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860章 杀鸡儆猴

第1860章 杀鸡儆猴

  这边的事情并不复杂,其实先前从盐场工地送去大同江基地的报告里已经说明了大致情况,工地上确是有怠工的状况发生,然后朝鲜监工便将其中带头之人拉出来施以鞭刑,想以此杀鸡儆猴,结果没想到受刑之人吃不住这顿鞭打,连性命都搭进去了。

  需要说明的是,海汉驻军在这里并不负责直接指挥民工们的劳作,仅仅只是担任治安维持工作。民工们的劳动任务是由海汉工程人员进行安排,而负责监督工程进度的任务则是海汉和朝鲜监工进行分摊。

  由于海汉派到朝鲜的工程人员数量有限,还得分派到多个工地上,因此日常监工的任务有一多半都是由朝鲜监工来执行的,其作用甚至是到了不可或缺的程度。符力早先把朝鲜监工全部赶走的构想,在这种现状下也只能是想想而已,这些监工虽然惹出了不少麻烦,但真要没了这些人盯着,工地上的施工进度只会更慢。

  如果要从法律角度来看待这件事,那就是监工擅动私刑导致了过失杀人的后果,民工们要求处置致人死命的监工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但站在符力的立场上,这事却不可简单照此处理,且不说这监工的背景如何,如果真对其进行惩治,那么今后这些监工要开展工作势必就多了许多忌讳,并不利于工地的管理,甚至有可能会适得其反。符力也不希望平息了民工们的怒气,却又激起监工们的不满,这么做极有可能会按下葫芦浮起瓢,引发新的状况。

  符力想要的结果不是仅仅是平息工地上目前的纷争,还要尽可能地解决好民工与监工这两个群体之间的矛盾,虽然这说起来其实是朝鲜的内部事务,但原本该对此负责的朴北秀撒手不管,符力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孰轻孰重,符力已经基本判断清楚了,便下令先让那些停工的民工推举几个代表出面商议如何处理此事。既然打定主意要杀鸡儆猴,符力自然是要把民工中牵头之人先给处理掉,这些民工没了引领者,很快就会变成一盘散沙,处理起来会容易许多。

  “过失杀人的监工,我们会呈报给朝鲜官府秉公处理,但这起事件归根结底只是一个意外,任何人都不该以此为由来煽动停工。”符力顿了顿,加重了语气道:“你们应该也不是第一天在这里干活了,停工意味着什么,我想你们也很清楚。这个后果你们承不承担得起,我希望各位都能有一个明确的认识。”

  面对几名民工头子,符力的话就说得相当不客气了,他并不打算花费太多时间跟这些人讨价还价,如果工头们想拿停工这事跟自己讲条件,那他可就要动一动这些人了。

  这些工头并不知道符力是什么身份,但看到驻守本地的军官站在他身边毕恭毕敬的模样,也能想到这位身份地位不低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这边的事情并不复杂,其实先前从盐场工地送去大同江基地的报告里已经说明了大致情况,工地上确是有怠工的状况发生,然后朝鲜监工便将其中带头之人拉出来施以鞭刑,想以此杀鸡儆猴,结果没想到受刑之人吃不住这顿鞭打,连性命都搭进去了。

  需要说明的是,海汉驻军在这里并不负责直接指挥民工们的劳作,仅仅只是担任治安维持工作。民工们的劳动任务是由海汉工程人员进行安排,而负责监督工程进度的任务则是海汉和朝鲜监工进行分摊。

  由于海汉派到朝鲜的工程人员数量有限,还得分派到多个工地上,因此日常监工的任务有一多半都是由朝鲜监工来执行的,其作用甚至是到了不可或缺的程度。符力早先把朝鲜监工全部赶走的构想,在这种现状下也只能是想想而已,这些监工虽然惹出了不少麻烦,但真要没了这些人盯着,工地上的施工进度只会更慢。

  如果要从法律角度来看待这件事,那就是监工擅动私刑导致了过失杀人的后果,民工们要求处置致人死命的监工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但站在符力的立场上,这事却不可简单照此处理,且不说这监工的背景如何,如果真对其进行惩治,那么今后这些监工要开展工作势必就多了许多忌讳,并不利于工地的管理,甚至有可能会适得其反。符力也不希望平息了民工们的怒气,却又激起监工们的不满,这么做极有可能会按下葫芦浮起瓢,引发新的状况。

  符力想要的结果不是仅仅是平息工地上目前的纷争,还要尽可能地解决好民工与监工这两个群体之间的矛盾,虽然这说起来其实是朝鲜的内部事务,但原本该对此负责的朴北秀撒手不管,符力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孰轻孰重,符力已经基本判断清楚了,便下令先让那些停工的民工推举几个代表出面商议如何处理此事。既然打定主意要杀鸡儆猴,符力自然是要把民工中牵头之人先给处理掉,这些民工没了引领者,很快就会变成一盘散沙,处理起来会容易许多。

  “过失杀人的监工,我们会呈报给朝鲜官府秉公处理,但这起事件归根结底只是一个意外,任何人都不该以此为由来煽动停工。”符力顿了顿,加重了语气道:“你们应该也不是第一天在这里干活了,停工意味着什么,我想你们也很清楚。这个后果你们承不承担得起,我希望各位都能有一个明确的认识。”

  面对几名民工头子,符力的话就说得相当不客气了,他并不打算花费太多时间跟这些人讨价还价,如果工头们想拿停工这事跟自己讲条件,那他可就要动一动这些人了。

  这些工头并不知道符力是什么身份,但看到驻守本地的军官站在他身边毕恭毕敬的模样,也能想到这位身份地位不低了。这边的事情并不复杂,其实先前从盐场工地送去大同江基地的报告里已经说明了大致情况,工地上确是有怠工的状况发生,然后朝鲜监工便将其中带头之人拉出来施以鞭刑,想以此杀鸡儆猴,结果没想到受刑之人吃不住这顿鞭打,连性命都搭进去了。

  需要说明的是,海汉驻军在这里并不负责直接指挥民工们的劳作,仅仅只是担任治安维持工作。民工们的劳动任务是由海汉工程人员进行安排,而负责监督工程进度的任务则是海汉和朝鲜监工进行分摊。

  由于海汉派到朝鲜的工程人员数量有限,还得分派到多个工地上,因此日常监工的任务有一多半都是由朝鲜监工来执行的,其作用甚至是到了不可或缺的程度。符力早先把朝鲜监工全部赶走的构想,在这种现状下也只能是想想而已,这些监工虽然惹出了不少麻烦,但真要没了这些人盯着,工地上的施工进度只会更慢。

  如果要从法律角度来看待这件事,那就是监工擅动私刑导致了过失杀人的后果,民工们要求处置致人死命的监工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但站在符力的立场上,这事却不可简单照此处理,且不说这监工的背景如何,如果真对其进行惩治,那么今后这些监工要开展工作势必就多了许多忌讳,并不利于工地的管理,甚至有可能会适得其反。符力也不希望平息了民工们的怒气,却又激起监工们的不满,这么做极有可能会按下葫芦浮起瓢,引发新的状况。

  符力想要的结果不是仅仅是平息工地上目前的纷争,还要尽可能地解决好民工与监工这两个群体之间的矛盾,虽然这说起来其实是朝鲜的内部事务,但原本该对此负责的朴北秀撒手不管,符力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孰轻孰重,符力已经基本判断清楚了,便下令先让那些停工的民工推举几个代表出面商议如何处理此事。既然打定主意要杀鸡儆猴,符力自然是要把民工中牵头之人先给处理掉,这些民工没了引领者,很快就会变成一盘散沙,处理起来会容易许多。

  “过失杀人的监工,我们会呈报给朝鲜官府秉公处理,但这起事件归根结底只是一个意外,任何人都不该以此为由来煽动停工。”符力顿了顿,加重了语气道:“你们应该也不是第一天在这里干活了,停工意味着什么,我想你们也很清楚。这个后果你们承不承担得起,我希望各位都能有一个明确的认识。”

  面对几名民工头子,符力的话就说得相当不客气了,他并不打算花费太多时间跟这些人讨价还价,如果工头们想拿停工这事跟自己讲条件,那他可就要动一动这些人了。

  这些工头并不知道符力是什么身份,但看到驻守本地的军官站在他身边毕恭毕敬的模样,也能想到这位身份地位不低了。这边的事情并不复杂,其实先前从盐场工地送去大同江基地的报告里已经说明了大致情况,工地上确是有怠工的状况发生,然后朝鲜监工便将其中带头之人拉出来施以鞭刑,想以此杀鸡儆猴,结果没想到受刑之人吃不住这顿鞭打,连性命都搭进去了。

  需要说明的是,海汉驻军在这里并不负责直接指挥民工们的劳作,仅仅只是担任治安维持工作。民工们的劳动任务是由海汉工程人员进行安排,而负责监督工程进度的任务则是海汉和朝鲜监工进行分摊。

  由于海汉派到朝鲜的工程人员数量有限,还得分派到多个工地上,因此日常监工的任务有一多半都是由朝鲜监工来执行的,其作用甚至是到了不可或缺的程度。符力早先把朝鲜监工全部赶走的构想,在这种现状下也只能是想想而已,这些监工虽然惹出了不少麻烦,但真要没了这些人盯着,工地上的施工进度只会更慢。

  如果要从法律角度来看待这件事,那就是监工擅动私刑导致了过失杀人的后果,民工们要求处置致人死命的监工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但站在符力的立场上,这事却不可简单照此处理,且不说这监工的背景如何,如果真对其进行惩治,那么今后这些监工要开展工作势必就多了许多忌讳,并不利于工地的管理,甚至有可能会适得其反。符力也不希望平息了民工们的怒气,却又激起监工们的不满,这么做极有可能会按下葫芦浮起瓢,引发新的状况。

  符力想要的结果不是仅仅是平息工地上目前的纷争,还要尽可能地解决好民工与监工这两个群体之间的矛盾,虽然这说起来其实是朝鲜的内部事务,但原本该对此负责的朴北秀撒手不管,符力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孰轻孰重,符力已经基本判断清楚了,便下令先让那些停工的民工推举几个代表出面商议如何处理此事。既然打定主意要杀鸡儆猴,符力自然是要把民工中牵头之人先给处理掉,这些民工没了引领者,很快就会变成一盘散沙,处理起来会容易许多。

  “过失杀人的监工,我们会呈报给朝鲜官府秉公处理,但这起事件归根结底只是一个意外,任何人都不该以此为由来煽动停工。”符力顿了顿,加重了语气道:“你们应该也不是第一天在这里干活了,停工意味着什么,我想你们也很清楚。这个后果你们承不承担得起,我希望各位都能有一个明确的认识。”

  面对几名民工头子,符力的话就说得相当不客气了,他并不打算花费太多时间跟这些人讨价还价,如果工头们想拿停工这事跟自己讲条件,那他可就要动一动这些人了。

  这些工头并不知道符力是什么身份,但看到驻守本地的军官站在他身边毕恭毕敬的模样,也能想到这位身份地位不低了。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56595406.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