胡崇面前,戟指怒道:“当真某不敢杀人乎?”

  胡崇全无惧色,梗着脖子道:“来呀!有能耐就砍了老子,不敢砍你就是老子下面的话儿……哎呀!谁打老子?唉唉唉……就有能耐就打死我!”

  房俊换了一套官袍出来,便听到有人在这边叫嚣,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特么真当老子不敢杀人?

  从身边家将的手中夺过一根水火棍,几个箭步便奔至那人身后,见到此人仍在叫嚣,便狠狠一棍砸下去。

  正巧这时候胡崇说得兴起,扬起了手臂,房俊这一棍子便砸在他的胳膊上。

  “咔嚓”一声轻响,胡崇的胳膊顿时耷拉下来。

  胡崇惨叫一声,回头大叫:“谁打老子?”

  房俊咬牙切齿:“老子打你!”

  又是一棍劈头盖脸就砸下去。按照他的力气,这一帮子若是砸实了,任他胡崇练了铁头功也得是一个脑浆迸裂的下场,不过房俊不想将此人打死了事,有的时候死的太快并不能给人带来太大的震撼……

  所以他手头微微一歪,水火棍便落在胡崇的肩膀。

  “咔嚓”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水火棍也断成两截儿。

  胡崇惨叫一声,被这一棍子撂翻在地,疼得汗都下来了,嘴里却兀自嘴硬:“有能耐就打死老子……”

  他认为房俊必然不愿将事情弄得太过火,否则越是严重,房俊的退路就越少。这种情况下房俊怎么干打死人?所以虽然疼得钻心,却兀自做出一副浑不吝的样子,显示自己的刚硬。

  只要挨过今晚,无论事情的结局如何,就凭着自己在房俊面前所表现出来的硬气,也足以使得家主对自己另眼相看,大大重用!

  可是他哪里想得到,房俊非但不怕把事情闹大,反而就怕事情不够大!

  不想将他一棍子打死是因为震撼性太小……

  房俊脸上浮起狞笑,一手拎着半截儿水火棍,咬牙笑道:“好,有骨气!本官今日就成全你!”

  照着胡崇的大腿狠狠一棍落下!

  “咔嚓”

  “嗷!”

  腿骨应声而断,胡崇一声惨嚎。

  房俊依旧不罢手,咬着牙又是一棍砸在他另一条腿上!

  “嗷——”

  胡崇疼得满地打滚,嘶声惨嚎,其叫声之惨烈,令人心惊胆颤,肝胆欲裂!

  房俊今日遭了算计,一股子怒气郁结在胸,正愁没有地方发泄,一个小小的商贩、世家门阀的走狗,蝼蚁一般的东西也敢当面叫嚣?一棍又一棍雨点一般砸下去,偏偏又避过胡崇的要害,大腿、手臂、侧臀……砰砰有声,一连十几下打下去,在胡崇哀嚎声中,眼见得手臂腿脚都渐渐的呈现一种扭曲的姿态。

  手臂、腿骨……全都断了。

  小雨落在屋顶、地面,润物无声。

  整个京兆府衙门里里外外,只有胡崇凄厉的惨嚎一声比一声衰弱,终于渐渐平息,只剩下野狗喘息一般的呻吟……

  被抓来的人犯各个靠着墙壁老老实实的站着,吓得肝胆欲裂、魂飞魄散,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口,唯恐被这个魔王盯上,下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这人是真敢把人活活打死啊!

  特么的,不过是聚众闹事而已,至于的吗?

  京兆府的官员书吏、衙役巡捕,各个瞠目结舌。尤其是那些世家门阀出身的官员们,坏事都没少干,欺男霸女、谋财害命的事情也做过,手里有人命的也不少,可是又何时见过这般似乎要将一个人活活打死的惨烈场面?

  韦大武、独孤诚等官员互视一眼,紧紧闭上嘴巴,一声不敢吭,一股股凉气自心头升起,蔓延全身,激灵灵的打个冷颤。

  想想若是昔日自己能够硬气一些,硬怼房俊这个棒槌,那下场简直不敢想……

  一连十几下打完,地上的胡崇已经只有出气儿没有进气儿,肉泥一般瘫软在地上,只是随着细弱的呻吟声偶尔抽搐一下,其状凄惨无比。

  房俊出了气,将手里的半截水火棍“当啷”一声丢在脚下的青砖地上,虎目四顾,语气阴森:“还有谁不愿脱裤子,站出来!”

  身边诸人尽皆嘴角一抽。

  这话……有歧义。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http://www.shukeju.com/a/22/22535/17976542.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