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都市之极品小道士 > 1083 献礼环节

1083 献礼环节

        在平虚道长的念头里,仲陵只不过是一个外来人,在这里算是人生地不熟,又怎么可能得到乔家的请帖呢?&1t;/p>

        再说,如果仲陵是真有请柬的,那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边入口呢?明明是打算过来缴费进入的,结果看到他平虚道长了,为了强行装逼,改变了主意,硬说自己是有请柬的,要从那边进入!&1t;/p>

        仲陵到得主入口处,负责接待的一个管事人般的中年人,主动向前询问,仲陵直接拿出请帖,那人拿过来一过目,鉴定过后,露出意外的神sè。&1t;/p>

        朝仲陵仔细看了看,实在认不出来仲陵是谁家公子?是代表哪一家来的?&1t;/p>

        人虽然十分面生,但他所出示的请柬却是真的,所以也不敢怠慢,以贵客的待遇,将仲陵给迎入了光罩之内。&1t;/p>

        仲陵进入护岛大阵之后,里面的景象焕然一新!&1t;/p>

        在外面一直关注仲陵动向的平虚道长,见仲陵真的拿出一贴请柬,且被顺利放了进去,顿时暗暗吃惊,心内诧异道:“这小子,还真的有乔家给他的请柬?从贵客通道进入了!”&1t;/p>

        一时间,他十分猜疑起来,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啊?看起来神通广大,远比表面上看到的更厉害,更神秘啊!&1t;/p>

        护岛大阵之内,是一个装修非常豪华的园林庄园。&1t;/p>

        这里面人也很多,但总体比外面是少多了。且大多是一些制服装扮的下人在忙碌着。&1t;/p>

        为了一千多桌酒席而做开宴前的准备。&1t;/p>

        仲陵沿着小道一路前行,一路上都有各种标记指示各个区域。&1t;/p>

        有请帖的人,自然将会去贵宾区进餐,而没请帖的人,则不得不边缘化一些了。毕竟一千多桌,主场地再大也容不下这么多桌子。&1t;/p>

        有一个牌子,指示着去礼物登记区。&1t;/p>

        仲陵没有多想,径直往那边而去。他是给乔家备了礼物来的,并不会因为已经进来了,或者乔家并不认识他,他就不打算再给了。&1t;/p>

        来到送礼区,这里也有不少人在争相给乔家老祖送礼。有专门的人负责记载送的是什么礼物,送礼人的身份信息等等。&1t;/p>

        仲陵来到此处后,排了稍许队,终于轮到他了,那负责登记之人顺口就问道:“请问这位小哥,要给我家老祖送什么好寿礼呢?”&1t;/p>

        仲陵淡然回答道:“年份为三千年的黑yīn竹一根。”&1t;/p>

        那人一听,顿时眉头微皱,面sè凝重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三千年年份的黑yīn竹?你确定其生长年份已经达到三千年之久?”&1t;/p>

        仲陵明确点头道:“嗯,绝对有三千年之久,只有多,没有少。”&1t;/p>

        那人更是面sè凝重起来,这黑yīn竹本身并不算特别贵重之物,可是生长时间越长,它便会越来越贵重。一般四五百年的黑yīn竹,就已经是很贵重了,到了一千年往上,那就更是价值不菲,用处巨大。&1t;/p>

        不管是用来炼制法宝,还是用作制符箓,制符简,都是极其上好的原材料。&1t;/p>

        可达到三千年之久年份的黑yīn竹,还真是很少听说过呢!若是此物生长年份是真的,那绝对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1t;/p>

        没想到此少年年纪轻轻,竟然出手就是这等罕见宝物?&1t;/p>

        忙小心翼翼道:“可否把你的黑yīn竹拿出来一看?我鉴定鉴定。”&1t;/p>

        他做为礼物登记员,除了要记录客人相信信息,送的礼物详细信息,还要确定礼物的真假,有一定鉴定的权力和义务。&1t;/p>

        仲陵没有多想,拿出一枚早已准备好的空间戒指,递给了对方。&1t;/p>

        说道:“我送给贵老祖的寿礼,就在这戒指里面,你要看就自己拿出来看吧。”&1t;/p>

        仲陵说完,就要离开。&1t;/p>

        他反正礼物送了也就送了,算是给这位千岁老人一个面子,也是给自己的好友乔远一个交代。毕竟自己来参加其千岁老祖的寿宴,总不能空手而来。&1t;/p>

        那人见仲陵要走,忙叫道:“这位少爷,先别急着走,不管你送给咱老祖的寿礼是什么,总是一份心意。不管礼物的好坏,我至少要给你登记一下啊,rì后我乔家自然会有所感谢。”&1t;/p>

        仲陵淡然道:“不必了,一我说这是三千年份的黑yīn竹,那就肯定是,我不会弄虚作假,也不会撒谎。二我送你们乔家老祖寿礼,并没有想过要得到你们乔家什么回报。”&1t;/p>

        那登记员一听,一阵意外,这个小子还真是洒脱啊?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却这么满不在乎的样子吗?连名字都不用登记一个了?&1t;/p>

        越怀疑他送的所谓三千年黑yīn竹,年份是不是真的有三千年了。&1t;/p>

        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忽然响起:“仲兄!你来得这么快?没想到我会在这里见到你?”&1t;/p>

        仲陵闻声望去,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在乔家唯一认识的好朋友乔远到了。&1t;/p>

        仲陵也是一阵意外,问道:“乔哥,好巧啊,你怎么会在这里?”&1t;/p>

        乔远解释道:“我是来看看各界给我老祖都送的什么礼物,也好对比一下我的礼物在这些礼物当中,属于什么层次的。”&1t;/p>

        仲陵微微一笑,表示理解。&1t;/p>

        乔远接着问道:“仲陵兄你呢?正是来登记送礼的?”&1t;/p>

        仲陵点头承认道:“是的。”&1t;/p>

        乔远大为感激,感动道:“仲陵兄真是客气了,我这一次叫仲陵兄来参加寿宴,并没有要你送礼的意思,仲陵兄你为人确实太客气了。”&1t;/p>

        接着好奇向管事人问道:“不知道我这位朋友,给老祖送的是什么礼物啊?”&1t;/p>

        那人忙面带笑容回答道:“乔远少爷,这位公子哥您认识啊?他自称送给咱老祖的礼物是年份为三千年的黑yīn竹,但我还没有具体鉴定,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1t;/p>

        乔远一听,也是脸sè大变,这东西可不得了啊!马上确认问道:“年份为三千年的黑yīn竹?拿出来看看!”&1t;/p>

        他知道仲陵的为人,光明磊落,不是那种虚假小人。所以,他说是三千年的黑yīn竹,那肯定是没错的,耐得住考验!&1t;/p>

        这人闻言,神识直接探索到了仲陵给他的空间戒指里面,只见里面空空荡荡,除了一根漆黑的长竹,便再也什么都没有了。&1t;/p>

        他果断拿出长竹,顿时全场一片冰寒,陷入一种极为yīn森恐怖的冰冷之中!&1t;/p>

        只见此竹长至少十几米,碗口粗,通体漆黑无比,冒着浓郁之极的yīn寒之气。&1t;/p>

        此人也算是见多识广,对各类宝物有一定鉴别能力。不然,乔家也不会把他安排在这登记宝物的重要位置了!&1t;/p>

        只见他顿时脸sè大变,瞳孔一缩,瞪着这根yīn气四冒的黑sè竹子惊疑道:“此竹散出来的yīn气真是极为浓郁啊,yīn气森森,寒气逼人,令人不寒而栗!”&1t;/p>

        乔远忙追问道:“怎么样,黎叔,这根竹子你看有多少年的年份了?”&1t;/p>

        黎叔面sè沉重回答道:“此竹具体多少年份,我也很难分辨出来,毕竟三千年的黑yīn竹,就是我也没有亲眼见过。不过,多年前,我有幸见过一株一千年年份的黑yīn竹,当时那根竹子冒出来的yīn气和冰寒气息,远没有现在这根浓烈。那么,以此为判断的话,这根黑yīn竹就是没有三千年之久,也差不太多了!”&1t;/p>

        乔远颇为心惊,朝着仲陵感叹道:“仲陵兄,你这礼物也实在太贵重了点吧?三千年年份的黑yīn竹,如此贵重的宝物,你竟然说送出去就送出去了?你这实在太破费了,要不收回去,重新送一样?”&1t;/p>

        乔远这是为仲陵而考虑,毕竟此物太贵重了,任何人送出此物,那都肯定是十分肉痛的。他叫仲陵来参加寿宴,本来只是要他来体验一下气氛,没想要他付出这么大代价的。&1t;/p>

        现在仲陵一出手就是这么贵重的东西,代价太大了,乔远实在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才有要他收回去,重新换个宝物一说。&1t;/p>

        黎叔听了乔远的话,倒是有些左右为难了。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老祖知道了,肯定高兴。如果就这么让客人又重新拿回去的话,实在有些扫兴。可是东西是别人的,若是此时他反悔了,又不想送了,作为对客人的尊重,好像也不能说就强制不许再拿回去?&1t;/p>

        所以十分左右为难。&1t;/p>

        仲陵却只是笑笑,淡然说道:“既然是送出去的礼物,就没有再拿回去的道理。乔哥放心,这东西对我来说留着并没有太多用处,送出去也无妨。”&1t;/p>

        实际是他天书世界里,这样的黑yīn竹还有很多,少一根根本无关紧要的。&1t;/p>

        黎叔见仲陵如此大气,顿时满脸笑容,夸赞道:“这位少爷真是好气魄,好手笔啊。少爷您叫仲陵是吧?我这就给您把身份信息登记一下。您出身门派,家族呢?是什么?我也一并给您登记好。”&1t;/p>

        一般来送礼者,有些是代表自己宗门,或者家族送的。所以在登记时,一定要把身后宗门或者家族一并记下。&1t;/p>

        仲陵淡然道:“就记一个仲陵就好了。”&1t;/p>

        乔远也是知道仲陵的情况,忙补充道:“就按照我兄弟说的记吧。”&1t;/p>

        这时来了一个仆人模样的年轻人,对乔远毕恭毕敬道:“七少爷,你父亲叫我来叫你,要去给老祖送贺礼了。”&1t;/p>

        乔远一听,急忙向仲陵道:“仲陵兄,现在应该是到了内部献礼环节了。这其中大部分是我们家族内部人,只有少部分身份极为尊崇的客人也会参与。你刚给咱老祖送了这么贵重一件礼物,完全有资格去参与这个环节。”&1t;/p>

        仲陵一听,忙推脱道:“这既然是你们家族内部献礼的环节,我一个外人就不去参与了。”&1t;/p>

        乔远洒然道:“诶,仲陵兄你不必见外,你一来是我的救命恩人,二来刚才又刚刚给我们老祖献上这么重要的大礼。你去参与这个当面献礼的环节,没有任何人有多话可说。”&1t;/p>

        又是一番推脱,最后,仲陵还是拗不过乔远的热情,便只好跟随去了。(未完待续)&1t;/p>...

  http://www.shukeju.com/a/20/20058/2188603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