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黑卡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1613年的酒王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1613年的酒王

  石磊现在对于红酒这一块,已经算是相当了解了。

  所谓久病成医,喝多了红酒,想不了解多一点都不可能。

  木桐酒庄一直可以算是法国红酒史上的一朵奇葩,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始,就盛名在外,虽然不是传统的四大顶级酒庄之一,可红酒的价格却经常凌驾于四大顶级酒庄之上。

  1945年的这款红酒,更可谓是顶级红酒中的顶级产品,全世界估计也剩不下几桶了。

  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木桐酒庄的老板才表示要升级酒庄,于是乎毫无意外的它就升级成功,成为波尔多地区红酒庄施行分级制度以来,唯一一个升级的酒庄,也让四大顶级酒庄华丽丽的变成了五大顶级酒庄。

  别的不说,光凭它说升级就能升级这一点,就绝对是励志经典,然后就一直稳居五大顶级酒庄最昂贵的行列,一直至今。

  红酒这种东西,收藏从来都不是目的,最终的目的当然还是喝掉。

  喝一瓶少一瓶的特点,也让剩下的红酒越发昂贵。

  像是这款1945年的木桐庄,从来都是有价无市,根本买不到。

  今天这个海地的土豪安德烈,却是说开就开了一瓶,一点儿都不肉疼。不过考虑到这是因为石磊救了他一命的缘故,似乎这份礼物也算不上太强大。

  两人各自品了一口之后,红酒就被倒进了醒酒器里,像是这种级别的红酒,没有个一两个小时的醒酒时间,绝对是达不到最佳品用的时机的。

  所以,安德烈大手一挥,酒庄里的仆人又给送上了一瓶早就在醒着的康帝,然后,他就像是喝白开水一般,一杯杯的跟石磊喝了起来。

  在美女翻译的陪酒和交谈之中,石磊慢慢了解到,安德烈家里,在海地是首屈一指的富豪,而且,这个首屈一指不是客气的说法,他们家就是当之无愧的海地首富,资产比第二富的家族翻两番都还不止。

  现在的海地总统,虽说是得到美国人的支持才登上这个大舞台的,但在国内,也是得到了安德烈的父亲的支持,才能最终坐在这个位置之上。

  石磊不清楚安德烈的话里有多少夸张的成分,但是在安德烈口中说来,只要他们家不提出种族灭绝或者大面积杀害平民这种荒谬的要求,基本上不管是能理解的,还是无法理解的要求,海地总统都会不打折扣的实行。

  这就有点儿恐怖了。

  犹豫再三,石磊还是问了一句:“你们家到底有钱到什么程度?”

  女翻译如实告知安德烈,安德烈哈哈一笑,道:“亲爱的石,很抱歉我在接你的途中,已经对你的背景进行了一些调查。我知道,你是个白手起家,令人敬佩的创业者,如今你的身家,应该已经稳稳的超过了二十亿美金。而你所控制的企业,总财富水准也已经很接近一百亿美元了。这大概是我家帮助海地的总统竞选所花费的资金吧。不夸张的说,如果不是我们家的产业有不少是涉及到军工之类的产业,财富不能完全曝光,我父亲至少是可以跻身世界前十的富豪。”

  这番话,让女翻译很是犹豫了半天,还是安德烈看出她的犹豫,催促了几次,女翻译才告诉石磊的。

  而且,在翻译这段话之前,女翻译很慎重的跟石磊表明,请石磊一定要对这个信息进行保密。

  对此石磊倒是并不怀疑,毕竟,他见识过暗夜之瞳这样的组织,也知道不光是国内有隐形富豪,国外也有。在这个世界任何角落,都会有一些人的财富,不能完全曝光。

  时间眼看着差不多了,安德烈拎着装有1945年木桐庄的那只醒酒器,拖着石磊到了户外。

  他指着前方大片的葡萄田,说:“这都是我这个酒庄旗下的葡萄田,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之所以买下这个酒庄,是因为这个酒庄的历史足够长。说起来你可能不了解,这个酒庄,虽然规模有限,可已经拥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最初的酒庄主,收藏了不少历史上的好酒。可是,他的后代实在有点儿不争气,这些年几乎把其祖上的珍藏变卖的差不多了。传说中,这个酒庄的主人,藏有一瓶1613年的拉菲酒王,全世界只剩下一瓶。不过他的后人找了很多年,也没能找到这瓶红酒。现在基本上公认这瓶酒早已不复存在,不过我查询了很多资料,却认为这瓶红酒一定还藏在这个酒庄里。所以,我花了五亿多欧元,买下了这个酒庄。就是为了那瓶酒王……”

  石磊听罢,笑道:“四百多年前的酒,真的还能喝么?”

  “能喝不能喝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找到哪怕那瓶酒的空瓶都行。我从小就对吃最感兴趣,红酒更是我最大的喜好,我这些年,在法国、西班牙、智利以及澳大利亚,都投资了很多红酒庄,新的老的加在一起,怎么也有个三四十家了吧。这些酒庄,有些是直接收购的,有些是投资入股的,总耗资已经超过两百亿美元。但是,亲爱的石,我看你也是个喝红酒的行家,你应该知道,普通的酒庄并不会拒绝被收购或者被投资,但是,那些历史名庄就不行了。这些年,我的家里对我们旗下的红酒庄做了很多资源的整合,可是,销量是不小,可名气很是有限。我有一个理想,那就是想让五大顶级酒庄变成六大,木桐庄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这除了要提高酿酒的工艺等等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足够的历史沉淀。这个酒庄,历史够老,如果再能让我找到那瓶十七世纪的酒王,一级酒庄肯定还不够格,但是二级酒庄肯定是能增加一个名额的。成为二级酒庄,我就能成为红酒行业协会的理事了。”

  对于安德烈的执念,石磊是不大能理解的,一个吃货的理想,有时候真的让人感到猝不及防。

  很快,这瓶价值少说数十万美元的木桐,就被两人瓜分干净,就连那个女翻译,也因此分到了一杯。

  看着那个女翻译端起那杯红酒的时候,他总觉得,女翻译有一种几乎要哭出来的感觉。

  安德烈带着石磊在酒庄里转悠起来。

  说是酒庄,其主建筑其实就是个古堡,从斑驳的外墙,也可以看出这个古堡的确是具有二三百年历史的。

  安德烈告诉石磊,根据原来的酒庄主所述,在古堡里有一个地道,那个地道,直通一个酒窖。

  那瓶1613年的酒王,就藏在那个酒窖里。

  但是,他买下这座酒庄已经三个月了,却根本没找到那个地道。酒庄的前主人,找了几十年,也没能找到那个地道。

  石磊对此,笑道:“以你的财力,你应该不会舍不得干脆拆了这座古堡,去把那个地道找出来吧?”

  安德烈摆了摆手,道:“去把那本手札拿来。”

  (http://www.shukeju.com/a/21/21985/1521193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