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夫,桃花妻 第九十九回



    云胖子的声音在议事厅中回荡,坚定有力,没有丝毫的犹疑,有的只是一代帝皇破釜沉舟的勇气和决心,“老二老三领兵在外,京城战力空虚,离世仙宫的底蕴不薄,加上与其勾结的门派,容家多年来积蓄的人脉探子势力,强攻突袭之下,致使京城乱象纷纭。寡人须当机立断,在老三回来之前,避免事情的恶化,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桃花听罢,眉头微蹙,道:“只要平定沁勒之乱,我们就可以专心致志,将这些包藏祸心的人一锅端。只是大哥,我们如今最难确定的便是妖孽的归期啊。我们与之暂且对峙,起码还可拖延些许时间,等候妖孽归来一鼓作气势如虎!若是我们殿门大敞,想要闭门打狗,这个风险可不一般!”

    皇后看起来也是忧心忡忡,胖子这些日子的折腾她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别人不了解她的夫君,她却清楚得很。每次胖子踏进朝阳宫,总是如同以往一般笑得肥肉乱颤,灿烂无比,无论多忙多累,分给她和这三个娃娃的时间却从不吝啬。

    人人都说心宽体胖,胖子的心便是如此。在她的眼里,抛却权势,她的夫君虽然没有俊俏的容颜,却是不折不扣的真男人,硬汉子。他没有云二王爷领军时势如破竹的浩荡气势,也没有云三王爷傲视武林群雄的武动乾坤,但他为人处事,却永远滴水不漏,圆融如意。

    他的心,有装得下整个天下的坦荡,也有装得下心中所爱之人的细腻。所以尽管论文论武,他都比不上他的两个弟弟,但两人对他这个大哥,却一直敬重有加,即使言语总有几多调侃取笑,但谁人都知,若是没有这份兄弟之情的亲密无间,又岂能做到如此!

    这些日子,他确确实实瘦了一小圈,若是平时,自己定会心生高兴,只是这些日子,因为层层重压,平时向来最好美食的胖子,就连三餐,有时都难以下咽。所以这些天,她是每餐必定要亲自送来,甚至带上孩子,因为只有她在身边,为了不让她担心,胖子才会嬉笑如常地讨好她。

    听着桃花的话,皇后也不禁道:“横兆,还是要考虑妥当,切莫因一时之气,让我们一方陷入被动的局面哪!”

    云横兆摇摇头,声音笃定地道:“错了,正是因为朕想要夺得主动,才会如此提议!”云横兆顿了顿,继续道:“老三出征前抽调了京城的上万精英战力,如今京城精锐锐减,如此有限的人力,实难撑起整个京城偌大的防线。再加上禁卫军中的叛逆事件,更是雪上加霜。这些日子,我们的防线逐渐缩小,已经堪堪只能守护皇宫这个重中之重。”

    云横兆的眼睛骤然一暗,“可是身居京城的各位大臣,却远远没有朕这么好运。离世仙宫和容天南的联手之下,已有数位大臣不甘臣服而身殒,甚至还有以家属子嗣相要挟之举。若任事态就此发展下去,即使老三回来,我们能大获全胜,也是两败俱伤的结果。到那个时候,还有多少国之栋梁,肱骨之臣能活下来撑起我整个云朝的朗朗晴天!”

    随着云横兆的声音,议事厅里的气氛逐渐沉重起来。云横兆猛地一拍扶手,缓缓站起身来,声音坚定地道:“从来都云,君死臣亦不会苟活,一向是臣子为皇上效忠至死,却从未有过皇上为臣子的性命尽责。因为朕的无能胆小苟活于皇宫之内,却将众位大臣的安危置于朝夕不保之境,朕于,心,何,忍!所以,朕决定下帖相邀容将军后人入宫一叙,相信此举,容天南定然也心中有数,他求的不就是这样一个机会?”云横兆冷哼一声,“凭容天南的天资才智,他定然也不希望夺了朕的皇位,却也收下了一个无臣可用的烂摊子!”

    云横兆的这番话,让众人的脸色都变了。福泉和蓝总管,此刻心潮起伏,不能自已。臣子为皇上尽忠尽职,那是本分,皇上能够念叨着他们的好处,那是恩典!可是像这样真正体恤关心臣下的皇上,那就是他们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就算他们两把老骨头被辗成碎片,也定要保住皇上的安全无虞哪!

    雷炎山脉的五位长老此刻也动容了,一直以来,除了云妖孽还有雷炎山的祖宗,还没有人能真正获得他们的承认和敬重,但云横兆的这番话,却让他们对这个帝皇肃然起敬!

    由古至今,帝皇笼络臣子的手段层出不穷,但眼前的帝皇,却是真真正正胸怀天下,心驻臣民,甚至能为此不惜铤而走险!若然他真的险遭不测,云朝还有两位王爷,三位小王爷,云家的血脉依旧能够延续下去,但如果容天南的刺杀行动继续下去,随着众多大臣的死去,云朝的损失却是难以估量,朝纲不稳,朝政混乱,面临的将是犹如开国立业般的难题!

    火金微微躬□子,郑重地道了一句:“皇上放心,我雷炎山就算倾尽全力,也要保得云家万无一失。皇上也无需过于忧心,以如今我们的战力,只要上下齐心,绝不逊于离世仙宫与容天南之流!”

    云横兆洒然一笑,道:“多谢长老鼎力相助,朕此举并未冲动而为,若是因为冲动,朕当早做了这个决断,朕之所以等到现在才决定放手一搏,正是因为朕觉得如今确实是天时地利人和!”

    云横兆的小眼睛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身为这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他的霸气决断也显露无遗,“雷炎山的寂灭追杀令,已经让离世仙宫乱了阵脚,也让离世仙宫折兵损将,受到很大的钳制。而他们原定的计划,必定受到影响。与其让他们在自己最有利的形势下选择一天发动进攻,倒不如由我们来决定这一天的定数。”

    缓缓再厅中踱步而行,云横兆侃侃而谈。此刻,绝没有人会觉得这位帝皇那颤动的肥肉有多么滑稽。那种从容,那种自信,那种上位者的强势,由内而发,令人瞩目。

    云横熙的声音和缓从容:“能够以最小的代价进入皇宫,相信不管是容天南,还是水沉淑,都不会拒绝。就算是容天南心中生疑,水沉淑也会替他做这个决定。以离世仙宫目前的处境,已经经不起强攻之下要付出的惨烈代价。到时候就算是成功了,离世仙宫还能剩下多少人?还能是以前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超然门派么?还能凭借什么与容天南站在平等甚至稍胜一筹的位置上,难不成凭借水年若的美色?”

    云横兆不屑地冷笑了一声,悠然道:“所以朕,对水沉淑绝对有信心,她会替朕做出朕想要的答复。而我们的优势,就在于他们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家祸害苍生的老三还活蹦乱跳。朕想下帖相邀,就是想将这一天控制在老三可能实现的归期。将一切的主动权,牢牢抓在自己的手中!”

    抑扬顿挫的一段话,让在场所有人都信心倍增。

    桃花转头,正好看见皇后那如水温柔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云横兆,心中不由一暖,她何其有幸,在这陌生的世界,拥有如此温馨和睦的一家,云家的男人,用情至深至挚,拥有如此夫君,是她和大嫂命中的福祉。这样的幸福,她定要好好守护,决不允许谁人轻易将这两世为人所获得的一家团聚轻易打散。桃花的眼睛落在了霍小诺的身上,想起那倾城倾国的云美人,我家的小诺,可能揽得美人归?

    正想着,便听到了云横兆正有条不紊地把一件件事情吩咐下去。宫中军务的安排,自然由蓝总管和福泉两个老兄弟联手处理,而与江湖诸多门派之间的磨合商量,云横兆笑了笑,道:“桃花,大哥知道你的心情,定然希望能够为大哥尽一份力,可别怪大哥不把这事情交给你。”

    云横兆的小眼睛眨了眨,道:“我们云家三兄弟,唉,还是我家老三够爷们呀,这才多久的功夫,又给云家添了一个子嗣。你已经怀有身孕,我一会就把李不举找来,还是由他伺候你我才放心,外面的事情自有我们男人担当,你和你大嫂闲着无事便带带三个娃娃,要知道,你这个娘亲可是离开他们许久了!”云横兆苦着脸,带着小可怜道:“你可千万要听大哥的,你若是出了任何闪失,那祸害,指不定真把寡人身上的肥肉给烤出一锅油来!”

    云横兆的话音刚落,五位长老的眼光无一例外嗖的一下就瞄向了桃花的腹部。那眼神,就跟守财奴看着一座金山无异。火金清咳一声,道:“若早知夫人已有身孕,我们就该让夫人坐着轿子过来才是,老朽考虑不周了。”

    火金向云横兆拱手鞠躬道:“皇上,和若干武林门派联络的事便交由老朽吧,老朽一定尽心尽责,让一干武林中人,能真正为朝廷效力!”

    云横兆满意一笑,道:“朕正想如此。由长老出面,说实话,定要比弟妹还管用。弟妹虽然身为王妃,毕竟是年轻资历浅薄,但长老贵为雷炎山脉的第一长老,在武林中更是赫赫有名的前辈高手,长老出面,任是青城剑派,唐门等一流门派,在雷炎山脉面前,也只能是俯首陈臣的份。长老出面,朕放心!”

    一番话,不卑不亢褒扬有加,说得火金心里那个荡漾啊,这事要办不好,还怎对得起他这张老脸?

    桃花看着一旁跃跃欲试的霍小诺,知道要是让这丫头闲着没事呆在宫里,指不定还能捅出什么篓子来,也着实浪费了她偷鸡摸狗,捣鬼暗袭的本事!再说了,瞧霍小诺频频向她使眼色的样子,这丫头,想着打入云家内部,在爬上云横昆床上之前先把家里各道门槛都给疏通了!

    桃花轻笑了一声,把霍小诺拉到身边,对云横兆道:“大哥,小诺是我的师妹,也是弄玉决的真正传人,她武功不错,收集情报的能力更是一等一,不若就让她随在蓝总管的身边,帮忙跑跑腿,也能学到一点本事?”

    桃花说的话云横兆自然没有丝毫的怀疑不满。虽然他一直没有过多关注霍小诺,不过瞧她能待在桃花身边,定是深得桃花信任的人,哦,不,应该是深得那个祸害妖孽信任的人。连祸害都看好她,自然也是有那么一点过人之处。云横兆不知道的是,妖孽看中的,不是霍小诺的武功学识才情,而是她对桃花的真心还有她那能让自家娘子开怀的本事。

    于是云横兆温和地点点头,道:“既然是一家人,那自然是好!”

    “一家人”三个字说得霍小诺那个激动啊,想要三个蛙型跳翻墙的心都有!就知道这个皇上大哥是好人,你看看,肥头大耳,猪背熊腰,走起路来是多么有分量,身上的肉是多么的摇曳多姿。想想那个每次见到就吓得她小腿发颤大腿发抖的云妖孽,你说都是一家人,秉性的距离怎的就那么大滴咧!

    桃花却是知道,云横兆的一家人,指的自然是霍小诺是她的师妹。于是,桃花眨巴眨巴眼睛,带着令人有着无限遐想的声音道:“大哥,你有所不知,二哥能从沁勒平安归来,还是多亏了小诺,咳,”桃花清咳一声,“这次我把小诺带来,唉,指不定二哥心里还不舍得呢!”

    霍小诺听着这话,脸红了,小手儿扭着扭自己的衣角儿,小嘴儿嘟嘟,身子晃啊晃地道:“夷,师姐胡说,那家伙,那家伙指不定开心得不得了,巴不得我不在他身边晃悠呢!”

    云横兆的小眼睛猛地精光四射,与皇后饶有默契地对望了一样,不约而同便开始仔仔细细打量着霍小诺。云横兆就是这样的人,只要自家兄弟喜欢的,他是越看越亲切,越看越欢喜,

    云妖孽有了桃花之后他便开始琢磨云美人的终生大事,每每想起总是唉声叹气,你说道哪找上一个能媲美老二那个勾魂样呢。可今天看着这长相凑合,稍带一点不着边际的王八之气的霍小诺,越看越相衬,越看越觉得有谱儿!不由地接口便道:“人家都说相爱中的人爱说反话,虽说指的大多都是女人,不过老二,咳,我看他跟女人也差不了多少。他说的也自然是反话。朕瞧着你也别尽喊朕皇上了,干脆就先跟着桃花叫大哥大嫂,朕听着欢喜!”

    霍小诺就差那个热泪盈款啊,她一直算计着能生米煮成熟饭,正主儿还没煮熟,这家里的人都自来熟了!多好的人哪,不愧是当皇上的,多富态,多慈祥,多善解人意,不愧是我家美人的大哥,这外在条件虽差了一点,但精神境界还是旗鼓相当滴!

    桃花和皇后看着云横兆和霍小诺两个猪哥样,一个形似,一个神似,噗嗤一下就笑了。这一笑之下方才凝重的气氛似乎也缓了下来。

    云横兆的时间定在了六日后,当容天南等拿到此贴的时候,正如云横兆所料的免不了一番争执。

    水沉淑冷笑一声,道:“这云横兆哪里来的自信,竟然下帖相邀,莫不是不知道我们要的就是一个与其正面对峙的时机。这倒是正合老身之意。雷炎山这混账寂灭令,已经让离世仙宫损失惨重了!”

    容天南剑眉微蹙,叹了一声,道:“云横兆是条汉子!只是云横兆也并非鲁莽之人。难道桃花已经暗中带走了三个小皇子,抑或是另有安排,他如此主动地铤而走险,反倒让我觉得不安。”

    水沉淑冷哼了一声,道:“云横兆如今便是缩头也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我们这刀,迟早还是要砍下。他确实是有担当,若是他依旧龟缩不出,不发一言,京城内的朝官,便一个个成为刀下亡魂。如今的他,还有什么凭仗?就凭火金那五个老家伙?我看这事,就这样定了。擒贼先擒王,他亲自送上门,就遂了他的愿,老身不希望离世仙宫的子弟再受到任何无谓的损失了!天南,你如今要做的,是要和那位商量好,省得他两头摇摆不定,生生拖累了我们!”

    容天南摇摇头,尽管心中不安,他却知道无法说服水沉淑。回来之时,他调动了所有人力兵力,边境也没有消息传来。只是按他的预料,沁勒重骑铁将合击之下,云朝必败,但有黑龙卫和那千余名武林人士,倒还能坚持一段时间。想到自己祖辈多年的心愿终于即将完成,容天南的心里,依旧还是涌起一股不甚理智的狂喜。

    六日后,走进皇宫南门,便能直入南边的将军苑。当年的开国先祖,竟将此皇家内苑赐予容家先祖,一代将军,与皇并肩,与皇比邻,犹如兄弟的君臣之情传为一时佳话。

    但也在这个将军苑,君臣割袍断义,从此陌路,甚至拔刀相向,往日不堪回首。将军苑,是华丽富贵的皇宫里一处异数,萧条,荒凉,寂寞,哀伤。可此刻,在这萧索之间,却多了一份大战前夕的凝重。

    偌大的凉亭内,在岁月的洗刷下,不经修葺,自然破败不堪。云横兆与皇后泰然自若,相对而坐。四大长老,六大门派的掌舵者,蓝总管还有若干精英弟子,都守在他的身边。

    桃花没有来,这是云横兆要求的,但这里发生的一切,她都足以清楚看到。她就在相邻的水竹阁中,从那三层的阁楼里,可以清楚地望见这里的一切。

    原本在云横兆的计算中,云妖孽最迟也该在昨日回来,可没有,妖孽没有回来。云横兆不知道的是,施展“燎原”后的妖孽,耗费心力过度,一直调息了一天才往回赶。因为妖孽未归,云横兆必须把所有的万一都计算在内。

    桃花和三个孩儿一起,还有火土长老,福泉,阿木等。只要形势有误,他们会迅速从水竹阁的密室中离开。

    火金众人的眼睛突然一凝,南门口来了并不势弱的一帮人。以容天南,水沉淑,水年若为首,同样是七大长老,几个依附于离世仙宫的掌门,其中自然有顾杰。身后,还有熙熙攘攘几十名弟子。

    远处的桃花突然苦中作乐地嗤笑了一声。金殿逼宫,如今倒像是黑社会老大谈判斗殴一般。只是想起宫外那万千士兵敌军的剑拔弩张,整颗心又沉入了谷底。曾经在她眼里温润如玉的男子,如今对桃花而言,却是如蝎似虎!

    桃花深吸了一口气,眼睛逐渐坚定起来,大哥说的对,我们不可事事依赖妖孽,即使他今日赶不回来,以如今双方的实力,也是旗鼓相当,而且,还有那妖孽事先安排的探子。能够确切得到可靠消息的人,定是容天南一方的核心人员。此人也是这一役的变数,有利于己方的变数!

    思想间,那边云横昆已经哈哈一笑,道:“往日在此,两位先祖把酒言欢,叹只叹,人心易变,恩断义绝,亦在此间。容兄来此,怕也有诸多感慨!”

    容天南的眼睛环视一周,这满目苍夷让他对容家的没落和坎坷更加地心如刀割,暗沉的眼眸,冷言道:“容家先祖,与云家共创大业,本应天下二分,我先祖却甘为人下,鞠躬尽瘁。可惜,先祖他老人家看错了人,交错了心,致使我容家一脉,竟然落至如斯境地。”猛地直视云横兆,“云横兆,云家欠容家的,也该还了!”

    云横兆依旧朗声一笑,摇摇头,道:“欠?欠什么?一个人若总认为别人亏欠自己,等着别人来还,那怕是永远也等不到。恩怨情仇,孰是孰非,都已俱往矣!天下间很多事情,本就不分对错是非,只分成败胜负。”云横兆调侃一笑,道:“就比如今日,我们讲的不是谁欠谁,而是谁能赢得了谁!”

    水沉淑恨声道:“云横兆,收起你那套谬论,你当今天,你还赢得了么?”

    云横兆横眉看了她一眼,完全不达眼底便转开头去。而霍小诺却已经嚷嚷开来:“靠,什么叫赢不了,是想输都难!我们有着堂堂的云朝正统皇帝,你们跟着的却是一个自以为是的罪臣之后,我们有着真正天下第一的雷炎山脉还有武林正道的鼎力支持,你一个跟青楼一样全是娘们的门派带着几个嫖客一样的武林败类,也敢来跟我们叫板!一会保准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都一大把岁数了,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一点远见卓识都没有!”

    云横兆的肚子可疑地抖了两抖,皇后却是毫不忌讳地掩嘴偷笑。而水沉淑一行气得那是七窍生烟就要升天!

    容天南适时开口道:“祖师婆婆,莫要和这丫头一般见识。”转身笑道:“云横兆,你是聪明人,就如你今日邀我前来,你懂,我亦懂。你可以选择禅位,我亦可以选择篡位,你我唯一达成共识的,便是要避免覆巢之下无完卵的代价!宫外势均力敌,唯一较量的便是此刻你我的阵营强弱。今天,无论你有何凭仗,你都赢不了,说起来,还有位老朋友有一事请教于你!”

    云横兆的眼睛一眯,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就在此时,一股冲天的气势骤然散开,火金众人脸色一凛,均站前一步。却见容天南带来的身后众人中,有一身穿长袍披风盖脸的人从人群中缓缓走出。

    他一步一步行至中央,缓缓抬头,却让众人惊诧之余,霍小诺第一个出声喊道:“屠老头,怎么是你!”

    正是天一教屠天!就连离世仙宫后方的几个门派之人,此刻也一脸错愕,断然不知详情。

    屠天咧嘴一笑,却听得云横兆道:“屠天,雷炎刀已然交付与你,以你的赫赫威名,怎的做出此等有悖诺言之事?”

    屠天亦不在意,依旧慢条斯理地道:“弄玉决的小妞,我答应你放了人,也算还了当初你师祖救我的恩情。你若识相,将九黎鞭交付与老夫,老夫依旧可以看在你师祖的份上不欲与你计较。至于雷炎刀,”屠天看向云横兆,道:“你给了我雷炎刀,容少侠亦给了我枯元弓。如今我拥有三件神兵。那九黎鞭,本应落入我手,却被你等先行拿走。你应知道我齐集五大神兵,无非是为了云家的龙脉。事关龙脉,你云家怎能如此好心。老夫唯有与容小友合作,各取所需!”屠天嘿嘿笑了几声,道:“不若皇上告诉我,那破尘锤又在何处?五大神兵皆由雷炎祖宗所制,指引龙脉的五大神兵,云朝断不会任由其流落民间,老夫敢断言,你云家的手中不会堪堪只有雷炎刀吧?”

    容天南一听屠天说“你要的人,我已经放了”,不由得脸色一变,插口便道:“屠教主,你放走的人,指的莫不是云横昆?”

    屠天干笑了一声,道:“容小友,正是。老夫只承诺以破尘锤和九黎鞭为代价助你一战,其他的事情嘛,就不在老夫的考虑之内了!”

    容天南和水沉淑的脸色均变得难看起来,这老奸巨猾的屠天。放走云横昆等同于放虎归山,事至如今,只能庆幸,活着的不是那杀人不见血的云老三。云横昆虽领兵了得,但却绝抵挡不住他们双方顶尖高手联手的刺杀!

    云横兆一行的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天下间,除了云横熙,无人能将屠天置于死地。谁能保证将九黎鞭破尘锤一并交出,这屠老头便能转身离去?

    桃花在阁中看的那个焦急,口中喃喃道:“你个死妖孽,都什么时候还不回来!火烧屁股了知不知道,千钧一发了晓不晓得,难不成还真和楼兰打出感情来了,舍不得回来!”

    这才说完,却发现突然房间里本来还拥在她身边的福泉等人竟然都不见了,桃花猛地一惊,一转头,正要低呼一声,却突然落入了一个熟悉到变了味都认得的怀抱里!

    “妖孽!”桃花的声音带着一丝的颤抖,那正是期盼到极致哪!

    感觉到自己的额头有着粗粝磨蹭的痒痒,一个声音由上而下,那般暖人心扉又让人莫名安心:“娘子,我回来了!”

    这是这些日子里桃花听到的最为美妙的声音,待到抬头一看,却忍不住扑哧一笑,此刻的妖孽,虽说比当日火金等人的形象还齐整一点,却也好不到哪里去。头发有些蓬乱,那莫名长出的胡渣子,让那本就跋扈的妖孽看起来就如一个无所畏惧的海盗,身上的衣裳乱了脏了。只有那双星耀般的双眸,亮得炫目!

    随着桃花的眼光,妖孽的双眼转到了如今还在床上安睡的三个娃娃。云妖孽一步一步,缓慢却又带着些许的情怯,来到床边,缓缓蹲下。生怕自己脏兮兮的衣服不小心蹭到了娃娃,妖孽的手紧紧扶在床沿边,双眸波光流转,泛滥着让桃花一见都心跳不已的柔情。

    他的声音,带着些许哽咽,一字一句,却如同最为低沉优美的大提琴音:“爹,回来了!”

    面对自己骨血的延续,以后生命的承载,每一个初为人父的男人,由自己口中说出“爹”一字,是那般地充满自豪和感触!似乎听到了云妖孽的声音,云梓焱圆鼓鼓的眼睛竟然睁开了,还不失时机地露出了两个小门牙。

    云妖孽的身躯就在见到自己儿子笑颜之时猛地一震,涌起的是满腔满腹想要把这瓷娃娃般的孩子紧紧抱在自己的双臂之中的渴望。

    桃花看着两父子含情脉脉的对视,还是按捺了心中的激动,一拍妖孽的肩膀,道:“妖孽,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与儿子你侬我侬,形势如今可是迫在眉睫了!”

    云妖孽转过头,摆摆手,毫不在意地道,“本王回来了,第一个要见得自然是娘子,还有本王的孩儿,别人怎么折腾本王才懒得理会。”云妖孽自顾傻兮兮地继续看着儿子,可惜云梓焱张开的眼又缓缓闭上,继续沉沉睡去。

    桃花没好气地摇摇头,朝云妖孽的手臂上一拧,道:“赶紧把人给我打发了,你再笃在这里小心我一脚把你踹下楼!”

    云妖孽慢条斯理地站起身来,依依不舍地道:“娘子有令,为夫也不敢不从,总得等为夫沐浴梳洗,整的像个人样,出去才不至于给娘子丢脸不是。”云妖孽抛了个媚眼:“不若娘子过来帮忙伺候一番,为夫心情一好,这梳洗的速度指不定就快了!”

    桃花啐了一口,没好气地道:“我去伺候,洗得快就怪了!赶紧滚,到水里滚干净了就出去请别人滚蛋!别怪我不告诉你,儿子还小,每日里睡的时辰可不少,你再磨蹭,回来的时候估计儿子又睡得香喷喷,这一整天,你就逮不着儿子醒着玩耍的时候了!”

    云妖孽脸色一肃,这可不是小事,比云胖子给人海扁一顿的事情可大多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就是老子小子妻子一家乐悠悠的团圆,儿子要是睡着了,谁陪他大眼瞪小眼,大手包小屁股地玩!

    云妖孽义薄云天的站直了身子,朗声道:“娘子说得在理,事关云朝兴亡,胖子挨揍,本王万万怠慢不得,娘子稍等片刻,本王请他们喝杯血酒,去去就回!”

    云妖孽转身便走,留下桃花,坐在床边,一副有子有夫万事足的幸福模样!

    作者有话要说:事关下篇文积分的积累,只能厚颜羞射一问:“今天,你收藏大饼了么?”俺滴专栏,就在猥琐哥强壮的身子里,一按,乃就看到了,(¯﹃¯)

    另:因为回复读者CC的时候饼说了100章完结,所以这两三章的字数相当于两章合并,见谅见谅,还有一章正文,外加一两章番外交代一些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重要声明:小说“妖孽夫,桃花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书客居首页,本站永久地址:www.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