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061章 计划变更

第1061章 计划变更

  “龚兄,你的意思是打算将计就计,把廖训引出杭州再对其下手?”

  当晚杭州城内,龚十七又再次约见了高桥南,向他通报了今天在成丰行所生的意外状况。高桥南听完之后,已经隐约猜到龚十七的打算,便向他提问求证。

  “不错,如果能设法让廖训自投罗网,我们在杭州城的行动也可省去不少麻烦。”龚十七点头承认了高桥南的猜测:“而且我看他的架势,这处心积虑对付我们的计划恐怕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就是在等这么一个契机能把人送进舟山岛。他费了这么大的周折找到成丰行,想送上岛的估计也不是普通的探子。”

  高桥南对此也很认同:“要不是阴差阳错正好找到成丰行头上,他策划这事说不定还就真把我们瞒过去了。”

  “说实话这次的确是我们运气好,但移民措施存在的安全漏洞,如今还是慢慢显现出来了!”龚十七不无感叹地说道:“这事得尽快向指挥部汇报才行!”

  由于海汉自身一直处于急展的状态,对人口特别是劳动力的需求几乎从未停止过,但海汉本身负责移民工作的人员数量也很有限,所以只能集中部署在引入移民较为集中的区域和岗位上。海汉在占领舟山之后,从大明引进移民的主要方向依然是来自北方的胶东半岛地区,而江浙由于相对比较富庶安定,能从各个州府引入的移民大多都是零零星星的状况,能一次组织起百八十人就算多的了。所以民政部门为了省时省力,将组织移民的工作都外包给了各州府的牙行中介机构,只对接收阶段的审查进行把控。

  这中间所存在的安全漏洞,民政部门清楚,安全部门也清楚,但之前在南方都一直如此运作,也没出过什么大的问题,大家也就各自保持默契把这套做法延续了下来。但此次杭州行动之后,这方面的规矩怕是要改一改了,否则等什么时候在舟山岛上出了刺杀事件再来追究责任,那相关人员的罪责可就大了。

  高桥南道:“那城内的行动,还是照之前的计划继续推进?”

  龚十七道:“原本我是打算在入夜后率队袭击目标人物的住所,但我们现有的条件只能完成外部环境侦查,却来不及弄清其住所内部的状况,所以行动风险还是很大。我一直在考虑如何能设计一个把握更大的行动方案,直到今天才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

  “愿闻其详。”高桥南一听也来了兴趣。他们到杭州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了,高桥南负责在城内侦查目标人物的日常活动状况,也因此充分感受到了这次行动的难度。

  行动小组的几个目标白天都是在衙门里坐堂办公,显然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杀进去行凶。而要在夜间对其住所动手,行动小组就得在天黑之前进入所在的街区潜伏下来,动手后还要赶在天亮前第一时间出城才能保证安全脱身。

  本书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龚兄,你的意思是打算将计就计,把廖训引出杭州再对其下手?”

  当晚杭州城内,龚十七又再次约见了高桥南,向他通报了今天在成丰行所生的意外状况。高桥南听完之后,已经隐约猜到龚十七的打算,便向他提问求证。

  “不错,如果能设法让廖训自投罗网,我们在杭州城的行动也可省去不少麻烦。”龚十七点头承认了高桥南的猜测:“而且我看他的架势,这处心积虑对付我们的计划恐怕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就是在等这么一个契机能把人送进舟山岛。他费了这么大的周折找到成丰行,想送上岛的估计也不是普通的探子。”

  高桥南对此也很认同:“要不是阴差阳错正好找到成丰行头上,他策划这事说不定还就真把我们瞒过去了。”

  “说实话这次的确是我们运气好,但移民措施存在的安全漏洞,如今还是慢慢显现出来了!”龚十七不无感叹地说道:“这事得尽快向指挥部汇报才行!”

  由于海汉自身一直处于急展的状态,对人口特别是劳动力的需求几乎从未停止过,但海汉本身负责移民工作的人员数量也很有限,所以只能集中部署在引入移民较为集中的区域和岗位上。海汉在占领舟山之后,从大明引进移民的主要方向依然是来自北方的胶东半岛地区,而江浙由于相对比较富庶安定,能从各个州府引入的移民大多都是零零星星的状况,能一次组织起百八十人就算多的了。所以民政部门为了省时省力,将组织移民的工作都外包给了各州府的牙行中介机构,只对接收阶段的审查进行把控。

  这中间所存在的安全漏洞,民政部门清楚,安全部门也清楚,但之前在南方都一直如此运作,也没出过什么大的问题,大家也就各自保持默契把这套做法延续了下来。但此次杭州行动之后,这方面的规矩怕是要改一改了,否则等什么时候在舟山岛上出了刺杀事件再来追究责任,那相关人员的罪责可就大了。

  高桥南道:“那城内的行动,还是照之前的计划继续推进?”

  龚十七道:“原本我是打算在入夜后率队袭击目标人物的住所,但我们现有的条件只能完成外部环境侦查,却来不及弄清其住所内部的状况,所以行动风险还是很大。我一直在考虑如何能设计一个把握更大的行动方案,直到今天才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

  “愿闻其详。”高桥南一听也来了兴趣。他们到杭州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了,高桥南负责在城内侦查目标人物的日常活动状况,也因此充分感受到了这次行动的难度。

  行动小组的几个目标白天都是在衙门里坐堂办公,显然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杀进去行凶。而要在夜间对其住所动手,行动小组就得在天黑之前进入所在的街区潜伏下来,动手后还要赶在天亮前第一时间出城才能保证安全脱身。“龚兄,你的意思是打算将计就计,把廖训引出杭州再对其下手?”

  当晚杭州城内,龚十七又再次约见了高桥南,向他通报了今天在成丰行所生的意外状况。高桥南听完之后,已经隐约猜到龚十七的打算,便向他提问求证。

  “不错,如果能设法让廖训自投罗网,我们在杭州城的行动也可省去不少麻烦。”龚十七点头承认了高桥南的猜测:“而且我看他的架势,这处心积虑对付我们的计划恐怕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就是在等这么一个契机能把人送进舟山岛。他费了这么大的周折找到成丰行,想送上岛的估计也不是普通的探子。”

  高桥南对此也很认同:“要不是阴差阳错正好找到成丰行头上,他策划这事说不定还就真把我们瞒过去了。”

  “说实话这次的确是我们运气好,但移民措施存在的安全漏洞,如今还是慢慢显现出来了!”龚十七不无感叹地说道:“这事得尽快向指挥部汇报才行!”

  由于海汉自身一直处于急展的状态,对人口特别是劳动力的需求几乎从未停止过,但海汉本身负责移民工作的人员数量也很有限,所以只能集中部署在引入移民较为集中的区域和岗位上。海汉在占领舟山之后,从大明引进移民的主要方向依然是来自北方的胶东半岛地区,而江浙由于相对比较富庶安定,能从各个州府引入的移民大多都是零零星星的状况,能一次组织起百八十人就算多的了。所以民政部门为了省时省力,将组织移民的工作都外包给了各州府的牙行中介机构,只对接收阶段的审查进行把控。

  这中间所存在的安全漏洞,民政部门清楚,安全部门也清楚,但之前在南方都一直如此运作,也没出过什么大的问题,大家也就各自保持默契把这套做法延续了下来。但此次杭州行动之后,这方面的规矩怕是要改一改了,否则等什么时候在舟山岛上出了刺杀事件再来追究责任,那相关人员的罪责可就大了。

  高桥南道:“那城内的行动,还是照之前的计划继续推进?”

  龚十七道:“原本我是打算在入夜后率队袭击目标人物的住所,但我们现有的条件只能完成外部环境侦查,却来不及弄清其住所内部的状况,所以行动风险还是很大。我一直在考虑如何能设计一个把握更大的行动方案,直到今天才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

  “愿闻其详。”高桥南一听也来了兴趣。他们到杭州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了,高桥南负责在城内侦查目标人物的日常活动状况,也因此充分感受到了这次行动的难度。

  行动小组的几个目标白天都是在衙门里坐堂办公,显然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杀进去行凶。而要在夜间对其住所动手,行动小组就得在天黑之前进入所在的街区潜伏下来,动手后还要赶在天亮前第一时间出城才能保证安全脱身。“龚兄,你的意思是打算将计就计,把廖训引出杭州再对其下手?”

  当晚杭州城内,龚十七又再次约见了高桥南,向他通报了今天在成丰行所生的意外状况。高桥南听完之后,已经隐约猜到龚十七的打算,便向他提问求证。

  “不错,如果能设法让廖训自投罗网,我们在杭州城的行动也可省去不少麻烦。”龚十七点头承认了高桥南的猜测:“而且我看他的架势,这处心积虑对付我们的计划恐怕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就是在等这么一个契机能把人送进舟山岛。他费了这么大的周折找到成丰行,想送上岛的估计也不是普通的探子。”

  高桥南对此也很认同:“要不是阴差阳错正好找到成丰行头上,他策划这事说不定还就真把我们瞒过去了。”

  “说实话这次的确是我们运气好,但移民措施存在的安全漏洞,如今还是慢慢显现出来了!”龚十七不无感叹地说道:“这事得尽快向指挥部汇报才行!”

  由于海汉自身一直处于急展的状态,对人口特别是劳动力的需求几乎从未停止过,但海汉本身负责移民工作的人员数量也很有限,所以只能集中部署在引入移民较为集中的区域和岗位上。海汉在占领舟山之后,从大明引进移民的主要方向依然是来自北方的胶东半岛地区,而江浙由于相对比较富庶安定,能从各个州府引入的移民大多都是零零星星的状况,能一次组织起百八十人就算多的了。所以民政部门为了省时省力,将组织移民的工作都外包给了各州府的牙行中介机构,只对接收阶段的审查进行把控。

  这中间所存在的安全漏洞,民政部门清楚,安全部门也清楚,但之前在南方都一直如此运作,也没出过什么大的问题,大家也就各自保持默契把这套做法延续了下来。但此次杭州行动之后,这方面的规矩怕是要改一改了,否则等什么时候在舟山岛上出了刺杀事件再来追究责任,那相关人员的罪责可就大了。

  高桥南道:“那城内的行动,还是照之前的计划继续推进?”

  龚十七道:“原本我是打算在入夜后率队袭击目标人物的住所,但我们现有的条件只能完成外部环境侦查,却来不及弄清其住所内部的状况,所以行动风险还是很大。我一直在考虑如何能设计一个把握更大的行动方案,直到今天才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

  “愿闻其详。”高桥南一听也来了兴趣。他们到杭州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了,高桥南负责在城内侦查目标人物的日常活动状况,也因此充分感受到了这次行动的难度。
...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9489763.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