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超级U盘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凉风

第四百六十五章 凉风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除了天上飞舞的萤火虫不是真的,天气也没有热到需要摇摆轻罗小扇以外,这首诗里描述的情境还是很符合当下环境的。

  这时候的萤火虫还在蛹壳里面进行着变t态发育,院子空中飞舞的都是一只只人造萤火虫。

  人造萤火虫和电波纸蝴蝶有些类似,都是通过“高能wifi”从空气中获取微量能量和指挥信息,进而改变飞行方向,不过它们的结构更加简单小巧,本质上就是一个比空气略轻的发光小气泡,通过调节体积和重心来改变在空气中漂浮飞行的轨迹。

  在夜幕低垂之后看起来就跟真正的萤火虫非常接近,夜空中的飞行轨迹非常舒缓优雅,还能在空中摆出一些简单的图案和文字,就是这个排队时间有点儿坑爹,毕竟是漂浮的速度有些慢很正常。

  作为一种环境装饰品,新一代的萤火虫系统不再是蜂园自用的试验品,正式量产之后被卖到了国内外很多地方。它们的售价虽然比真正的萤火虫要贵许多,但是胜在“寿命”长久,不像后者只在交配期有5天左右的寿命,以之为替代,也有减少野生萤火虫捕捉的效果。

  所以红星养猪场既然是一个对外展示窗口,自然也少不了这些漂亮的小东西。

  山居无事,恰好最近天气不错,在屋外可以看到久违的璀璨银河,于是晚饭后大家就都搬来躺椅,躺在了院子里,一边享受静谧的山中末春,一边随意闲聊着。

  和那些需要经常看一大堆报表、接受下属汇报工作、各种会议开不停,甚至每天只能睡几个小时的公司大佬们不同,马竞马老板一直显得非常轻松悠闲,还有足够的闲情逸致享受这样的美妙夜晚,和众人指点江山,臧否点评竞争对手。

  有e7u这个作弊器在,公司各种文件他都可以直接下载到脑海,比起一目十行不知道快了多少,而且绝大多数文件其实只需要记住有这么回事就可以了,并不需要花费精力和时间阅读理解,这对于拥有脑内图书馆的马竞来说就更加简单了。至于手下人数据作假欺上瞒下的问题,马董同样也有足够办法将非法修改找出来,他现在等于说是一天24小时都在网络上挂着,公司网络上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不可能瞒过他,除非有人另起炉灶完全绕过现在这套oa在线办公系统。

  而这基本上是不可能,每一家万人大公司的办公网络都是极端复杂的,就算是内部维护人员也多是按照各种技术文档来亦步亦趋操作,一不留神还会出漏子。而作为这套网络的设计者、建设者,以及深深隐藏的终极管理员,再没有人对蜜蜂内网的了解能够超过他,本土作战还有最高权限的他想输都难。

  刚刚感慨了一下“韩国也有超载啊”,话题不知不觉又转到了脸想收购摩托罗拉,微软正式完成收购诺基亚手机上面。对这两个品牌,在场众人大多都是很深刻记忆的,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

  “**木马史蒂芬埃诺普(stephenelop)回收成功!”有人说道,看起来这位是埃洛普木马论支持者。

  “昔有米国巨商微软号,其手持话机之业经营冲淡,欲收买诺记话机号以为己用,询价恶其高。遂用间乱之,枫国人埃氏领命而出,三年而成……”

  这哥们更强,还玩起了文言文,“不过操作系统用文言文怎么说?”

  “当然是直接音译,欧彭宁赛斯特姆,简称欧赛!”

  “还哇塞呢!”

  听见大家的议论,马竞也跟着说道:“看起来是微软坑了诺基亚,其实是诺基亚坑了微软,或者说是他们互相坑害吧!微软用小众系统把诺基亚的产能变成了亏损,然后诺基亚把贬值的工厂卖给微软及时止损。”

  当移动互联网时代真正到来时,诺基亚和微软可以说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的典型,不论是诺基亚主导的塞班系统还是微软的wm系统,在早期都是风光一时,不过这两个系统也因此带上了太多“旧时代”的印记,塞班过分向硬件妥协导致版本众多、不够通用,看起来不像智能机,wm离不开手写笔,pda味道太重不像电话。

  “之前几年两家公司都顺风顺水,等到ios和安卓快速崛起,他们才着急了,结果却是昏招连连。其实他们不应该着急上火地立即放弃原本的系统,那是对软件商和用户的背叛,多来几次节操就掉光了。”

  “站着说话不腰疼!”汤佳怡斜睨了旁边的马竞一眼,小声说道。

  不过她的话音虽低,周围的噪音更小,所以院中诸人也都听见了她的吐槽,大家纷纷笑了起来。

  蜜蜂现在同时维护着三个操作系统:面向功能机的b1、真正属于智能机的b4,以及基于安卓深度定制的大象系统。

  大象系统本质上还是安卓可以不做讨论,但b4系统其实还有着三个不同的分支,用在游戏机上偏向性能的pt版、用在蜜蜂手机上的蜂心版、专供循环租机使用的arm版,这样算下来等于说是同时管理着4个系统,需要不停为它们修补漏洞改善性能,并增加新功能,工作量和开发成本很高。

  而且蜜蜂还推出了可以说的上是海量的第一方软件与游戏,也需要为这4个系统都推出相应的版本,ios和安卓用的人那么多也要有相应版本,微软wp和黑莓bbx那么可怜,要不要也照顾一下,雪中送点儿炭?

  也就是有着自家专属bc编程平台,省掉了大量机械堆代码的码农工作,同时还能最大限度避免人为原因导致的软件漏洞,降低了后期维护成本,蜜蜂才能hold住这样复杂的工作。

  而且马竞他们也是赶上了一个好时候,正是因为软硬件行业有了足够的发展,技术扩散已经很充分了,才有了他们的各种“集大成之作”。否则,放在8086甚至eniac时代,马竞妥妥是要杯具的,就算你有金手指找不到任你施为的地方也是白搭啊!

  其实都不用放到上个世纪,把他丢到2000年那会儿同样要杯具,虽然那时候3g和wifi都有了,智能手机也有了……

  早在上个世纪国际电信巨头们就开始研究第三代数字通讯技术了,当时欧洲的3g运营商跑马圈地买了一堆无线频段,梦想着打造一个大大的数字盛世。

  结果,他们都被诺基亚和微软给坑了,或者说是被摩尔定律给坑了。

  以诺基亚手机为代表的当时的移动设备,并不具有足够的性能来充分利用无线互联网获取各种信息。所以那时候充当移动互联网内容消费设备的,其实是各种笔记本电脑和超轻型笔记本,而后者很贵非常贵。

  前者没性能后者价太高,再加上3g在开通初期必然要卖高价,质次价高自然应者寥寥,所以当初第一批3g运营商很多都倒闭了。

  有意思的是,作为“3g流量”重要竞争对手对手的“免费wifi”,那时候同样也不成气候。

  澳大利亚人在itu无线局域网标准基础上发明的wifi技术,推出前几年其实发展并不迅速,直到2003年intel整合wifi无线网卡和移动版处理器和主板芯片组推出所谓的“迅驰技术”,才算是给了前者一个基本盘。因为迅驰笔记本的普及,带动了wifi热点的普及,这又为后面手机wifi的出现提供了基础。

  等到几年后乔布斯的iphone横空出世,wifi才会迅速变成了手机标配,并且培养出了用户使用手机上网的习惯,等到习惯成自然离不开网络了,刚好3g资费也下降了,接下来自然是一边念着“不刷了不刷了,再刷流量爆了房子就归移动了”,一边手机上网停不下来。

  老乔开发iphone花了上亿美元,相信诺基亚2003年开发其第一款3g手机6650时花的钱应该也少不到那里去。而且实际上一代iphone只有wifi和2g,不支持3g网络。

  “马董,我记得你好像说过好几次直接放弃塞班是个大错误,我们也的确是参考移植了许多塞班软件到b1系统上面,当初有没有考虑过收购塞班公司或者诺基亚?”

  “我又不是诺粉,”马竞笑着说道:“其实我最想收购的诺基亚资产是他的口号。”

  “哈哈!”众人大笑,自家老板对诺基亚的广告口号非常羡慕嫉妒恨,在公司里面并不是秘密,甚至蜜蜂的口号:科技美化生活(makinglifebetter),都是仿照着诺记的“科技以人为本”,但始终觉得没有老诺原版显得简洁大气。

  其实最有逼格的还要数英文原版的“conec挺people(连接人)”,这个口号可以说是永不过时的,因为人的需求是永无止境的,以人为本、满足用户需求,简直可以说是“直指大道”。

  不过可惜的是,这世上的事情从来是知易行难,不然诺基亚手机帝国也就不会在几年时间里面,迅速从2750亿美元市值跌落凡尘,最终被微软不到70亿就吃下大部分了。

  这样的段子最近一年在网络上非常流行,只是里面虽然引用了一些公开报道的数字,但却不是数字的全部,而部分的事实不是事实。

  2750亿美元巅峰市值是真的,但那个市值是含有大量气体的,数字电话巨头诺基亚1999年取得这个市值那一年,pc操作系统提供商微软的市值也曾经达到过6160亿美元,网络设备提供商思科在2000年3月也曾经达到过5500亿美元。

  然后接下来就是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事件。

  在纳斯达克酝酿互联网泡沫时,欧美也在酝酿着3g泡沫,作为设备商的老诺也是跟着沾了光。不过因为内容不足设备也不足,最终消费者不买账泡沫同样破灭了。

  实际上埃诺普加入诺基亚时,后者的市值就已经掉到了500亿美元左右了,他所做的其实只是在努力救火,帮诺基亚股东们尽量挽回损失罢了。

  而且他们卖给微软的,其实只是诺基亚的手机部门,他们还有以前高价买来的的here地图业务,以及诺基亚西门子公司的网络设备业务,后者是年收入超过150亿美元的世界第五大电信设备商。诺基亚一方面把手机业务卖给了微软,一方面又借钱把诺西公司当中西门子的一半股权买下来,等于说是放弃消费者业务大踏步转型企业业务了。

  虽然网络设备业务同样要面对华为、爱立信、阿尔卡特朗讯、中兴、思科以及摩托罗拉等巨头公司的竞争,但总比呆在手机市场上和全世界几百几千的手机品牌比拼营销和性价比要好吧?

  不过貌似各国电信运营商采购设备解决方案时照样要考虑性价比因素,以及……政治因素,“棱镜门”事件曝光后,各国在电信基础设施采购上越来越倾向于选择本国或者非美国设备,也许芬兰人是看到了这方面的利好……

  其实这一堆设备巨头里面,不乏从手机市场败退专心做设备的昔日巨头,爱立信把索爱公司的股份卖给索尼、阿尔卡特通讯被卖给了tcl,成为后者的海外品牌、摩托罗拉手机业务被卖给了谷歌现在又被甩卖给了脸想,倒是中华组合依旧保留着庞大的手机业务。

  智能手机价格战实在太凶了,别说这帮老外看着觉得发虚,就连马竞他们也感到心惊的不行,可惜无论是平板业务还是游戏机业务,实际取得的销量都没有达到预期,他们还得继续在这片红海里面打拼。

  而两个月后,新一代肾机果六又要来了。c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m.piaotian.net

  (http://www.shukeju.com/a/18/18686/2292149.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