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客居 > 1627崛起南海 > 第1712章 特殊招募

第1712章 特殊招募

  谭举任闻言摇头道:“这东西哪是想买就能买的,去年执委会跟国防部为了开放军购这事来来回回不知讨论了多久,要不是需要这笔钱来填补今年的征西行动军费,哪会把我国造的战船卖给他们!而且当时也已经给马打蓝人说得很明白,这批船卖完之后短期内就不会再接订单了,就算他们有钱任性愿意出高价,那也还是买不到的。”

  谭举任所说的这些信息,有些已经是触及了上层的利益冲突,成大朋一个小小的情报官员可不敢随意去接这个腔,只能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海汉当时为了补充财政收入,专门对荷兰东印度公司和马打蓝国开放了一次军购机会,让他们对海汉打包好的武器装备订单出价竞购。这两家都是抱着将对方除之而后快的心态参与这次竞购,而之后所拍出的天价订单也是让海汉赚得盆满钵满,这两家虽然都挺有钱,但这一波的确被榨得挺狠,军购的款项只能分期偿还,到现在都还没全部付完。

  为了保持这两家的实力不会因为这次军购而拉开差距,海汉在军购项目、价格、交货期以及附加条件等方面也是煞费苦心,其中也包括了下次再开启军购订单的间隔期,以免其中一方凭着财势通过军购硬生生压垮了另外一方。这离上次军购才过去半年时间,东印度公司上次买到的战船才刚开始陆续交付,马打蓝人就又想动小心思了,执委会肯定不会吃这种小动作,他们即便去了三亚也多半只能碰一鼻子灰回去。

  谭举任忽然反应过来,对成大朋问道:“那如果马打蓝人在我国没有达成目的,那会不会去寻求别的路径购买军火?”

  成大朋点点头道:“这正是卑职所担心的状况。马打蓝国跟荷兰人的统治区接壤,加之几年前那场大战,冲突已经不可调和,迟早都还会开战。但马打蓝国与西班牙人的统治区还隔着老远,过去虽有一些小规模的武装冲突,但都是小打小闹的场面,也没有什么化解不开的仇恨。这次虽然马打蓝人在西班牙大帆船面前吃了些亏,但说不定反倒会让他们对西班牙人的战船产生兴趣。”

  对于像马打蓝国这种土豪来说,自己造不出来的武器装备就直接拿钱买,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本书首发创世中文网,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谭举任闻言摇头道:“这东西哪是想买就能买的,去年执委会跟国防部为了开放军购这事来来回回不知讨论了多久,要不是需要这笔钱来填补今年的征西行动军费,哪会把我国造的战船卖给他们!而且当时也已经给马打蓝人说得很明白,这批船卖完之后短期内就不会再接订单了,就算他们有钱任性愿意出高价,那也还是买不到的。”

  谭举任所说的这些信息,有些已经是触及了上层的利益冲突,成大朋一个小小的情报官员可不敢随意去接这个腔,只能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海汉当时为了补充财政收入,专门对荷兰东印度公司和马打蓝国开放了一次军购机会,让他们对海汉打包好的武器装备订单出价竞购。这两家都是抱着将对方除之而后快的心态参与这次竞购,而之后所拍出的天价订单也是让海汉赚得盆满钵满,这两家虽然都挺有钱,但这一波的确被榨得挺狠,军购的款项只能分期偿还,到现在都还没全部付完。

  为了保持这两家的实力不会因为这次军购而拉开差距,海汉在军购项目、价格、交货期以及附加条件等方面也是煞费苦心,其中也包括了下次再开启军购订单的间隔期,以免其中一方凭着财势通过军购硬生生压垮了另外一方。这离上次军购才过去半年时间,东印度公司上次买到的战船才刚开始陆续交付,马打蓝人就又想动小心思了,执委会肯定不会吃这种小动作,他们即便去了三亚也多半只能碰一鼻子灰回去。

  谭举任忽然反应过来,对成大朋问道:“那如果马打蓝人在我国没有达成目的,那会不会去寻求别的路径购买军火?”

  成大朋点点头道:“这正是卑职所担心的状况。马打蓝国跟荷兰人的统治区接壤,加之几年前那场大战,冲突已经不可调和,迟早都还会开战。但马打蓝国与西班牙人的统治区还隔着老远,过去虽有一些小规模的武装冲突,但都是小打小闹的场面,也没有什么化解不开的仇恨。这次虽然马打蓝人在西班牙大帆船面前吃了些亏,但说不定反倒会让他们对西班牙人的战船产生兴趣。”

  对于像马打蓝国这种土豪来说,自己造不出来的武器装备就直接拿钱买,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谭举任闻言摇头道:“这东西哪是想买就能买的,去年执委会跟国防部为了开放军购这事来来回回不知讨论了多久,要不是需要这笔钱来填补今年的征西行动军费,哪会把我国造的战船卖给他们!而且当时也已经给马打蓝人说得很明白,这批船卖完之后短期内就不会再接订单了,就算他们有钱任性愿意出高价,那也还是买不到的。”

  谭举任所说的这些信息,有些已经是触及了上层的利益冲突,成大朋一个小小的情报官员可不敢随意去接这个腔,只能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海汉当时为了补充财政收入,专门对荷兰东印度公司和马打蓝国开放了一次军购机会,让他们对海汉打包好的武器装备订单出价竞购。这两家都是抱着将对方除之而后快的心态参与这次竞购,而之后所拍出的天价订单也是让海汉赚得盆满钵满,这两家虽然都挺有钱,但这一波的确被榨得挺狠,军购的款项只能分期偿还,到现在都还没全部付完。

  为了保持这两家的实力不会因为这次军购而拉开差距,海汉在军购项目、价格、交货期以及附加条件等方面也是煞费苦心,其中也包括了下次再开启军购订单的间隔期,以免其中一方凭着财势通过军购硬生生压垮了另外一方。这离上次军购才过去半年时间,东印度公司上次买到的战船才刚开始陆续交付,马打蓝人就又想动小心思了,执委会肯定不会吃这种小动作,他们即便去了三亚也多半只能碰一鼻子灰回去。

  谭举任忽然反应过来,对成大朋问道:“那如果马打蓝人在我国没有达成目的,那会不会去寻求别的路径购买军火?”

  成大朋点点头道:“这正是卑职所担心的状况。马打蓝国跟荷兰人的统治区接壤,加之几年前那场大战,冲突已经不可调和,迟早都还会开战。但马打蓝国与西班牙人的统治区还隔着老远,过去虽有一些小规模的武装冲突,但都是小打小闹的场面,也没有什么化解不开的仇恨。这次虽然马打蓝人在西班牙大帆船面前吃了些亏,但说不定反倒会让他们对西班牙人的战船产生兴趣。”

  对于像马打蓝国这种土豪来说,自己造不出来的武器装备就直接拿钱买,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谭举任闻言摇头道:“这东西哪是想买就能买的,去年执委会跟国防部为了开放军购这事来来回回不知讨论了多久,要不是需要这笔钱来填补今年的征西行动军费,哪会把我国造的战船卖给他们!而且当时也已经给马打蓝人说得很明白,这批船卖完之后短期内就不会再接订单了,就算他们有钱任性愿意出高价,那也还是买不到的。”

  谭举任所说的这些信息,有些已经是触及了上层的利益冲突,成大朋一个小小的情报官员可不敢随意去接这个腔,只能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海汉当时为了补充财政收入,专门对荷兰东印度公司和马打蓝国开放了一次军购机会,让他们对海汉打包好的武器装备订单出价竞购。这两家都是抱着将对方除之而后快的心态参与这次竞购,而之后所拍出的天价订单也是让海汉赚得盆满钵满,这两家虽然都挺有钱,但这一波的确被榨得挺狠,军购的款项只能分期偿还,到现在都还没全部付完。

  为了保持这两家的实力不会因为这次军购而拉开差距,海汉在军购项目、价格、交货期以及附加条件等方面也是煞费苦心,其中也包括了下次再开启军购订单的间隔期,以免其中一方凭着财势通过军购硬生生压垮了另外一方。这离上次军购才过去半年时间,东印度公司上次买到的战船才刚开始陆续交付,马打蓝人就又想动小心思了,执委会肯定不会吃这种小动作,他们即便去了三亚也多半只能碰一鼻子灰回去。

  谭举任忽然反应过来,对成大朋问道:“那如果马打蓝人在我国没有达成目的,那会不会去寻求别的路径购买军火?”

  成大朋点点头道:“这正是卑职所担心的状况。马打蓝国跟荷兰人的统治区接壤,加之几年前那场大战,冲突已经不可调和,迟早都还会开战。但马打蓝国与西班牙人的统治区还隔着老远,过去虽有一些小规模的武装冲突,但都是小打小闹的场面,也没有什么化解不开的仇恨。这次虽然马打蓝人在西班牙大帆船面前吃了些亏,但说不定反倒会让他们对西班牙人的战船产生兴趣。”

  对于像马打蓝国这种土豪来说,自己造不出来的武器装备就直接拿钱买,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谭举任闻言摇头道:“这东西哪是想买就能买的,去年执委会跟国防部为了开放军购这事来来回回不知讨论了多久,要不是需要这笔钱来填补今年的征西行动军费,哪会把我国造的战船卖给他们!而且当时也已经给马打蓝人说得很明白,这批船卖完之后短期内就不会再接订单了,就算他们有钱任性愿意出高价,那也还是买不到的。”

  谭举任所说的这些信息,有些已经是触及了上层的利益冲突,成大朋一个小小的情报官员可不敢随意去接这个腔,只能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海汉当时为了补充财政收入,专门对荷兰东印度公司和马打蓝国开放了一次军购机会,让他们对海汉打包好的武器装备订单出价竞购。这两家都是抱着将对方除之而后快的心态参与这次竞购,而之后所拍出的天价订单也是让海汉赚得盆满钵满,这两家虽然都挺有钱,但这一波的确被榨得挺狠,军购的款项只能分期偿还,到现在都还没全部付完。

  为了保持这两家的实力不会因为这次军购而拉开差距,海汉在军购项目、价格、交货期以及附加条件等方面也是煞费苦心,其中也包括了下次再开启军购订单的间隔期,以免其中一方凭着财势通过军购硬生生压垮了另外一方。这离上次军购才过去半年时间,东印度公司上次买到的战船才刚开始陆续交付,马打蓝人就又想动小心思了,执委会肯定不会吃这种小动作,他们即便去了三亚也多半只能碰一鼻子灰回去。

  谭举任忽然反应过来,对成大朋问道:“那如果马打蓝人在我国没有达成目的,那会不会去寻求别的路径购买军火?”

  成大朋点点头道:“这正是卑职所担心的状况。马打蓝国跟荷兰人的统治区接壤,加之几年前那场大战,冲突已经不可调和,迟早都还会开战。但马打蓝国与西班牙人的统治区还隔着老远,过去虽有一些小规模的武装冲突,但都是小打小闹的场面,也没有什么化解不开的仇恨。这次虽然马打蓝人在西班牙大帆船面前吃了些亏,但说不定反倒会让他们对西班牙人的战船产生兴趣。”...

  http://www.shukeju.com/a/18/18588/454488590.html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www.shukeju.com 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keju.com