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 第1831章 死前的辉煌

第1831章 死前的辉煌

  “哪里走!”

  帽毡男毒液一而再再而三的躲闪,让亚尔弗列得气恼不已,狞声厉啸。

  一拳挥出,暴出强劲的撕扯力量。

  帽毡男毒液眼疾手快,向左侧一闪,再次避开。

  而这一次亚尔弗列得学聪明了,恰在此刻,踏步准确的跟来,拳头轰隆命中。

  帽毡男毒液躲闪不及,在全力躲闪状态也忘记了去阻拦,后背顿时血肉模糊。

  在咔嚓的碎裂声中,轰向大地。

  亚尔弗列得不依不饶,哪能错过这次机会,继续不停止的冲杀。

  霸道无匹,生猛异人。

  目光锁定帽毡男毒液,拳头随着目光不断轰杀。

  “就凭你现在情绪不稳定的样子,根本不可能杀得掉我!”

  帽毡男毒液强忍着疼痛继续躲闪,出言不逊。

  整个人的气息完全发生变化,任何鲜血从后背渗透出来,速度比刚才更快。

  在遇到实在无法躲避的拳头,用拳头硬生生的轰击而去。

  锵!

  类似于钢铁撞击的震颤音波响彻一片。

  亚尔弗列得没有白白注射药剂,最起码身体变得越发坚硬,硬的就像是钢铁似的。

  力量也变得强悍无比,此刻竟然硬生生抗住了帽毡男毒液的轰击。

  若真能坚持下去,那斩杀帽毡男毒液还是很有可能的。

  但是……

  正是帽毡男毒液所说的那样,这种药剂的效果只是暂时的,且在不断影响着亚尔弗列得的大脑。

  意识越发模糊,招式自然受到影响而变得混乱和不堪入目。

  又继续躲闪了好几次后,帽毡男毒液明显看到亚尔弗列得又在一开始那样用力的摇晃脑袋,试图保持清醒。

  抓住机会,铁鞭般的右腿横扫而至。

  亚尔弗列得脸色剧变,还没等还击,脑海中的意思越发凌乱,眼前就突的一片漆黑。

  这种感觉就像是血压太低的情况下,在蹲了很长时间,突然站起来的情景,一片黑乎乎会在瞬间蒙在眼前。

  没有来得及躲闪,脑袋结结实实的接了这记铁腿。

  猩红的鲜血逆口喷出,亚尔弗列得脑袋越发眩晕,当场保持不住身形的翻滚在第。

  轰隆的剧烈颤动中,滚滚尘土飞扬而起。

  “靠!”

  亚尔弗列得没有想到药剂对自己的影响这么大,身后狠狠拍了一下脑袋,挣扎着爬了起来。

  锁定帽毡男毒液,继续战斗。

  没有办法,体内的火焰还在滔滔不绝的燃烧,且越来越猛烈。

  就算他不战斗,整个人最后也会承受不住这股无名之火的力竭而死。

  索性还不如趁着还有口气坚持战斗,为德尼丝众人的逃跑拖延时间。

  帽毡男毒液不甘不忿,保持着足够的理智。

  跟刚才一样,继续你进我退。

  你攻击,我就退。

  你出现破绽,我就攻击。

  像是可以跨越空间似的,一次次的从亚尔弗列得可怕的招式下逃射而出。

  亚尔弗列得感受到身体开始变得不支,也意识到面对灵活的帽毡男毒液,使用蛮力想要将其击杀根本不可能。

  虽然取得了一些不错效果,确确实实在帽毡男毒液身上留下了一些触目惊心的伤口,但想要将其击杀还是欠些火候。

  眼珠子一转,放弃攻击,竟然扭头就跑。

  速度瞬间飙升三倍有余,转眼之间就逃出了十米之外。

  “我说亚尔弗列得首领你逃跑的本事还真是出神入化呀,怎么突然又开始逃跑起来了?难不成意识到自己体内没有多少鲜血了?”

  帽毡男毒液都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做,神情凶狠的狞声刺激。

  他说的没错,亚尔弗列得感到体内鲜血确实没有剩下多少,脸色都变得苍白起来,白的就像是卫生纸。

  眼底混杂着怨恨和不甘,喝道:“放心,杀你还是轻轻松松,就看你敢不敢跟来。

  今天你既然敢来,那我就大发慈悲的把你们所有人全部留下来。”

  这话说的有恃无恐,像是在挑衅帽毡男毒液。

  “虽然不知道你现在又想搞什么鬼,可你觉得以你现在的状态,我会怕你吗?

  还有什么把戏,尽管放马过来,我奉陪到底,也好让你死的明明白白。”

  “呵呵,你会后悔说这话的!”

  亚尔弗列得怨恨的看了眼帽毡男毒液,继续以迅猛速度逃窜。

  这到底搞什么鬼?

  说实话,帽毡男毒液还是有点儿疑惑和心悸。

  在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现在他还真不敢跟过去,唯恐对方再亮出类似刚才绝版药剂的宝贝。

  一旦出其不意,自己必死无疑。

  何况身上还受了一些伤,已经让他的身体无法保持到一开始的巅峰。

  可话已经说了出去,就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强行忍住牙齿间溢出来的鲜血,强忍着后怕的跟上。

  就怕帽毡男毒液不跟上来,扭头望来一眼,亚尔弗列得不由安心的深吸一口。

  强忍着滚烫的身体和剧烈的疼痛,更强忍着扭头反击的决心,也不去顾及四周的情形,决定以一己之力以小博大一次。

  就算是死,也要辉煌一次,也要死的其所,死的有价值。

  刚才本以为注射了绝版药剂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斩杀帽毡男毒液,可经过又一番交手后,他意识到还是有些难度。

  既然杀不了,那就临时改变主意。

  反正横竖都是一死,亚尔弗列得也看开了,更无所谓了,准备彻底释放。

  在两人一追一逃的时候,基地四周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

  存活下来的毒枭们三三两两的结伴而行,开始竭尽全力的逃窜。

  有的甚至各自为战,这样逃走的几率更高一些。

  帽毡男毒液手下的这批女毒枭虽然尽力在包剿,但敌人太多,且环境太复杂,多少会遗漏掉一些敌人,只能展开屠杀式的追击。

  她们没有帽毡男毒液的命令,就追击着伤痕累累的敌人,势必要将其一个个的送入黄泉之路。

  战斗到最后,才是最为惨烈和悲情的。

  为了能够逃走,使出浑身解数,甚至可以自断一臂,猩红的鲜血把大片废墟给染的不成样子。

  女毒枭们则气势如虹,或是围剿,或是追击,不曾停歇。

  ...

  http://www.shukeju.com/a/20/20908/44513598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