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姜禾白月荥 > 第161章 宇文清的苦

第161章 宇文清的苦


不多时,一桌饭菜已经上好了。

        旅游景点,周边消费自然很贵,四五个菜,将近一千块钱。

        宇文清爽朗大方的买了单,还找服务员拿了一瓶国外的高档红酒。

        给姜禾倒了半杯红酒,宇文清小声说道:“姜大哥,这九长老下山执行任务,听说押运一批王级灵药!”

        说完,宇文清眼角余光偷偷看向姜禾的表情。

        姜禾眼皮微微一跳,似笑非笑的说道:“所以呢?”

        宇文清手一抖,放下酒瓶,立即道歉,“姜大哥,对不起…”

        他的确有小心思,没想到被姜禾一眼就看出来了。

        姜禾摆摆手,不以为然的说道:“无妨,下不为例!”

        宇文清之所以告诉姜禾这个消息,很明显是要利用姜禾去除掉九长老一行人。

        虽然姜禾和宇文清的关系不错,但这种杀人越货的勾当,他不会去做。

        除非,他们不长眼,主动招惹了自己。

        另外一边,九长老那张桌子。

        杜石端着酒杯对众人说道:“各位师弟,本次任务基本就要圆满结束了,为了庆祝,咱们干杯!”

        众弟子端起酒杯,笑吟吟的碰杯。

        九长老也是一脸和蔼的端起了酒杯,他瞥了一眼姜禾坐的位置,目露思索之色。

        此人给九长老一种极为危险的气息,可从他年纪来看,显然不可能。

        刚才他用神识检查过了,此子体内毫无灵力波动,和以普通人差不多。

        那危险气息又来自于何处呢?

        杜石见师傅忧心忡忡,不禁问道:“师傅,您怎么不喝酒…”

        九长老愣了愣,随即端着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放下酒杯,九长老语重心长的说道:“小石啊,你们都不要喝多了,我们还有正事呢!”

        杜石是九长老的关门弟子,也是万剑宗的天才之一,年仅三十岁,修为便达到了灵王巅峰,最近修为更是圆满,似乎随时都能突破至灵皇。

        这几年,杜石在宗门内为九长老争了不少光,他非常喜欢这个弟子。

        只是唯一的缺点,就是杜石的脾气。

        杜石生性不羁,心高气傲,一旦看人不顺眼,都会以强力还之。

        在宗门内,就算是大长老那一脉的弟子,杜石仍然敢去硬碰硬。

        杜石性情豪爽,一饮而尽,随即笑吟吟的说道:“师傅,我们好不容易才下来一次,几个月才喝一次酒,你就让大家多喝点,现在都已经到山脚了,不可能出现问题…”

        说着,杜石对一干师弟眨了眨眼睛。

        众人当然明白,立即向九长老求情。

        “师傅,大师兄说的对…”

        “是啊师傅,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

        九长老架不住众弟子的炮轰,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下不为例!”

        这些徒弟在山门内潜心苦修,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九长老也不想太扫兴。

        众弟子立即欢呼,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虽然在宗门里过得很拮据,但这些弟子每个月的薪水还是非常丰富的,每个宗门在世俗都有不少的商业,这些商业赚来的钱,支撑着宗门的吃喝拉撒。

        姜禾这边,宇文清和姜禾也是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

        宇文清给姜禾说了很多关于宗门里的注意事项。

        例如姜禾的修为,如果表现得太出色,很容易引起高层的关注。

        但要是太低,又只能混迹在内门弟子,想要成为核心弟子,有些难度。

        成为核心弟子最重要的一点,便是从九大长老之中选出一个师傅。

        虽然姜禾有着灵皇修为,但在万剑宗里面,也只能媲美一名长老。

        整个万剑宗,连带长老在内,灵皇强者将近三十多名。

        单是灵皇巅峰的强者都有三名,也只有这样的势力,才能保持常年屹立不倒。

        不得不说,杜石的话的确让姜禾心里为之一震。

        三十多名的灵皇,还有三名灵皇巅峰强者,这绝对不是他现在的能力能招惹的。

        不过,至少想要逃命的话,还是没人能留住他。

        “宇文清…”

        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右侧方向传来。

        宇文清脸色一变,循声看去,正是满脸通红的杜石。

        “杜石师兄,别来无恙!”

        宇文清一脸淡笑,眉头却是微皱。

        许是酒水喝得有点多,杜石走路如同踩了棉花,他抬着步子来到宇文清身前,带着讥讽的语气说道:“先天剑体,听说你很强…”

        宇文清立即道:“师兄见笑了,这先天剑体也就灵王之前用处大,灵王之后,如同虚设罢了!”

        先天剑体,对宇文清来说,是一种折磨。

        刚进入万剑宗的时候,因为先天剑体,他受到了大长老的青睐,被大长老收为关门弟子。

        在大长老的指点之下,宇文清的修为如同做了火箭一般,用了短短几年时间便成为了宗门里的骄阳。

        然而好景不长,在到达灵王巅峰之后,宇文清的修为在也没法突破。

        大长老不甘,用了无数天材地宝,想了无数办法,但还是没能让自己的爱徒突破至灵皇境界。

        渐渐的,大长老对宇文清失去了兴趣,对他也是冷淡起来。

        先天剑体在万剑宗成为了一个笑话。

        大长老脸上无光,经常安排宇文清下山历练。

        但宇文清心里很清楚,师傅表面是让他下山历练,实则是眼不见,心不烦。

        每当有人在宇文清面前提及先天剑体的时候,宇文清心里就是一阵绞痛。

        曾经的他,辉煌无比,如同骄阳,现在却混迹在众多外围弟子当中,好似陨落的残月。

        现在杜石故意提起这件事,无疑就是在宇文清的刀疤上撒盐。

        在宗门内,宇文清在怎么说也是大长老的首席弟子,名义上来说,身份比杜石要高出很多倍。

        只是大长老对宇文清的态度,导致所有人都知道,他不过只是明面上的身份摆在那里罢了。

        说得直白一点,宇文清这辈子注定止步于灵王巅峰,没有任何能突破灵皇的可能。

        而其他八大长老的首席弟子,天赋强大,突破灵皇,有着很大的希望。

        在宗门也能受到门主的待见。

        多一名灵皇,宗门的实力与地位才能得以延续。

        “废物就是废物,除了来世俗装装比,也就那样了…”

        杜石嘲讽道,说完又哈哈大笑以来。

        宇文清脸色一沉,背后面的长剑微微颤抖,似乎随时要出鞘。

        “姜大哥,我们走吧!”

        宇文清忍住怒意,淡淡的说了一声。

        从始至终,姜禾看都没看杜石一眼,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九长老的脸上。

        九长老正在和弟子们谈笑风生,根本没注意到姜禾的目光。

        “姜大哥?”

        宇文清见姜禾发愣,忍不住在叫了一声。

        姜禾收回目光,淡淡一笑,“走吧,时间也不早了,明天我还得回家呢!”

        回家?

        宇文清微微一愣,刚要说话,却见姜禾起身往外走。

        瞪了杜石一眼后,宇文清快步追了上去。

        杜石心里大爽,仰头大笑之后,准备继续喝酒。

        商务宾馆电梯里。

        姜禾双手揣在兜里,一脸微笑。

        宇文清站在姜禾身后,他眉头紧锁,目光不时看向姜禾,似乎有话要说。

        “我没打算回家,刚才只是说说而已!”

        姜禾淡淡开口,解释了一句。

        虽然没有看到宇文清的表情,但姜禾已经猜透了宇文清的心思。

        闻言,宇文清眉头舒展开来,心里一阵激动。

        回到自己房间,姜禾径直的走到浴室外面的镜子旁边。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姜禾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

        神农造化决—易容术!

        在神农造化决里,记载了一种易容术,这易容术可以改变自己的面貌,甚至连骨骼的高矮都能收缩。

        只是想要使用这种易容术,还的配合易容丹。

        易容丹,易容丹非常难炼制,需要数种灵药,且要一种带有幻性的灵物。

        沉思片刻,姜禾手腕一翻,几株灵药出现在手心。

        这些都是孟浩收来的,姜禾挑选了一些不常见的灵药。

        将级灵药:白蝴叶

        将级灵药:苦珊瑚

        将级灵药:七米露

        将级灵药:金灵耳

        帝级灵药:忘川藤

        忘川藤,属于高阶幻性灵物,成熟之后,能幻化人形。

        还处于幼年期的忘川藤,目前相当于王级灵药。

        这五种药材,炼制易容丹绰绰有余。

        之前的一个月,姜禾经常炼丹,现在对炼丹之道轻车熟路。

        王级以下的丹药,炼制起来绰绰有余。

        易容丹正是属于王级丹药。

        姜禾盘腿坐在床上,祭出神农鼎之后开始炼丹。

        为了防止灵力和丹药的味道外泄,姜禾用灵力封锁了整个房间。

        深吸一口气之后,姜禾双手掐诀变换,丹火化作一条火舌直奔神农鼎下方。

        神农鼎很快便被丹火烧红,姜禾一指指向神农鼎,灵力从手指源源不断的传输过去。

        半个小时之后,神农鼎悬浮在空中缓缓旋转。

        姜禾一挥手,一截忘川藤飞进了神农鼎里面。

        黑色的忘川藤,经过丹火的淬炼,很快就变成了绿色。

        那些黑色的毒药,全部被丹火消化。

        忘川藤仿佛还有生命,挣扎,蠕动,绿色汁液钻出表皮。

        但这都是徒劳的,一个小时之后,忘川藤化作一团指甲盖般大小的液体。

        随后,姜禾把余下的四株灵药扔进神农鼎之中。

        炼化将级灵药,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

        饶是如此,四株灵药也用了姜禾两个小时。

        王级丹药不比将级,必须将每一种灵药分开炼化。

        此时,神农鼎上方悬浮着五团指甲盖大小的液体。

        下方,丹火仍在源源不断的燃烧。

        姜禾加大灵力传输,控制丹火旺了几分。

        那五团液体缓缓变小,最后只剩下五团晶莹剔透的液体,好似雨点般大小。

        紧跟着,姜禾双手一合,那五团透明液体猛然撞击在一起。

        透明色发生了变化,最中间出现了一些血丝,血丝快速蔓延,很快就布满了整个透明水珠。

        水珠变成了红色,在丹火的烘烤之下,红色缓缓变淡。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一颗红色的药丸开始了分离。

        一颗药丸分成了两颗。

        一时之间,丹香四溢,令人垂涎欲滴。

        姜禾神色一喜,隔空一抓,两颗药丸出现在手心。


  (http://www.shukeju.com/a/21/21985/7396289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