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64章 请君入瓮

第1064章 请君入瓮

        “老板,廖宅开门了。”

        高桥南得到手下汇报,立刻起身出屋。他已经率队在廖训的居所外连续监视了好几天,为此还专门在附近租下一间民房,当做临时指挥所之用。廖训大概也想不到自己身为情报机关负责人,居然还有人敢对自己的居所进行昼夜不间断的监视。

        五天时间一晃而过,按照廖训和万的约定,今天锦衣卫就会派出人员,混入到万收罗的新一批移民当中,从水路启程前往宁波。而高桥南的任务就是要盯死廖训,确定锦衣卫这批人手的出处和数量,以便能在其出后通过情报船上的电台将情况通知舟山大本营,让那边在宁波做好接收的准备。

        高桥南与龚十七在这几天里各自分工,负责城内与城外的行动指挥,城内由高桥南安排多支小队对三个目标分头进行监视,城外则是龚十七坐镇成丰行,慢慢完善接下来与廖训进行接触的计划安排。

        天色才刚蒙蒙亮,廖宅大门外已经停了好几辆带蓬的大车,而且根据其来时的状况可以判断全是空车,这也再次印证了高桥南此前的一个猜测——廖训打算派往舟山的人手,就一直藏身于这处连通两户宅院的大宅子里。

        果然很快便有成队的男子悄无声息地从廖宅大门出来,迅登上了这几辆大车。此时街上连行人都没有几个,除了在暗中监视廖宅的行动小组成员,大概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的小小动向。

        虽然隔着较远的距离,视野不够清晰,但负责监视的人员还是大致计算出登上大车的有二三十人上下,这个数字也是让高桥南略微有些吃惊。他原本也认为廖训估计是打算送几个探子上岛,但若是一次投入如此之多的人手,这显然就不只是打算送探子上岛进行潜伏而已了。

        高桥南不禁暗自庆幸,还好这廖训阴差阳错之下找到了成丰行头上,要是找去别的牙行,还真说不定就让他这计划得逞了。这么多人要是混入舟山岛,就算按着名单去抓也得费不少工夫,很难说会搞出多大的乱子。

        不多时廖训也出现在门口,没作停留便进了轿子,接着队伍便启程出。这处宅子位于城北,去城南的凤山门正好穿城而过,不过眼下这个时间,应该还没有开城门才是。

        “在这里继续监视,甲队的人跟我走。”高桥南见廖训已经带队出,便立刻下达命令,继续跟进。为了保证行动小组具备足够的机动力,高桥南进城之后便直接花钱买了两辆马车,当做这些天在城中使用的主要交通工具。

        这个时候街上没什么行人,也很清楚对手将要去往的目的地,倒也不用担心跟丢了目标,高桥南所乘的马车远远地坠在后面,沿着大道慢慢朝着南方行进。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廖训的队伍便到了凤山门,有人上前向城门守军亮明了身份,接着城门便缓缓打开了,放了廖训这一行人出去。不过旁边还有一些等待出城的百姓,全都只能先在城墙根下排队。

        “老板,前面是凤山门了,城门还没放行,我们是去排着还是如何?”部下向轿子里的高桥南请示道。

        “锦衣卫能出去,我们也能,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大明官军。”高桥南却并不打算老老实实在城里等候,他必须要看到廖训的人马上船出之后才能放心。

        于是这队人便继续前行,直到凤山门的守军过来拦下了马车。高桥南的手下上前向其表明了身份,请求放行出城。城门守军听说车上是外地州府来的千户,当下也有些犹豫,不放吧,这大小也是个有品级的武官,不好当面得罪,但放行其实是于规矩不合,为了个外地武官担责任,似乎有点不太值得。

        这个时候上前与其交涉的人员便使出了杀手锏,一锭银子不着痕迹地塞进了对方的手中。那带队的军官暗暗掂了掂分量,便下令开城门放这队人出去。

        高桥南一行与城门守军交涉完毕出来的时候,先行出城的廖训一伙已经抵达了钱塘江边的码头。万也提前就候在了这里,看到廖训从轿子里下来,连忙迎上去道:“廖大人,船和人都已就位,您可要亲自去看看?”

        廖训点点头道:“前面带路。”

        万这几天里联系了好几处地方,但由于时间紧迫,其实很难凑出廖训所需的移民人数,后来还是找到余杭县大牢,又从牢里提了二十多人出来,才勉强凑出了八十人。当然了,这种临时抓人头的手段肯定是得拿钱去换人,为此万也是花销出去不少银子,好在这笔开支已经得到龚十七的肯,倒不会有什么后续的麻烦。

        而承担这批人员运输的船只,则是从廖训指定的一间船行雇的一艘大福船,这也是廖训避免万在这个环节里耍手段的预防措施之一。不过对于万在仓促间征集招募的这批移民,廖训就没有办法也没兴趣去挨个验证其身份了,所以龚十七很大胆地安排了一队人混在移民里——反正这些移民互相之间也不知道底细,既然锦衣卫要掺沙子进来,那你混我也混,看谁的套路更深了。

        廖训登船简单查看了一下船舱里挤得满满当当的移民,并没有再做进一步的盘查。这些移民在登船时便由他的手下进行了最基本的搜身检查,确定没有携带可疑物品和武器,这对廖训而言就已经足够了,当下便命令岸上的人手也下车上船。

        高桥南一行人这时候也已经追踪到了码头,将马车远远停下,由高桥南藏在车里,利用望远镜观察移民船这边的状况。

        廖训的手下在从城内出前就已经换上了百姓服装,而且还故意弄得又脏又旧,乍一看之下倒的确很难将这些扮作贫苦农民的家伙从人堆里挑出来。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老板,廖宅开门了。”

        高桥南得到手下汇报,立刻起身出屋。他已经率队在廖训的居所外连续监视了好几天,为此还专门在附近租下一间民房,当做临时指挥所之用。廖训大概也想不到自己身为情报机关负责人,居然还有人敢对自己的居所进行昼夜不间断的监视。

        五天时间一晃而过,按照廖训和万的约定,今天锦衣卫就会派出人员,混入到万收罗的新一批移民当中,从水路启程前往宁波。而高桥南的任务就是要盯死廖训,确定锦衣卫这批人手的出处和数量,以便能在其出后通过情报船上的电台将情况通知舟山大本营,让那边在宁波做好接收的准备。

        高桥南与龚十七在这几天里各自分工,负责城内与城外的行动指挥,城内由高桥南安排多支小队对三个目标分头进行监视,城外则是龚十七坐镇成丰行,慢慢完善接下来与廖训进行接触的计划安排。

        天色才刚蒙蒙亮,廖宅大门外已经停了好几辆带蓬的大车,而且根据其来时的状况可以判断全是空车,这也再次印证了高桥南此前的一个猜测——廖训打算派往舟山的人手,就一直藏身于这处连通两户宅院的大宅子里。

        果然很快便有成队的男子悄无声息地从廖宅大门出来,迅登上了这几辆大车。此时街上连行人都没有几个,除了在暗中监视廖宅的行动小组成员,大概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的小小动向。

        虽然隔着较远的距离,视野不够清晰,但负责监视的人员还是大致计算出登上大车的有二三十人上下,这个数字也是让高桥南略微有些吃惊。他原本也认为廖训估计是打算送几个探子上岛,但若是一次投入如此之多的人手,这显然就不只是打算送探子上岛进行潜伏而已了。

        高桥南不禁暗自庆幸,还好这廖训阴差阳错之下找到了成丰行头上,要是找去别的牙行,还真说不定就让他这计划得逞了。这么多人要是混入舟山岛,就算按着名单去抓也得费不少工夫,很难说会搞出多大的乱子。

        不多时廖训也出现在门口,没作停留便进了轿子,接着队伍便启程出。这处宅子位于城北,去城南的凤山门正好穿城而过,不过眼下这个时间,应该还没有开城门才是。

        “在这里继续监视,甲队的人跟我走。”高桥南见廖训已经带队出,便立刻下达命令,继续跟进。为了保证行动小组具备足够的机动力,高桥南进城之后便直接花钱买了两辆马车,当做这些天在城中使用的主要交通工具。

        这个时候街上没什么行人,也很清楚对手将要去往的目的地,倒也不用担心跟丢了目标,高桥南所乘的马车远远地坠在后面,沿着大道慢慢朝着南方行进。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廖训的队伍便到了凤山门,有人上前向城门守军亮明了身份,接着城门便缓缓打开了,放了廖训这一行人出去。不过旁边还有一些等待出城的百姓,全都只能先在城墙根下排队。

        “老板,前面是凤山门了,城门还没放行,我们是去排着还是如何?”部下向轿子里的高桥南请示道。

        “锦衣卫能出去,我们也能,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大明官军。”高桥南却并不打算老老实实在城里等候,他必须要看到廖训的人马上船出之后才能放心。

        于是这队人便继续前行,直到凤山门的守军过来拦下了马车。高桥南的手下上前向其表明了身份,请求放行出城。城门守军听说车上是外地州府来的千户,当下也有些犹豫,不放吧,这大小也是个有品级的武官,不好当面得罪,但放行其实是于规矩不合,为了个外地武官担责任,似乎有点不太值得。

        这个时候上前与其交涉的人员便使出了杀手锏,一锭银子不着痕迹地塞进了对方的手中。那带队的军官暗暗掂了掂分量,便下令开城门放这队人出去。

        高桥南一行与城门守军交涉完毕出来的时候,先行出城的廖训一伙已经抵达了钱塘江边的码头。万也提前就候在了这里,看到廖训从轿子里下来,连忙迎上去道:“廖大人,船和人都已就位,您可要亲自去看看?”

        廖训点点头道:“前面带路。”

        万这几天里联系了好几处地方,但由于时间紧迫,其实很难凑出廖训所需的移民人数,后来还是找到余杭县大牢,又从牢里提了二十多人出来,才勉强凑出了八十人。当然了,这种临时抓人头的手段肯定是得拿钱去换人,为此万也是花销出去不少银子,好在这笔开支已经得到龚十七的肯,倒不会有什么后续的麻烦。

        而承担这批人员运输的船只,则是从廖训指定的一间船行雇的一艘大福船,这也是廖训避免万在这个环节里耍手段的预防措施之一。不过对于万在仓促间征集招募的这批移民,廖训就没有办法也没兴趣去挨个验证其身份了,所以龚十七很大胆地安排了一队人混在移民里——反正这些移民互相之间也不知道底细,既然锦衣卫要掺沙子进来,那你混我也混,看谁的套路更深了。

        廖训登船简单查看了一下船舱里挤得满满当当的移民,并没有再做进一步的盘查。这些移民在登船时便由他的手下进行了最基本的搜身检查,确定没有携带可疑物品和武器,这对廖训而言就已经足够了,当下便命令岸上的人手也下车上船。

        高桥南一行人这时候也已经追踪到了码头,将马车远远停下,由高桥南藏在车里,利用望远镜观察移民船这边的状况。

        廖训的手下在从城内出前就已经换上了百姓服装,而且还故意弄得又脏又旧,乍一看之下倒的确很难将这些扮作贫苦农民的家伙从人堆里挑出来。

        (本章完)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9899558.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