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63章 各怀心思

第1063章 各怀心思

        “想不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杭州城东一处酒楼中,于平风举杯向廖训敬酒道:“还是廖大人厉害,这一出手就找准了海汉的软肋,佩服佩服!”

        郭正也举杯应和道:“海汉人那么喜欢收罗人口,那就给他们送些好手过去,让舟山岛上好好热闹热闹!”

        廖训笑眯眯地与两人碰杯后一饮而尽,然后才回应道:“虽说此次成事机会很大,但就这些人手送上岛去,顶多也就制造一些混乱,想收回舟山却仍需派出军队,对岛上的海汉逆贼实施驱逐才行。廖某手无兵权,此事还需两位大人多多费心才是。”

        廖训这话一说出来,另外两人却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说到对海汉的怨恨和反感,他们并不比廖训少,动用大明的军力对进入浙江沿海地域的海汉人进行征讨,夺回原本由其所掌控的海贸份额,也是他们一直以来想要实现的目的之一。但很多事情也并非他们想做便能去做,特别是调动军队执行作战任务这种大事,却很难得到兵部的批准。

        最后还是于平风打破了这种略显尴尬的沉默:“廖大人,征讨海汉之事,本官与郭大人也一直在设法推动,只是如今内忧外患,朝廷并不乐意看到浙江这边兴兵。而且沿海州府与海汉的利益纠葛颇深,地方上对此也有很大阻力……”

        廖训放下手中酒杯,面露不悦之色道:“那舟山岛上海汉人成百上千,每日都在增多,就算本官的部下个个以一当十,又能杀得了几个?若无大兵压境,那海汉人岂肯放弃浙江的利益退回南方?两位大人若是真为自己着想,还是想办法早些对海汉人动兵才实际。锦衣卫虽能上天入地,但终究势单力薄,不可能改变大势。”

        于平风道:“廖大人息怒,此事须得从长计议才是,待锦衣卫的人马到了舟山岛上,摸清海汉人的部署,这才好里应外合,将其一网打尽。只要条件成熟,即便兵部不下这命令,本官就算舍了这个官位,也要调兵舟山,与其一战!”

        于平风嘴上说得大义凛然,心头却并不是这么想的,他虽然手中掌有兵权,但并不会真的拿自己的官位去做赌注。那宁波府上下已经跟海汉人沆瀣一气,若是浙江都司这边调兵攻打舟山,只怕前锋营还没到宁波,海汉人就已经做好迎战的准备了。以海汉人的武装水平,若是在舟山岛上坚守不出,明军想要攻上岛也绝非易事,时间拖长了海汉人再从南方调兵过来协防,作战难度只会越来越大,这场由浙江都司挑起的战事也势必会引起朝廷震怒。

        廖训虽然也是个军官,但他所在的锦衣卫主管侦缉情报,对于行军打仗的门道远不如于平风和郭正清楚。他认为自己的计划可以为大明反攻舟山提供一个契机,但这两人想的却是让锦衣卫的人在岛上制造混乱,看看会不会出现浑水摸鱼的机会而已,并没有真的打算调兵攻岛。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想不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杭州城东一处酒楼中,于平风举杯向廖训敬酒道:“还是廖大人厉害,这一出手就找准了海汉的软肋,佩服佩服!”

        郭正也举杯应和道:“海汉人那么喜欢收罗人口,那就给他们送些好手过去,让舟山岛上好好热闹热闹!”

        廖训笑眯眯地与两人碰杯后一饮而尽,然后才回应道:“虽说此次成事机会很大,但就这些人手送上岛去,顶多也就制造一些混乱,想收回舟山却仍需派出军队,对岛上的海汉逆贼实施驱逐才行。廖某手无兵权,此事还需两位大人多多费心才是。”

        廖训这话一说出来,另外两人却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说到对海汉的怨恨和反感,他们并不比廖训少,动用大明的军力对进入浙江沿海地域的海汉人进行征讨,夺回原本由其所掌控的海贸份额,也是他们一直以来想要实现的目的之一。但很多事情也并非他们想做便能去做,特别是调动军队执行作战任务这种大事,却很难得到兵部的批准。

        最后还是于平风打破了这种略显尴尬的沉默:“廖大人,征讨海汉之事,本官与郭大人也一直在设法推动,只是如今内忧外患,朝廷并不乐意看到浙江这边兴兵。而且沿海州府与海汉的利益纠葛颇深,地方上对此也有很大阻力……”

        廖训放下手中酒杯,面露不悦之色道:“那舟山岛上海汉人成百上千,每日都在增多,就算本官的部下个个以一当十,又能杀得了几个?若无大兵压境,那海汉人岂肯放弃浙江的利益退回南方?两位大人若是真为自己着想,还是想办法早些对海汉人动兵才实际。锦衣卫虽能上天入地,但终究势单力薄,不可能改变大势。”

        于平风道:“廖大人息怒,此事须得从长计议才是,待锦衣卫的人马到了舟山岛上,摸清海汉人的部署,这才好里应外合,将其一网打尽。只要条件成熟,即便兵部不下这命令,本官就算舍了这个官位,也要调兵舟山,与其一战!”

        于平风嘴上说得大义凛然,心头却并不是这么想的,他虽然手中掌有兵权,但并不会真的拿自己的官位去做赌注。那宁波府上下已经跟海汉人沆瀣一气,若是浙江都司这边调兵攻打舟山,只怕前锋营还没到宁波,海汉人就已经做好迎战的准备了。以海汉人的武装水平,若是在舟山岛上坚守不出,明军想要攻上岛也绝非易事,时间拖长了海汉人再从南方调兵过来协防,作战难度只会越来越大,这场由浙江都司挑起的战事也势必会引起朝廷震怒。

        廖训虽然也是个军官,但他所在的锦衣卫主管侦缉情报,对于行军打仗的门道远不如于平风和郭正清楚。他认为自己的计划可以为大明反攻舟山提供一个契机,但这两人想的却是让锦衣卫的人在岛上制造混乱,看看会不会出现浑水摸鱼的机会而已,并没有真的打算调兵攻岛。“想不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杭州城东一处酒楼中,于平风举杯向廖训敬酒道:“还是廖大人厉害,这一出手就找准了海汉的软肋,佩服佩服!”

        郭正也举杯应和道:“海汉人那么喜欢收罗人口,那就给他们送些好手过去,让舟山岛上好好热闹热闹!”

        廖训笑眯眯地与两人碰杯后一饮而尽,然后才回应道:“虽说此次成事机会很大,但就这些人手送上岛去,顶多也就制造一些混乱,想收回舟山却仍需派出军队,对岛上的海汉逆贼实施驱逐才行。廖某手无兵权,此事还需两位大人多多费心才是。”

        廖训这话一说出来,另外两人却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说到对海汉的怨恨和反感,他们并不比廖训少,动用大明的军力对进入浙江沿海地域的海汉人进行征讨,夺回原本由其所掌控的海贸份额,也是他们一直以来想要实现的目的之一。但很多事情也并非他们想做便能去做,特别是调动军队执行作战任务这种大事,却很难得到兵部的批准。

        最后还是于平风打破了这种略显尴尬的沉默:“廖大人,征讨海汉之事,本官与郭大人也一直在设法推动,只是如今内忧外患,朝廷并不乐意看到浙江这边兴兵。而且沿海州府与海汉的利益纠葛颇深,地方上对此也有很大阻力……”

        廖训放下手中酒杯,面露不悦之色道:“那舟山岛上海汉人成百上千,每日都在增多,就算本官的部下个个以一当十,又能杀得了几个?若无大兵压境,那海汉人岂肯放弃浙江的利益退回南方?两位大人若是真为自己着想,还是想办法早些对海汉人动兵才实际。锦衣卫虽能上天入地,但终究势单力薄,不可能改变大势。”

        于平风道:“廖大人息怒,此事须得从长计议才是,待锦衣卫的人马到了舟山岛上,摸清海汉人的部署,这才好里应外合,将其一网打尽。只要条件成熟,即便兵部不下这命令,本官就算舍了这个官位,也要调兵舟山,与其一战!”

        于平风嘴上说得大义凛然,心头却并不是这么想的,他虽然手中掌有兵权,但并不会真的拿自己的官位去做赌注。那宁波府上下已经跟海汉人沆瀣一气,若是浙江都司这边调兵攻打舟山,只怕前锋营还没到宁波,海汉人就已经做好迎战的准备了。以海汉人的武装水平,若是在舟山岛上坚守不出,明军想要攻上岛也绝非易事,时间拖长了海汉人再从南方调兵过来协防,作战难度只会越来越大,这场由浙江都司挑起的战事也势必会引起朝廷震怒。

        廖训虽然也是个军官,但他所在的锦衣卫主管侦缉情报,对于行军打仗的门道远不如于平风和郭正清楚。他认为自己的计划可以为大明反攻舟山提供一个契机,但这两人想的却是让锦衣卫的人在岛上制造混乱,看看会不会出现浑水摸鱼的机会而已,并没有真的打算调兵攻岛。“想不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杭州城东一处酒楼中,于平风举杯向廖训敬酒道:“还是廖大人厉害,这一出手就找准了海汉的软肋,佩服佩服!”

        郭正也举杯应和道:“海汉人那么喜欢收罗人口,那就给他们送些好手过去,让舟山岛上好好热闹热闹!”

        廖训笑眯眯地与两人碰杯后一饮而尽,然后才回应道:“虽说此次成事机会很大,但就这些人手送上岛去,顶多也就制造一些混乱,想收回舟山却仍需派出军队,对岛上的海汉逆贼实施驱逐才行。廖某手无兵权,此事还需两位大人多多费心才是。”

        廖训这话一说出来,另外两人却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中。说到对海汉的怨恨和反感,他们并不比廖训少,动用大明的军力对进入浙江沿海地域的海汉人进行征讨,夺回原本由其所掌控的海贸份额,也是他们一直以来想要实现的目的之一。但很多事情也并非他们想做便能去做,特别是调动军队执行作战任务这种大事,却很难得到兵部的批准。

        最后还是于平风打破了这种略显尴尬的沉默:“廖大人,征讨海汉之事,本官与郭大人也一直在设法推动,只是如今内忧外患,朝廷并不乐意看到浙江这边兴兵。而且沿海州府与海汉的利益纠葛颇深,地方上对此也有很大阻力……”

        廖训放下手中酒杯,面露不悦之色道:“那舟山岛上海汉人成百上千,每日都在增多,就算本官的部下个个以一当十,又能杀得了几个?若无大兵压境,那海汉人岂肯放弃浙江的利益退回南方?两位大人若是真为自己着想,还是想办法早些对海汉人动兵才实际。锦衣卫虽能上天入地,但终究势单力薄,不可能改变大势。”

        于平风道:“廖大人息怒,此事须得从长计议才是,待锦衣卫的人马到了舟山岛上,摸清海汉人的部署,这才好里应外合,将其一网打尽。只要条件成熟,即便兵部不下这命令,本官就算舍了这个官位,也要调兵舟山,与其一战!”

        于平风嘴上说得大义凛然,心头却并不是这么想的,他虽然手中掌有兵权,但并不会真的拿自己的官位去做赌注。那宁波府上下已经跟海汉人沆瀣一气,若是浙江都司这边调兵攻打舟山,只怕前锋营还没到宁波,海汉人就已经做好迎战的准备了。以海汉人的武装水平,若是在舟山岛上坚守不出,明军想要攻上岛也绝非易事,时间拖长了海汉人再从南方调兵过来协防,作战难度只会越来越大,这场由浙江都司挑起的战事也势必会引起朝廷震怒。...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9709285.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