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冥王武道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同代之战

第二百五十八章 同代之战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燕北归名闻天下,一把三尺青峰,曾经差一点就剑压当代。

        若是按照燕北归所言,双方各取三人而战,叶初一一方虽然看起来人强马壮,六星强者更多,但对方有着燕北归和重宝太阿剑,叶初一等人的赢面,很小。

        反倒是叶初一的提议,看起来还很是公平的样子。

        同代而战,只要叶初一输了,雷神殿一行人就俯称臣,这也符合叶初一身为雷神殿殿主的身份。

        但毫无疑问的,对于燕北归门下的那些个神子天骄而言,叶初一的这种提议,简直太过张狂。

        “艹,你以为你是谁,千年之前的傅红雪不成?”

        “好大的口气,燕师伯,我来斩杀此獠!”

        燕北归凝视叶初一,丝毫不理会自己身后一群门人弟子的叫嚣,目光当中尽是一种审视和凝重。

        旁人或许无法感觉到叶初一身上的那种威胁,但燕北归不一样,燕北归武道重修,剑术之精妙绝伦,远旁人想象,隐隐约约间,却是能够感觉到叶初一身上那种领悟了古武之秘以后的强大之处。

        “三日之前,晚辈方才破入宗师之境,前辈可是有何疑虑?亦或是,前辈身后,诸位同代兄弟,却是心有所惧?”

        叶初一笑眯眯的看着燕北归,目光不经意间从咸阳剑宫门下的那些个神子天骄身上扫过,流露出一种让人能够气炸头的怜悯神色而来。

        “叶初一,你休得嚣张,我来战你!”

        就在燕北归正在考虑的时候,咸阳剑宫门下,一名身穿纯白剑袍的青年猛然跳了出来,身上有剑意勃,如同雏虎贲张,气机夺人。

        “额,这位兄台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我想想看啊,应该是九幽剑诀、清风绕指剑、九宫罗仙剑,呼,原来是纯阳剑宗旧人,如此,我当让你三招!”

        叶初一微微闭眼,仔细感应着纯白剑袍青年身上的剑意,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传来,没由来的,叶初一的心底当中,闪过一个负剑而行的女子身影而来。

        一瞬间的时间里,叶初一气息有片刻时间的消沉,随即有些神色感慨的向着对方开口而道。

        “安敢辱我纯阳剑宗,找死!”

        叶初一心生感慨,是打心底里最质朴的一种感觉,但毫无疑问的,落在纯白剑袍青年的眼中,这就像是一种挑衅一般,瞬间暴怒,挥洒出霍霍剑光,朝着叶初一斩杀而来。

        对方愤怒的心情,叶初一并不在乎,见到那眼前熟悉的剑招,恍惚间,叶初一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曾经山顶水谷的那段日子当中,那个负剑而去的高挑女子,仿佛从时光当中走了出来,巧笑嫣兮,额外让人着迷。

        叶初一呆,但纯白剑袍青年却没有,反而更加的愤怒,剑光更快、更疾,带着满腔怒意,爆出了十二分的实力,向着叶初一猛轰而去。

        剑光破空,与叶初一不足尺许,叶初一却似乎还沉浸在愣神儿当中,所有人都屏声禁气,不敢出任何的声音,赤航三人,甚至已经身上气息勃,随时准备出手救援。

        啪!

        就在所有人的忍不住惊呼出声的时候,剑光落下,方寸之间,叶初一一下子便从呆当中清醒了过来,随意侧身,并指在自己眼前剑光上面轻轻一敲。

        长剑落地,叶初一就那么随意的站在原地,而那白袍青年,脸上种种神色闪动。

        “额,抱歉,要不你再来过吧!”

        叶初一真气一引,地面上的长剑倒射,落在白袍青年的身前之处。

        二指击落对方手中长剑,叶初一显然是对白袍青年的剑招已经熟悉到了骨子里,在实力上,已经对白袍青年形成了一种碾压之势。

        白袍青年看着自己面前矗立的长剑,脸上青白不定,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卑鄙,说好了礼让三招的,怎么就出手了……”

        “就是,说不定他这是故意这么说,然后让白兄轻敌……”

        白袍青年败的太惨、太快、太利索,咸阳剑宫当中一群青年有片刻时间的失神,随即满脸尴尬的胡乱找着借口,想要为白袍青年找回一些面子。

        “不好意思,实在是太习惯了!”

        白袍青年失神落魄的站在原地,叶初一也有些于心不忍,再次开口抱歉。

        “败了就是败了,我不是你的对手!”

        被叶初一这么开口一说,白袍青年也从失落当中清醒了过来,深深地看了叶初一一眼,捡起自己的长剑,扭头就走。

        白袍青年的这种情况,瞬间让整个战场有些惨烈,所有人都有片刻时间的寂静无声。

        “长云门下,李牧,向阁下请教!”

        白袍青年败的太惨,咸阳剑宫门下年轻人,皆与白袍青年修为相差不多,自然能够察觉到叶初一实力上的那种强悍碾压之势,唯有一名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吭声的沉默青年,在所有人都有些畏战的时候,抱剑而出,很是郑重的向着叶初一开口而道。

        “雷神殿叶初一!”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来人客气,叶初一也不好显得太过无礼,同样很是礼貌的拱手,侧身而立,静静等待着对方的出手。

        无所谓装逼与否,这是一种气度,一种自信。

        数次机缘,尤其是山顶水谷三年磨砺,叶初一对自己的一身所学,有着极为强大的自信,同代当中,便是那些个所谓的神子圣女,叶初一也自信能够轻松对敌。

        名叫李牧的青年,对于叶初一的这种态度,并没有愤怒,反而少有的郑重其事,拔剑在手,开始不断蓄势,整个人像是一道雷云当中正在酝酿的雷霆一样,目光犀利,身上有着一种无坚不摧、破尽一切的气机缭绕。

        剑势蓄积,开始变得越来越强,越来越凌厉,就连李牧的身周,都开始有一道道的剑气激荡,那是在蓄势过程当中,不经意间泄露出来的一些剑意所致。

        雷霆一剑,一旦爆,绝对会是如同山洪崩裂一般的,有滔天之威。

        事实上,李牧的这种长时间的蓄势,在真正的生死之争当中,很少有机会能够施展而出,某种意义上而言,这已经是一种作弊,或者说,是叶初一对其的一种放水。

        但叶初一,显然,并不在意。...

  http://www.shukeju.com/a/22/22164/14054311.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